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女主角是誰 > 第九十九章 金錐行(10)(繼續2合1)
  碭山不止是一座山,而是由芒山、碭山在內的七八座小山組成的一片山區,具體叫芒山、碭山還是叫芒碭山基本由本地行政區劃來引出。

  如今大魏朝治下,位于三郡交界處的碭山北面的那個縣就叫做碭山縣,自然就稱之為碭山。

  碭山面積也不大,但勝在山頭多,高矮此起彼伏,連成一片,甚至中間還有一片東西通暢的平原谷底。高度也不是很高,但芒碭兩山都有百十米的峭壁,而且其中大部分山都還有極為深奧的巖洞,算是易守難攻。

  更妙的是,這里是中原、東境與江淮的大略分界點上,旁邊彭城郡的郡治就是徐州總管部的駐所……茫茫大平原上,水網通暢,道路發達,平素小土丘都難見,忽然多出來這么一個去處,自然是無數失了去處的好漢天然落腳之地。

  更不用說,芒碭山周邊還有魚頭山白日遙遙可見,遠處還有一座稽山也在兩日腳力范疇之中,大家相互呼應,頗有一番說法。

  “是個打游擊的好地方。。”

  這日下午,騎著匹劣馬抵達山谷前,張行先在馬上左右看了一看,未及下馬便直接回頭笑顧秦寶,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

  且說,張行一開始便準備帶上秦寶的……畢竟,秦二郎沒做公人之前,也是東境登州郡的一條好漢,破落東齊官宦世家,縣中進過武館,該懂得不該懂都懂,有他在委實方便融入。而且按照情報,碭山這里除了兩個領頭的通了任督二脈,明顯高過一籌,其余基本上都是正脈圓滿上下的本事,而這個階段,武藝本身作用非常大,偏偏張行只會些軍中把式,對自己武藝根本沒信心的,倒是秦寶,是上下公認的個中好手。

  當然了,錢唐也是個公認好手,胡彥更穩妥,但誰讓只有秦寶愿意一聲不吭跟他來呢?

  二人尋了兩匹劣馬,換了粗布舊衣服,去了武士小冠,只戴了半舊幘巾,唯獨牛皮靴和牛皮腰帶用處極大,只能尋隊中人換了有些磨損的,然后秦寶還換了個大鐵槍,而張行雖然也想換掉佩刀,卻不會其他兵器,所幸他的繡口刀刀套早早沒了,便大膽挎上。

  轉回眼前,拋開張行的奇怪言語,二人只是駐馬片刻,便打馬進了山間那塊通暢平地……出乎意料,雖然這片谷底并不少見活人,卻并沒有想象中的熱鬧,更沒有江湖氣,大多數人都是躺在那里曬太陽,而且基本上都是乞丐形狀。

  二人轉了一圈,方才發現了一個小集市,但此處集市,莫說跟繁華的水杉林相提并論了,便是尋常小市鎮都難比,而且下午時分,幾乎沒有什么動靜,很難想象這個山谷兩側生活了上萬人。

  張行牽著馬,小心翼翼的避開市集前幾個插著草標的少年,然后很快便在秦寶的示意下注意到了一家店……那是一家也幾乎空落落的店,店門板子早無,只外面掛了一扇滿是污漬的旗布,內中三五個人,大冬天的,正挨著一個灶臺烤火。

  見此形狀,張行給秦寶打了個眼色,后者立即牽馬往店中來問:“店家……有什么吃的嗎?”

  聽得口音周正,是附近東邊的路數,幾個漢子中一名明顯肥大到有些不合時宜的漢子頭也不抬,便做了回復:

  “菜蔬沒有,米面也無,只有些許雜碎肉和幾條魚……你若是要,一口價,一錢銀子或者兩百文錢,俺便一起做給你,足夠你倆飽肚的,還能落這些閑人一些湯喝。”

  “好貴的價。”秦寶一時咋舌。

  “這地方,就是這個價。”那肥大漢子繼續烤火,終于回頭來看,而當他目光掃過進來的兩人兩馬后語氣多少和善了不少。“山里七八個寨子,每個寨子都擠滿了人,都是有了上頓沒下頓的,樹皮、野草、蘆葦都有人搜刮……俺只有這點存貨,若不能賣個好價錢,連年都沒法過!你們若是要,我再貼些草根在后鍋沸水里燙起來,給你們喂馬。”

  “這么說的話,價錢倒不是不行。”張行此時也轉了進來,卻又認真來問。“只是你家的雜碎肉干凈嗎?”

  “你這是哪兒的口音,如何來的俺這里?”那肥大漢子聽到張行開口微微皺眉。“如何又嫌俺的肉不干凈?都是灶火煮沸了,咋能不干凈?”

