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完整版免費閱讀 > 第四十五章 雪中行(14)
  午后陽光下,一身錦衣便裝的單通海雙手握著馬鞭,踩著河上冰面,一步一步往前試探,走過二三十步的時候,忽然一個趔趄,腳下冰面直接塌陷。

  不過,單大郎腳下旋即生出一股白色金邊的真氣來,赫然是正宗的斷江真氣。

  唯獨斷江真氣本就以斷江得名,鋒銳異常,如今真氣下壓,直接將下方的冰面割碎,復又切入水中不停,好在單通海運用真氣自如,及時更改了真氣施展的形狀,抹去鋒銳邊緣,使得他成功借力往后一躍離開了塌陷區。

  而如此動作,落到身后冰面上復又引起新的塌陷,身形雄壯的單大頭領也只好連續后躍數次,方才落在了河岸上。

  如此動作,不失矯健自不必多言,如岸上程大郎更是曉得對方修為已經到了一定份上,甚至不亞于自家,也是不由微微瞇眼。

  但意外還是出現了,來到汶水南岸上,單大頭領收回真氣,回頭來看程大郎,一邊含笑來說話一邊往上走,孰料,剛一開口,聲都沒冒出呢,腳下卻被河道陰面浮雪下面的爛泥一滑,猝不及防之下直接用手撐住了身子,愣是粘了一袖子泥。

  程大郎見狀哈哈大笑,直接翻身下馬,前去攙扶,同時不忘打趣:“單大頭領這可真是馬失前蹄。”

  單通海失了尷尬,直接大笑,然后就勢借著對方胳膊走上去,卻不忘腳下斷江真氣甩出,順勢將那塊痕跡整個削去。

  二人回到岸上,翻身上馬,才談到了公事。

  “雪化了、冰薄了,汶水這里似乎可以稍作放松。”單通海指著河上被他踩碎的冰面來言。

  “是這個道理。”程大郎就勢點點頭。“但也應該謹慎一二,那齊郡老革不是個糊涂人,打起仗來虛虛實實的,很得兵法精髓,我算是見識過了。”

  “沒有看輕他的意思。”單通海也正色起來。“實際上,我正有個虛實的計劃,正要與程大哥你做個章程。”

  “單大頭領請吩咐。”程大郎也立即肅然,并在馬上拱手,絲毫不顧自己也是大頭領,而且年長許多。

  “哪里敢吩咐程大哥?”單通海也笑,卻又正色來言。“不過也不瞞程大哥,我是想著,既然熬過了年關那幾日,這些天天氣轉暖,春耕在即,連汶水也快開封,正常人怕是都覺得要等到春耕后再作戰了……但我這人,素來喜歡速戰速決,所以便想著,何不趁機反其道而行之,主動出擊,了結魯郡戰事呢?”

  程大郎沉吟一時,并未直接附和。

  而單大郎只是繼續來笑:“若能擊敗那齊郡老革,非但魯郡能迅速到手,便是齊郡也將唾手可得……屆時,張龍頭在濟陰,李龍頭在東平,小徐在東郡,我在魯郡,王五在濟北郡,而齊郡,程大哥也可自取,咱們黜龍幫六郡連成一片,再向東可壓服了登州的那兩位河北大豪,便是瑯琊也可分給知世郎,這樣便可拿八郡之地順著濟水貫穿整個東境……”

  程知理怔了征,愣是沒敢接口。

  而單通海卻越說越來滋味:“真要是那樣,便是所謂大局已成了……然后咱們隨便如何,向南,咱們可以掃蕩徐州,直撲江都;向北,咱們能掃蕩整河北,向西,咱們可以進取中原,奪取東都……天下說不得真就要落在咱們手里了!”

  程大郎終于覺得荒唐起來。

  倒不是后面荒唐,出來造反,指著遠景口嗨幾句,誰還不許誰啊?這種腦洞總比什么老子要一怒安天下靠譜吧?

  關鍵是程大郎終于意識到,單通海怕不是真存了要借這種一人一個郡的意思來拉攏自己。

  這種安排,對他程知理來說,當然聽起來挺有誘惑力的,但問題在于,對莊稼漢來說,在家躺平睡覺也挺有誘惑力的,可為什么要不顧寒暑出來種地呢?

