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無錯版 > 第三十七章 天街行(10)
  “錦衣狗,我們大義幫跟你們拼了!”

  一夜流血,翌日中午,一聲類似的喊叫,讓張行憑空打了一個激靈,差點沒吐出來。

  這次不是在磚窯場,是在一個小巷子里,被堵在此處的赫然是嘉靖坊內又一個幫會首領張大成,這個喚做大義幫的幫會目前規模并不大,主要是靠首領張大成武藝非凡,外加義氣過人,所以雖然只有十幾人,卻也能夠在坊內迅速立足,并迅速參與到了競爭最激烈的大車行當里。

  而現在,大概是昨天上午和下午的慘案過于清晰,尤其是下午的戰斗過于血腥,情知不能善了的張大成被堵在巷子里后,反而起了野性,只見此人雙手泛著白光,手中兩個大板斧舞得連雨水都滴不盡,居然直接向著巷子一頭當先沖了過去。

  并喊出了與昨日他那個前輩一樣的話出來。

  而跟昨日更加相像的地方在于,首領這般勇敢,平素又講義氣,下面的人自然也是紛紛起了野性,便也個個大嚎小叫,舞刀弄棒,踩著巷道積水跟了過去。

  彼處,正是張行和秦寶把守的一側……沒辦法,另一頭是胡彥領人堵的,黑帶子太明顯了,傻子都不會往那邊跑。

  考慮到這一次白有思未必能來得及第一時間出手,張行不免有些心虛,便先擎出刀來,轉身藏在一個大盾后面,這才努嘴下令:

  “放弩!”

  沒錯,雖然之前想的花里胡哨,但只是兩場交手,那些多余準備就沒了用處。

  兩場經典的突襲——一次自上而下的定點順序清除,一次大規模野戰加巷戰追逐,無不證明,在優良的軍械、軍伍化的組織形式,以及白有思那近乎作弊一般的天外飛仙斬首戰術面前,這些所謂敢打敢殺的南城黑幫已經淪為了笑話。

  事實上,昨天下午窯場一戰后,雖然嘉靖坊內還有三四個較小的幫會,卻也只剩下追逃與緝拿了。

  這種時候,盾牌、鋼弩、長兵,就成為了寵兒。

  盾牌擋萬物,長兵捅一切,至于鋼弩,狹窄的巷道里,瞄準都不用,也不用顧及什么弩弦受損,撐開了射就行,管你什么英雄好漢,管你什么敢打敢拼,身上亂七八糟多幾個血窟窿就啥都不頂用了。

  正是為此,今日一早,白有思便寫了條子,直接打開城防軍的儲備庫,然后有編制的正經軍士,甭管是凈街虎還是衙役,人手一把鋼弩。

  也就是這些鋼弩,加上成隊成群的拉鏈式搜索,以及越來越配合的坊民,使得盤踞在嘉慶、嘉靖二坊剩余的七個大小幫會,連逃散都成為了奢望。

  轉回目下,張行既然下令,那大義幫主張大成非但不退,反而嘶吼聲愈大,雙手白色的光茫更是猛地炸開,幾乎籠罩了整對板斧,甚至隱隱使斧頭鋒刃顯出一股金色來……又是斷江真氣,跟昨天那位高手一樣的真氣,只是沒法逼出實質性的劍芒一類物什罷了。

  看到這一幕,秦寶和張行都有些緊張,秦寶怎么想的不知道,張行心里立即打了個突,只想著盾牌能不能擋住這玩意,然后等到胡彥自后方殺來。

  但下一刻,隨著弩機聲連續跳出,這位大義幫幫主卻直接一個轉彎,只見他雙手揮著金色板斧,宛如揮著兩個專業裝修大錘一般,狠狠砸到了一側圍墻上,圍墻轟然被砸開一個口子,然后一個靈巧的翻滾,便消失在巷道里。

