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男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浮馬行(6)
  年關將至,曹皇叔主持的“西巡”計勛工作忽然提前結束,三千勛位和兩百殊勛全都放出……非但時間比想象中來的要早,而且處置的非常公平。

  當然了,這是封建社會,而且是內部矛盾已經完全激化的封建時代,再加上這個規模,論功是不可能完全公平的。但凡事最怕對比,相較于某人之前在城內明顯超出限度的許諾和事后的不認賬,以及回來以后的自暴自棄與遮遮掩掩,曹皇叔這一波委實稱得上是盡攬人心。

  張行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和秦寶一樣,作為當日出城求援并帶回援軍的一員,他也成了兩百殊勛之一,正六品便成了從五品,但職務不變。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似乎有些不盡如人意,因為沒有任何直接的好處。

  但實際上,按照大魏甚至前朝政治傳統來說,真的已經很公平了……主要是因為以張行現在的位置、功勛來看,再往前就是正五品了,而正五品的地方官,往往意味著地方的實際軍政長官,在軍中也是領著千人正規軍以上的中郎將,在中樞的話,更了不得,基本上只是過渡,成則侍郎,退則往部分寺監任職。

  這是所謂寒門庶族,甚至三流世族出身之人,仕途上的一個天花板,也就是所謂登堂入室這種說法的來由。

  甚至因為關隴門閥和其他世家大族的急速擴張與繁衍,部分比較倒霉的世族成員,也要在特定階段受這個限制,比如李定。

  和張三郎一樣,李四郎也被認定了有功,但功勛還是不足以讓他越過那個門檻……于是乎,兩個不得志的大魏中層官僚,在見了一面,喝了一壺酒后,便各自轉身去跑官、買官,破壞大魏的優良封建傳統去了。

  當然了,跟沒攢下多少錢的李定相比,張行明顯在這方面占盡了優勢……他有一大魚塘的賄賂基金,而且人脈豐富,而且似乎更放得下身段,這對于一個跑官的人而言,豈不是全都到位了?

  但是很快,張行便意識到,正如白有思所言,自己想的太美了。

  首先,他那些低檔次的人脈沒有用……人事任命權這玩意,要害大員在天子,基層在主官,中間的核心調度權,也就是所謂選人之權在南衙,張行想要調任地方,升官也好,專人平調也罷,都免不了要從南衙那幾位相爺手里走一遭。

  但是,相公們可不是好想與的,拿錢開道也得講規矩。

  蘇巍是世襲的首相,要臉,人家給官看的是出身、名望、道德、資歷,你送錢是自取其辱。

  牛宏是個小號的蘇巍,一樣的道理。

  曹皇叔……人太固執了,且不說之前的狠話和面子問題,關鍵是這一波本就是人家給出的方案,你還找他,豈不是打人臉?

  白橫秋……理論上,因為白有思的存在,他應該就是日后的主要合作者,似乎找他很是理所當然,但越是如此,張行越不準備太早接受對方的政治投資……不僅僅是話語權的問題,也有隱隱要將白有思和白橫秋分別對待的緣故。

  甭管這位是野心家,還是自帶三分天命,事情到了眼下,總要防備一二。???.

  張世昭……人太聰明了,而且有這么一點孽緣……說實話,張行有點怵他。

  司馬長纓,那晚之后,張行不確定對方有沒有看到自己,萬一被認為是來挾陰私報復,那可就樂子大了……要是被司馬家的人弄死在司馬氏宅邸里,你猜司馬二龍會不會替自己報官?

  那么翻來覆去,無外乎就是虞常基、張含兩位了。

  張含正在風口浪尖,雖然最方便,但絕不是首選……倒是虞常基,據說這位很早就開始破罐子破摔,一面逢迎圣人,一面專心賣官,已經賣出名堂來了,應該是個熟練工,可以一試。

  想到就要去做,張行當日便去打聽行市,原來,在虞相公那里,一個郡守只要一萬兩白銀便可以包圓,這個價格說實話有點貴,尤其是大金柱聳立起來以后,似乎有些溢價了,但重在保質保量,只要交錢,一定給辦。

  張行最喜歡這樣的,于是當晚便下魚塘挖出了四百兩黃金……這其實是有備無患心態下的進一步內卷和溢價了,四百兩黃金理論上可以在黑市兌換一萬兩的白銀,但還是有價無市,而且黃金在送禮方面更具價值……但考慮到他張三郎還有往河北去的地域需求,也不能說過分。

