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完整版免費閱讀 > 第五十九章 案牘行(5)
  “中丞那里就這般同意了?”

  白有思的朱綬小院廂房內,秦寶看著張行案上的一堆文書、檔案,一時難以置信。

  “為何不同意?”

  張行將那雙據說已經不能運行真氣的腿架在了桌案上,一邊在靠背大椅中翻看著手中檔案,一邊與等他一起下班的秦寶閑聊。“你以為我那日是開玩笑不成?這玩意真要做出來,真的是對大魏是大大的有利……”

  “我知道,我知道。”秦寶有些不安的坐了下來。“黑榜一出來,但凡能用些文字挑起匪徒內訌,便天大的利市。但白榜……”

  “就是你想得那樣。”張行翻看文書不停,頭也不抬。“白榜一出,江湖內斗、修行者內耗、正經幫派相互對立、世族子弟動輒好勇斗狠,對朝廷來說也是利大于弊的好事……朝廷巴不得這些白榜豪杰也都死光光,這有什么難理解的?便是英才榜,也是更方便朝廷籠絡人才,你家子弟河北英才榜第一,為什么不出仕啊?這個庶民出身的二郎可是天下英才榜第十八的人物,朝廷遲早要征辟的,你們白氏為何要籠絡他?是不是心懷不軌?”

  秦寶微微一嘆:“可這樣的話,張三哥就不怕被人記恨?”

  “被誰記恨,怎么記恨,記恨誰?”張行不以為然道。“這件事,本質上還是朝廷想掌握更多社會信息,這是朝廷的本能,也是此事這般順利的根本,而定層次、分門別類,本就是信息處理的天然趨勢,我不過是個覺得事情有趣的技術文書,天塌下來自有黑塔頂著……他們要是不滿也該對著朝廷,最起碼沖著黑塔去就是,何苦針對我一個不出外勤的靖安臺白綬?”

  “這倒也是。”秦寶看著窗外清晰可見的黑塔,倒是坦誠。“既做了錦衣,如何還要計較這些……連巡檢都只覺得有趣。”

  “好了,咱們走吧。”新筆趣閣

  張行嘴上說著,也放下了手中文書,卻又在旁邊撕下一箋,提筆寫了幾個字。

  秦寶好奇來看,去見上面寫的清楚,乃是說紅山顧大娘雖也是打虎,卻只與那猛虎稍作勝負,逼退了老虎,還是比不上在大江中親手掐死巨鱷的江夏孫三娘,故建議孫三娘綽號為三丈青(蟒蛇名),位列巾幗榜第三十五,而顧大娘綽號為母靈虎,位列巾幗榜第三十六云云。

  “張三哥還幫忙排這個?”秦寶看完之后,大為驚異。“我以為上次是開玩笑……”

  “黑塔里幾位黑綬給巡檢面子,看我是個首倡者,便常常與我交流,算是編外顧問,你我做人榜壓榜的事情也已經妥了。”說著,張行收起紙箋,加印蠟一捏,便又喊起人來。“小顧,小顧在嗎?”

  說話間,門外閃進來一個白臉的俊俏仆役,趕緊拱手:“張白綬。”

  “將這個箋子和這兩份文書交回給塔內陳黑綬,交完之后你們收拾下,便散了吧,我也要走了。”張行一邊說,一邊不待對方答復便站起身來,竟然是直接端起冒著寒氣的杯子隨已經閃出門去的秦寶一起走了。

  看的出來,這位白綬的坐班社畜生活,委實愜意。

  轉過眼下,如今暑氣已散,秋意漸高,沿途花樹青黃,為午后陽光影映潭中,又與些許落葉落花斑駁一片,端是一片好風景。

  二人所居的承福坊與靖安臺一潭之隔,早已經慣常,也不用走馬的,張行便自端著冰鎮的茶水,與秦寶漫步而歸。

  不過,這幾日非常明顯的一件事在于,路上打招呼的同僚眼見著就多了起來,甚至有不少黑綬遙遙招手,倒是讓人浮想聯翩。

  “都是臺中出了名的好手。”過了橋,穿過天街,進了承福坊的北坊門,秦寶終于再度開口。“他們其實都懂這個榜單的道理,但還是想讓自家排名高一些……聽說,有朱綬巡檢專門給黑塔里那幾位黑綬送禮的。”

  “這有什么,自古名利吊人心。”張行喝完了茶水,將帶把的杯子用白綬串著掛在腰上,也是負手踱步,從容起來。“便是咱們倆此時說的干凈,剛剛不也為近水樓臺先得月,能搶先落到榜上來做壓榜而興奮一時嗎?將來人榜一出,咱們倆名聲十倍,說不得比前面的人名聲還要你高。”

  秦寶猶豫了一下,緩緩搖頭:“我覺得這件事上面,張三哥跟我們不一樣。”

  張行略顯詫異,乃是輕微瞥了對方一眼:“怎么說?”

