筆下小說網 > 黜龍免費全文閱讀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上林行(4)
  “你跟我想的一樣嗎?”

  幫著和泥的李定拎了一罐子摻了稻草的泥料過來,放下以后看著張行來問。

  “哪兒一樣?”拿著瓦刀和磚塊正準備抹泥的張行茫然反問了一句,然后忽然看到月娘拎著一筐子雞蛋過來,卻又來問月娘。“你拿雞蛋干嗎?”

  “打在泥里,特別結實。。。”月娘言之鑿鑿。

  “拿回去……又不是砌城墻。”張行拎著瓦刀,無語至極。“要不要砌成之后再讓李四爺拿錐子來頂一頂,頂進去殺了我,頂不進去殺了他?有這功夫,給我們燉點雞蛋羹。”

  月娘撇了撇嘴,只能端著雞蛋又鉆回廚房。

  “也不知道跟誰學的,敗家玩意。”張行一邊吐槽,一邊開始正式砌墻。“既然是藏金子,肯定簡簡單單破破爛爛為上,弄那么硬的雞窩給誰看?”

  “估計是自己想的。”李定回頭看了眼廚房。“小姑娘挺好學的,你給她買的書還有紙筆都沒浪費,上次還來找我問字。”

  張行搖頭不止,卻又想起一開始的話題:“你剛剛說啥?什么想的一樣?”

  “馬督公的案子。”李定認真來說。“案子本身不值一提,情殺仇殺間諜都無所謂,但怕就怕馬督公是圣人舊邸心腹,此番事情把圣人的注意力又給挪到東夷上去了……”

  “三征東夷嗎?”張行嘆了口氣。“這位圣人為了面子這么不顧一切嗎?”

  “這事肯定是圣人做決斷,但絕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李定猶豫了一下。“從兵部這邊來看,軍中其實對征伐東夷還是維持了一定熱度的,都覺得是非戰之罪,而南衙以下,官吏里面中也有許多人覺得征東夷是對的……便是我,也覺得征東夷本身沒問題。”

  “征東夷當然沒問題,甚至是必須的。”張行想了一下,將一塊磚敲成兩半,干脆做答。“這天下就這么大,斷然沒有只扔下區區一隅之地不統一的道理,稍微有點志氣的,有點理念的,都會同意征東夷……只是問題在于,三年內敗了兩次,要不要這么急?而且前兩次到底是怎么敗的?有沒有吸取教訓?第三次再稀里糊涂敗下來,下次反而就不敢征了吧?”

  “肯定不能著急……但這事我們說了不算。”李定看著對方來問,黑眼圈在陽光下分外明顯。“至于說教訓,你覺得是什么教訓?”

  “第一次征伐失敗明顯是我們那位圣人好大喜功,但卻不只是他一個人,上上下下都過了頭……我見過來戰兒來公,這不是沒本事的,卻居然也和圣人一樣信了東夷人的詐降,喪師辱國。”張行砌墻不停,嘴里也不停。“第二次我親身參與,想的最多……一則是東夷人自家氣勢起來了,敢搏敢戰;二則是內憂顯現,門閥只為門戶私計、地方豪強離心離德、百姓徭役賦稅沉重,這才讓楊慎誤判,掀起叛亂,所以,若不安內,如何能攘外?三則……天意難測!”

  “前兩個我懂……什么叫天意難測?”

  “我問你一句,到底是北荒的風俗人情跟中原差的多一點,還是東夷的風俗人情跟中原差得多一點?”悶頭砌磚的張行忽然問了一句毫不搭邊的話。

  “北荒。”李定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給出了一個誠懇的答案。

  這是實話。

  不要說李定了,就是張行這個假北荒人,在讀了幾本書后都知道,北荒的郡縣是名存實亡,實際上推行的是蕩魔衛制度和軍事貴族世封世襲制度,有點像是部落往軍事封建過渡那種樣子,然后又同時摻雜了神權和皇權的斗爭,反正弄得一團糟,時不時的就要鬧上些事情,跟中原的民風制度更是差的極遠。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東夷,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以及航海技術的發展,從《酈月傳》的主角死后算起,千百年間不斷有人從東境、江淮、江東往那邊逃亡、遷徙,交流也沒斷過,所以,彼處風俗、人種、文化,幾乎與中原無二。