  與此同時,一起射出來的二十支弩矢,則雜七雜八的扎在了他身后跟得最緊的幾名幫眾身上,有兩個當場怕是就活不了了,剩下幾個也哀嚎在地,哭爹喊娘,順便破口大罵錦衣狗與自家幫主都是龜孫。

  張行目瞪口呆,繼而勃然大怒,只一招手,讓秦寶帶人繼續正面彈壓,自己則帶著兩面盾牌、四五個弩機子從缺口處繼續追索。

  那位大義幫幫主委實是個人才,一身白帝爺玄門正傳的斷江真氣早已經修煉到高深莫測的地步,見到后方錦衣狗緊追不舍,卻是奮起余勇,繼續掄起兩把金色板斧,直接將人家另一側的院墻也砍翻于地。

  嚇的這戶人家藏在屋子里的幾個孩子直接哭了出來。

  張行追的氣喘吁吁,卻怒氣愈盛,依舊緊追不舍。

  最后,這位幫主居然一口氣砍翻五面院墻,才終于一口氣沒續上來,在第六面院墻前脫力丟了板斧,然后雙腿不停打著顫,回身來看追兵。

  “可是靖安臺錦衣豪杰張三哥?”

  這幫主既扔了板斧,復又撲通一下跪倒在地,雙手舉起,撲倒在積水中,懇切來對。“之前堵我時,我聽人這般叫你,若是真的,那咱們還是本家呢……”

  “是真的。”

  氣喘吁吁的張行點點頭,隔著院子蹲下來遙遙懇切相問。“本家……你這斷江真氣練到什么地步了?好生厲害。”

  “十二條正脈通了十一條。”那張幫主趕緊來答。“本家,咱們打個商量,你看我還有點子力氣……饒我一命,如何?我賣身與你,后半輩子給你做牛做馬,絕無二心。”

  張行怔了一下,面無表情,然后搖了下頭:“我才通了五條正脈,哪里敢用通了十一條的硬茬子?”

  張幫主無奈,只能強撐著站起身來,似乎是要尋自己的板斧。

  而這時,張行也只能有氣無力抬頭去看身側那幾個持弩的,弩手們早也追的不耐煩,此時見到管事的首肯,四五只弩矢一起射出。

  但張幫主也不是吃素的,眼看著沒了活路,抓起地上斧子后,干脆發狠甩了過來。

  片刻后,塵埃落定,只能說,這大義幫主委實是個人物,中了三支鋼矢,一支正中膝蓋,一支射入腹內,一支扎入肋縫,猶然拖著身子試圖逃竄,鋼矢被地面雜物扒拉開,血水撒在雨中,瞬間紅了一整個院子。

  而他甩出的斧子卻是擦著張行肩膀甩到了一側墻壁上。

  張行徹底發怒,再加上他自己此時也有些想法,卻是咬咬牙站起身來,然后持刀向前,在這位已經通了十一條正脈的大高手背后狠狠捅了兩刀,但第三刀捅到一半,便如燎到火一樣倉促收了手。

  然后,這位錦衣狗憑空頓了一下,宛如吃飯噎到了一樣,然后趕緊收刀為拄,緩了好久,才有氣無力朝著屋內例行喊了一下:“屋里的人,出來洗地,不許扒衣服,拿完整尸首換糧、換干柴、換鹽……這個大義幫主的功勞是你們一這一片的,不是一家的,曉得嗎?殺了兩日,也該曉得規矩了吧?”

  如此說了兩遍,屋內始終沒聲音,張行也懶得理會,只是小心翼翼的拎著刀,晃晃悠悠帶人走了……而人走了好一會功夫,才有一個居民探出腦袋,然后卻不敢去碰那尸首,反而回頭看向屋內。

  屋內,一個胳膊上有刺青的年輕人正抱著懷哆哆嗦嗦盯著屋外發抖,怔了片刻,復又跪倒在地,捂面痛哭起來,卻又被一個婦女沖出,死死捂住了嘴。

  張行當然不知道一場已經讓他感到麻木的清剿活動拯救了一個年輕的靈魂,知道了也不在意,這世道想做好人說不定是另一個悲劇的開端。

  事實上,他剛剛回到巷口,便被上司催促去加班。

  “張三郎!”