  造反這種事情,是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嗎?

  真把六個郡打下來了,真這么安排,首先便是摧毀了黜龍幫自上而下的體制,失去了一個有效的決策層,到時候,你說向南,我想向北,誰說了算?

  而且兩位龍頭是沒本事的人嗎?你要把他們拉下來,就靠這個空口白牙一人一個郡?

  打下自己的地盤了,想作妖可以,但別來找他程大啊?他程大郎底子薄,不敢摻和這種掉腦袋的事情。

  一念至此,年紀大了一圈的程知理卻是稍作沉吟后點點頭,直接越過這些話去了:“若是這般講,咱們在魯郡到底要怎么做?”

  “我想請程大哥這幾日在龔丘這里向東掃蕩推進,盡最大力氣壓迫住梁父的樊虎,也是吸引他的注意力。”單大郎抬手示意其他人止步,自家繼續與程知理打馬前行,然后低聲說出了自己的計劃。“然后我自己親自率主力兩萬眾渡過汶水,自側后方突襲前進,直撲博城……之前探子來報,齊郡老革正在那里大饗士卒,以作休整呢,恐怕連番得勝,也在驕怠之中。”

  程知理怔了征,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好主意,甭管這個單通海在一些事情上是否心浮氣躁,都不耽誤此人是個有決斷、有能耐、有想法的軍將。

  你甭管別的,敢打,敢算著天時人心做突襲,就已經勝過很多只會被動打仗的什么義軍領袖了。

  怪不得能輕易掃蕩大半個魯郡。

  “委實妙策。”程大郎毫不遲疑的回復。“但還是有個問題,乃是說,你主力所在瑕丘距離他主力所在博城約一百三十里,我剛剛入駐的龔丘距離博城也有九十里,便是從龔丘渡河,你也要想好是準備徹夜奔襲還是要中間休息一下吧?若做休息,如何確保不被發覺?而若徹夜奔襲,臨到城下會不會全軍疲敝,弄巧成拙?”

  “這就是此次奔襲的關鍵。”單通海立即應聲。“我不準備從瑕丘那邊渡河,也不準備在龔丘這邊渡河,而是要從此處,也就是龔丘和梁父中間渡河……這樣,可以在渡河前休息妥當,渡河后也只要奔襲五六十里……五六十里,足夠奔而襲之了。”

  程大郎立即醒悟:“所以你要我向前壓住、鎖住樊虎?確保渡河之事不被發現?”

  “是。”

  “但河上如此情況,兩萬人如何能驟然渡過去,不耽誤行程?”

  “白日冰薄,晚間卻稍厚,分散開來,輕裝拖拽甲胄兵器,可以輕松渡河,路上同樣如此,白日泥濘,晚間堅硬……我晝伏夜出至此。”單通海說到此處,嚴肅至極。“程大哥,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就是要借這幾日的冰情路況來做遮掩,他們以為我們不會去的時候,我們偏偏去!”

  程大郎徹底服氣,連連點頭:“正是如此,正是如此,恰如黎明前夜襲,黃昏時放火,都是取一點出其不意……剛剛連你這種高手都能在岸上滑到,遑論軍事……若是單大頭領你決心已下,我現在就回龔丘城,領騎兵帶著干糧出來向前推,務必替你封鎖汶水南岸的情況!”

  單通海大喜,就在馬上拍了拍對方肩膀:“事情若成,乃是程大哥首功。”

  剛剛還許了一個郡,轉眼間這就把自己當屬下了。

  程大郎心中當然略有不自在,卻他還是立即點頭應聲,同時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是那夜奔襲瑕丘成功后便凝丹了嗎?我看你剛才在冰上那幾下,已然有些騰躍姿態了,反而是在故意掩飾藏拙。”

  “是。”單通海絲毫不做遮掩。“這便是另一個勝算!”

