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我是大唐廢太子 > 第374章 柔軟而又堅定的姨娘
  仙蕙在草原上閑了幾個月,早就有些手癢了。見工坊正在調試一批新的蒸汽機,當即就換上了一身麻布工服,留在了工坊沒有回去。

  北邙山腳下的官道難得用大青石鋪就,雖然比不上工坊里面水泥砂漿地面那般平整,不過馬車碾過青石接縫處恰如其分的顛簸卻甚是助眠,很快就驅散了近鄉情怯的踟躕,反而灑下了一片黑甜。

  討論群五六③⑦四三陸七伍

  “十一,路過北市的時候,知應我一聲,有些想吃王婆家的醍醐了。”

  十三留在了漠北草原上種田,趕車的活計自然就落在了十一的頭上。

  “王爺,到了。”

  在十一的招呼聲中,李重潤從睡夢中醒了過來。伸了個長長的懶腰,試圖驅趕走腦子里面殘存的那絲迷糊,李重潤在依舊喧囂的神都的煙火氣中走下了馬車。

  大大咧咧地往攤子上一坐,李重潤張嘴喊了一聲:“王婆婆,來個葷餅,再來一碗馎饦!”

  “小子,今天來晚了,王婆家今兒個只有素餅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李重潤的背后響了起來。

  “沒想到小子剛回神都,見到的第一個熟人竟然是狄公您老人家。”

  當然是狄仁杰,小廝打扮雙兒見到了李重潤,趕緊上前見禮。

  既然是自己師傅之一,李重潤也沒客氣,徑直往狄公對面坐了,伸手就從他手里把僅剩的半碗醍醐給搶了過來:“腿腳剛好一點就又來吃這些葷腥,你又想躺床上了不是?”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伸手把那半碗醍醐遞給了在一旁一臉謹小慎微的王婆,示意她趕緊拿去給自己做兩個葷餅出來,李重潤繼續跟狄仁杰打趣:“還是狄公準備就這般惡意曠工,好讓陛下看不過眼,把你開革出朝廷,回并州養老去?”

  “小老兒沒啥別的愛好,就單單饞這一口,好不容易從家里面逃出來,想著偷上這么一口,還被你小子給堵個正著。”

  狄仁杰一臉不舍地看著王婆已然把剩下的那些醍醐做成了葷餅,氣憤不過地一邊指摘著李重潤,一邊把面前的馎饦吸溜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

  “大觀園又不是沒有狄公你的包房,想吃些好的盡管去吃就行,自家人什么時候要過你的錢來。”

  王婆家的馎饦里面漂的是筱麥做的面片兒,雖然味道一般,不過非常筋道,口感讓人很是難忘。

  李重潤一邊跟狄公一般喝著馎饦,一邊跟狄公聊著閑天。

  “你那家店,就跟公主殿下的宅子一般,華麗,漂亮。不過別怪舅公說你啊,那地方實在是沒啥煙火味兒,好吃是好吃,實在是讓人親近不起來。”

  狄公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評價著李重潤開的飯店。

  “是是是,狄公教育的是。”

  “這個老胖子嘴上說得清高,平素里可沒少跑去白吃。”諸如裹兒在自己腦后嘀咕的這些吐槽,李重潤就只能哈哈一笑,權當沒聽到。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很快,酥油餅就已經烙好了給送了上來。一邊啃著酥油餅,李重潤徜徉在醍醐那股子甜膩而又溫暖的香氣里面,感慨如果有后世的鬼子穿越過來,多半也會給王婆套一個諸如“油餅仙人”之類的中二名頭,順便把每個油餅炒到兩百錢一個。

  跟狄仁杰從油餅鋪子走出來,雙兒早已經把狄仁杰的那匹瘦馬給牽了過來。

  只不過狄仁杰的痛風剛愈,腿腳依舊有些不太利索,嘗試了幾次都沒能爬得上那匹同樣垂垂老矣的瘦馬。還是要靠李重潤托舉了一把才把他舉了上去。

  “聽說你去了北邊草原一趟?可有什么好消息?”

  見李重潤搖了搖頭,狄仁杰眉頭皺了皺:“聽說西南南詔也頗有動蕩,西邊吐蕃也不太平,東北靺鞨人沒了聲息,也讓人不太放心。這次就連北邊都有想法了么?”

  狄仁杰的感慨很快就被路邊的喧囂給吹散在了神都的煙火氣息之中,只留給了李重潤一個苦笑的表情。

  “還好,至少現在還是天下太平。”

  李重潤不知道要不要告訴這位老者,這些憂慮背后都有一個釣魚佬的身影。便只能有些枯燥地安慰著他。

  “陛下如今也有些懈怠,政事也不似之前那般勤勉了,整日除了念經,便是跟著那兩個小郎君招募的少年一起玩鬧。實在是讓人有些憤慨啊。”

  按理說,狄仁杰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對李重潤發出這種牢騷。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只不過,此時此刻,這一老一小二人,卻又都覺著這種對話發生的無比正常,就和吃飯喝水一般自然。

  “要不要,我跟姨娘說一聲,讓她去勸誡一下陛下?”

  “若是勸誡有用,哪兒還有當初推事院的事情?”

