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小説無彈窗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上林行(6)
  距離南衙諸公被迫表態已經足足十日了,溫柔坊喧嚷依舊。

  坊內的青帝觀香客如織,然后散入各曲。下曲的客人們攢了一月的錢,就為了一晚宣泄;中曲的客人大擺宴席,只為即將把清倌人梳攏為紅倌人,換一晚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上曲都知們的大堂里,則是歡聲笑語不停,往往一晚上的酒水錢,便是下曲整個館子半月的賣身錢,或者中曲一個清倌人半輩子的最高價……卻又位格有限,一人退方能一人進。。。

  白有思沒有賭贏,自然要付錢請客,小林都知和大林都知也沒有被市場淘汰,正好包了安二娘家的場子請兩位一起出場,上一旬來了一次,五日前來了一日,今日又來一次,才將正式人員補員到一百余人,實際上加上后勤、文吏可能要一百五十人的伏龍衛給招待完全。

  就這,其實也就是走個過場,很難認全人的。

  而且還不光是人多的事情,伏龍衛內部如今明顯分了四五塊……白塔里獨立運作的文吏、校書是一塊,實際上歸屬到北衙的后勤體系是一塊,正式的戰斗人員這里,跟著白有思以及后來用請調方式招來的靖安臺中鎮撫司的人當然也是一塊,司馬正留下的老班底還是一塊,兵部調度的地方和軍中補員又是一塊。

  對此,張行早已經建議,白有思也早已經開始在做人事上的調整了……比如錢唐就被提拔為了黑綬,卻不是副常檢,而是伏龍衛隊將的說法;然后司馬正老班底里也給個面子,找一位修為、資歷、人品都像樣的,也就是上次保護過張行的冷臉,提拔為了黑綬隊將……三個黑綬,兩個各自掌管一個行動隊,他張三郎攏著后勤、情報,也算妥當。

  除此之外,秦寶這些人也準備要給印綬,人家跟你過來你就得投桃報李,兵部里的人和伏龍衛的舊人也都準備選幾個白綬出來,以安撫人心。所謂該升官升官,該照顧山頭照顧山頭,遇到有才能的該破格也要破格,必要的任人唯親也不能少。

  種種人事上的安排不一而足,反正北衙高督公那里忙的不可開交,正好趁機在西苑楊柳林立足拿穩。

  政治承諾亮出來,落實了,人心自然就妥當了,這是最最關鍵的。

  等高督公回過神來,便是要下嘴也要掂量掂量。

  “丁兄,你久在北衙,正要借你的資歷問問,如今高督公掌權,這人性情如何,本事如何,處事如何?”安二娘家的樓內,場子最熱鬧的階段已經過去,眾人都在三三兩兩喝酒吃肉,閑談扯談,角落中,張行也同樣在推杯換盞,卻正與順蹚子帶來的金吾衛隊將丁全做些說法。

  吃人嘴短,丁全也知道人家來請自己要的是什么,當此敏感之時,他其實是不想來的,但偏偏他的確對這位拼命三郎存了幾分忌憚之心,尤其是這些天他專門打聽過對方事跡以后,更加有些心里發虛。

  所以,不敢不來。

  而如今,對方一旦問來,他便立即小心到了極致:“其實……人高督公既然能做到北衙管事的大督公,肯定是面子過得去的,行為處事也足夠精明強干,而且圣眷也足。”

  這就是一句廢話。

  但是張行并不生氣,只是繼續來問:“然后呢?”

  “然后……”丁全端著酒杯苦笑。“然后,高督公行事的時候操切了一點,不許別人有不同意見,而且據說對看不起他的人格外記恨。”

  也算是太監通病了,基本當沒說。

  “高督公什么出身?”張行懶得再讓對方敷衍。“外面可有家族或者后來攀的親戚?”

  “出身不高,也沒有這種親戚。”

  “有什么軼事嗎?就是出名的事?”

  “這倒是有兩個。”丁全精神微微一振。“高督公改過名字,而且對舊名字格外敏感……他以前叫高長江,現在叫高江……北衙的人都知道,要是有人提舊名,是要吃掛落的,只有牛督公他老人家宗師修為,天榜在列,常常隨意喊他。”

  張行一時詫異:“這算什么?高長江也不難聽啊?”

  “確實沒什么難聽的,但高督公就是在意這個。”丁全無奈道。“據說有個兄弟叫高大河,也改了名字叫高河,聽起來文雅簡潔點……而且不許人喊他高二郎什么的,因為家里是單戶,就兄弟兩個。”

  張行點頭,這說明這人對過去未發跡的經歷很在意,自尊心敏感了點。

  “還有一個事情也很有名。”丁全將酒水一飲而盡,狀若認真來講。“據說高督公未發跡前,有次圣人帶著皇后還有大長公主殿下在西京去看北荒的戰舞戲,陛下隨口說了一句很有意思,還說等東都修好了在東都這里看……張副常檢猜怎么著?”

