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完結了沒 > 第八十章 煮鶴行(9)
  “未必是趙督公。”

  一陣沉默后,黑綬胡彥在燈下小心以對。

  “巡檢,那女子為了脫身,很可能構陷……況且,不說如今沒了人證,便是有人證,一面之詞,如何去掰扯一位北衙督公?而且還是侍奉過天子,獨掌一處陪都行宮的督公?”

  “確實。”

  秦寶這個老實孩子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巡檢,莫忘了咱們為何來到這里……這種無憑無據的事情,一旦拿捏不住,很可能要遭反噬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白有思目光掃過燈下諸人,竟是片刻不停,對答如流。“但你們想過沒有?情形是不一樣的。南陳宮廷舊人勾結楊慎這個事情,足以讓來公和周公心生忌憚,不再成為阻力,因為牽扯到楊慎,即便是他們都要避嫌的。而只要他們兩位不做擋在身前的攔路虎,那江都這個地方,不就豁然開朗了嗎?”

  說著,白有思又往張行這邊一望,卻正迎上張行看了過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張行明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得意,卻是恍然而笑,繼而趕緊拊掌贊嘆:

  “不錯!巡檢這個法子,就叫任你幾路來,我只一劍去……指著一件事情,壓住阻力,挑破局面,江都就這么大地方,此事脫不開那三四人,揪住一個人猛打,不是他再換就是,關鍵是要打開局面……等把江都掀了個底朝天,真兇難道還能脫出手來嗎?只要找到真兇,便可與來、周二公做交代了。”

  話至此處,張行顧盼左右,含笑晏晏:“諸位,這便是巡檢眼界天然高過我們,高屋建瓴下的獨門法子。咱們議論了半日,難道還不曉得,江都這里的事情,根本不是刑名二字可以決斷的,它本是政爭上的事情,也需要用政爭上的手段。一劍切下來,讓江都上下都明白,現在有硬茬子來了,不要以為我們軟弱可欺!若非如此,往下數月,咱們如何能安泰過去?”

  其實,眾人更多還是對白有思輕易抓了人又放了人而不解,根本沒想到后面,此時聽白有思與張行一講,似乎也有道理……更重要的是,女巡檢在這個巡組中素來有威信,昨晚也好,今日也罷,甭管有沒有道理和風險,既然態度明了,眾人自然跟上,表達贊同。

  當然了,不說別的,張行也是覺得這個法子可以一用,尤其是人家白有思自家查到了線索,甚至很可能還有一些后手與說法。

  “那就這么辦好了。”

  白有思見狀,連連頷首不及。“明日一早,我便去宮中找趙督公對峙……然后胡大哥和張三去找來公、周公說話,大錢去找廖朱綬、小李去找謝郡丞,一并過來……咱們當面掰扯清楚。”

  眾人齊齊束手聽令。

  “諸位同列稍等。”而就在眾人即將散去,準備翌日的場面時,張行忽然又開口了。“我這人素來不曉得一些常識……有件事情想問問諸位,還請諸位不要笑話。”

  眾人詫異一時,紛紛駐足。

  “是這樣的。”張行認真來問。“這年頭男女一旦上床是沒法輕易避孕的吧?”

  房間里再度安靜了下來,而且又是那種一根針落下都能聽到的安靜。

  半晌,還是胡黑綬比較講究,他在瞥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巡檢后,承擔起了一個老大哥的責任:“張三郎,你若是有什么私隱事,可以私下來問的。”

  “是正經來問。”張行環顧左右。“我一開始便說了,還請諸位不要笑話。”

  “溫柔坊里,有人會用羊腸衣,但肯定沒大用,也用的少,不然也不至于整日打胎了。”胡彥認真對道。“主要還是靠女子自己的法子……有錢的喝涼茶避孕;沒錢的就坐冷水停經、喝水銀茶避孕,都是拿性命來換的法子。”

  張行點點頭,燭火下愈加嚴肅:“但是尋常良善人家,總還想著留后,便不會用這法子了吧?”

  “這是自然。”

  “所以,富貴人家,動輒堂兄弟姐妹幾十人,而窮人家往往便要棄嬰了吧?”張行依然追問。

  “道理是如此。”白有思忽然懷劍插嘴。“東都城南常有棄嬰,城北便幾乎沒有,我是知道的。而我少年時在太白峰上,山門前也多有棄嬰……雖然可惜,但這恐怕是免不了的……張三,你突然問這個干什么?”

  “沒什么。”張行趕緊解釋。“只是今日逛了四五個真火觀,三個走下層路線拜真火的觀中,都有育嬰院,而且基本上都已經滿了,所以不免詫異,江都這種富庶之地,也到了這個地步嗎?”

  “這種事情古往今來,南北西東都有的,地方富庶便沒有窮人了嗎?”胡彥繼續解釋道。“道理你自己都說的清楚了……沒辦法的,窮人家家產就那些,一開始生養,都是沒顧忌的,因為只要孩子到了十來歲能干活,便是一個勞力,再加上夭折的多,便往往連著放肆來生;但若是孩子已經養足了,再生下去,家產很難養活,那便要從女嬰開始,殺了、棄了……我小時候便常見,從未斷絕。”

  “胡大哥說的沒錯。”秦寶也插了句嘴。“我在東境鄉間,也是如此,自小便見,從未斷過,所以今日看到育嬰院,并沒有半點詫異……但那些育嬰院委實也養不了多少人。”

  其他人也多頷首。

  張行既得了確切言語,也隨之點頭,眾人隨即散去。

  不過,待回到房間,這位靖安臺巡組白綬輾轉反側,卻始終難以入眠,始終還是若有所思……因為他總覺得哪里對不上,卻又說不清楚是什么地方對不上。

  而這種哪里對不上的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東都的時候,他就經常在各種各樣的場合和事件中產生這種感覺——一開始,他總覺得是世界的差異性導致了一些邏輯上的空缺,畢竟一邊是有神仙真龍的,另一邊是沒有的,那個世界的思考方式和經驗在這里未必就有效和正確。