  可能是張行出了主意的緣故,之前飽受政審壓力的胡彥此番親熱了不少,但親熱歸親熱,卻不耽誤他催促對方上工。“你怎么回事?你還是排頭軍出身呢,結果這才殺了兩日,便累的東倒西歪?你看看秦寶,你們一樣的修為,他還這般精龍活虎……”

  倚在墻根上的張行有氣無力,便要辯解,但剛一開口,卻終于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所幸地上全是血水,倒也沒看出他早間吃的什么。

  見此情形,胡彥當即有些尷尬:“若是被雨淋病了,不妨早說……這樣好了,你不要來前面殺人了,小隊讓秦寶來領,你去街上清點尸體,做個文字給上頭交代。”

  張行勉強聽到最后,只是趕緊點了下頭。

  沒錯,張行沒病,也不至于被白有思給嚇到隔夜吐,他是撐著了,而且從昨天就撐著了……他第一次發現,原來短時間內吸收的真氣多了,居然也是能撐著。

  其實,自從山村火并發現了這個類似于打怪得經驗值的效用后,張行一直沒敢亂用。

  首先自然是覺得人命金貴,其次,卻是有些防范心理,甚至比防范那個羅盤還要嚴肅。

  因為羅盤這玩意,到底是個引導事物發展的引子,是發自于外的;而真氣能直接影響到他自己身體,不說什么陰謀論了,這要是吸多了癱了,或者吸多了以后炸了怎么辦?

  當日剛穿越過來的老寒腿他都不想來第二遭的。

  但是回到這次行動上面,這不是難得掃黑除惡嗎?不是大規模集中特種作戰嗎?所以張行幾乎是毫無心理負擔的大開殺戒……他沒有刻意去躲避,也沒有刻意去搶那些修行人士,可昨日一場定點清除、一場大規模混戰,以及隨后的種種廝殺、追逃,他還是稀里糊涂吸撐了。

  青帝爺的長生真氣、赤帝娘娘的離火真氣、白帝爺的銳兵真氣、三輝正途的輝光真氣,這幾種最常見的真氣被他嘗了個遍,每次都不多,但次數真的很多。

  一開始的時候,那股熱流撲面而來,他都還能從中感受到一些明顯的正面加成,或者是身體溫暖舒適,或者是精神陡然一振,或者是整個人的視覺、聽覺忽然敏捷起來。

  然而,砍人砍到晚上,手腳都還沒酸麻呢,所謂丹田氣海一帶卻明顯有些晃蕩起來。

  那是一種很難描述,真的很像是吃多了以后暈車的感覺。

  人停在那里,一點問題都沒有,但只要動起來,哪怕是甩甩胳膊,都有一種在打坐沖脈的感覺,真氣咻的一下就想自己涌過去的不受控感。

  至于導致他撐到嘔吐的那位,張行是帶著一種復雜情緒去殺的……可能確實還有吸取真氣的貪念,畢竟是個難得的高手,但也免不了差點被斧頭削了的憤怒,而更重要的一個緣由卻是在尋求一種驗證,一個因為昨日大規模戰斗引發的猜測。

  這位幾乎耗光了自己真氣的高手,是個天然的對比觀察樣本,而借著這個樣本,張行得出了一個很關鍵的結論,那就是修行者體內似乎有一份保底的真氣儲藏,這份儲藏跟修行者的修行高低正相關,一般很難被使用出來,但被他殺了以后,依然能輕易取來。

  甚至,他殺人后奪取的這股子真氣,很可能只是這種儲藏,而非是平素練家子蓄養在丹田,然后使出來冰鎮酸梅湯的那點子真氣……

  換言之,張行敏銳的意識到,自己奪取的,恐怕是一種類似于‘位’、‘格’之類的真氣相關物什,而非是直接的真氣。

  當然,這些只是個藏在心底的念頭,只說砍了那位本家后,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張行委實不能再隨便砍人了。

  他得消消食。

  “你是張行?”