  “他主動在東都修好了看戲的地方?布置好了戲團?”張行稍微想了一下。

  “不是。”丁全終于失笑。“高督公彼時已經算個小頭目了,管著一個監幾百號人,卻親自去學了戰舞,大冬天的光著膀子扛著北帝爺用的那種大扇刀,悶聲學了好幾個月,結果陛下到了東都后,一場戰舞都沒再看過。”

  張行也笑了起來:“就沒別的有意思事跡嗎?”

  “要說有意思事跡,馬督公才是多如牛毛,只是跟著圣人太久了,地位穩固罷了。”丁全搖頭不止,只將杯子放到案上,然后以手遮蓋住杯口。“但高督公,平素真的很少有說法,不說別的,酒色財上,高督公簡直是北衙的楷模,他兄弟也不惹事,就是氣量小一點。”

  張行再度點頭,卻不再來逼迫這個滑頭,轉而去找別人喝酒去了。

  不過,短短幾句話,到底讓張三郎對那位高督公又有了一點新的認識,這是個典型的出身低微,一心想往上爬的人,而且太監的身份,也讓他認準了圣人這一個人,其他的全都不放在眼里。

  或者說,形成了以皇帝意愿為唯一衡量標準的價值認知體系。

  但意外的,張行居然對這個理論上之后伏龍衛的主要業務對手,同時也是剛剛惹下天大事端的人討厭不起來……因為怎么說呢,這倒是個很典型的太監了,典型而且簡單。

  類似的其實還有南衙諸公。

  這些天,朝堂上下,都城內外,看起來風平浪靜,就好像十日前那場站隊投票只是一次就事論事的簡單南衙議事一般,但其實早已經暗流涌動。

  說白了,有些事情根本擋不住悠悠之口。

  從朝堂到民間,輿論對宰執們的失望,幾乎已經形成了某種私下的公開化,大家不敢指責圣人,明面上也不好說什么不應該修大金柱,卻能在私底下變著法的編故事嘲諷那幾位宰執。溫柔坊的堂會里,署衙的摸魚地點,官吏們的家中,不敢說人人如張行李定那般肆意無忌,但基本上卻是段子滿天飛了。

  什么牛公外寬內忌,年輕時自己乘車,親弟弟連馬都沒有,氣的親弟弟射死了他駕車的馬,卻又被他借機揚名,說自己大度不追責,同時暗示自己弟弟行為狂悖,壞了弟弟的仕途。

  什么英國公白橫秋早年風流,私生子女無數,全都薄情不認,以至于連親兄長都看不慣,祭祖的時候只給他冷板凳……是真正的冷板凳,其他人都是烘熱的。

  還有什么司馬相公平日自詡清厲廉潔,結果八個兒子,也就是所謂司馬八達,全都是欺男霸女的混賬玩意,長子司馬化達當年更是綽號路中餓鬼,幾個孫子也就是一個司馬正成器,其余全都是路中餓鬼嫡傳。

  至于這幾位宰執在大魏代替前朝時,以及圣人登基后的幾個大案中的明哲保身段子,那就更不要說了。

  都不用編的。

  所以,便是這幾位宰執的直屬與親近,都辯駁不得,只能往北衙高督公身上推,說是奸宦誤國云云。

  而這,也是張行追問高督公事跡,那丁全明明忌憚張行卻不敢多開口的緣故——因為丁隊將只以為張行是白橫秋父女的人,所以盯住了高督公,但偏偏北衙又是金吾衛的親爹和現管,他如何敢摻和?

  但是,丁隊將真的誤會了。

  非止是對高督公,對南衙的幾位相公,張行也沒有多少私人情緒。

  原因再簡單不過,設身處地,你處在南衙那個位置,你能怎么辦?

  文諫死嗎?

  關鍵是這么一位主,你就算真的一頭撞死了,他也不會多眨一下眼皮的,反而會覺得你在污他名望的,照樣殺你全家,還不許你好生安葬。

  還有高督公,確實是壞事的王八蛋,但……他就是一個典型的太監啊,急圣人之所急那種,人家一開始就擺明了車馬,就是要做陛下的狗,也沒人對他有格外期待啊?

  張行就是帶著這么一種淡漠心態來看眼下這件牽扯了所有朝堂目光的大事的。

  翌日一早,天蒙蒙亮,終于察覺到自己第十一條正脈隱隱松動的張行又一次從安二娘家的院子里早起,卻是立即投入到了晨練中,準備這幾日好好努力,盡量在夏日到達之前完成沖脈,進入十二正脈最后階段。

  也省的在伏龍衛里抬不起頭來。

  而這一次,陪著他晨練的,除了秦寶外,還有周公子和上次找事的王振。所謂不罵不相識,作為少有的熟臉舊人,行事很不上檔次的王振反而成為了伏龍衛中難得的紅人,堪稱左右逢源。

  也正是因為王振的存在,當張行看到小廝路過廊下時,不免想起當日舊事,卻是喊住了對方來問:

  “這三次一共花了多少錢?”

