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完結了沒 > 第二十五章 坊里行(13)
  月夜下,二人一坐一立,對峙良久。

  且說,這二人,白有思雖不好說是冰雪聰明什么的,但考慮到人家頂級貴族的出身和一貫表現來看,明顯是個有腦子的。

  至于張行,在那個世界也是年紀輕輕就混成某乎大v的,紙上談兵和鍵政的本事那自然是一等一的,什么編男女對立段子、職場pua也是手拿把攥……再加上九年義務教育,所謂大格局沒有,小手段總還是能湊的,也勉強算半個聰明人。

  就這么兩個聰明人,無聲對峙,儼然是交鋒到了僵局。

  說白了,甭管什么破綻不破綻,白有思白巡檢都是張行在洛陽最大的倚仗。

  首先是隸屬關系,雙方終究有一層香火情;其次卻是因為同行一場,張行大概能看出白有思是個有明確是非觀的人,而他剛剛做的事情,雖說是快意恩仇,但也沒有拉下鋤強扶弱四個字。

  便是秦寶,當日也認為白有思是可以作為倚仗的。

  但是,這不代表張行就得向白有思公開承認自己殺了人。

  原因再簡單不過,人家是女巡檢,張行不敢確定這位女巡檢是一位講程序正義的還是一位講事實正義的人物。

  萬一人家要執法如山呢?

  所以,既要求助,但同時也要堅決不承認自己是個殺人犯,這是一個主動權的問題。

  當然了,一首《靜夜思》引起了對方極大的懷疑,那真的就是意外了……也不知道這位巡檢在屋頂上站了多久的。

  可即便如此,張行也相信,白有思是能聽懂自己的一系列的言語與暗示,而如果她真的像自己表現的那樣是個講是非、有良心的人,總是愿意去辛苦一下的。

  而如果不是,算自己瞎了眼。

  “張行。”隔了一陣子,白有思幽幽開口,終于算是打破了沉默。

  “我在。”張行微微躬身以對。

  “聽柴常檢說,你案發前曾嘗試向馮夫人討要使女小玉,她稍作推脫?”白有思若有所思。“你莫非是為這個殺了他們夫婦?”

  “馮夫人當時說,翌日一早就讓馮總旗給我答復。”張行應對迅速,毫無破綻。“我便是要為此不忿,也該等馮總旗說不給才對吧……還請白巡檢不要再隨意認定他人是殺人犯了,這不是一位朱綬巡檢該有的體面。”

  “那算了。”白有思笑了一笑。“不過我若是真有心插手此案,你可有什么言語?”

  “我知道的不知道的,能說的不能說的,都給那位柴常檢與秦二郎說過了。”張行拱手再對。“巡檢此時來問,無外乎是再重復一遍,我覺得此事必然跟青魚幫那件事有關系,而如果細究其中疑點,未必在青魚幫那一方,我們這邊也是有傷亡的。”

  白有思點點頭,似乎下一刻她就會運氣一躍而起,消失在夜色中一般。

  張行也是這么準備的。

  “說起來,你來東都也已經大半月,腿上的病和腦子里的病都好了嗎?”孰料,白有思非但沒走,反而忽然提及了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話題。

  “腿早就好了,昨日晚上還沖開了第五條正脈,但腦子還是不記得那些事情。”一直應對妥當的張行確實有些措手不及。

  “用你的話說,就是宛若嬰兒一般?”

  “是。”

  “那你以嬰兒眼光,覺得這個東都怎么樣?”白有思將佩劍橫放到了膝上。

  張行沉默了一下,實話實話:“我大約能猜到巡檢的意思,是想問我當了一陣子凈街虎,如何看東都的政治氣氛,以及城內穩定程度,但其實,若以我這些日子的思慮來看,卻總覺得真氣這東西影響太大了……其他事情反而難以在意。”

  “那可是天地元氣,本就是宇宙之根本。”這話從白有思聽來,自然覺得有些離譜。“自然要影響萬事萬物,天文地理,人事風俗,軍政傳統,莫不在其中。”

  “我的意思是,氣這個東西,即便是沖脈階段,去種地、去修房子,都能以一當多,格外的好用,可偏偏還是用來打打殺殺的居多。”

  張行搖頭以對。

  “到頭來,真氣、修行,幾乎成了門派、幫會、軍隊、刀兵,乃至于殺戮的代名一般。我在東都明顯感覺到,有修行之輩出沒的地方,動輒便出人命,動輒便是要打打殺殺……這不是天地元氣該有的作用,它本該造福于人。”