  至于政治制度上,雖然迥異,但其實是因為東夷人采用了之前南北對立時南方的一些舊制,外加一點自己的政治傳統。

  “確實是北荒。”張行頭都不抬,卻又追問。“但是,為什么所有人都覺得北荒再窮再落后,那也是自家人,而北荒那邊雖然也一直跟中樞作對,卻在大節上始終愿意認自己是中原王朝的一部分呢?反而是東夷這里冥頑不靈,一直與大魏相互敵視,乃至于兵戎相見呢?”

  “當然是因為北荒風俗再落后,那也是黑帝爺出身、起家之地,而東夷再相近,那也是妖族殘余分裂之一脈城西,是人族中原王朝從未履歷之地。”李定沉默了許久,給出了這個答案,而同時他也明白了張行的意思,所以言語顯得小心慎重起來。“你是想說,此事事關天下一統,而東夷往上攀又是妖族殘余,很可能要牽連幾位至尊,所以真龍神仙,乃至于至尊本身都會出手,干涉東夷存亡?你當日到底看到了什么?難道真龍神仙敢親身上戰場屠戮凡人不成?”

  “我沒親眼看見……但我看到撤退時,分山避海二君似乎有直接爭斗。”張行有一說一。“所以,真龍神仙不能直接動手碰凡人?”

  “不是不能碰,而是碰了的后來基本上都被黑帝爺和白帝爺扒皮抽筋了。”李定稍微松了口氣。“相信有此前車之鑒,即便是護國守境真龍,也不會直接干涉上陣,最多是按照自己的能耐,漲個水、弄個地震什么的,而即便如此,我估計也是要有天大代價的……至于說至尊那一層面,說句不好聽的,赤帝娘娘當年沒能保住東楚,憑什么又能保住東勝?青帝爺和赤帝娘娘便是有些想法和姿態,不也有黑帝爺和白帝爺嗎?更何況,至尊之上,猶然有渺渺天意不可違。”

  張行似乎覺得哪里不對,但想了一想,好像還算邏輯通順,便又來頷首:“有道理的……其實前天晚上我便和司馬正討論過一些事情,都覺得是事在人為,天意不可絕人,否則便稱不上天意。”

  “是這個道理。”李定點點頭。“不過,你說的這一條也未必不對,只是體現的地方恐怕不是在戰場,而是在別處……”

  “你是說至尊們對大魏的態度嗎?”張行醒悟過來。

  “我一直在想,相公們為什么反對陛下修大金柱?”李定誠懇來講。“恐怕這個定天地中樞的事情,是有點逾越的……四位至尊相互制衡,但對上此事,又如何呢?”

  “我倒是覺得幾位至尊不至于那么小氣……更像是幾位相公心里清楚,某個朝廷某位圣人德行不足,根本立不起這個天地中樞,反倒是有人唯我獨尊慣了,心里雖然大概明白幾位相公的意思,卻反而不愿意相信,非要一力為之來做證明。”張行終于放下瓦刀冷笑。“你說,要真是這樣,大金柱或者通天塔起一回塌一回,風吹草動,反正就是立不起來,到時候天下人心會不會隨之散盡。”

  “因勢而成塔,塔成而定勢,有些東西,本就是相輔相成的。”李定若有所思。“所以,究竟是散了人心而失了勢導致塔立不起來,還是塔立不起來更加散了人心,里面的因果不是那么好說的。”

  張行敷衍著點點頭,直接去鋸木頭了,并沒有深入辯論的意思。

  實際上,這就是他跟李定的日常,兩個人在一起,十之八九是在口嗨,從至尊到圣人,誰都逃不過他們倆的吐槽,但來人的口嗨基本靠瞎猜,沒幾個靠譜的。

  “我明白了。”

