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無錯版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斬鯨行(6)
  “黑心鯊,可讓爺爺找到你這個賊廝了!”

  “張老大,且不說你弟弟當日自家挑釁,先殺了我的兄弟……今日來參加江淮大會,官面上和道上都說了,要以和為貴……”

  “以和為貴?黑心鯊,你是怕了吧?”

  “老張,非是我沙大通怕了你,但現在若與你動手,豈不是不將倚天劍白巡檢、拼命三郎張白綬,還有和幾位一起發帖子的渙口本地老大不放在眼里……你聽我一句勸,咱們過了江淮大會,再去野地里做過一場……但最好呢,還是借這個江淮大會的機會,化干戈為玉帛,從此握手言和為上……”

  “為你大爺的上!殺弟之仇不報,我張小太爺還在淮上混什么?!”

  “給臉不要臉,沙老爺就在這里站著,上來殺啊?”

  “你等著別動!”

  “誰動誰是孫子。”

  渙口鎮渡口旁的集市里,最大的一家酒樓三樓上,領著一隊凈街虎和一隊原長鯨幫現不知什么幫幫眾包了一整層樓做團建的錦衣巡騎周行范,目瞪口呆的聽著那個黑心鯊沙大通在二層大堂的欄桿前釣魚,卻也只能跟滿層四五桌壯漢面面相覷,各自扶住了手中兵刃。

  片刻后,下面果然開始咯噔作響,然后便是推搡聲、兵刃出鞘聲、驚呼聲、喊殺聲、辱罵聲,然后便有人撲倒在三層樓梯口,周行范徹底無奈,只能起身拔出彎刀,率先沖了下去:

  “錦衣巡騎辦事,所有人抱頭蹲下!”

  接著,便是又一輪驚呼聲、喝罵聲、哭訴聲、兵刃交擊聲,以及重物落地聲。

  事后清場發現,即便是周行范動作迅速,這次沖突依然造成了足足三死四傷的血腥后果,而其中兩人完全是看到無數凈街虎和長鯨幫幫眾從三樓涌出后直接從二樓跳下摔傷的,其中就包括始作俑者平沙幫幫主張鴻張老大。

  但此人也在事后被砍了腦袋,掛在了渡口旁成為了靖安臺接管本地霸主長鯨幫、掌控渙口鎮的切實說明書。

  至于平沙幫,自然也失去了此次江淮大會的參與機會。甚至可以想見,等到大會之后,平沙幫在渦河上游的采砂生意,也會引起新一輪的爭搶……渦河的砂石是淮北出了名的好,都快成品牌了,不會有人放下這口肥肉的。

  類似的事情,其實這些天一直在發生,每天都有斗毆,每天都有死人,而且隨著江淮大會的召開日期臨近……也就是“二月二”長生節后的二月初五了……這種江湖仇怨的激烈程度還在不停的加深。。

  但這真的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就是江湖人,這就是江湖幫派,這就是江湖本身……甚至,這已經非常以和為貴了。

  一片混亂中,日子忽然便來到正月底,號稱北上去取三千甲士的李清臣如約在半路上撞到了三百甲士,并將之帶回,然后卻又在張行的堅持下一分為二,一隊三伙一百五十人在渙口鎮北面尋了幾個左才侯產業駐扎,聽從李清臣調度;另一隊三伙人直接進入了長鯨幫總舵。

  這樣既可以遙相呼應,也方便一內一外控制局面,更重要的是,靖安臺借此動作,依舊擺出了一副對渙口鎮、對江淮大會、對江淮豪杰的尊重姿態。

  我們靖安臺都是講究規矩的。

  我們張白綬確實是代表了白巡檢,是能拿事的人,而且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當然了,還有一個作用,那便是張白綬本人多少也是怕死的,不指望這一隊人能阻止真正成丹高手刺殺,但最起碼能讓他有個心理安慰不是?

