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全部目錄 > 第八十八章 煮鶴行(17)
  云游在外多年的謝氏凝丹高手謝鳴鶴忽然折返,并綁架了錦衣巡騎的張白綬,這件事情立即引發了江都-丹陽的震動,甚至還在擴散。

  就在京口的女巡檢白有思極速折返,江都大營和得到訊息的官吏也如著了火一般迅速動員起來,就連丹陽郡和江都郡這邊被抄家的江東八大家也都憤怒起來……不憤怒不行,事情都已經結束了,馬上就要臘月了,謝鳴鶴這廝忽然來這一手,直接引得各家各戶又被圍住了。

  尤其是謝家,就差把謝家老小每個人臉上懟一架弩機了,而為了表達誠意和立場,謝鳴鶴的親爹在搞清楚怎么回事后,當時就自請去了江都城,說是要面謁來公。

  但是沒辦法,甭管大家多憤怒,搜索的力度多大,可就是沒人能輕易找到謝鳴鶴,一個凝丹高手就是這么無賴,把人卷起來,忽然消失了,你都不知道往哪里找。

  “這寫的是什么?”

  天色將晚未晚,雙月已顯,彎彎斜掛,江寧城北,秦淮水注入大江的入口處,謝鳴鶴絲毫不管亂成一鍋粥的江寧城,只是從容坐在坐到了一片爛石頭上,捻須來看手中文書。“我還以為是什么雄文妙詩,結果竟是些官場文牘……你寫這些有什么用?”

  “晚輩覺得這些東西比詩文要貴重的多。”沒來得及戴帽子的張行攏手認真以對,老實極了。。

  “比如呢?”謝鳴鶴認真來問。

  “比如說……若依著這篇文章的道理,前輩但凡沒瘋掉,或者對家里人恨到了極致,否則是不會傷我的。”張行小心翼翼來答。

  “這道理也要專門寫篇文章來講?”謝鳴鶴搖頭笑對。“我不是說了嘛,帶你看一番江東勝景,不耽誤春日上計的。”

  “不是這樣的,我這是從整體分析,為什么凝丹高手很少有發瘋,專門違逆天下大勢搞破壞的。”張行懇切來講。

  “只要不是瘋子,為什么要跟天下大勢相違背?”謝鳴鶴再三搖頭。“所以是什么道理和分析?”

  “主要是修行者與朝廷、家族、門派、幫會這些勢力的關系討論。”

  張行有一說一,反正對方黑不隆冬的也能看清楚上面的字跡。

  “比如說勢力并不掌握特定的修行資源,來保證修行之人前期的修行路一路暢通,這就使得這些勢力無法壟斷修行者;

  而宗師和大宗師階段需要立塔,又往往需要結合大勢力,這就使得勢力和修行者在最高層達成一種共振,天然具有維護秩序的趨向;

  還比如說,這些勢力建立之初,本身往往是為了非修行利益而組建的,具有極強的凡俗特征,所以家庭倫理、君臣之義,種種風俗道德會依舊大行其道,并影響到修行者;

  除此之外,四御在上,還不得不考慮天意本身……”

  “天意?”謝鳴鶴終于插嘴。“你也曉得天意?”

  “誰敢說曉得天意,但是四御既在,便說明這個天下是有自己意識形態的……如果有修行者準備一意違背歷史潮流,違背天下大勢,那天就要有個覺悟,自己遲早會在修行路上與至尊發生對抗……有此覺悟的人,不是瘋子,便是一位新至尊。”張行認真以對。“而能修行到凝丹期以上的人,恐怕很少有瘋子……便是有些墮落,也只是凡心上的墮落,追求一點個人感官與凡俗物資上的享受,而不至于為了破壞而破壞……這是晚輩的一點淺見。”

  “其實很有道理。”謝鳴鶴點點頭。“但從我這里來說,道理其實更簡單……正脈階段,修行者未必能敵凡人;奇經階段,凡人未必不能阻擋修行者;好不容易經歷了這兩個階段,進入凝丹期,前面的宗室境地,反而又需要凡人和凡俗勢力來輔佐……前后都受制于凡人,那么凝丹、成丹之輩又有幾個能脫出這條線來呢?”

