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黜龍張行白有思結局 > 第二十七章 坊里行(15)
  “多謝巡檢維護。”

  散場之后,等在外面的張行一看到白有思出來,便忙不迭上前表達謝意,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白有思最后超常規的主動維護,真讓那位柴常檢較起真來,就算是自己最后咬死了、穩住了,也得脫層皮。

  “是我護你不錯,但也是你自己護住了自己。”

  白有思駐足回頭相對。“多余的話不想講,但這次的事情,你自己但凡有一分失措,我都不會這般干脆,更別說直接將你調入我的巡組了……咱們之間無須多謝。”

  “是。”張行面色如常,只是順桿子往上爬。“屬下曉得,咱們都是自己人。”

  這話說的,白有思尚未回復呢,跟在白巡檢后面的幾位白綬,還有幾位錦衣巡騎,全都面面相覷……儼然是有一個算一個,平素都沒見識過這種人。

  “張行。”白有思想了一想,還是主動提及。“當日帶你和秦寶一起過來,不讓你入巡騎是有緣故的……因為一直到眼下,你都還記不起來自己在中壘軍哪一部哪一隊那一伙,而中壘軍的名單里也都還找不到一個張行,這件事不可能這么輕易過去的。”

  “這怪我。”張行微微嘆氣,儼然自責的利害。“但受傷后,我委實記不起來了,張行這個名字也確系是我兄弟喊我的……說不得是類似的名字,但姓肯定沒錯,最多是文章的章。”

  “你的話我既不敢信,也不好不信。”白有思都笑了。

  “巡檢信我為人就好。”張行恬不知恥的挺起胸膛,又引得女巡檢身后幾位年輕人撇起嘴來。

  “你且留在此處看此案首尾,過幾日自有人找你入職。”白有思再度笑了一笑,不再多言,只是持劍離去。

  白有思既走,身后隨著的七八名錦衣巡騎卻沒有跟上,而是在一位黑綬的帶領下紛紛上前來與張行做寒暄。

  這中間,有人是見過的,比如這位喚做胡彥的黑綬;也有沒見過但聽過的,比如喚做一個李清臣的年輕人,就是素來喜歡欺負秦二郎的;還有既沒見過也沒聽過的,比如一位喚做錢唐的身材高大白綬。

  這些人品級不一,態度也不一。

  如黑綬胡彥,年紀算是隊伍中的老大哥,身份算是白有思副手,級別是正六品,跟其他所有人都算是上下有別,所以只是說了兩句場面話,便也離去。

  而下面那些人里面,年紀大一些,看起來有家室的,幾乎人人熱情……有人稱贊張行當日千里負尸送友歸鄉;有人直接看中張行與巡檢有些話頭,只說巡檢慧眼識英雄。

  但是那些年輕的,可就免不了一番幺蛾子了,有人冷言冷語,報了個姓名就直接拱手而去;有人說著簡簡單單的話,手上暗暗用力,甚至隱隱用了真氣,逼得張行反過來給他降溫;還有人說話極度熱情,但怎么聽怎么都免不了一點陰陽怪氣的意思。

  唯一的例外,自然是秦二郎了。

  秦寶看到張行被那些年輕人擠兌,感動的眼淚的都快下來了,只是他還有工作,只說過幾日再來相聚。

  就這樣,一會功夫,白有思一行人便走的干干凈凈。

  而張行本來也可以直接走的,但他這人總是在亂七八糟的地方心思細密,居然又往酒肆里折返過去,然后沒有見到柴常檢,只是見了另外一位黑綬。禮貌交談一二,得知王、沈二人被直接逮捕打入天牢,小玉那里,白、柴兩位專門打了招呼,應該無虞后,便也直接回去了。

  等這個時候再出去,卻發現枯坐了一整日的凈街虎們,此時早已經散在馮宅外面各處,正議論紛紛,此時遠遠看到張行出來,也無人上前再做言語。

  這待遇,幾乎與那個手刃友人的韓閔一般無二……很顯然,這些人并沒有誰再懷疑是張行犯案,他們只把張行當成中鎮撫司那里安排過來的坐探了。

  坐探嘛,同樣是違背江湖義氣的。

  當然了,張行根本懶得解釋,不光是不在乎,更重要的是本來就不熟。

  實際上,賴白有思的一力維護,此番將馮庸夫婦的大案給擺脫,順便補入新崗位,張行只覺得渾身釋然。當日傍晚,回到修業坊,更是茶足飯飽,躺著看起書來。

  然而,等到坊門關閉后,剛剛追著劇情速讀完第一本《游龍見凰》,第二本《女主酈月傳,其二:落龍止戈》只打開看了兩頁開頭,便有一位不算是客人的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老哥這是什么意思?”