  二月初一,隨著春雨再來,一個自稱來自淮北,卻從渦水那邊過來的幫派成功壓線報名……有趣的是,這個幫眾普遍破破爛爛的幫會臨到報名的時候才想了一個淮興幫的名號,首領不是別人,正是杜破陣。

  “這幾日的情報匯總起來,大約是這樣。”

  到了這日晚間,外面細如牛毛的春雨不停,三層“大廈”的頂層南閣里,秦寶正在與張行做例行匯報。“很明顯,比較大的勢力主要有六家……一家是下邳北面的勢力,有徐州大營的背景,領頭的人喚做苗海浪,已經讓小周打過招呼了,完全聽我們的;另一家是東海郡那邊的勢力,原本只是想來看風向,好來爭東夷走私生意,結果到了這里發覺事情有所為,這才臨時想分一杯羹,比較難纏;還有一家是淮南的說法,也是土豪出身,幫主喚做聞人尋安,表現得也對朝廷比較服從,但心思還是比較詭譎。”

  話至此處,秦寶微微一頓。

  而張行一邊聽一邊微微頷首,只是來看癱在膝蓋上的一本書冊,似乎并不在意,此時也只是隨意催促:“繼續嘛。”

  “還有三家是長鯨幫自己拆出來的三個勢力。”

  秦寶這才繼續言道。

  “原本實力就很強的樊副幫主新組了一個建安幫;在幫內多年被打壓的舵主第五昭明,也將原本自家的黑沙幫拉了出來,重新立了旗子;還有一些以渙口鎮周邊本身勢力為主的人,一起推了年長的岳副幫主出頭……他們三家有主場之利,也是最有渙水運輸經驗的人,人人都勢在必行,卻又人人都知道最后只能推一個出來,所以眼下各種手段都在私下用著,腌臜的不行。”

  張行終于從膝蓋上收回目光,抬起頭來,卻又微微皺眉:“樊仕勇之前那么迫不及待來找我,對我的方案也是滿口贊同,結果事到臨頭連長鯨幫自己分出來的人都控制不住嗎?莫非是左氏兄弟的手筆?”

  “是。”秦寶即刻點頭。“左氏兄弟虎死不倒架,一來符離的根基深厚,二來,五六年間自然也有自己的恩威,現在他們雖然在后院枯坐不動,可卻有一個叫李子達的心腹護法出面,攏住了一批人打著長鯨幫的旗號不松手,然后持續觀望,那三家誰大便扯誰,誰弱便助誰……”

  “那三位就手足無措?”張行無語至極。“都這個局面了,還沒本事將長鯨幫給徹底撕了?”

  “三哥難道指望這些人個個智勇雙全,人人深謀果決不成?”秦寶當場苦笑搖頭。“依我看,這些所謂江湖豪杰也都是富貴鄉里浸潤久了的,個個眼高手低,好謀少斷……反倒是下面那些小幫會和外地來的幫會,敢打敢拼一些,但又多有些莽撞無腦,輕易就被這些人攛掇著送了命,如杜破陣那樣有些本事,又能和手下人同甘共苦的,委實少見。”

  張行嘆了口氣,卻也點了點頭。

  而秦寶抬頭看了下對方,稍微頓了一頓,復又認真來說:“三哥,我現在的確覺得,你的法子是對上上下下都最好的,杜破陣來做這個老大也是最好的……這個事情,要專門跟你說一聲。”

  這話說得突然,但張行絲毫沒有什么詫異之態,反而微笑反問:“你之前不覺得嗎?”