  程知理點點頭,不再猶豫,立即轉身打馬而歸龔丘。

  當日便果然動員本部五百騎兵,撒向梁父。

  程大郎認真起來,再加上騎兵在控制野外區域的天然優勢,果然立即起到效果,不過是第二日罷了,便連續拔除了多個兩城之間的小據點,清理了多個巡邏隊,擊殺攔截了多輪斥候,算是將樊虎撒出來的屬下清理妥當,給單通海留出了三十里的進軍空間。

  你還別說,單通海果然是“飛將”之資,這邊程大郎稍微兜住了局面,他便立即出兵,乃是自更遠的魯郡郡治瑕丘準備了五日的干糧,便即刻率主力晝伏夜出,往之前程大郎屯駐的龔丘這里來。

  當晚出發,翌日一早便來到龔丘,封閉四門,睡了到中午,便繼續悶頭前行,下午時分便來到距離城外三十里的渡河地點,然后偃旗息鼓,養精蓄銳,等待傍晚到來……當然,這兩日程大郎也發了狠,親自引騎兵繼續極速推進,不管不顧的將部眾抵到了樊虎所在的梁父城外數里的距離,努力給單大郎騰出更多的運作空間。

  但也到此為止了。

  面對著程大郎的掃蕩逼進作戰,算是鄉里鄉親,同為當地大豪出身的樊虎毫不猶豫,率領一千五百步卒出城相對,乃是隔著城西一條結冰的汶水支流,與對方對峙。

  雙方耀武揚威,互不相讓,而因為情知身后幾十里的地方有大軍在休整并準備晚間渡河,有心要拖住對方的程大郎甚至主動挑戰,發起了一場典型的團隊單挑戰。

  這是以往東境鄉下豪強們在爭奪田地、財產、生意、人口時的常見手段,不是當家人親自上陣,而是選擇豢養的莊客、豪客出戰,進行連續的單挑比試……沒辦法,整個東境從上到下都是反朝廷的,最少也是對朝廷有抵觸的,而下面的人遇到事情可以找豪強們來處理,上面的人遇到事情也可以找豪強們來攤派,那豪強們自家出現對立,又能怎么辦?

  不能找官府自投羅網,不能搞出大動靜吸引朝廷目光,但這個時代的利益爭端又不能不付諸武力,還有真氣修為這個東西,那自然就需要這種古典而又血腥的斗爭方式了。

  不過,和以往三五人、七八人的規模不同,這一次,程、樊兩家,進行了一場持續了一整日都沒有結束,十五對十五,合計三十騎的血腥單挑戰。

  雙方騎士互報名號,籍貫,然后擂鼓助威,馬上交鋒,刀槍劍戟,弓弩錘網,什么武器都可以用,什么戰術都可以使,但必須要一人死,一人勝。

  如此而已。

  “我其實素來都挺討厭這種單挑的。”

  程大郎望了望身后夕陽,感受了一下空氣中微微的涼意,然后轉過身來,對身側立著的賈閏士感慨了一句。

  “為什么?”賈閏士詫異至極。“他們都說程老大你當年曾在本地連勝過二十八場,便是樊虎都曾是你手下敗將,被迫把小時河的生意讓給了你家。”

  “因為要死人。”程大郎看著前面的激烈戰況,喟然以對。“都是東境的好漢,本可以說理的,說理不行去打官司也好,給官府一點錢就是,結果非要死人,死好漢,但不死又不行,去打官司只會羊入虎口,說不得會淘散更多人命……而且,你想過沒,當爹的得多為難,才要自家兒子去玩刀子?做個文修不好嗎?這跟你爹將你送到我這里的心思又有什么區別?”

  “都是被逼的。”賈閏士稍作醒悟。“今日也是,這種法子是死最少人的法子。”

  “是。”程大郎點點頭。“都是被逼的……你爹對你應該有點啥交代吧?”

  “有……一心一意做反賊,就跟他一心一意當官軍一樣。”賈閏士愈發焦躁。“總得死一個是嗎?而且生死還不是我們自家能定的那種?”