  “回稟張常檢。”小廝依舊訓練有素,對答妥當。“三場都是三百貫的保價,加一起正好九百貫文整……早點還沒齊備,可要送些茶來?”

  饒是秦寶和王振都早已經曉得這個價位,但對方說出來這個總數以后,也還是引得二人一時失態。

  倒是周行范,絲毫不為之所動。

  張行同樣只是一問,然后便懶得計較,唯獨剛一轉身,想起家中金銀多的有點過頭,有時候魚池子底下被魚蝦一撩撥,居然帶反光的,便復又回頭來問:“三次已經全都會鈔了嗎?”

  那小廝一怔立即來笑:“都還沒給,如英國公家里這等豪門大戶,素來是月底一起來會……而且,他們會鈔也更便宜些。”

  張行曉得對方是好意,來勸自己不要多掏冤枉錢,豪門大戶的便宜不薅白不薅,卻還是忍不住好奇心:“為什么他們會鈔會更便宜些?還能打折嗎?”

  “這倒不是。”小廝懇切來答。“不瞞張常檢,主要是豪門大戶會鈔多用金銀,這不是大金柱一定下來,金價銀價又騰漲起來了嗎?而我們定價也好,購入酒菜本錢也好,還是按照銅錢來算的多。”???.

  張行當即恍然:“漲了多少?”

  小廝稍微一想,立即給出了答案:“十日前那場,是十三貫兌十兩銀子;五日前那場,是十四貫多兌十兩銀子;如今已經到十五貫多對十兩銀子了。”

  饒是張行早有心理準備,而且之前一年東都城也切實經歷過數次銀價暴漲,卻還是忍不住怔了一怔,覺得昨晚上還不甚討厭的高督公變得討厭起來。

  閑話少說,因為伏龍衛特殊使用方式,所以不比靖安臺錦衣巡組主要累在出巡,理論上這里是需要五日一操的,主要是練習真氣結陣等等,只是前幾日尚未滿員,所以沒有啟動。

  今日下午,便是正經第一次會操。

  本就對這個事情很在意的張行沒有理由摸魚,早間鍛煉完畢,便跟其他人一樣吃了早餐早早散去,準備下午的配甲結陣修行。

  “對了。”

  在秦寶協助下,穿起輕甲的張行忽然主動向看熱鬧的月娘問了平素一般只是月娘主動來說的話題。“最近柴米油鹽醬醋茶什么的漲了嗎?”

  “沒有。”月娘明顯覺得有些奇怪。“為什么問這個?”

  “為什么沒漲?”張行反過來來問秦寶。“要修大金柱了,為什么沒漲?之前修明堂的時候不是漲了嗎?”

  “因為用得役丁不多。”低頭幫張行束甲的秦寶有一說一。

  張行恍然——只要役丁不多,就不會對東都城的人口總數產生沖擊,那樣的話,決定米漲不漲價的其實只有洛口倉到坊內的交通一個核心因素,至于油鹽醬醋茶,基本上是跟著米價來走。

  倒是柴價,素來波動大一些,但如今也沒有明顯的直接沖擊。

  著甲完畢,張行配上彎刀,人五人六的騎上黃驃馬,跟騎上斑點豹子獸的秦寶一起出發,他們出承福坊西門,過舊中橋,沿著洛水一路向西,越過紫微宮,出了東都城西門,然后再于折返穿過洛水,便來到西苑的獨立南門,沿著此處輕松抵達楊柳林中。

  三月下旬的楊柳林,愈加青翠可人,伏龍衛難得全伙匯集,見到張副常檢和即將掛綬的秦二郎,多少一起喝過幾場酒的眾人紛紛問好

  而張行也理所當然聽到了最新的朝堂八卦。

  “陛下嫌棄南衙拖延時間,下了明旨。”白有思淡淡來講。“工部將通天塔的工程移交給北衙,準備征發另一萬官仆、官奴,開始修建大金柱……”

  張行聽了有點不對勁,立即來問:“北衙不是一直說要替圣人籌備大金柱嗎?如何改了去修塔?”

  “因為有別人主動承擔了這個工程。”白有思似乎不知道該如何表態,欲笑又止。“昨日休沐,今日下旬大朝,民部侍郎張含忽然趁機上書,自請以民部為主,參與籌備此事,只讓工部監修便可……圣顏大悅,說他懂得為自己分憂,當場遷他為民部尚書!”

  張行目瞪口呆,停了半晌,但終于苦笑:“又一個張尚書!”

  “是啊,又一個張尚書。”白有思幽幽一嘆。“這次可沒有定國公的舊部搞刺殺了……你們姓張的真多!”

  “姓張的確實多。”張行嘆了口氣,然后莫名覺得高督公那人好像又沒那么討厭了。

  因為,最討厭的那種人來了。

  PS:大家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