  “你說的道理極對。”月下,白有思思緒飄忽了起來,語氣也飄忽了起來。“當年白帝爺也說過,天地元氣應當軍民公用,宛如鑄鐵既可為犁也可為劍一般,但其實就是,天底下的鐵總是不多的,想要用之于民,總得先用之于軍,等天下太平了,就可以鑄劍為犁了……但不知道為什么,這天下總是不能穩穩當當的太平,所以也就一直是當劍的多,鑄犁的少。”

  “而且特別奇怪的一點是,按照巡檢之前所言,天地元氣反而跟天下太平負相關,似乎只有大爭之世,人人頭破血流時才會充盈起來,稍微太平一二,反而稀少。”張行繼續表達了不解。“這點委實難懂。”

  “這點我倒是有些猜測,未必是你說的那樣。”白有思微微一笑。“不過這個話題有些大了,等你修為上去了,慢慢就會懂了……只說一個穩定,你對東都到底怎么看?此間只有我二人,說實話就行。”

  “很奇怪。”張行認真思索后回復道。“假設東都是一個壺,此時看起來很安靜,就是那種云在青天水在壺,大家各有所居、分毫不亂的感覺,可居于其中,卻又覺得烏云密布、暗流洶涌起來……市井間動輒殺戮,中間的聰明人更不惜錢財勢力早就想跳出去,上面的人更是卯足了勁準備是廝殺,更別說咱們都知道,算算時間,少則半月,多則一月,東夷大敗的事情就要卷到東都里來了。”???.

  “拖不了了。”白有思搖頭道。“東夷求和的使者已經快到了,除此之外,你是從北面逃回來的,南面兩支水師全師而還,還帶回了兩三萬殘兵敗將,現如今在徐州一帶……不過,其中沒有上五軍。”

  “這就是我感到尤其奇怪的地方了……”張行也是幽幽一嘆。“那就是照著道理而言,無論是誰,都該覺得這壺水本不該沸的。”

  白有思微微挑眉:“怎么說,為什么覺得這壺水不該沸呢?”

  “能怎么說?先帝吞東齊、下南陳、壓服北荒,巫族殘余、妖族二島、東夷五十州全都來朝賀,恍惚間有一統天下,使乾坤安定的趨勢,那照理說,天下應該是趨于平定的,就連這東都城也不過是二十年前剛剛修的,連東夷兩場全勝后都要主動過來求和……換言之,這壺水才剛剛裝進去而已。”張行認真以對。“敢問巡檢,一壺剛剛裝進去的水,如何便要沸了?如何敢信它要沸?但偏偏真就是覺得水變熱了。”

  “是啊,這也是天下人都驚疑的所在。”白有思難得感慨。“莫說先帝,便是圣人在位前十年,也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財政一日日變好,國家權威一日日變盛……所以,不止你不懂,連我也實在是不懂,這般大局在手,兩征東夷為何都敗那么慘,楊逆為何又要謀反?局勢怎么就變成這個樣子?水壺下面到底是誰燒的這把火?燒的劈柴又是哪里來的?”

  張行沉默以對。

  “算了,本來是我問你,結果我的感慨一點也不少。”白有思在座中回過神來笑對。“不過,你入京不過大半月,不過看了幾本書、沖了一條脈、做了十多日凈街虎,便能有這些看法、見識和問題,也著實嚇人,委實是個人才。”

  張行沉默了一下,還是在月下問了出來:“白巡檢,我不太明白,這算是在考校我嗎?若是我有些見識,還有些用,便替我勞累一二,洗清我嫌疑?否則,就不管了?”

  “不是。”白有思將手中長劍擺正,笑容更盛。“考校自然是考校,但與這個案子還有你的牽扯無關,我既然來了,是非對錯,自然要問到底的……因為你畢竟是我的人,真殺了無辜婦孺也該是我一劍串了掛起來,真若是被人欺壓了受了冤屈,同樣該是我來替你出頭……整個靖安臺都知道我這個規矩。”

  張行心下大定,同時也陡然醒悟,為何白日那位柴常檢聽到自己是白有思安排的工作后會是那副模樣了。

  而白有思打量了一下對方,卻又繼續寬慰:“張行,你且放心……我為強,你為弱,我居上,你居下……這個世道,若說是強盡能庇弱,上盡能庇下,也是胡扯,但于我這里,卻總能顧及眼前是非,庇佑方寸之地的,只要你心中坦蕩,我斷不會讓你做個悶死壺里的鯉魚,連躍都躍不出來的。”

  說著白有思終于收起長劍,站起身來,轉過身來,卻又回笑:“我要走了,可有什么文華天成要送我嗎?”

  張行心中微有沖動,幾乎張口欲言,但終究只是哂笑:“白巡檢說笑了……還有,下次來找我,直接把我喊起來就行,不必屋頂上站這么久。”

  白有思點點頭,下一刻只是輕輕一躍,便忽的消失在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