  “有點猶豫。”秦寶坦誠以對。“去年年前,你帶我在江東丈量江心洲土地的時候,還有江東的一系列處置方略,我都是萬分贊同的……但是回來的路上,三哥你對芒碭山盜匪的態度就跟我有些出入了……可事后去看,三哥做的事情從結果和局面上依然都還是最好的。杜破陣這事類似,我之前不大看得起他,覺得他是個偷羊賊,既做了賊,便沒有可惜的道理,只是因為當時他在芒碭山有我們的把柄,算是大丈夫一諾千金,為掃尾才來做這個事情……卻沒成想,到了此處,經歷下來,還是覺得三哥選的路子準、看的人也都是最對的。”

  “二郎。”張行猶豫了一下,然后認真來講。“我跟你說實話……這個什么江淮大會的法子是李清臣負氣離開后,我怕他帶兵回來惹事,為了控制局面臨時想的注意,不是什么深謀遠慮,咱們原本的方略一直沒變……當然,現在看李清臣也只是負氣,并沒有誤事的意思。”

  “李十二郎不至于的,但三哥防備一下也未嘗不可。”秦寶點了下頭。“只是三哥出手,哪怕只是臨時出手,也著實不凡,一下子就借著樊仕勇夜訪的事情把舊局面給破了,還把新局面給立起來了。”

  “也不用過于夸獎。”張行有一說一。“剛才話還沒完呢,倒是杜破陣,我愿意在芒碭山跟他打折扣,確實是一開始便認定了他這個人……這年頭,甭管是偷羊賊還是皇親貴胄,愿意跟手下人同甘共苦,愿意到最前面做最細致最繁瑣事情的人太少了,我當了白綬之后都漸漸不行了,所以格外看重他,這點跟你是截然不同的。”

  秦寶再度點了下頭,卻沒有吭聲。

  “至于說你在芒碭山前后的心態,我也不是沒察覺,咱們那天在這個鎮子北面的野地里就爭論過嘛。”張行繼續幽幽一嘆。“你總是覺得官才是正道,匪便是邪道……而我卻覺得,這世道,便是做了盜匪,也不能不把他們當人……哪怕到了現在,我也還是這道理,見了盜匪作惡作亂我會殺,但心里卻要曉得他們是個人。”

  秦寶也沉默了一下,沒有接后面的話,只是順著前半句來點頭:“這是自然,以三哥的聰明,必然早就察覺。”

  “那你知道我時候為什么一直沒跟你再細說嗎?”張行追問道。“過年的時候是個好時機吧?也沒有吭聲?”

  秦寶立即搖頭。

  “原因很簡單。”張行認真來講。“不要說芒碭山了,其實組里的人,從江東開始,就對我有了畏懼之心,李清臣如今的煩躁、錢唐的客氣、胡大哥的退讓,大約如此……而這個時候,愿意勸我的,有不同想法愿意跟交心來我說的,恰恰是你和巡檢,這兩個于我而言唯二的生死之交,這不是什么意外,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

  秦寶猛地感覺胸中有什么東西翻涌起來,然后本能張開了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張行按著手中書冊,扭頭看著閣樓外的春雨繼續言道:

  “然后具體這件事情是這樣的,我當然害怕有一天在什么地方,你會騎馬執槍跑出去幾十步遠,然后再回頭跟我說:‘張三哥,我視你為兄,但咱們道不同不相為謀,就此別過’。然后手持長槍下馬給我行禮,便轉身分道揚鑣……”

  “不會的。”秦寶本能插嘴回復。

  “我也相信不會的。”張行平靜回頭以對。“但反過來說,如果千方百計讓你順著我,一定要明白我的意思,聽從我的意思,我走一步你便要跟一步,不許有對立想法,那又算什么呢?你還是秦二郎嗎?秦二郎本該有自己的決斷和路數,真要言聽計從,我不如南市買幾個東夷奴來……二郎,我跟你說句話,他人可能已經說過,但我今日還是要說一遍的,你秦寶是塊璞玉,是個大將之材,將來一定會有大成就的,而有大成就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見、志氣和理想。”

  跟之前欲說無言不同,這一次秦寶努力想來應聲,卻居然不能發聲。

  “白巡檢也是如此,而且咱們三個都該相互如此。”張行繼續看著對方來講。“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咱們兩個,或者咱們三個,都是在走對的路,都在做對的事情,那我們殊途同歸,遲早會走到一起的,便是有人一時走錯了,只要其他人還在對的路上,那對的人把路走通了,錯的人也會警醒過來的……這就是我為什么會跟你辯論,卻沒有跟你在事后再拿結果讓你服從我的緣故……我當然想讓你跟我一個想法,但我會在前面把路走通了,讓你切實知道是我對你錯,而不是靠言語,靠交情拉你從我。反過來是,你覺得你對我錯,也該走出路讓我看!”