  “我是北地人。”張行干脆以對。“當過兵,二征東夷的時候逃回來,在曹州徐大郎莊子上呆了許久的……至于我問你干不干凈,也不是說這個,而是我年輕時在北地見過有黑店,大雪天直接上人肉的,從此起了小心。”

  肥大漢子愣了一陣子,連連搖頭:“俺們這里沒有你們北地人心黑……一點羊雜碎、牛雜碎,還有點子豬肉罷了。”

  “牛也殺了嗎?”張行倒是真詫異了。

  “想留的,沒撐住。”肥大漢子一聲嘆氣。“你也別問東問西了……見你們是練家子,又是青壯,還有馬……兩錢銀子給出來,吃飽一頓,俺再帶你們進洞見王當家的,入伙是沒問題的。”

  秦張二人對視一眼,然后干脆坐下。

  既然坐下,秦寶掏出錢來,卻不著急給,反而正色言語:“你這店家還是不對路……若是做生意倒也罷了,可要是做接引的,好漢過來入伙,你們不給招待,卻反而要開路錢,這是什么規矩?我兄弟在徐大郎莊上頗有名望,我在登州也是個平素公認的好漢,如何到了這邊要受這個委屈?”

  “兩位好漢自然是好漢。”那肥大漢子站起身來,看到銀子,眼睛便不會跑了,聞得言語,也是無奈。“但如今委實不缺人手……只嫌人手多。”

  “得了吧。”張行冷笑道。“沒力氣的婦孺嫌多,沒見過刀兵只能曬太陽的閑漢子嫌多,像我們這般好漢真嫌多?”

  “那兩位想怎么說?”肥大漢子一時焦躁起來。“還要不要吃飯和引見?”

  “飯可以吃,引見也是要的,錢也可以給你。”張行稍作思索,緩緩以對。“但你須給引見個對的。”

  “早說嘛。”肥大漢子瞬間松快了起來。“除了洞里的王當家,俺還有個本家兄弟在周老大跟前,也是可行的。”

  “周老大太高了,據說是凝丹高手,神仙一般的人物,咱們夠不上。”張行脫口而對。

  “魚頭山樓老大……”

  “樓老大也高。”

  “那俺這般說吧。”肥大漢子搓了搓手,戲謔笑道。“這十三個結義的老大,就在這兩邊芒碭山里現成坐地的有八個,除了一個姓趙的俺委實攀不上,其余你若是能給三錢銀子,都能領到門里去,給五錢銀子,俺保證待到老大跟前說上話……”

  “你這般利害?”張行詫異以對。

  “好漢想啥呢?”那人復又苦笑起來。“這山上洞里的哪個也不能往外攆廚子啊?何況還是在這山上待了三四年的積年廚子。”

  張行到底無話可說……頭大脖子粗,不是老大是伙夫,況且人家店還開著呢。

  “五錢銀子都什么說法?”秦寶繼續從懷里摸出銀子來。“除去周、樓兩位老大,哪家老大最弱,哪家老大最強?哪家最富,哪家最窮?哪家人多,哪家人少?一一說個清楚,讓我們兄弟自己挑。”

  肥大男子沉吟片刻,認真來答:“俺范老六曉得兩位的路數了,這個得加錢……一兩銀子。”

  “為啥?”秦寶愈發不解。“這種事,這芒碭山里上萬口子,得千把人知道吧?怎么就忽然到這個價錢?”

  “而且,你這一點點的加錢,也太不地道了!”張行也有點不耐。“莫不是耍我們?”

  “兩位說的都有道理,但俺絕不是在戲耍兩位好漢,而是一分錢一分貨。”自稱范老六的肥大廚子失笑道。“只說一件事情,俺能直接將兩位好漢領到仙人洞張老大跟前……他本人勢力最弱,修為最差,不管是火并還是架空他吞大頭,你們都方便……一兩銀子,不值得嗎?”

  張行怔了一怔,又瞅了瞅那灶臺前的幾個人,反過來詫異一時:“這么直接的嗎?”

  “兩位好漢把芒碭山這里當成什么了?”肥大廚子絲毫不理會,只是嘆氣道。“要俺說,好漢子之前有的是,但餓上兩頓就啥都不是,你們剛來,覺得自家有本事……”

  “不是說渙水上來大生意了嗎?”秦寶趕緊打斷對方喝問。

  “沒人說渙水上沒有大生意。”范廚子繼續冷笑。“若不是有大宗糧食和財貨馬上就到,上下都想發個大利市,誰來此處?但便是發了財,搶了糧,這朝廷還能忍這芒碭山?到時候,人各有志還分門別類的,你們這些有本事的,早就卷了寶貝跑了,俺們這些沒本事的便要遭殃……若是錢夠了,俺現在便也想跑了。再說,你們以為之前這邊便沒有散伙、聚義跟火并?不差你們兩個好漢子。”

  張行徹底無言。

  須臾片刻,隨著張秦二人對視一眼,秦寶到底是在張行的點頭下又取出了一兩銀子拍在案上,而張行也開了口來:

  “飯也要吃,各位老大各方勢力也都要聽……去誰家我們說了算!前面三錢銀子是定金,后面一兩銀子見了老大后再與你……而你若敢耍滑頭,今日我也要做個廚子,先將你這一身臊子細細剁了下鍋!”