  “老安撐不住了。”程大郎沒有理會反應敏捷的晚輩,而是拿手往前一指。“七勝三負,馬上變成七勝四負……時間也差不多了,今日最后一場,你上,拿下這一仗,就能少死三個好漢;拿不下,我也不給你收尸,讓樊虎去收,給你爹送去,我估計你爹就在博城呢。”

  賈閏士怔了征,扭頭去看河畔戰場,果然,數個呼吸后,那名己方騎士被抓住了左臂受傷、盾牌提舉乏力的弱點,連續遭遇猛擊,被對面的騎士硬生生用裹著土黃色真氣的錘子給從馬上砸下。而那名敵方騎士勝券在握,猶不放松,居然沒有下馬,而是就勢提起馬蹄,重重落下。

  這血腥的一幕引發了怪異的鼓噪……那名得勝騎士縱馬在河畔場地中耀武揚威,而樊虎部屬則大呼小叫,歡呼雀躍。

  與程大郎這邊的安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片刻后,騎士躍馬走上石橋,歸往對岸,受了一杯勝者才能享用的美酒,而此人剛剛飲下這杯酒,賈閏士便毫不猶豫,翻身上馬,手持長槍,疾馳越過石橋,來到對面場地上,然后放聲呼戰。

  夕陽下,穩坐在馬扎上的程大郎瞇著眼睛,探身細細來看。而果然,賈閏士的出場引發了對面的微微騷動……片刻后,一名敵方騎士出場,卻沒理會賈閏士,而是打著白旗過橋來了。

  “什么?”

  程大郎冷冷相詢。

  “我家都尉說,天色太晚,明日再送賈家公子上路。”那騎士睥睨了尚在河對岸場地中耀武揚威的賈閏士一眼,從容以告。“我章丘郭三親自來送。”

  “好。”

  程大郎點點頭,居然當即起身,收起馬扎,然后翻身上馬,率部屬,外加四條尸首,向西面退卻。

  賈閏士看到這一幕,驚疑一時,但很快醒悟到是怎么回事,也是面色潮紅,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匆匆追上。

  而行不過數里,就在西面最后一絲陽光消失不見的時候,程大郎忽然降下馬速,朝緊跟在身后的賈閏士開了口:“小賈,你不必疑惑,我剛剛確實是拿你做試探……就好像之前說的那般,這種事情我不喜歡,但實際上卻是如今死人最少最能拖時間的手段,我有理由做,樊虎沒理由附和,我們是在打仗,是要死成千上萬人的,除非他……”

  “也在拖時間。”年輕的齊郡豪強子弟立即將之前的事情拋之腦后。“程老大,你和單老大是什么主意,對面呢?”

  “我們跟對面說不定是一樣的主意,至于是什么主意,你待會就親眼看到了。”程知理嚴肅相告。“不過,無論如何都不能再敗下去了,再敗,或者說張須果再勝,就要養出軍陣上的氣運來了!你立即過去,告知單大郎這邊的事情,讓他知曉對面官軍可能跟我們一般無二的計策,我隨后便到。”

  “是!”賈閏士厲聲應喝,直接拍馬先走。

  而程大郎也即刻在后一面維持騎兵軍陣,一面繼續向西而去。

  但是,賈閏士快馬加鞭,卻依然來的有些晚,或者說,來的不夠早,因為當他找到單通海的時候,兩萬義軍主力,已經趁著暮色迫不及待借著一些木板的輔助,越過了汶水近半。

  今晚的溫度似乎稍低一點,冰加厚的特別快。

  對應的,單大頭領在聽完賈閏士的匯報后,也沒有任何多余的反應,只是讓副將夏侯寧遠去迎接即將到來的程大郎,然后再讓人點起火堆,打起旗幟,靜待后者的到來與匯合。

  這似乎暗示了他的想法。

  “單大頭領!”

  程知理提前派出賈閏士的行為起到了效果,暮色中,他幾乎是順利率眾馳到了單通海跟前,并第一時間進行了寶貴的交流決策。

  “程大哥。”單通海半睜著眼睛來看對方。“我聽了你屬下轉述的言語,覺得你想的挺有道理……至少六成以上,那張須果是要行類似計策的……沒理由我能想到的事情,人家一個老革想不到。”

  “那你欲何為?”

