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完整版免費閱讀 > 第九十三章 金錐行(4)
  “我是這么想著玩笑的。”

  深夜中,距離篝火足足一百多步遠的漆黑曠野中,張行靠著一棵樹愜意以對。

  “先每日半夜在路邊學狐貍叫,然后叫完后喊‘大白興、有思王’;

  “然后到了前面譙郡境內的集市,買條大魚,在魚肚子里把這個‘倚天不出奈蒼生何’塞進去,再假裝從河里撈出來,讓大家清洗干凈烤了吃;

  “然后等到前面賊人過來搶糧食,趁機放個水,讓他們搶一些過去,然后再找那些上計吏和押運的衙役,就說‘朝廷讓我們靖安臺的人以失期、失糧的罪名殺光你們,但我們于心不忍’,讓他們自行逃竄;

  “屆時,再買通一個人攔住他們,說‘現在逃走,隨便一個沿途官府都能殺掉你們,為什么不聚在一起,找擅自做主放過你們的白巡檢做主呢’?

  “等到他們來找,我便說:‘如今,失期既死,逃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白巡檢天生凰命,何不奉她為王,舉大計一搏呢?況且,我聽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這段略過便可。”站在對面樹上的白有思忽然打斷了對方,而且似乎莫名打了個哆嗦。“然后呢?跟著你舉大計之后呢?”

  “是跟著白巡檢舉大計。”張行認真以對。“至于舉大計之后,我還沒想好……但有個大約思路,比如趁著朝廷反應之前,攻下譙郡幾座城,卷起動亂,然后偃旗息鼓,往東境去逃,盤踞在東境的山區……這樣的話,中丞是不敢過去的,因為那里離東夷很近,東夷的大宗師很可能會乘坐釣鯨巨艦出來,趁機出手留住他……但是終究不行,夾在兩邊,我們也沒法在東境開辟根據地……根據地這個事情,還是應該去邊邊角角才對,所以說不得要硬生生等到天下大亂才好活動。。”

  “且不說這些,我舉大計后,那我父親、家族呢?”白有思強行按下許多想法,認真來問。

  “自然是被圍攻到舉族全滅的境地。”

  “……”

  “所以是玩笑。”張行攤手笑對。

  “你這玩笑太嚇人了。”白有思搖頭以對,然后卻一時不知該從何說起了,隔了半日,方才繼續言道。“張行。”

  “哎。”

  “我曉得你心不平。”白有思努力來措辭。

  “巡檢不必來教我。”張行也忽然有些百無聊賴。“我也曉得什么叫做時勢和大局,也曉得什么叫人心不濟、實力不足……不說別的,就我們這個局勢,真要舉大事,不要說大軍來壓,只要司馬二龍帶著伏龍衛過來,咱們便也只有全伙死光,你一人飛遁的結果。只不過……”

  “只不過?”

  “只不過事到如今,再想讓我如何盡忠職守,不免可笑。”張行早想跟白有思說清楚了。“我現在快點回到東都,升官發財,結交豪杰,豎立我及時雨張三郎的名號罷了。”

  白有思沉思片刻,再來應對:“可你不是說以人為本嗎?”

  “這便是問題所在。”張行終于也壓低聲音以對。“誰是人?”

  “什么?”白有思微微一愣,似乎沒聽清楚。

  “我說……誰是人?”張行低頭反問。“為了活人而裱糊這種事情,也只是說大家都在大魏體制里,可以搬弄一二,盡自己的能力求個局勢里的最優解。可前面盜匪那里算什么?他們本該是朝廷救濟的饑民,本該是最被當成人的人,如今卻又拎著刀槍舉著旗號來搶糧,巡檢讓我以人為本……秦寶也說要盡力而為……可他們就不是人嗎?做了盜匪暴民,就不是人嗎?非逼著我打起精神去殺他們?”

