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女主角是誰 > 第七十二章 煮鶴行(1)
  對逃亡役丁行刑示眾的事情張行沒有看到,也沒有多余想法。

  沒有多余想法是因為法律上的確是這么寫著的,很多人都覺得不忍,但又都覺得這是那些役丁自取禍患……屬于典型的半封建半神權社會吃人了……張行又不是什么神仙,能救那一群人,已經不錯了。

  至于沒看到,說起來更簡單。

  當日晚間,第二與第一巡組就被中丞親令倉促調回了城中……不調是不行的,因為他張三郎浮冰被誣一事引發了駐地大騷亂,聞訊趕回的兩個巡組幾乎要爆發火并。

  沒辦法,第一、第二巡組也是公認最精銳的巡組不說,關鍵是中丞無子,而羅方是中丞諸多義子中的長子,白有思家世更是沒的說,偏偏兩人又都是凝丹高手,兩位常檢都不敢保證,自己能控制住局面,只能飛書黑塔,請了中丞鈞令,然后又來了兩位常檢,兩個陪一個,先后歸城。

  回到東都后,事情還沒有結束。

  當日下午,被要求休假回家的張行便起草了一份文案,公開實名檢舉第一巡組在城南銅料案中貪墨成性,借銅器與銅料價格差異私吞公款,款項高達數千貫。

  這還不算,檢舉文書乃是一式五份,居然是在往靖安臺黑塔投遞的同時,張貼到了靖安臺所在立德坊的四面天街邊廊下,等到黑塔里反應過來迅速撕了以后,已經是沸沸揚揚了。???.

  但是,這倒都還罷了。

  問題關鍵的關鍵在于,這個檢舉是真的……甚至都不用查,黑塔上下就都知道這個檢舉是真的。

  查專案后做點賬,分潤一些利市下去,本就是成例好不好?

  哪兒沒有?

  比刑部殺白鵝道德一百倍好不好?剛到手的案子,小小工部員外郎大筆一揮,剛剛城東鑄好的新銅料變廢料,再轉城南被‘偷走’,又算什么?

  但是,有些事吧,是不好上秤的,只能靠大家心照不宣的維持……現在張白綬非說就是因為自己發現了這個賬,所以才被羅朱綬打擊報復的,又有人證又有物證,還有賬本的,你也不好強按頭……尤其是背后還有個撐腰的白巡檢。

  其實,大家都明白,長水軍屯城的破事一出,這張白綬既然完好回城,要是不報復回來,反而顯得不對勁了。

  眼下,就是看中丞如何調節,如何讓此時收場。

  “說說吧!”

  黑塔五層,停下筆的曹中丞抬起頭來,卻是難得也有些頭疼起來。“為什么會跟思思的巡組鬧出這樣事來?還有那張三郎,也是上下公認的人才,又何至于鬧到這般?真的是因為銅料的事情嗎?”

  “不知道義父愿不愿意信孩兒?”羅方當然也有些焦頭爛額之態,但還是保持了高手與上位者的風范。

  “咱們父子,有什么不可說的?”座中攏手的曹林認真來看對方。“不要有顧忌,怎么想的,怎么來的,說清楚……”

  “是。”羅方在案前微微一拱手。“首先,孩兒承認自己有私心……主要是白有思父親……”

  “要叫白公。”曹林忽然打斷對方。

  “是,主要是白公得用后,整個靖安臺上下忽然對白巡檢格外看顧、退讓,以前看她是個女人倒也罷了,如今……何況還有英才榜和地榜,我們義兄弟十人,竟然比不得一個白有思?若說沒有想法,豈不是自欺欺人?”

  “我就知道。”曹林微微嘆了口氣。“但你也不小了,心里總該也明白,那只是意氣之爭,你那幾個義弟喝多了亂扯不說,你和老二不該如此的。”

  “孩兒知道。”羅方脫口而對。“若是只限于此,倒也罷了,這不是前幾日白公仗著迎合圣意,初入南衙,便與義父作對嗎?竟引得義父在圣人面前憤憤而歸。便是此番大動干戈出城去抓什么役丁,不也是據說剛剛吵完一場,不得不給圣人擺出姿態來嗎?可役丁的事情,明明就是白公的工部部屬惹出來的……我是覺得,我們這些人受三分委屈無妨,卻不能放下義父你的委屈!”

  曹林長呼了一口氣,居然沒有多少意外。

  “至于說之前銅料的事情,也有一些想法吧,但并不是什么查賬……彼時又未翻臉,誰會查這個?只是組內兄弟們都不滿,覺得把帳和案子匯總到白巡檢手下張三那里,顯得分出了主次,好像我們那次聯巡是以白巡檢為主一般,就私下對我有了些抱怨。

  ”羅方繼續說道。“但這些都只是誘因,不是我昨日尋他麻煩的根本……義父大人,不瞞你說,我昨日是先從河上飛過,無意間隱約看到了一塊巨冰在水中飄過,然后才遇到那役丁檢舉的,我彼時是真覺得事情沒得跑,整個第二巡組中,也只有他張三郎一個寒冰真氣,還是白綬……太巧了。”

  曹林一聲長嘆:“但是通八條正脈的人,如何凍得那么一大塊冰?難道這個也能作假?柴常檢和沈副常檢今日上午剛剛一起驗的。反倒是你那里,終究是一個役丁的一面之詞,冰也沒確切見到吧?你自己看到張三用真氣來結冰后,不也無話可說了嗎?”

  羅方無言以對,只能嘆氣:

  “孩兒曉得,而且此時,便是孩兒的人證物證全是真的,可冰也化了,人也被殺了,多說無益,孩兒還要感謝兩位常檢維護呢……反倒是那個銅料的事情,卡在這里,委實讓義父大人為難了。”

  “銅料有什么為難的?”曹林搖頭不止。“什么張三郎私放役丁,你們一組銅料換銅器,都是個屁……關鍵是你既主動和思思相爭,卻落了下風,總要有點說法的。”

  “那……”

  “先出外勤吧……你走一趟成都,去拘捕那個最近在蜀中露面的莽金剛,不管莽金剛能不能拿下來,都要暗中查探益州總管司清河的貪污軍餉一事……他在蜀中太久了。”曹林無奈以對。“這是個苦差事,也是個硬差事,曉得嗎?”

  “明白。”羅方俯首以對,卻又一時沒有忍住。“那第二巡組呢?義父大人,孩兒說句越矩的話,若是只讓我們出外勤,他們留在東都,兄弟們怕是不服。”

  “當然也出外勤。”曹林幽幽以對。“江東那邊今年秋糧少了一成,好幾個郡都說是秋雨延期,轉運不及,只說春日上計一定補上……讓他們催一催,護送一下。”

  羅方一時氣悶,但也無法,只能拱手相對。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