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完整版免費閱讀 > 第十六章 坊里行(4)
  初夏時節,隨著薄霧散開,開街銅缽敲響,張行與那小趙校尉一起展開了一場臨時性的小范圍嚴打行動。

  第一日便是針對修業坊的掃蕩。

  對此,馮總旗專門將各坊平素得力的幫閑聚攏起來,發給二人使用。

  二人扎著抹額,穿著制式勁裝,佩著繡口刀套的彎刀,頗有架勢,而身后七八十幫閑,也幾乎人人持棒拿械,先在旌善坊吃了早飯,發了十文墊底錢,得了總旗言語,如今又打著官方旗號來跟著兩個正經‘校尉’查抄別坊生意,也是人人奮勇,巴不得發點利市好回去跟婆姨炫耀。

  一群人浩浩蕩蕩,先抽簽分出三十人看住了其他三個坊門,然后剩下足足五六十人隨著兩位校尉從修業坊北坊門一擁而入,驚得坊主劉老哥匆忙喊了自家老婆閨女回屋暫避,然后前來問詢。

  張行也不聒噪,干脆說清楚原委,問了下距離最近的生意,對照了馮庸提供的單子無誤后,就直接扔下這劉坊主家的酒肆、攤位以及短工中介點,直奔那家賭場而去。

  賭場剛剛開了半個門,主人與伙計正蹲在里面吃飯呢,眼屎都還沒擦干凈,就被幾十號大漢蜂擁進來,人被繩索捆住,家伙什被砸爛,些許浮錢也被先涌進去的幫閑們瓜分殆盡。

  看到如此場景,被牽在外面巷子里的賭場主人終于醒了困,趕緊呼喊:“兩位校尉,你二人要是缺錢直接說便是,何故砸我生計,我這里日常要給韓小旗抽水的!若是他知道,斷不會饒了你們!”

  “什么韓小旗?!饒了誰?!”

  聽到這話,張行自然無動于衷,但那小趙校尉不知道昨夜做的什么春夢,早已經興奮的滿眼紅絲,此時聞言,一邊呵斥一邊將彎刀抽出來扔一邊,又棄了繡口的刀套,只將刀鞘扳在手里,沖上去就是劈頭蓋臉的抽起來。

  抽了前幾下,那賭場主人還在犟嘴,抽到十來下,卻已經鼻青臉腫疼的說不出話了。但小趙校尉絲毫不停,繼續抽打,一直抽到那賭場主人全身癱軟,跪了下來護住臉這才停下。

  “我再問你一句……什么韓小旗?饒了誰?”

  小趙雖然停手,還是有些不依不饒之態,只將滿是血水的刀鞘扎在對方腦袋前來,然后俯身揪起對方發髻,繼續來冷笑喝問。

  “模樣……木有……漢、韓小旗。”賭場主人痛哭流涕,嘴都腫的說不好話了,只能服軟。“喔、窩、我自家做的犯法生意……請……請小微……校尉饒了我……放、房梁上……有、有一包印子……別、別捧我家卷。”

  前面倒也罷了,聽到最后,小趙也有些茫然起來。

  但周圍幫閑聽到,卻瞬間醒悟,繼而再度蜂擁進了賭場,立即就把七八間房的房梁掃蕩了一遍,果然在其中一處摸到了一小包碎銀,然后捧到小趙與張行身前,看樣子居然不下七八兩。

  張行怔了一怔,似乎是覺得哪里不對,但很快就醒悟過來,直接在上面取了兩塊最大的,一個塞給小趙,一個自己拿了,然后點了一人:

  “去賭場里找稱銀子的家伙什,沒有就去街坊那里借!”

  幫閑們會意,轟然一聲,比之前更加振奮,立即七手八腳去忙,片刻后竟然拿出不下七八具天平、小秤出來,然后輕易稱了一圈,扔下幾個明顯不準的,大約還剩六兩三錢的樣子。

  張行見狀也不直接分發,而是在眾人目下將銀袋一卷,直接牢牢系在了小趙校尉那帶血的刀鞘上,高高舉起來轉了一圈,這才開口:

  “諸位,這包銀子,我和趙校尉已經取了自己的一份,剩下的全是你們的……但別急,咱們這么多人,也不好分銀子,況且還有那么多違法之處要掃蕩,取一處分一次銀子也是耽誤大家發財,況且還有守門的幾十號兄弟,也不能少了他們……現在我將這銀子系在這把代表了官面身份的刀鞘上,請一位個子高的兄弟來舉著,讓所有人都能看著,不被誰私下吞了,咱們繼續掃蕩,中午按人頭平分發一次,下午再發一次,掃蕩完了,再發一次……你們看如何?!”