  四百兩,折合二十五斤,是有點重,但體積不大,只要跟綁手榴彈一樣綁在里面衣服上,以張行的修為,足可以一個人攜帶。

  純當披甲了。

  不過,帶點金子不麻煩,可要在臘月天里深夜排隊,就有些讓人焦躁了。

  沒錯,虞相公家所在的順履坊內,十字街的西街徹夜燈火通明,送禮的車隊,從虞相公家里的內門一直排列到了十字街口。

  這是規矩,一旦閉坊,十字街口以外的人就要自己回家去,否則觀瞻不好,而且也處理不過來。

  但反過來說,只要你及時排上隊了,那么今晚上一定能見到虞相公的兒子夏侯儼,夏侯公子自然會給你說法。

  除此之外,自虞相公家門至十字街,沿途都有虞府家人帶著本地坊吏、凈街虎和幫閑來維持秩序,順便提供茶水小食,對于老弱者,還有凳子……服務堪稱貼心到了極致。

  就這樣,在與身前身后的幾位同列聊了一晚上的官場八卦后,二更時分,張行終于排到了堪稱豪奢的虞府門口,然后前面那位譜比較大的剛剛讓仆役趕著車子進去,門內便陡然傳來一番攪擾。

  “不是說絲絹不行,但你最起碼弄個幾千匹再送啊,也好給下人們年節前弄一身衣服……伱送了一車百八十匹,有甚用?還有沒有別的藏貨?

  “沒有?

  “沒有就走。

  “車子也趕走……省得出去跟人說自己辛苦攢了一車絹,被我們府上平白昧了……一車絹辦不了事,我們府上也看不上眼……拉走拉走,從那邊側門走,不要轉向。”

  “下一位。”

  張行聽得有趣,忽然聽到人喊,并有一個立在寒冬夜中臺階上的中年都管抬手指向了自己,便立即大跨步上去,昂然走入門內。

  甫一進門,復又看到一個披著白裘袍子的年輕人端坐在門內,身后是火爐,身前是幾案,正端著茶來喝。

  而此人看到張行后,不由當場端著茶皺眉:“剛攆出去一個送了一車絹的,又來個空手的?”

  “可是夏侯公子?”

  張行早已經打聽清楚,知道虞常基家中相關臟事全都是他后妻帶來的繼子夏侯儼處置,而他本人一個弟弟兩個嫡子,都是分毫不沾手的,而且素來有“清名”,便直接拱手詢問。

  “不錯,怎么了?你到底有沒有帶東西來?”夏侯儼日理萬金的,語氣愈發不耐。

  知道是正主,張行立即點點頭,不慌不忙解開腰帶,將外套往兩側一扯,金光登時就閃瞎了周圍人的眼睛:

  “黃金四百兩,二十五斤,按照市價,正是萬兩白銀,隨身攜帶……求一河北郡守。”

  夏侯儼肯定不是沒見識的人,但饒是如此,也還是怔了片刻,方才猛地灌了一口茶,然后在燈火旁吐出一口白氣來,回復如常:“客人姓名、官職?郡守非六品以上不受。”

  “北地張行,伏龍衛副常檢,從五品。”張行言語干脆。

  “帶名剌了嗎?”

  “伏龍衛哪有名剌?”張行平靜以對。“不過夏侯公子放心,也沒人敢冒名伏龍衛。”

  夏侯儼點點頭,放下茶回頭招手:“王都管,直接領貴客到后面小客廳里去,按規矩,五品的勾當,得讓大人親自見一面。”

  行程順利到了極致。

  來到小客廳,這里只有兩人在候,而在這里又等了一刻鐘多一些,張行便得到了二次召喚,轉入更后面的一個小花廳里,并在這里見到了虞常基虞相公本人。

  這位其實應該算年紀最小的相公正在低頭認真寫著什么……似乎是什么書法作品,而非是正經文書信札。

  “不必拘禮。”虞相公只是抬頭瞥了一眼,便繼續低頭寫字不停。“我記得你……伏龍衛副常檢,應該是幾個常檢里真正管事的……有人說你是白家大小姐的女婿?”

  張行怔了一下,他也沒想到第一個問題居然是這個,但這不耽誤他面不改色心亂跳,然后立即點頭:“是有這么一說……只是都傳到虞相公耳朵里了嗎?”

  虞常基再度看了來人一眼,繼續低頭來問:“那這種事為什么來找我?你丈人不是隨手的事情嗎?”