  “我和其他人是真的為這事患得患失……便是巡檢,嘴上說著有趣,但其實也對司馬二龍耿耿于懷……反而是張三哥你,看上去既在乎排名,又喊著有趣,還對升官耿耿于懷,可實際上,卻好像并不是真的在乎。”秦寶小心言道。“三哥,你若不求錢,不在乎名,不在乎仕途,那到底在乎什么?真沒有一樣東西,讓你完全放不下的嗎?”

  張行稍作沉吟,認真回復:

  “我還真想過這事,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全都在乎,太貪了,才顯得各處都淺薄了一些?又或者是我看書看多了,好高騖遠,名也好、利也好、功也成、祿也罷,都求得是更大的更高的那種……所以對眼下的這些東西,渾不在意,總有種在踩踏腳石的感覺?”

  秦寶點點頭,卻又不禁笑了出來:“這就對了,可這不就是所謂心懷大志嗎?跟那位最近常常來往的李家四郎李定有些相像了。”

  而話至此處,秦寶復又斂容感慨:“張三哥,你們個個都是要做大事的大英雄,大豪杰。”

  張行搖頭笑對:“若是你秦二郎身邊都是大英雄大豪杰,那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是什么?難道是個蛤蟆?”

  秦寶怔了一下,哈哈大笑。

  二人結束了日常商業互吹,已經來到坊內十字街,便要轉向,卻不料此時十字街的井亭旁,居然圍滿了人,便好奇向前。二人身著錦衣,配繡口刀,其中一人還是白綬,直接過來,左右自然閃開,結果走近一看,卻居然是一張征兵布告。

  大約一掃,各自心中了然,便直接退了出去,往家中而行。

  但行不過十幾步,來到巷口前,秦寶終是內秀,曉得利害,再加上年輕,也到底耐不住,便忍不住低聲感慨:

  “東都城這下熱鬧了。”

  張行心中同樣了然,只能頷首。

  原來,剛剛二人看的清楚,那征兵令寫的簡單直接,卻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一條天大的軍政大令,乃是要重新組建十八萬新軍精銳。

  之所以說是意料之中,乃是說二征東夷,二十萬眾幾乎全軍覆沒,雖然有徐州總管的部隊與部分水軍逃回,但中原、東境、河北,以及最重要的部分陜洛府軍盡數喪盡,素來稱之為東都精銳的上五軍也全軍覆沒,如今內外稍安,本該重建。

  但說到情理之外,卻居然只在地方上立起了六萬之眾,然后卻要直接在東都拉起一支高達十二萬眾的直屬禁軍。

  這十二萬,其中八萬人是以后備府的形式,從關中各地的折沖府選備收納,依然算是典型的衛府征選路數。可剩下的四萬御林禁衛,卻居然是打著恢復上五軍的旗號,直接向天下招募驍勇果敢之士。

  這就是直接棄了各大門閥盤踞的衛府,改成募兵了。

  這個動作本身就有點驚天動地卻不著煙火的意味,可以想見,南衙那里為了此事,究竟展開了多少次不見血的交鋒。

  而不用想也都知道,這四萬待遇優厚、直屬皇家的所謂精銳中的精銳,必然吸引天下四方豪杰云集東都,東都之富、東都之貴,再加上靖安臺將那些榜單適時拋出,怕真是要火上澆油了。

  今年的秋冬,靖安臺有的忙了。

  不過行到家門口時,張行轉念一想,復又得意起來——這些人便是打出狗腦子來又關自己什么事情,他如今可是坐辦公室的高端社畜,與那些外勤不同的。

  PS:周末睡了懶覺,一覺醒來十一點半了,抱歉抱歉……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