  還能如何,下面的幫閑們恨不能把心掏出來給兩位校尉看,而張行更是在將刀鞘交給一名高個幫閑后,直接看了名單,拽著還有些發懵的小趙往下一處地方而去。

  身后幫閑愈發鼓舞,撿刀的撿刀,引路的引路,清街的清街,拍馬的拍馬,五六十號人竟然像是行軍打仗一般簇擁著兩個‘校尉’,護著那高舉的刀鞘繼續走了下去。

  如此士氣,接下來自然是一帆風順。

  任你是哪個小旗的舅子,又或是號稱什么坐地狼的,在官方旗號和絕對的數量優勢面前都只是個弟弟。

  便是中間有幾個明顯修行上了道的打手,想仗著真氣鼓動的力氣逃竄,居然也被幾十個幫閑分成數團給四下圍住,然后舞著哨棒打翻在地。

  其中一人是下午遇到的,張行估摸著十二正脈通的比自己還要多一兩條那種,也就是秦寶那個修為,一開始就加聽了訊息,早早防備著,此時頂著一個鐵鍋、綁著竹板出來,再運出真氣橫沖直撞,真真是所向披靡,幾乎要引得張行出手。

  然而,剛剛分了一次銀子的幫閑們如何能讓兩位‘校尉’勞累?立即便有聰明人想到法子,他們從旁邊街坊那里‘借’來床單、被褥,用做阻攔,很快就纏住了這廝,等到這廝被拖到地上,然后再挑起鍋蓋、割斷竹板,舞起哨棒,打的更加用力。

  而那位‘修行高手’撐了一刻,最后也只能裹著床單趴在地上捂著頭求饒,看的張行眼皮直跳。

  只能說,怪不得白有思講天下修行人九成九都停在通脈階段,真真是有緣故的。

  什么奇經八脈的效用且不提,只說這十二正脈的階段未免太不劃算了……難是不難,但那么辛苦修行,幾乎每日都要打熬身體外加打造來沖脈,成年累月下來,也不過是力氣強悍一些,稍有些真氣特質來用,還不能持久,莫要說披堅執銳的正經甲士,就是一群混混居然也打不過,那誰誰攤在這個階段不會覺得沮喪疲憊呢?

  就好像自己所來那個世界的熊孩子一樣,誰都知道好好學習考上好大學人生會更好,但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到底有多大比例的熊孩子能咬牙不掉隊?

  而且,那還是有九年義務教育,有家長督促、老師管理,在這種封建時代,辛苦自知自擔,人人見識不全,就更別說了。

  “不用去守門了?”

  午后不久,因為錢袋無法支撐不得已又主持分了一次錢的張行一邊吃著混混們合伙買來的肉餅,一邊抬頭詫異來問。

  “校尉放心,只剩三家暗娼館子了,都是一個老板,還在一起,他的姑娘和店都在那邊,斷不敢跑的。”有幫閑趕緊解釋。

  “全都是暗娼館子?還是一家后臺?”張行一時不解。“這么巧?”

  “不是巧。”也在啃肉餅的小趙在旁應道。“暗娼館子本就要藏身邊角,幾個坊門都不敢挨的,而修業坊里面又有個情況……張兄也曉得,刑部張尚書的家在北邊,人家是刑部的堂官,廬陵張氏雖不是什么關隴八大上柱國或什么姓什么望,但也算是個中等的名門……暗娼館子沒辦法,連坊內的十字街都不敢靠,也不敢往北邊去,只能縮到這邊來挨在一起,時間久了,自然被衛瘤子一家給吞了。”

  “哦。”