  秦寶終于調節好了情緒,然后趕緊重重頷首:“三哥這番話最有道理,大丈夫相交,本該如此,咱們三個都如此。”

  “巡檢可不是大丈夫。”張行嗤笑吐槽道。

  “巡檢勝似大丈夫。”秦寶更正以對。

  “你這么拍馬屁,她也聽不到。”張行依舊戲謔。“這話不妨存著……到時候換我去說。”

  秦寶終于也笑,卻又在猶疑片刻后認真來問:“三哥,就不能所有人,都如我們三人這樣嗎?就是大家雖然有分歧,出身什么也不一樣,但都知道對方是可靠的,也知道對方是在努力做對的事情,走對的路,或者找對的路……”

  “不是不行,但很難。”張行認真以對。“而且那就是結黨了,而且也不能再用同列、同僚來稱呼了,而是同志了……如此黨眾同志,三五十人可延續下去,五七百人可經營一方,八千一萬便可定天下……而且,到時候也不能用同列來做人與人之間的注腳了。”

  “怪不得會難。”秦寶有些遺憾。“不說別的,朝廷也不會許這種黨眾存在的,真火教背后有赤帝娘娘,也只是那個模樣……而且說實話,真火教現在那個樣子,也沒法匡扶天下吧?是里面的真同志太少了嗎?”

  “可不是嘛,人心駁雜,不到事情跟前,誰也不知道是真同志還是假同志,便是真同志也不是不能一朝反復成敵寇。”張行忽然有些意興闌珊。“現在說這個沒什么意思……咱們接著講江淮大會的事情……六家大的……我們能把住幾家?”

  “只能把住兩家,都是外地來爭的,自知不能統合長鯨幫舊眾,又跟朝廷有些說法的,至于長鯨幫自己裂出來的這三家,怕是都存了勢在必得的心思。”秦寶認真作答。“要不要人為引兩個小幫派進來,控制局面……這里面其實頗有幾家曉得利害,主動跟我們接觸的。”

  “不能這樣。”張行搖頭以對。“這樣不能服眾,咱們走了之后,杜老大也未必能控制住局面……做事情,總得有點光明正大的東西出來,否則遲早會遇到更陰毒的對手,乃至于一些意外,便能把事情給崩解了。”新筆趣閣

  此言既出,頭頂忽然有了一點雨水外的小響動,二人齊齊向上看去,然后立即對視一眼。

  張行搖了搖頭,那意思很明顯,事到如今,最關鍵的支持杜破陣的訊息恐怕已經暴露,多做遮掩沒什么意思,不如佯作不知,繼續談事。

  秦寶會意,只是佯作不知,繼續來言:“三哥說的對!但怎么破局呢?”

  “很簡單。”張行稍作思索,認真以對。“最好的方法是推左氏兄弟現在的頭臉李子達報名!李子達報名,長鯨幫裂出來的三個幫派必然失措,而且會相互疑懼,不再可能達成同盟……咱們也能從容拉攏一兩個出來,穩穩的把杜老大架上去。”

  秦寶點頭,卻欲言又止。

  張行會意,只是坦然來笑:“二郎是想說,左老二才是關鍵對嗎?而且,李十二郎把甲士帶回來了,大會就差幾天就要開了,咱們也按照跟左老大最后的公開約定沒有讓白巡檢順河而下……可左老二人呢?”