  張行打開門,見到坊主劉老哥自己拎著一壺酒、一罐腌蘿卜,身后小女兒抱著一鍋燉爛的什么肉湯跟在后面,不免詫異至極。“我剛剛吃過了啊,就在你家攤子上。”

  “來賀喜老弟升遷。”劉坊主大笑以對。“正好有一鍋老鴨湯配酸蘿卜,不占肚子,晚上發發汗……不讓我進去嗎?”

  張行一邊苦笑,一邊也只能趕緊將對方迎進來。

  在院中擺好桌椅,放好碗筷,架上小炭爐子,劉老哥的小女兒芬娘便直接退去,只有劉坊主與張行二人對坐,一個開始溫酒,一個開始往老鴨湯里下酸蘿卜。

  “老哥真是消息靈通。”張行先偷吃了一塊酸蘿卜,只覺得滿口生津,不加老鴨湯也足夠酸爽。“中午的消息此時便知道,坊門一關就過來……”

  “也是干了十幾年的坊吏,別的沒本事,唯獨這附近的消息總是知道快些的……你以為想打聽這附近的事也可以來找我。”劉坊主自將一杯酒水推來,口中不斷。“其實,中午吉安侯家的那位女巡檢出面結了案,下午消息便已經傳開,但一開始我還以為只是案子破了,一直到剛才才知道,原來張老弟是吉安侯府的關系,居然要調去錦衣巡騎那邊了……怪不得之前一直有錦衣巡騎的朋友過來。”

  張行本欲解釋,但轉念一想,解釋也是無用,便干脆順著話來敷衍:“是要調過去,也確實是白巡檢關系,但從這東鎮撫司調到中鎮撫司,都還是尋常軍士,連個品級都無,如何就算升遷了?”

  “瞧老弟說的,你也是上五軍排頭兵出身,你說這軍隊里的大頭兵,那前頭挖坑的戍卒跟上柱國大帳前的玄甲騎是一回事嗎?”這劉老哥聞言便笑。“靖安臺三大鎮撫司……西鎮撫司高,中鎮撫司硬,唯獨東鎮撫司軟趴趴……從做苦力的東鎮撫司跳到專司大案的中鎮撫司,便是前途猛地打開了,何況你還這般年輕?我早說過,你是要有大局面的。”

  張行聞言再笑,因為別的不好說,孬好干了大半月的凈街虎,這靖安臺的事情到底是早早打聽過的,所以他心里非常清楚,對方說的一點都沒錯。

  且說,靖安臺三大鎮撫司,東鎮撫司掌兩都與地方治安,人數很多,甚至絕大部分黑綬都算東鎮撫司的盤子,力量加一起其實不算差,高層也有六位朱綬、一位少丞在……但要命的地方在于,州郡黑綬相互沒有統屬關系,上升渠道也不在東鎮撫司里,所以力量過于分散了。

  便是東西二都外加太原、鄴都、成都、江都這六座城里各有一位朱綬,也只能在各自的澡盆子里做乾坤。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鎮撫司。

  中鎮撫司人數遠遠少于東鎮撫司,本身也只有東西二都為據點,卻有三個天大的法寶。

  一個是專案制度,若有欽案,或者是驚動了南衙相公、北衙公公們的那種大案需要調查,便一般由中鎮撫司受命,然后指派朱綬,專案專責;

  另一個便是臭名昭著的錦衣巡騎制度,常有朱綬巡檢率領本組人馬不定時前往不定范圍的州郡進行巡查,既有追查逃犯、打壓豪強、跨境匯集力量辦大案的意思,同時也有審查監管東鎮撫司所屬地方黑綬的意思……與此同時,一個不算秘密的秘密在于,經常有傳聞說,他們還有搜索地方官吏駐軍情報,匯總奉于宮中的職責;

  最后一個就是在這東都與西都城內,中鎮撫司擁有完全屬于自己的刑獄部門和監牢。

  一句話,很好很強大。

  至于說西鎮撫司,西鎮撫司設在西苑,掌靖安臺其他兩司與禁軍、內廷軍法,同時專門管理靖安臺與禁軍還有北衙檔案,甚至有傳聞說,西鎮撫司麾下有一支全是高階修行者的伏龍衛,人數很少,卻直接聽命于圣人……所以,他們當然也很強大,所有人都避著走那種……但前提是宮中決心清理靖安臺或者禁軍,否則很少見他們出現。

  而按照歷史經驗,一般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時候,他們才會出來帶頭洗地。

  至于為什么會是這個局面,讀了這個世界的幾本史書后,張行也大約能猜到個一二。

  說白了,還是因為真氣與修行者的存在,使得傳統意義上的刑部、大理寺與皇室禁衛不得不捏著鼻子各自分出力量,組建出一個新的部門來專行專責。但這種強大的特務部門天生與皇權相契合,所以隨著皇權的發展,他們反過來在一次次朝代更替與內部斗爭中壯大了自己,終于逆吞了大理寺這樣的部門,甚至強勢壓制刑部,形成了眼下與御史臺并列、隱約高于六部的靖安臺。