  程知理瞥了眼繼續“渡”河不停的大部隊。

  “我要按照原計劃,繼續過河奔襲。”火光旁,單通海平靜以對,并做出了簡短的解釋。“無論對方行何計策,大軍都已經渡過一半,晚間喚回,反而會使部隊離散,倒不如繼續按計劃夜間沿河奔襲……若對方沒有這個意圖,我們依舊是奔襲成功,若對方有類似計劃,我們便迎頭而戰!”

  程大郎也沉默了片刻,然后緩緩點頭:“若是單大頭領決心已下,我也一起渡河,咱們不能分散兵力。”

  “你部白日已經很疲憊,只跟在后軍,交戰后期看戰況再投入戰斗。”單通海也點點頭,然后做了吩咐,便要下馬往冰面上來行。“我也只讓前軍先著甲。”

  “可是……兩位大頭領。”就在這時,年輕的賈閏士忍不住插嘴。“他們會不會也猜到我們的行動……因為程大頭領之前的進逼?”

  單通海回頭看了這個年輕人一眼,沒有吭聲,而是繼續下馬往河中而去。

  程大郎同樣是繼續從容下馬,緊隨其后,沒有半點解釋的意思。

  “你這年輕人,腦子糊涂了嗎?”倒是單大郎的副將夏侯寧遠在旁伸出馬鞭敲了一下對方的后背。“便是對方察覺,那又如何?這么短的時間他們來得及更改計劃,深夜設伏嗎?也不過是迎頭而戰罷了。而且,你是什么身份,在這里胡亂問?若不是看程大郎的面子,先斬了你祭旗!”

  賈閏士瞬間醒悟,卻是毫不猶豫,翻身下馬,緊隨其后。

  事實證明,樊虎遠不如程大郎精細,他幾乎是大約一個時辰后,方才因為程大郎的退后過快、過猛咂摸出了一點味道,而且他并沒有直接作出正確判斷,而是親自渡河向北,來到了汶水北面的官道上,并且只是等在此處。

  然后,在大約二更天的時候,見到了開啟夜間奔襲的上司張須果。

  “我小瞧單通海了。”

  坐在河邊小馬扎上的張須果聽完樊虎的匯報,又仔細詢問了一遍細節,稍作思考,便得出了結論。“此人不光是行事果決,也得了謀略三味……所謂兵法,無外乎就是虛實和奇正而已……如今如我所料不錯,他應該是用了跟我們一樣的策略,所謂以兵法奇謀來求六分勝,便顯得有些自欺欺人了。”

  張須果此時積威已深,周圍將官雖然匯集,卻無一人開口,因為他們知道,這個老革絕不會耽誤戰事的。

  “不過,我多年從軍,卻曉得,勝負這個東西,不是那么簡單的。”張須果停頓了片刻,忽然又冷笑。“天時地利人運后勤軍心,哪個不是定勝負的東西?而這一戰,既然我們明面上的棋幾乎算是下的一樣,能決勝負的,便只有一件事了……”

  言至此處,張須果環顧四面,冷冷喊出一個字來:“勇!”

  無人呼應。

  “狹路相逢,勇者勝也!”張須果霍然起身,以手指向了一人。“張朱綬。”

  面具朱綬,也就是張長恭了,立即拱手俯身。

  “我知道你是客將,但既然軍中便要聽軍令。”張須果言辭鋒利。“今夜不許你隨意飛騰,不許下馬,且要即刻著一副全甲,持長兵,壓速緩行,為我全軍先頭鋒刃!待會,我與你分派兩千部眾!”

  張長恭猶豫了以下,拱手以對:“是。”

  “魚白枚。”張須果復又指一人。“你率本部兩千眾,為第二鋒!”

  “喏!”

  “樊豹,你為第三鋒。”

  “賈務根,你為第四鋒。”

  “樊虎,你即刻帶部眾出城,我們也與你斜著靠攏,趁著天冷反渡回來后,就壓在全軍后面,為我軍第五鋒。”

  “是。”

  最后,張須果四下來看,看了一圈,停在了張長恭面前,方才以手指向自己:“今夜,諸將皆為鋒也,老革我自當為第一鋒,且領中軍兩千,率先著甲,為張朱綬馬后卒!”

  PS:大群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