  “是啊。”秦寶也感慨不止。“子午劍左才將呢?來了,還是沒來?沒來,一切好說,等他到了,咱們也塵埃落定了,可若是來了,堂堂成丹高手,卻藏頭露尾的,哪里有半點高手風范?連流云鶴都不如。”

  “什么叫連流云鶴都不如?”張行立即不高興了。“那是我八拜之交,真正的至親兄弟。”

  秦寶也只能失笑。

  而張行猶豫了一下,直接掏出腰中羅盤,借著對方笑聲和雨聲速速低聲念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語既出,指針絲毫不動,張行放下心來,抬手示意秦寶離去,自己卻紋絲不動,只是繼續翻看手中書冊。

  又過了好一陣子,張行方才合上了書冊,轉身坦然去睡覺。

  那不是一本小說,也不什么官修史書,而是一本賬冊。

  翌日一早,牛毛細雨還在繼續,雖然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視野,但依然可以看到淮河煙波浩蕩,看到兩岸平原、丘陵微微起伏,層山盡染,一片翠綠。

  李十二郎繼續在鎮北躲清靜。

  而張三郎張白綬當仁不讓的承擔起了“長生節”的祭祀主持活動。

  長生節來源于對青帝爺的紀念……青帝爺不是個人,是一條龍,一條東海碧波中渾身青綠色的真龍,最后以龍身證位至尊。

  傳說中,大約萬年前,彼時天地雖然久開,孕育百族,皆有智慧,卻只是懵懵懂懂的建起棚子,收集野果野穗,打獵捕魚,裹著獸皮舉著木棒聚居成部落,然后靠著種族特長相互攻打仇殺不停。

  但忽然間有一日,本就是東海中最知名最強大最聰慧一條真龍的青帝爺感應到了天意,便主動來到陸地上,幫助遇到的諸族……他倒不是能直接傳授什么,他也沒經驗,他也不懂,他只是一條這個世界自然誕生的一條龍而已。

  所以,他的幫助方式非常簡單粗暴,就是要求這些部落族群相互交流,相互教導自己擅長的事務。

  這個部落會種地,那個族群房子修的好,隔壁的部落會做船,遠方的族群會用某種草藥來治療某種疾病,還有部落會用將自家所居山洞里堅硬的石頭給燒化了做成物件……青帝爺不辭辛勞,誰不教就打誰,誰教了就給部落里的人度長生真氣治病。

  這個效率非常慢,最起碼花了上千年的時間,其中還有不少其他真龍,比如長江口的呼云君,還有很多部落主動參與到了這個文明加速的過程中。

  至于青帝爺,說實話,按照記錄,它干的真正細微工作真不多,但他起到了絕無僅有的領袖作用和護衛作用——那個時候,天地之間可不太平,據說,青帝爺親自處置了不下二三十個著名大部落,并親自上陣打敗了不下十條龍,其中有來主動鬧事的,有躺在那里字面意義上興風作浪阻礙交流的,唯一的平手是淮陽君,但據說也是青帝爺惜龍。

  可以說,文明開化,青帝爺功莫大焉。

  當然,最終,隨著部落的交流頻繁,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間,彼時絲毫不顯的人族部落里發明整理了一種用作交流、記錄、學習和傳播的象形文字,事情就變的奇怪了起來……連續數年,隨著文字的傳播開來,天地日夜交感,三輝之下,四海轟然,地勢自成,強大的真龍和部分已經開始走上修行之路的強大諸族個體皆有天意感應。

  而青帝爺感應到的天意最為清晰無誤,據說,就是文字發明當日,他便登上天門而成為這個世界第一位至尊。

  沒人知道官修史書里這些傳說故事到底有多少真多少假,唯一確定的是青帝爺對這個世界的功勛毋庸置疑……但那已經是八千年前的事情了。

  等到這世間第二位和第三位至尊出現,卻已經是五千年前,黑帝爺與赤帝娘娘,還有巫族罪龍的傳奇故事了。

  “啪!”

  “啪!”

  “啪!”

  渡口前的彩棚上,一身錦袍,戴著武士小冠的張行運行真氣,奮力在空中抽出三聲鞭響,然后收起鞭子,環顧四下,運氣來喊:

  “今年的爭龍賽正式開始!”