  范廚子大喜過望,也不吭聲,直接接過三錢銀子,便往后去。

  一會功夫,果然又取了兩條四片曬干的腌魚,一筐雜碎肉出來,便喊那些漢子躲開。

  幾個漢子都畏縮起身,望著肥大廚子手中食物戀戀不舍往兩邊蹲下,坐視對方開始刷鍋……而也就是此時,一個漢子忽然上前,在筐中搶走一片腌魚,飛也似的逃了,引得其余幾個漢子跟在后面追上。

  張行和秦寶看了一眼,雖然明顯有些意外之態,卻都沒有什么不解之處。

  而范廚子見到二人穩坐如山,也只是一邊收拾灶臺一邊嘆氣:“算這幾個人承兩位闊氣好漢的恩情了……之前那位北地從軍的好漢還拿眼睛瞥這幾個人,如今算是曉得為啥俺不避諱了吧?今年亂后,這芒碭山上,一下子聚集起太多人了,入冬前還好,還能勉強聚在一起做個零散打家劫舍,也能挖草撿野果子;等入了冬,人一日日差勁下來,便真分了層……有修為的,愈發仗著修為不把下面人當人看;而如這般尋常閑漢,真只求每日稍微果腹活命……為了點糧食,天天火并,幸虧前面渙水來糧食了。”

  張行與秦寶只是對視著不吭聲,也不知道各自在想什么。

  過了一陣子,魚湯雜碎湯混了一鍋端上,二人也著實饑餓,便也不說話,匆匆來吃……那范廚子也是個不要臉的,幫著喂了馬后,竟也坐了下來用筷子撈。

  一邊撈一邊嘮,竟是將山上幾家老大的根底盤的清清楚楚,真不愧是積年的廚子。

  按照這廝說法,十三個人,山上八個,山下四個,稽山許當家一個……其中,那占據了碭山主峰的周老大明顯是個頭,山上山下其他七八個老大眼下都跟著他,愿意聽他號令;然后芒山上也有個樓環樓老大,修為不低、好手不少,但卻不拉幫結伙,只是隨大流,可眾人委實不敢小覷他;最后是幾個新來的老大,沒法占據山頭,只能依附著那邊的魚頭山草草立個柜,但魚頭山離得遠不說,山勢也不險要,眼下常常被周老大指派出去做苦活、累活。

  不過,這廚子的清楚,卻只在這芒碭山周邊,魚頭山和稽山只是一提。

  而張行和秦寶慢慢聽這人說完,曉得了芒碭山上的內情,只是一對眼,心中便稍有定策——他們來時已經商量好了大致路數。

  但吃飽之后,臨行前,張行還是忍不住想起一個給他印象深刻的人來:“我在東境亂撞的時候,有個一飯之緣的交情,叫趙破陣,與你們這里新來的一個首領對上了,是一個人嗎?”

  “怎么個形容?”那范廚子聽了后,絲毫不詫異。

  “這人風霜見多了,年紀也大,像個苦工勝過練家子。”張行有一說一。

  “那就是他。”范廚子立即點頭。“就那副形容,上下一開始都不認他的,只是他言語上有些力道,說了些大話,被樓老大看上了,說了幾句好話,算入了伙。”

  話至此處,那范廚子也凜然起來:“有些話,俺拿了錢就好,本不該多說的,但你們須小心些,盡量不要仗著本事和故交鬧事……火并了下面一個假老大倒還好,真要是串起來,惹了周老大、樓老大,不免自尋苦頭。”

  張行點頭不止:“集市前幾個賣身的少年里,有幾個小丫頭,你去喚來。”

  “啥?”

  “反正你這店里已經啥都沒了,讓她們進來喝湯。”張行坦然對道。“咱們坐著看她們喝完湯,就上山進洞,找你說的那個仙人洞里的張老大……我銀鉤鐵劃張老三且去會會這個本家兄弟。”

  秦寶看了張行一眼,習慣性沒有吭聲。

  倒是那范廚子起身微微一拱手:“閣下是個有心的了,我替那幾個丫頭子謝過張三爺這鍋湯!”

  PS:繼續提前給大家拜個早年……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