  張行剛剛在對方協助下鋸下一截木頭,卻又猛地醒悟過來,然后抬頭盯住了身前之人。

  “什么?”還在按著木板的李定詫異一時。

  “我明白我為什么對這些事情既在意又不在意了。”張行恍然以對。“其實事情本身都是小事,但架不住那位圣人是個什么小事都能折騰成大事的主,而偏偏大魏又是個外強中干、明新實舊的玩意,根本經不起大事折騰……”

  “原來如此。”李定也笑了。“馬督公的案子扯到東夷,然后便可能是三征東夷;科舉這個事情,本質上還是門閥專斷人才的事情,然后便可能是楊慎舊事重演;至于說南衙跟陛下的爭端,本就是正在進行的大事,一旦要修金柱,說不得又要大舉耗費人力物力,動搖國本……其實,要我來說,你這是升了職,做了伏龍衛的實際差遣,權責既大起來了,又靠近大內了,所以便是尋常事都有些畏首畏尾起來,生怕一個不小心事情是從自己這里發散開來,平白擔了后果。”

  “簡直可笑。”張行連連搖頭。“真要是我經手的事情最后演變成大事,那也是那位圣人自己作為所致,我自家做份內之事,難道還有錯了?憑什么要我來擔驚受怕?大魏的天下,他自己都不憂心,我憂心個鬼?”

  李定同樣搖頭,只覺得荒唐:“你想通是怎么回事就好,事情的因果確實不在你這里。”

  “所以,馬督公案子怎么整?”張行開始草草來架雞窩頂棚了。“李四郎可有說法?”

  “逃得那么利索,應該是有接應。”李定想了一想,遞過了錘子。“但東都這般大,便是有接應也難找……”

  “說起接應,她一個受督公寵愛的妾室,平素嬌生慣養的,如何獲得接應對象相關消息的?”張行開始釘釘子了。“所以,必然有一個聯絡渠道,或者是之前有什么意外、突發事件,讓她知道了接應對象的存在……只是時間較早,被查案的忽略了。”

  “或者,是有人幫忙傳遞消息的時候沒多想,結果馬督公一死,知道攤上大事了,反而不敢說話了。”李定稍作補充。

  “還得去馬督公府上,審審平素圍著這個妾室的密切人物。”張行高高舉著錘子,本想一錘定音,但正好看見月娘端著兩大碗雞蛋羹出來,卻又干脆扔了錘子,直接去洗手,過來吃羹。梟

  “老刑名們不知道這個道理嗎?”拿起湯匙,張行舀了一勺雞蛋羹,復又覺得哪里不對勁。

  “知道歸知道,但一來事情太急,逃得太利索,本該是先去找人,找不到再回來審的,二來嘛,馬督公何等身份,便是有聰明人,又如何愿意出頭沾惹事情?就不怕問出什么多余秘辛來?”李定再三來笑。“你以為人人都像你家巡檢那般是不怕事的?便是你,剛剛想通之前,不也在瞻前顧后。”

  張行終于點頭,卻又順勢放下了雞蛋羹。

  “怎么了,不好吃嗎?”月娘認真來問。

  “不是,”張行比劃了遠處的雞窩。“有點小了,金子太多,怕是塞多了露餡……可是咱們院子就這么大,養太多雞也不合適。”

  月娘也隨之不安了起來。

  “算了。”張行復又端起碗來。“趕緊吃,吃完先去把案子給了了,再來想法子。”

  就這樣,閑話少說,只說當日晚間,馬督公那豪華的宅邸內,張行等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時間,終于得到了一個準確回話:“北市綢緞店?”