  聽到言語,數十步外,一名光膀子大漢掄起大錘,奮力砸向了身側懸掛在木架上的巨大銅鑼。

  鑼聲既響,數十青色龍首細舟如離弦之箭,一時俱發,而淮河北岸的渙口鎮渡口上,瞬間想起了雷鳴般的喧嚷聲。

  便是一些富商、幫會老大,也都毫無體面,在那里擼起袖子、跳起腳奮力來喊。

  儼然是賭了不少錢的。

  轉回眼前,龍舟飛速行駛到對岸,在對岸樹上摘到了有特殊標記的鐵膽繡球后,立即掉頭折返,回到渡口這里。

  而此階段勝負一分,渡口上就已經有人開始喝罵了。

  儼然是專賭了青龍舟比賽。

  但是,更多的人卻還是在奮力嘶喊,包括那些喝罵的,也迅速轉移了注意力,因為舟上之人抵達渡口后,立即棄舟上岸,飛奔到前原來市集位置,現在一片空地上的復雜龐大木架前。

  木架上沿著一個人為堆積的土丘而起,借了些高度和力道,足足有數十丈方圓,然后最高點足有五層建筑高的樣子,最高點上則有一條青綠色龍首。而這些人要做的,乃是舉著特定的龍頭套子爬上去,將他們隊伍的鐵膽繡球從自家套子的頭頂,塞入最上面的大龍嘴里。

  誰先送入,便是最終勝者。

  這個過程很難的,因為送繡球的龍頭套子是有特定規制的,而且需要一人頂著龍頭,一人扯著龍身,一人為龍尾,三人互相配合,靠著單純的跳躍“跳”到最高點完成任務,期間不能掉繡球,不能扯開龍身,更不能龍首落地,否則便是失敗……但毫無疑問,是允許阻礙對方隊伍前進的,甚至允許公開互踹。

  當然,誰要是一腳踹下去弄塌了架子,摔了最大的頂上龍嘴,那便是極為嚴重的失敗,據說會影響今年的收成和利市,不僅要直接判負,還要請客賠罪,明年不許再參加的。

  而這個過程,便是今日“二月二長生節”的前半天的主要戲肉,也是市井百姓最振奮的時候。

  “有奇經八脈的高手上去嗎?”

  坐在主位中,張行帶著極大興致來看這種似曾相識戲碼的出現,同時開始做額外的打聽。

  “回稟張白綬,六條正脈以上的便都不許上了。”旁邊的新任建安幫樊幫主主動出言解釋。“否則就沒法看了。”

  張行會意點頭,繼續來問:“這風俗是江淮獨有,還是四海皆同?”

  “回稟張三爺,各處似是而非。”趁著樊幫主有些茫然,旁邊有人隔著七八個座位迫不及待揚聲解釋道,卻是一個喚做沙大通的小幫幫主。“據在下所知,南方水網多的地方,都有龍舟,但北方卻幾乎沒有,而是賽車、賽馬……至于爭龍送珠的戲碼,東面自北向南都有,西面卻沒有,反而是騎馬擊打龍珠居多。”

  張行愈加恍然,便欲再問一下這個伶俐人。

  而也就是此時,秦寶忽然直直走了過來,微微一拱手,然后讓開身形,露出一個人來。

  張行怔了一怔,立即含笑招手:“左游兄,來的好巧。”

  一身新衣服的左游苦笑走過來,停在彩棚外,恭敬拱手行禮:“讓張白綬見笑了,我可不是來得巧,而是被人逼著來找張白綬傳話的。”

  張行會意,卻當眾擺手:“不急……萬事都沒有‘長生節’重要……我現在要看爭龍送珠,然后要頒獎,下午還要祭祀,等我祭祀完了,再與左兄說話,左兄盡管去玩樂,也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閑了。”

  左游微微一怔,反而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雖然屢次回頭,卻只能訕訕而走。

  PS:大家晚安(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