  “這不是怕連官位都要丈人安排,日后被當成贅婿嗎?”張行昂然做答,理直氣壯。“做人還是要講點志氣的,沒有志氣,跟冬日屋檐下掛的咸魚有什么區別?”

  虞常基又一次看了眼對方,然后繼續低頭來寫:“你從出巡回來立了功,到了從五品,然后現在想轉到河北做郡守?”

  “是。”

  “為什么是河北?”

  “離北地近。”張行懇切來言。“我是北地人,但北地畢竟太遠,只能求其次了。”

  虞常基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認真寫字,一氣寫完之后,方才停筆起身,然后一邊擦手一邊來看對方:“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你或許知道,而如果知道,你不妨告訴我,我可以視情況給你留些聘禮錢。”

  張行瞬間想起一事,然后心里一咯噔。

  “大長公主去世后不久,在仁壽宮,司馬相公有沒有跟圣人鬧出點什么事情?”虞常基言語平淡,言辭利索。

  果然。

  張行心中暗叫了一聲,但稍微想了一想,倒也干脆,卻是將事情原委一一說了清楚,事到如今,當面撒謊,未必有效:“其實,那晚圣人忽然做了個夢……”

  虞常基聽完以后,沉默良久,方才緩緩開口:“所以,你想去河北,不是因為離北地近,而是因為離太原近,離你丈人近,但又不必受他約束是不是?”

  張行先是一愣,旋即咧嘴一笑……對于一個從降人混到宰執的存在而言,就算是底蘊和實力差了其他幾位一點點,但能憑著一個情報迅速直擊要害,倒也無話可說……說白了,張行也沒有給‘丈人’做什么遮掩的好心。

  “如此,恕我不能做你這筆買賣。”虞常基見狀,嘆了口氣,立即就將路堵死了。

  張行笑意不斷,他深切懷疑,自己剛才說不說、應不應,都不影響這個結果,但不耽誤他繼續做最后一分嘗試:“實在不行,做個大郡郡丞,官級不變,也不是不行。”

  “不是這個的事情……理由有三。”

  虞常基即刻駁斥,平靜解釋。

  “其一,你做伏龍衛副常檢應該還沒滿一年,不是不能調任升遷,但這種屬于超階與特例,是要南衙復核的,幾位相公都能看到;

  其二,你是曹中丞曾經想收為義子的人,而且這次加勛也是他將你定到了從五品,一旦復核,露了出來,我必然要為你得罪曹中丞,不值得;

  其三,你是白大小姐看中的人,卻避開白相公行此事,我也不想為這事,招來你丈人不滿。

  說白了,你這人太出挑了,不是什么沒名頭的,如今南衙局勢又很嚴肅,我不想為你得罪人。”

  張行點了點頭,表示會意和理解……還能如何呢?

  “如此,早些回去吧。”虞常基抬手送客。

  張行絲毫不動,卻當場含笑反問:“都說虞府公平買賣……虞相公不做我這生意,但應許的折扣,難道不該返回來嗎?”

  虞常基愣了一下,終于也笑:“不錯,剛剛那個消息非比尋常,值個幾千兩,但你難道要我反過來與你幾千兩銀子嗎?”

  “愿求墨寶。”張行指了指案上文字,拱手以對。“否則匹夫心難平。”

  這話好聽點是英年豪氣,難聽點是沒有自知之明,但虞常基居然不氣,反而徹底大笑。

  笑完之后,這位相公居然又取了自己私印,從容加蓋,復又將差不多已經晾干的文字卷起,直接向前遞給了立在門檻內的買官者,這才來打量對方:

  “如今的年輕人都這般自恃嗎?”

  不待張行言語,虞相公復又自行感慨:“不錯,你再小再弱,都是有自己的力量的,確實有資格自恃,不像我……不過,時日流轉,天意難測,得在變局一直把握住自己那份力量,使強力常伴己身才行。”

  “虞公教導,必當銘記在心。”張行聽得有趣,又得了對方的書法,毫不猶豫,直接拱手謝過,然后轉身揚長而去。

  來的干脆,走得利索。

  然而,且不說張行金子送到人家家里都只能無功而返,只說張行一走,一名稍微年輕些,與虞常基長相類似,但衣著只是尋常布衣之人便從花廳后方緩緩轉入……不是別人,正是與虞常基齊名的其人親弟虞常南,現任起居舍人。

