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全部目錄 > 第八章 踉蹌行(8)
  夕陽西下,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野花香兩岸。

  而張行陷入到了一個大麻煩。

  且說,距離那日黎明的踩踏殺人事件已經足足過去了八日,這八日間,他吸取教訓,每日晝伏夜出,從不主動靠近村社、市集,中途唯一一次市集買窩頭,也是先將都蒙尸體藏好,獨身而去,然后匆匆返還。

  而得益于羅盤的功效,雖然辛苦,卻始終還算行程順利,直到今日抵達這條大河。

  大河奔涌不斷,用另一個世界的眼光來看,寬數百米都不止,而在這么一個似是而非的世界里,似乎對應的是黃河無誤,但又好像比黃河水量更充沛、更寬闊……當然了,穿越者也不在意,因為反正有分山君、避海君一般的存在,那哪怕的確是有些似是而非的淵源,最終地理條件也很可能截然不同。

  但無論如何了,他都不可能有一葦渡江的本身。

  至于手里的‘金羅盤’,反應也很詭異,明明此刻心境明確無誤,就是想送都蒙回家,去那個勞什子紅山,但羅盤一離開河畔就垂下,儼然是要他在此處河邊枯等的意思。

  無奈何下,這個典型的異鄉人也只能枯等,但他決心已下,只等一日,若是明日此時還沒有轉機,就順河去找漁村和渡口,然后坦誠說明情況,看看有沒有人愿意渡他。但今日,也只好暫時背著都蒙的尸首,尋到周邊河堤上唯一一顆大樹以作休憩之所,然后帶著對這個世界的茫然等下去。

  當然,他茫然不知的事情多了。

  他不知道自己這些天到底走了多遠,也不知道紅山具體在哪里?他甚至不知道紅山是一座山,還是一個行政區劃,又或者是一個地理概念?

  他也不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渡河?渡河了,又能否將尸首送到?也不知道尸首送到后又該如何應對對方的家人?

  但眼下,似乎只有將都蒙尸首送達紅山這個信念在支撐著他,讓他可以忽略以及逃避掉某些東西。

  等到傍晚,太陽漸漸西沉,也漸漸變色,河上舟船減少,水波蕩漾不停,景色美不勝收。

  照理說作為一個穿越者,正是抄詩的好時節,說不得還能引發什么奇遇劇情,但當此盛景,張行卻只覺得煩躁,干脆掏出一個死面窩頭,開始慢慢認真咀嚼……無論如何,飯都是要吃的。

  而也就是開始吃第二個窩頭的時候,視野之中,兩艘自上游河面而下的大型渡船,忽然就不三不四的往著張行所在的河段靠了來了。

  靠到近處,看的更清楚。

  原來,船上之人雖然都是民間打扮,但卻人人持械,個個精悍,而且甲板上還有數十匹健馬,再考慮到這些人臨到晚上登岸,那應該就是這個世界中的所謂江湖人士了。

  而這也讓張行打消了上前求渡的意圖,哪怕這很可能就是羅盤指向此地不動的緣故所在。

  畢竟,他可不想再來一次山村火并,或者道中殺人。

  可是,張行沒有去湊熱鬧,人家卻主動過來了——兩艘船放下人馬便走,而幾十騎在河堤上乘著夕陽列隊完畢,剛也要出發,卻忽然間就一起棄馬,往這邊大樹下圍了過來。

  張行怔了一怔,只能繼續低頭認真啃窩頭。

  沒辦法,真的是字面意思上的沒辦法,天還沒黑,視野明闊的河邊大堤上,對方幾十號人,舟馬刀劍俱全,還都是肉眼可見的強悍,不管是來干嘛的,自己這三腳貓的真氣修為,難道還躲過去不成?

  “那漢子!”

  騎士們棄馬扶劍蜂擁而至,卻訓練有素,幾十人無一人吭聲,直接就在大堤上圍著張行依靠的大樹成了一個圈,然后才有三人越眾而出,由其中一名捏著馬鞭、勁裝紫面大漢凜然開口。“我徐家兄弟剛剛與我說你旁邊躺著的那個應該是死人?是這樣嗎?”

  “是。”張行捧著窩頭,平靜點頭。

  “你倒是有幾分鎮定。”紫面大漢背過手去,當即松快了一些。

  “又沒做虧心事,為何不能鎮定?”張行當場反問。

  “那我再問一句,死人是你什么人?為何要帶死人隨行?”大漢微微挑眉,繼續來問。“而且為何滿身血漬?”

  “閣下的徐家兄弟不是眼尖會猜嗎?”經歷了兩次搏殺后,張行反而放得開,對方真要是那種無端找麻煩的人,自己再小心也沒意思,而對方若是真有幾分所謂江湖豪氣,卻不妨昂然自若一點。“何妨讓他猜一猜?”

  大漢剛要言語,他身側一名看面色幾乎算是少年、卻骨架極大的布衣年輕人直接含笑出口:

  “是你軍中袍澤吧?你二人都穿著一樣軍靴,衣服雖然滿是煙塵,卻明顯也是軍中發的布衣形制……這個地界,這個時間,應該是落龍灘敗回來的潰兵。”

  張行稍微打量了一下對方,直接點頭:“是。”

  “都說落龍灘敗了,也不知道敗到什么地步?”三人中一直沒開口的最年長者乃是一個略有貴氣的中年文士,終于也捻須開口了。“可否冒昧問一問,二十萬精銳到底還剩多少?”