  但是這一次又有點不同,他從來沒有那么強烈的、近距離的觸摸到這種違和感,就好像這一次距離真相只有一層薄膜一般,幾乎只要伸手就要捅開。

  而且,這種違和真的未必跟神神怪怪有關系。

  一夜無言,翌日,張行雖然明顯有些疲憊,卻還是履行了一個成熟下屬的職責,早早跟黑綬胡彥一起,去請來戰兒與周效明來做見證。

  來府自然是留守府,而周府其實也不遠——實際上,來戰兒作為本地人,在城外的白沙村有自家興建的宅子,這個府邸更多的還是一種官署的性質。

  而眾所周知,很多庶務,來戰兒是不管的,一般是他幾十年的搭檔周效明來做。

  所謂來不離周,周不離來嘛。

  今日也是如此,胡彥和張行路上商議,并沒有敢直接去找來戰兒……那位的壓迫性太大,屬于名氣、實力、性格和體型都有傳奇色彩的那種,委實不好整……而是先往周府前來拜會。來到周府這里,二人通報了身份姓名,也沒有敢直接去請見周效明,而是先喊了前兩日主動來交接的周家小公子周行范。

  周行范出來接二人進去,聽了言語,愣了片刻,也不敢怠慢,趕緊將二人引入后堂,然后匆匆去請他父親了。

  而當爹的周效明上得堂來,聽了言語,同樣怔了半晌,卻又忍不住來問:

  “所以,前日晚上,你家巡檢早能一劍砍了那女刺客,其實是放虎歸山,欲擒故縱?”

  “是。”頂著一雙黑眼圈的張行面色不改。“當時那種情況一劍下去,很可能人便死了,而放虎歸山后,對方必然不敢在江北多待,偏偏那女刺客的修為半高不高,不足以一氣過江的,所以必然也不敢夜間渡江,而我家巡檢也能便一早守在江心洲,來個守株待兔……對方落下時,已經沒幾分真氣了。”新筆趣閣

  “哦。”一身便衣的周效明捻須而對。“如此說來,確實有兵法三味,既是好本事,又是好計策,不愧是吉安侯的長女,英才榜第二的人物……可是,既然成功活捉為何只留下一句話便又將人放走呢?”

  這便是懷疑巡組把人藏起來了。

  “回稟周公,這恐怕就不是我們下屬可問的了。”張行當即在胡彥面無表情的注視下笑道。“但是東都人盡皆知,我們這位巡檢是慣常的憐香惜玉,溫柔坊里的都知沒有不認識她的,也不知道吉安侯府里和太白峰上都學了什么……”

  周效明硬生生拽下一根胡子,隔了半晌才回到問題根本:“所以只是一面之詞便要問罪一位北衙督公?”

  “不是問罪,是對質……是幫著這位督公洗刷清白……我們巡檢也知道這很可能是污蔑。”張行繼續努力來為自家巡檢打圓場。“周公,這件事情的關鍵在于楊慎、楊逆!既然扯到了這位,誰敢無視?難道要我們假裝不理會,實際上寫一個文案給我們中丞……那到時候,上頭直接一杯毒酒賜下來又怎么說?豈不是更顯得草菅人命?”

  “張三郎,你真是好一張利嘴。”周效明嘆了口氣。“前晚如此,今早如此。”

  “周公,下官說句良心話。”張行恭敬在座中拱手。“今日哪里跟前晚一般?前晚我們措手不及,都以為是江都諸公要拿我們做什么呢,所以什么誅心之論都不顧及,直接便擺上去了。而今日,其實也不是沒有類似的誅心之論,但事情已經不是那般緊迫,又如何敢用……倒是周公,輔佐來公,統攬江都事宜,有些事情,既已發生,委實是躲不過的。”

  “如此說,倒是我尸位素餐,惹出這等事來了?”周效明冷笑反問。

  “不敢。”張行趕緊起身肅立。

  胡彥也趕緊起身,隨之肅立。

  而周效明這位軍中宿將想了許久,卻終于搖了搖頭:“算了,我便衣跟你們走一趟,不要叫來公了,他的性子飄忽,指不定會扯出什么新的事端來……咱們這些尋常人,按照尋常規矩,把這事給尋常了了。”

  胡張二人登時大喜。

  就這樣,二人請動周效明,往行宮而來,來到此處的一間偏殿旁,郡丞謝明山、陪都駐地朱綬廖恩都已經抵達,氣氛也早已經緊張不已,但這一切都在周效明抵達后稍微緩解。

  “周公。”

  駐地朱綬廖恩上前迎上,語氣稍顯緊張。“趙公公不急不怒,也不辯解,只要你或來公到場才愿意開口……”

  周效明沉默了一下,直接走入了偏殿,張行和胡彥自然跟入。

  而剛一進來,便看到那孤身一人坐在殿中的趙公公抬起頭來,眼神當場一亮:“周公來了便好。”

  “老趙,我來晚了,實在是對不住。”一身便衣的周效明當即不顧身份主動拱手,似乎立場分明。

  但那趙公公見狀,反而失笑:“周公能來便好。”

  話至此處,他復又看向白有思:“白巡檢,周公來了,我自然開口……你記住了,我只有一句話與你……我對圣人忠心耿耿,沒有勾結楊慎,你是在冤枉我。”

  說完,只是在牙尖奮力一咬,猛地一咽,便當即面色發青,繼而七竅流血,死于當場。

  周效明以下,包括白有思,包括其余人等,幾乎全都愕然當場,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