  換言之,不是靖安臺一分為三,而是本就是三個強勢部門搭伙過日子。

  “錦衣巡騎比凈街虎強,這是實話,但大局面真不敢想。”張行干笑一聲,端起酒杯來,稍作應酬。“這世道,能活著混口飯吃便好。”

  “老弟何必自謙?”劉坊主完全不以為然。“你跟了吉安侯家的女公子,便是上了大船……”

  張行本想再做敷衍,但忽然心中微動,干脆一飲而盡,反過來開問:“說起來,我記得老哥在東都至少十二年?”

  “不錯。”

  “既如此,我要去做錦衣巡騎,老哥可有什么護官符與我?”張行認真來問。

  “什么護官符?”這次輪到劉坊主愕然了。

  “地方上的話……說是地方官上任,往往要先打聽本地那些豪門世族,久而久之,每個地方上便都出了各自的順口溜、小紙條一樣的慣例話,新官上任,都要先看過的。”張行眼皮都不帶眨的。“老哥在東都居然沒聽過嗎?”

  劉坊主思索片刻,先是點頭,然后重重搖頭:“你說的這東西,從道理上應該是有的,但我在東都十幾年,委實沒聽過。”

  張行詫異一時。

  但很快,他就稍有醒悟:“我懂了,天子腳下,皇親國戚,外加幾位上柱國與關東幾姓幾望,明擺在眼下……東都不需要這些東西。”

  “不是。”劉坊主搖頭不止。“我也不賣關子了,一說你就懂……若是如你所言,那護官符反而能編出來的,而現在的情況是,文武之間,東西之間,也就是上柱國們與關東的姓望之間,無時無刻不在爭斗。”

  張行微微一怔,繼而苦笑。

  “東都建成二十年,便勢成水火斗了二十年,下面的坊里無辜都動輒被牽連,錦衣巡騎那種地方,更是躲不開。”劉坊主微微壓低聲音繼續言道。“再說了,若是之前,我還能勸你不要輕易上船,可你既然早是吉安侯那邊的人,便該曉得,白家也是昔日八大上柱國之一傳下的一脈,你本人早已經上船了……此時此刻還想著什么護官符,這不是說笑嗎?”

  張行原本聽著就已經恍然大悟,然后又順著對方言語想起昨晚這院中與白有思的那番交談,卻也是無言以對。

  不過,停了半晌,二人稍微再喝了幾杯,吃了點酸蘿卜,氣氛微醺,張行一時忍耐不住,終于也來勸問:“老哥,你既知道這東都不是安生地方,為何不走?那馮庸那般滑不溜秋,死前都準備回老家的。”

  劉老哥喝的微醺,但此時聞言依舊沉默,思索了好一陣子后才來搖頭:“不能走的,也不一樣……根基深的想走本身就冒險,馮庸不就為此送了性命?而我這樣的不入流的,自然可以走,但出了東都又能往什么地方走呢?不過是做一天的坊吏,敲一天的凈街銅鑼。”

  張行一聲嘆氣。

  “男子漢大丈夫,還這么年輕,嘆什么氣?”劉坊主見狀,反而來勸。“世道難歸難,壞歸壞,但人各有人的活法,如我們這些人,自然是安分守己,過好日子;如你這種有本事、有品性的年輕人,甭管到了什么地方,遇到什么局勢,只把本事使出來,把豪氣和品性亮出來,便又何妨?須知道,就是因為有你們這般人在,才能讓我們這般人稍作安泰,偷得一個日落,來吃一碗酸蘿卜老鴨湯。”

  張行一開始心中只是覺得好笑……畢竟,他情知對方手上繭子深厚,未必不是個深藏不露的……但稍一思索,反而覺得不管如何,人家這話都是來做勉勵的,對自己總歸是一番實誠好意。

  更妙的是,對方此番言語,雖然隨意,卻居然跟昨日白有思說的那些鄭重話語極為相合,只是一個從上從強來言,一個從下從弱而言,都是勸自己不要瞻前顧后,把持本心,昂然前行的。

  這么一想,反倒是自己在這里思來想去,不夠痛快,反而落了幾分下乘。

  一念至此,張行直接伸手捻了酸蘿卜,一口下去再來舉杯:“老哥說的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前路既開,何必瞻前顧后?今日謝過老哥勉勵,將來還請老哥多多在我后面看著,看我有沒有失了品性與豪氣!”

  言罷,居然是兀自仰頭一飲而盡,引得對面劉坊主哈哈大笑,拿空碗拍起了桌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