  “其實,這里面有個關鍵。”白有思想了許久,認真來講,但不知為何,聲音也輕了很多。“咱們不用想那么多,只想一件事,那就是大魏到底還有沒有救?我是這么想的,如果大魏已經徹底沒救,大廈必傾,那你想著造反是對的,不分官與賊也是對的,提前搖晃金柱子也好,躲一邊怕砸到自己也好,怎么都是對的……但如今的局面,大魏果然無救嗎?而你又為什么,似乎已經認定了大魏必然無救一般?它的軍隊在這里,疆域在這里,支持它的修行高手在這里,陛下稍微緩和一點,局勢便會漸漸好轉,苛稅未必也無救……張三郎,你自己來說,老百姓都能活著,才是最大的以人為本吧?”

  張行沉默以對。

  白有思說到了一個關鍵,一個他之前有些來氣時不曾、或者說不愿意認真去想的一個關鍵——這不是另一個世界的秦末、隋末,這是一個連地圖都變形了的有神仙有龍的新世界,朝代也是混亂的,他張三沒有資格憑著一己的觀點來認定一個龐大的近乎大一統的政權會因為苛稅就必定迅速消亡。

  說句不好聽的,如果那位宗室中丞,也就是大宗師兼皇叔曹林一怒之下篡位了呢?或者逼迫當即圣上退位,扶持小皇孫登位呢?

  一個小小的不流血宮廷政變,便很可能使國家氣象扭轉,最起碼不再有太多徭役。

  而徭役,尤其是加在如今苛刻稅收之上的徭役,正是如今肉眼可見最有可能導致這個政權崩盤的直接緣故。

  屆時,再難的太平延續,也比亂世血流成河要以人為本吧?

  他張行憑什么認定大魏一定、必然、決然亡,而且就在眼前……若非如此,他現在憑什么支持和決意造反?

  要是真造反,結果卻連累一圈人死光光,或者就是因為他造反,這大魏才亡的,他一個前二十多年鍵盤俠外加半年的靖安臺白綬,肩膀上擔得起這份尸骨累累嗎?

  想了一陣子,張行倒也干脆,直接在樹下拱手:“巡檢說,如今正在觀想我張行,但觀想他人何止是成丹才有的事情?正所謂,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今天我也反過來以巡檢為鏡,心中多少有些得失……巡檢這個道理,我接下了,是我被江東事氣過了頭,不該如此。”

  白有思難得展顏:“若能相互為鏡,并向做觀想,實在是更好。”

  “但是巡檢,還有句話,叫做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張行認真以對。“若是我們盡忠職守,坦蕩做事,不負身前人,可接下來,還是半分不能阻大廈自毀,眾人皆有淪為齏粉之態,那巡檢也該早做準備。”

  和上次雪夜交談不一趟,白有思斂容許久,卻居然微微頷首……想想便知道了,既然是相互觀想,白有思又怎么可能不受他張三郎的影響?

  二人交心互照,一夜無言。

  等到天明時,也并無再多提及,只做無事。

  船隊也繼續緩緩入渙水。

  但是,剛剛跟白有思保證,要收起心思、繼續以人為本,實際上也開始換了工作狀態的張行卻反而漸漸焦頭爛額起來……實際上,非止是他,整個錦衣巡組和上計吏們,都有些惶恐之態。

  連白有思,都一時難掩憂心,在黑綬胡彥的建議下,再度發信使催促東都回信。

  原因再簡單不過了,渙水冬日水淺,船只只能單列而行,這還不算,很多船只偏大,為了確保航船順利,船距不得不拉的很開,而等到了這日晚間,整個船隊轉入渙水中,卻是拉扯的足足有十余里長!

  錦衣巡騎不過區區二十余人,便是白有思一劍可斬萬物,怕是也遮護不住這么長的隊伍。

  更糟糕的是,都不用誰說,大家便也能猜到,賊寇若是看到這個場景,怕是立即會從上游截斷渙水,無須做到什么全部攔截,只要層層設壩,分走上游水去,船隊便會拉扯的更加難堪,甚至很有可能人為擱淺。

  如此艱難情狀,也就難怪張行無語了——臘月間,好不容易被領導深夜過來親自做好了工作,同意用飽滿的精神來加班,并許諾上一天班、愛一天崗,結果發現工作太難了怎么辦?

  PS:大家小年快樂……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