  雖然天色愈發黑了起來,卻不耽誤張行面露恍然——這就屬于第一手材料了,異常珍貴。

  “而且。”謝鳴鶴看著手中文稿,復又來笑。“你這文書,本就是這次抄家,看著八大家的反應,臆想著我和王重心的心境,這才寫出來的吧?”

  張行當然沒有吭聲。

  “算了,我反正不喜歡這些,還給你好了。”謝鳴鶴將文稿隨手一扔,便扔到了張行懷中,江風不斷,文稿也居然不亂。“我這才叫你來是有正事的……都說了,要帶你賞遍江東勝景……你看著石頭城遺址夜景如何啊?”

  張行收起文稿,干笑一聲,四下去看,卻又笑容干澀——他看個屁的石頭城遺址夜景啊?!

  但下一刻,隨著對方言語,這位張白綬卻又恍然大悟。

  “來來來。”謝鳴鶴大袖一揮,以手指向周邊。“當此勝景,寫一首詩來……記住了,不指望你還能勝過‘生當作人杰’,更不指望你能勝過‘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但要是過于弱了,我這里雖不好殺你,卻也可以罰一罰的。”

  “怎么罰?”張行忐忑一時。

  “簡單,我將你送到大江中涮個一刻鐘……你應該也有七八層正脈修為了吧?那就死不了。”謝鳴鶴言語誠懇。“你且放心吧。”

  張行只覺心中哇涼。

  “放心,若是為了好詩便要搗燕子窩,我一個凝丹的廢物現坐在這里,也不是太難。”

  且說,張行只要不是傻子,也該明白,還是那個讓人家搗燕子窩搗出事來了……那個舉動和后來在人家正宅前面大橋上的題詩侮辱性過于強烈了一些……虞家沒有凝丹高手,‘生當作人杰’也就罷了,可人家謝鳴鶴還是有點骨氣的,已經怒了。

  “其實吧。”張行實話實話。“那首‘王謝堂前燕’不是晚輩寫的,晚輩一個北地粗魯軍漢,如何寫的這般意境……這是抄來的。”

  “抄誰的?”

  “劉禹錫。”

  “此人是生是死?”

  “這個……大概死了……這是古人當年見尊家衰落,一時感慨。”

  “那‘生當作人杰’……還有那個‘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也是抄劉禹錫的?”謝鳴鶴嗤笑一聲。“我從巴蜀順流而下,船上看的好大字、好豪邁的詩……彼時還想著,要是能在江東與這倚天劍和拼命三郎一會,足慰平生……好嘛,回到家,萬萬沒想到,你居然還給我家專門題了詩,還跟那個倚天劍一起把我家過年的臘肉都給搜羅光了!”

  張行愈發尷尬。

  “無所謂了。”謝鳴鶴往后一仰,以手指向江心。“你再尋這個劉玉溪抄一手出來,不拘格律,不拘行事,且看看他當年有沒有感慨過這剛剛被你們大魏皇帝廢棄了二十余載的石頭城……若有,自然算你張白綬的文華才氣,若沒有,對不住,也算你頭上,還是要去江心涮一涮的!”

  張行聽得‘劉禹錫’‘感慨石頭城’,心下翻轉,四下而望,略顯無奈:“且想起了一首。”

  “念!”謝鳴鶴冷冷以對。

  “山圍故國周遭在……”張行手指微微轉了一圈,然后指向前方江岸。“潮打空城寂寞回。”

  剛剛躺下的謝鳴鶴緩緩轉向,盯住了張行。

  “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張行復又一指,指向了頭上彎月,然后小心來問。“謝先生,這詩可還行……?”

  謝鳴鶴死死盯住對方,一聲不吭。

  PS:感謝大胃王路飛同學和腳踏鐵錘小風扇同學對本書的上萌……繼續給大家拜早年……晚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