  “是。”秦寶肅然以對。“我們挨個盤問,時間拖到三月內,其中一個婢女說,大約年前挨著年底下,那個東夷女人去逛北市,回來以后,忽然有個侍衛得到了足足五兩銀子的賞錢。然后再找到那個侍衛,侍衛說他當時只是幫忙將當日購買的絲綢給送了進去,送完之后,莫名便得了五兩銀子,說是喜歡這家的絲綢,要以后這家的貨一到便直接送入她的別院。再去查問其他人才知道,從那往后,這個東夷貴女便經常買這家的綢緞,而且買的很多……這是近期最明顯、重復最多的內外交通事項。”

  “立即拘拿絲綢店家。”張行越過一旁抱著長劍的白有思,毫不猶豫回頭去看身后幾名伏龍衛。“調查清楚。”

  幾名伏龍衛瞥了白有思一眼,匆匆離去。

  隨即,張行與白有思繼續等在了馬督公府上,可一直等到深夜,卻只等到了一個壞消息——被從被窩里帶出來送到此地的商家是東都本地人,身家清白,綢緞的來源更是西南而非東夷,而且整個店里沒有一個東夷人,店家也聲稱什么都不知道。

  事情再度僵住,雙月之下,眾人只是齊齊來看張副常檢。

  而張行思索了好一陣子,忽然醒悟:“去查車夫或者送貨的人!問侍女、侍衛、店家,送貨的車子是自家的車子還是雇傭了北市的車馬行?是不是特定車夫來送?有沒有機會見到那個東夷女人?”

  眾人恍然,立即七手八腳回身去做,而這一次,僅僅過了片刻,消息便得到證實。

  “敦化坊的車夫,東境口音,自稱登州人士,實際籍貫不明,泰安車行干了三年,平素在北市拉貨,從今年過完年后開始,便專門送絲綢這種精致貨物,這家絲綢店送到馬督公府上的絲綢八成是他來送的,而侍衛得了吩咐,從來都是直接讓此人將絲綢搬運到后院,不敢耽擱和阻攔。”秦寶再來匯報。“我跟那個絲綢店掌柜用了登州口音,他說好像不大一樣……這是他家在敦化坊的地址。”

  說著,秦寶將一張紙遞了過來。

  張行接過,扭頭去看白有思。

  白有思沉默片刻,也不接紙張,而是抬頭看了眼月色,毫不猶豫下令:“去抓人!我先去,張行安排好后續。”

  說著,居然是直接一躍而起,消失在夜空中。

  張行當然當然無話,立即分派人手,一路去接應白有思,一路將此地收拾干凈,坐實證人證言。

  而到了天明的時候,所謂東夷貴女便被捉拿歸案,而且供認不諱,承認是因為不忿與太監做妾,心懷不滿,無意間遇到同鄉后,更是起了殺人潛藏逃跑歸鄉的心思,并以下毒的方式付諸實施,卻不想還是被輕松緝拿。

  到此為止,案發不過三日,便迅速結案。

  翌日上午,圣人恰好從大長公主那里知曉了馬督公的消息,親自過問過來,感慨之余卻是將兩名東夷嫌犯迅速處決于刑部大牢,并沒有像某人杞人憂天一般又扯起了東夷。

  據說,圣人當時唯一多余的動作是呵斥了一下高督公,認為他四處傳播同僚的不實謠言有失厚道。

  只能說,經此一案,白有思和張行一舉立足西苑楊柳林,反倒是高督公得意忘形,平白吃了個掛落。

  不過,時也勢也,事情的發展總是讓人預想不到。

  “怎么說?”

  三日后,僅僅是三日后,夏天都沒到來呢,正在家里砌養魚池子的張行便又迎來了白有思的一次公開造訪。

  “之前陛下不是要修中樞大金柱嗎?”白有思面無表情做答。“家父今日正式入宮面圣,上書言事,說是通天塔要害至極,工部能為有限,不宜新開大工程……”

  “這不是意料之中嗎?好幾撥拉扯了。”張行平靜以對。“然后呢?陛下大怒?”

  “陛下沒有大怒,只是極為不滿。”白有思依舊面無表情。“然后就在這時,一旁的北衙督公高江忽然站出來,請求以北衙代工部,督建中樞金柱……陛下很高興,說是高督公一片忠心,不妨讓北衙從籌備開始,先拿出個方略來試一試……剛剛中丞進紫微宮了,就看他能不能攔住圣人了。”

  張行欲言又止,竟然無話可說,便安心低頭去做養魚池子。

  PS:感謝新盟主,輕輕de飄過老爺……感激不盡!大家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