  “大哥應許他也無妨的。”虞常南誠懇感嘆。“圣人越來越焦躁,但越是如此,看破圣人虛實的人也越多,偏偏為首的曹中丞又是個不懂得收斂的性情,還以為南衙是幾年前的南衙,還以為人心散了,能拿強力重新捏回來……要我說,再這么下去,無外乎是圣人如賭徒一般壓上一切,輸個精光,而曹皇叔也只能勉力支撐,屆時就是局勢大壞……這種情況下,如這種有些能耐和氣魄的武夫,是能救命的。”

  “我知道。”已經開始寫第二張字的虞常基靜靜等對方說完,平靜應聲。“但你以為我真能活到彼時嗎?反倒是眼下,能避一時是一時罷了。”

  虞常南張口欲言,卻不知該從何做答,過了許久,方才低聲來問:“大哥是在怨我嗎?”

  “我怨你什么?”虞常基面無表情,下筆沉穩,宛如說什么家常小事一般。“咱們雖然姓虞,卻不是八大家的虞,來到北地,雖說名重一時,可降人終究是降人,不去依附著圣人,順著他的意思諂媚行事,家族都未必能保全。而我為長兄,這種腌臜事我不做,誰來做?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樂意如此?就好像夏侯儼那孩子,你以為他真不知道我是拿他當抹布,好給熙兒他們做遮護?但他一個失祜之人,又沒有什么本事,不也樂意如此?”

  虞常南愈加黯然:“怕只怕,一旦大樹將傾,熙兒他們也難保,尤其是他們二人為人至孝,視兄長為天。”

  “我沒有讓你一定保全我子嗣。”虞常基停下筆來,面色奇怪的看了自己親弟一眼。“個人有個人的緣法……于我而言,圣人給了我十幾年權位,讓我享盡人間富貴,那我自然要盡忠盡力,他在一日,我便一日順他心意諂媚于他,讓他舒坦;他一朝失勢,被囚了我陪他坐牢,被殺了我陪他送命,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至于我的兒子,他們若是覺得為人子當隨父去,只能說,正是我虞常基的兒子!”

  虞常南徹底無聲,半晌方才開口:“若是這般,我也只做我一個弟弟該做的便是。”

  “那是你的想法,與我無關。”虞常基停了一會,再度取下自己的私印,蓋在了自己今晚的又一副作品上。“那個張三郎虧大了,我的書法不如你,不值他那個消息……倒是你的書法,若是有我今晚的狀態,便可稱得上是公平買賣了……看來,家門真正振興,還是要看你才行。”

  虞常南沉默片刻,忽然重重頷首:“有機會我還他一副字。”

  虞常基只是冷笑。

  就在虞氏兄弟陷入到某種奇特的情緒中時,張行也再度遇到了夏侯儼,后者正準備撤桌子。

  “從正門這里出去?沒留宿?”夏侯儼詫異至極。“你真的只是求一個河北郡守?沒有別的條件?”

  “沒有。”張行舉了下手里的墨寶,恬不知恥。“虞相公說我是個人物,不敢做我的生意……反而寫了一幅字做賠罪。”

  夏侯儼目瞪口呆,但很快搖頭:“你但凡是個人物,如何連個郡守都要來買?”

  張行啞然失笑,閉口不答,直接走出了虞府。

  其實,別看張行走得豁達,實際上卻無語至極,因為年關將近,誰也不知道越來越焦躁的毛人圣人會做出什么新的幺蛾子來,與此同時,曹中丞絲毫不覺,居然還在變本加厲的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引得那位圣人更加不安。

  這么下去,遲早有一次史詩級的破罐子破摔。

  “張三郎來晚了。”隔了兩日,就在年關前,南衙公房內,剛剛結束公議的張含相公認真聽完張行的講述,當場失笑。“若早來兩日,念著當日送我入南衙的恩義,郡守不行,一個郡丞,我隨手也就替你辦了,因為我委實不用在意曹中丞和英國公的態度……但如今委實晚了,便是此時去辦,你也來不及了。”

  張行一時沒反應過來。

  張含見狀,只是繼續笑對:“明日大金柱便要正式啟用了,到時候就會有大事發生,你若求功名前途,也不必去什么河北了……聽我一句,且回去等旨意便是。”

  似乎意識到什么的張副常檢本能便想去摸自己腰間彎刀,但還沒摸到,便轉而扶住腰帶點頭稱是。

  這可是南衙公房,牛督公須臾便至。

  找死呢?

  須存有用之身,蓄可行之力,方能使強力常伴吾身。

  PS:推書,獻祭,《假如在戀愛地圖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