  轉行去當尸體記錄員大概一個下午吧,體內真氣稍微安穩了一陣子,靖安臺那邊派來的稽查工作組就到了,而稍微讓人驚訝的是,來的這位朱綬居然是個認識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喊曹林義父的薛亮。

  “哎,正是屬下。”坐在天街邊廊下辦公的張行趕緊放下紙筆起身拱手行禮,態度堪稱熱情。“薛朱綬有何吩咐?要不要坐下避雨喝茶?”

  “那個……你們白巡檢呢?或是胡副巡檢?”

  薛亮的目光從張行身側的天街另一個方向掃過,語氣中明顯帶著某種茫然與不安,因為就在彼處,至少上百具尸體排列整齊,首尾相接,端是驚悚。“對了,你們可曾抓到……逃犯?”

  在尸體擺在的斑馬線旁呆了一個時辰的張行對薛亮的遲疑保持了充分的理解,他立即誠懇做答:

  “回稟薛朱綬,白巡檢在北面城墻塔樓上,準備隨時飛下來幫我們在兩個坊里殺人,而胡副巡檢正在帶人在坊里殺人,他指了我在這里做文書,以備臺中派人來問……至于逃犯,我們還沒有抓到此次越獄的逃犯,只抓到了一個臺中通緝名單上有的‘縱云劍’馬奎,但也碎了,還有個什么幫幫主,私藏甲胄,也被斬首。”

  “先不說什么馬奎……你只告訴我,這些是怎么回事?”薛亮似乎懶得問為啥說‘碎了’,只是迫不及待指著那條‘尸首斑馬線’來問,語氣近乎顫抖,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胯下的棗紅馬都有些不安的樣子。

  “回稟薛朱綬,是這樣的,圣旨、南衙令旨、咱們中丞的軍令,都是要我們將所領坊里給徹查干凈,確保找到逃犯。”張行叉手做答,依舊解釋詳細,態度誠懇。“我們就是這么干的,但本地幫會又不許我們去徹查,然后懸賞下去,坊民都說要是誰窩藏逃犯,肯定是那些幫會才會窩藏……薛朱綬也知道,我們白巡檢是個脾氣暴的,而且忠心王事,偏偏她堂兄還是這次事件的責任,更有一番家門不幸的恥感,就說萬一就是這些幫會窩藏了逃犯怎么辦呢?那能怎么辦呢?就帶我們殺了過去,殺了之后怎么辦呢?也不好放在坊里嚇人,就擺在外面了……”

  薛亮怔怔聽完,終于長呼了一口氣,然后在馬上壓低聲音,俯身以對:“有沒有個數?”

  “什么數?”

  張行怔了一下,但隨著對方一皺眉,卻是立即會意,然后轉身從桌上拿出七八張自己剛剛填好的表格,遞了上去。“有的,有的……兩個坊,小四萬人口,到目前為止,總共殺了一百二十七人,這都是窮兇極惡敢公然持械抗法的,全都在天街上擺著,碎了的也盡量湊起來了,每人的姓名、罪責、所屬幫派、如何暴力抗法、為哪位同列奮不顧身擊殺、如何擊殺,都在這里寫著……就是還有三百多負傷的,都鎖在坊內十字街上,有人傷的挺重,時不時就撐不住,而且估計還得殺個一日左右,才能干凈,所以單子可能還會有變動,還得再加。”

  薛亮沉默了一陣子,再度掃了一眼那擺放整齊的尸體斑馬線,愣是喘了七八下,才伸手接下這摞紙。然后,他也不去見白有思,也不去找胡彥,而是直接在雨中下打馬向北,飛也似的回靖安臺去了。

  PS:大家元旦快樂。

  順便獻祭一本書:

  《振興蜀漢:從天水麒麟兒開始》,一百萬字了,放心實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