  “我哪知道什么二十萬精銳?只知道中壘軍一個伙五十正卒。”張行怎么知道敗的有多慘,但這不耽誤他凈說大實話。“受傷醒來后我身側這兄弟告訴我,我們伙連戰二十三日,敗下來時只剩十七人。再逃竄五日,就只剩下兩個人了。好不容易熬過山中雨水,快要到登州平地前,結果一場火并,就只剩一個人和一具尸首了。”

  饒是周圍騎士紀律分明,此時也不禁稍有騷動,便是為首這三人,或有城府,或有豪氣,或顯精明,也都微微一滯。

  “你這是要帶自家袍澤歸鄉?”片刻后,還是那雄壯紫面大漢打破了沉默。“有過言語許諾?”

  “進山的時候遇到地震,把路都給掀翻了,是他背我逃命,如今也該我背他回去。”張行繼續啃了一口窩頭,算是承認了下來。

  “地震嗎?”中年文士冷笑一聲,但似乎不是在發問。

  “要去哪里?”雄壯紫面大漢再來問。

  “只知道是紅山,到那兒再打聽吧。”張行見到對方惡意已去,愈加敷衍。

  “怪不得……紅山人最講究這個。”大漢也有些感慨。

  “紅山離這里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你已經過了登州,此地屬于濟州邊界,等過了河到河北就是武陽郡,橫穿過武陽郡,入了武安郡,其實就算到了。”精干年輕人微微挑眉,再度插嘴道。“不過你沒有馬,只是徒步背著他,便是有些修為在身,力氣撐得住,也還要穿州越縣,再走半月天才能到紅山山下,而紅山本身綿延數百里,你還要山里尋他家,這樣算來,說不得還得大半月才能把人送到。”

  一旁的雄壯大漢微微皺眉,他如何聽不懂自己同伴的暗示,乃是說愿意送對方渡河,卻要對方主動懇求才愿意幫忙再送馱馬之意。

  這未免太小氣了!

  “竟然只要半月嗎?”張行聽到這話,似乎根本沒懂暗示,反而如釋重負。“這倒是多謝了……我這些日子,要么是在狼狽逃命,要么是低頭趕路,既不知道每日能行多遠,也不知道前方路還有多遠,更怕人沒送到,直接半路臭了……其實只要能送回去,心里平順了,半月一月又算什么?對了,我腦子已經麻了,這一個月還是三十天吧?”

  精干年輕人終于怔住,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才緩緩點頭:“是,平月是三十天。”

  “足下是個好漢子!”那中年文士目光掃過年輕人,再度看向樹下捧著窩頭之人,終于決定停止這次心血來潮的河邊交談了。“河畔相逢,便是有緣……這樣好了,我們的船已經回去了,也沒法載你,這里給你留一匹騎馬、一匹馱馬,些許盤纏與物什,你明日往下找渡口花錢雇人渡河便是……希望早日求得心中平順。”

  張行想了一下,終于站起身來,拱手相對:“鄙人張行,背井離鄉之輩,敢問三位姓名?”

  年輕人聞言失笑,似乎是想說什么,卻被那中年文士抬手止住,隨即后者也率先拱手:“在下李樞,也是背井離鄉之人,你送自家兄弟歸鄉后,若無處可去,可來尋我,我雖藉藉無名,但在東境、河北諸州,報我兄弟紫面天王雄伯南之名,卻是無人不識他的,找到他便能找到我。”

  說到最后,中年文士卻是指了指那名雄壯大漢。

  那雄壯大漢,也就是所謂紫面天王雄伯南了,也只是哈哈一笑,便拱手一禮:“我就是雄伯南!”

  倒是最后的年輕人,雖然明顯吃了兩回小掛落,卻絲毫不以為意,依然微微展顏,拱手笑對:

  “我叫徐世英,跟那兩位名動天下的豪杰沒法比,只是鄰郡曹州的一個本土賊混混,平素大家都喚我徐大郎,因為李先生和雄大哥路過我家,所以專門遣來送這二位走一程罷了……將來你若是有所成就,想來報答,可來曹州我家中尋我!”

  這番話似乎說的又有些小氣了,再度引來雄伯南皺眉,但張行作為一個穿越者,卻并不以為意,聞得雖然是那李樞做主,卻是此人出的馬匹盤纏,干脆又鄭重朝此人一拱手,認真回復:“曹州徐大郎,我已經記住了。”

  就這樣,那幾十騎中也很快分出兩匹備用馬匹,并分出一包盤纏,張行雖然原本存著避禍之心,但也架不住魚游淺水之時人家主動贈來的江湖豪氣,便毫無羞恥的伸手接了,只準備都蒙的事情了結,將來在這個世界上穩定下來,盡量報答。

  到此為止,事情似乎要以一場江湖佳話作個了結。

  PS:感謝玻璃珠老爺的盟主……第21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