  張行敷衍了一聲,他才不在意這個暗娼地理經濟學呢。“我只是可惜,不能再給諸位分幾次銀子了。”

  眾人哄笑,有人想趁機說個黃色笑話,卻又被老成的給拍了下去。

  肉餅吃完,眾幫閑鼓起余勇,振作起來,這一次因為不要再把門,七八十號人一起出動,氣勢更足,卻是隨兩位校尉往剩下三家相距不遠的暗娼館子而去。

  說來也有意思,一行人剛剛來到東邊巷口,卻不料迎面來了七八人,為首者遠遠拱手行禮,身后更有人捧上好幾匣子銅錢擺在當面,而再往后,則是十七八個女子,遠遠畏縮在墻后,卻又被人強行驅趕出來立在不遠處。

  張行與小趙走上前去,那行禮的抬起頭來,赫然露出半臉瘤子。

  根本不用介紹,這位應該就是那衛瘤子了。

  “兩位校尉。”

  衛瘤子抬起頭來,認準了人,再度拱手行禮。“我不曉得出了什么事,但兩位有什么吩咐,我衛瘤子必然遵從……我聽其他各處都說是馮旗主親自下令,要停一陣子生意,那我便立即停下來,絕無二話……還有,我這三處館子能有多少出息,大家也門清,這里的錢是我之前二十日的出息,全都在這里,給兩位校尉還有諸位兄弟做個分潤……這還不算,天色還早,兄弟們既然來了,不妨到館子里樂呵一下,算我來請客。”

  這衛瘤子服軟的快,一條條說下來,幫閑們更是沒了氣勢,聽到最后,干脆用期盼的目光盯住了兩個校尉。

  至于小趙,只聽到第一條愿意關門,便沒了早間的紅眼氣勢,早早忽閃著來看張行。

  不過,張行倒與其他人不同,前面聽得兩條還沒什么臉色,聽到最后一條,反而皺眉:“衛老板倒是慷慨。”

  “這位莫不是張校尉?”

  衛瘤子市井廝混,又已決心服軟,如何不曉得察言觀色,但他此時聽來,只是以為對方是在嫌棄沒有專門供奉,這與他打聽到消息稍微有些出入,但似乎更合情理。“恕小的直言,這些錢實在是小的臨時能湊的所有了,不過張校尉放心,校尉本就在修業坊住著,過幾日手頭緩過來,在下一定親自登門賠罪。”

  張行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他其實在猶豫要不要多管閑事。

  說白了,一個穿越者,賭場、高利貸啥的當然也看不慣,但最看不慣的,肯定是這種赤裸裸的不把人當人的暗娼館子……尤其是前面就有十幾個‘小姐兒’被趕出來站著,見到這么多底層幫閑,人人畏縮。

  但是他也知道,這是整個時代的桎梏,貧窮底層,男人賣命,女人賣身子,哪兒都少不了。

  最直接一個,他一刀砍了這廝簡單,但暗娼館子里的女人怎么安置?

  也就是這時,一旁的小趙眼看著張行一句話不說,也跟著誤會起來,再加上此時反倒是他最不想多事,所以居然出言來勸:

  “張兄,衛瘤子真不是故意寒磣你我的,而且怕是真沒有哄騙你我……最近他剛花了一大筆錢,怕是真沒有存續,估計手頭也就這個數……沒必要再去砸了。”

  “怎么說?”

  張行詫異追問。

  “這不是楊逆鬧的嗎?”小趙略微解釋。“楊逆禍亂了中原十幾個郡……我聽旗主說,朝廷為了防止周圍地界被兵災牽連,然后動蕩起來,就讓各郡官兵就地封鎖了當地,不讓災民亂跑,但畢竟是遭了大兵災,房子家產全被燒光、搶光,所以很有不少破產的災民沒有出路,然后賣兒鬻女……東都這里離得近,又是最大的銷金窟,肯定是最大頭,所以從溫柔坊的千金樓到各大坊內的暗娼館子,都在往那邊趁機低價買人。”

  張行會意,然后果然含笑看向了那衛瘤子:“是這樣嗎,衛東家?”

  PS:感謝咕咕咕的小鴿鴿和圣光閃現兩位的上萌……這是本書第29與第30萌……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