  “也有可能,陛下只不過是覺著這些化外之民無非是些蘚疥之疾,無關痛癢的東西而已。”

  李重潤心說父親在醞釀著一個天大的計劃,還真的就把整個天下給囊括了進來,如果計劃真的成功了,那么這些問題還真就不再是問題了。

  “若是能和這些無知的升斗小民一般,整日里只為了碎銀幾兩奔波忙碌,想來必定能少生出許多煩惱。”

  狄仁杰沒再繼續在這個作死的問題上繼續延伸下去,反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北市凌亂的人流中,頗有些感觸地發了一句感慨。

  “狄公,相信我,這等你眼中的升斗小民,煩惱一點都不比我們少。”

  “只是感慨一下而已,最討厭你這等文人,明明過的是天下最豪奢的日子,整日里還擺出一番悲天憫人的架子來教育人。”

  “狄公沒窮過,小子卻是結結實實地窮過。”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小說網。&站

  或許是年歲大了,也或許是終于吃到了醪糟解饞,讓老爺子心情不錯,回去的一路,狄仁杰與其是在跟李重潤說正事,不如說是跟李重潤在斗嘴。

  說話間,二人已經來到了王府門前不遠的路口處。

  “狄公,年紀大了,咱真的要考慮考慮是不是應該回并州養老了吧。”

  “小老兒一頓還能吃三斗飯,怎么你就這么急著催小老兒下臺?莫不是你覺著自己跟舅公學了幾招三腳貓功夫就能接大理寺的攤子了?”

  狄仁杰有些奇怪為何李重潤會突然來這么一句,看向李重潤的眼神中有些清光出現。

  “斷案那種事情,還是留給你們這些聰明人去做。小子只是覺著雙兒每天扶狄公上馬著實有些可憐就是了。”

  “你去漠北查探的事情,是不是跟北市崔家的那間鹽鋪有關系?”

  “狄公為何明知故問?”李重潤還沒想好到底要不要跟狄仁杰講這些事,便只能給他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看來,小老兒是真的要告老回鄉了也說不定。”

  搖了搖頭,狄仁杰長嘆一聲,臉上雖然表情沒有發生什么變化,卻很神奇地把一臉笑容盡皆收斂了去,只留下了一股子無奈和惆悵。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若是狄公嫌棄并州窮迫,小子在揚州倒是有不少產業,江南富庶,倒是不比神都的奢華少。”

  畢竟是久居朝堂的人精,只不過是通過李重潤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就已經猜出來了李重潤調查了幾個月的事情。

  看狄仁杰離去的背影有些蕭索,李重潤有些不舍在他背后安排了一聲,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家中一切安好,王蓉多少也算是在王府長大的自家人,所以她的到來并沒有給家里面帶來什么女頻小說里面常見的豪門大戲的橋段。

  倒是如今已經升格成了戶部侍郎的王潛倒是差人前來傳過幾次話,只說畢竟是未嫁之身,就這么直接住到夫家去屬實有些不妥。

  不過王蓉對王潛的態度實在談不上什么恭敬,加上還沒有被后世宋朝的那幫老棺材瓤子給綁縛得那么死,加上之前因為錢荒的緣故,以物換物的流行讓女子織造的布匹都可以拿來當錢用,委實讓女子的地位達到了歷史的新高度,民間女子的風氣也遠比后世奔放上許多,王蓉這般做法雖然不算太合乎禮法,卻也并沒有達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因為這兩個原因,王蓉在家里面的小日子過得還說得上不錯,個把月沒見,還變胖了一些。

  同樣變胖的還有兩個娃娃,眼下她們正是吃奶大戶,戰力實在是驚人,好在有好多專門從并州請的奶媽子,倒是能保證兩個繼承了李重潤基因的小神獸那無底洞一般的胃。

  “剛回來就聽見你跟我報賬,咱家又不是公司,實在不用執行這種公司的標準。”

  還沒來得及跟兩個娃娃多享受一會兒天倫之樂,李重潤便被王蓉拉扯去了書房,然后便是一通讓人頭暈眼花的數字轟炸。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虧了呀,早知道應該找陛下多要些好處的。”

  李重潤以為王蓉還在心心念念之前陛下討要的兩百門銅炮,“火炮那玩意兒現在有了蒸汽機幫忙,工序和成本都已經下降了不少,再說只有兩百門,怎么都算不上什么大出血的程度。”

  “誰說只有兩百門?公主殿下后來又來傳了一次話,說陛下覺著臨淄的鐵礦價值巨萬,若是只換兩百門火炮著實虧空太大,便又加了兩百門,還把給鑒真準備的一批火槍和彎刀給討要了去。”

  “父親有個大計劃,公主殿下自然要給父親幫忙。多少都是補貼家里人了,這賬就不要算太細了吧。”

  為何讓不在朝堂中的公主殿下過來討要?而不是陛下下旨或者讓姨娘傳令?這事情就有些蹊蹺。不過聯想到父親的大計劃,這一切都非常的合理了。

  “你到底在草原上發現了什么?怎么感覺你去了一趟草原,便有些灰頭喪氣的?”

  王蓉自然是熟悉李重潤的,從他言行中不難發現自家的小胖子興致不高。

  “說起來,自從洛水邊一別,你是不是也許久沒見過玉碧了?要不要跟著去林邑一趟?”

  見李重潤轉移了話題,王蓉知道事情肯定還有些自己不知道也暫時不方便知道的內情,便很貼心地沒再追問下去。

  不過見李重潤很期待自己一并跟著去的樣子,王蓉雖然覺著本地似乎還有一堆忙不完的事情,不過去林邑的機會實在是不多,便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密碼五六三七四三六七五

  “那就好,回頭晚上我再跟姨娘說一聲,到時候咱們全家都去林邑見識一下南國的風光。”

  姨娘今天下朝很晚,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飯的光景。

  飯桌上不準談論公事是家規,雖然李重潤經常帶頭違反,不過也減少了很多飯堂淪為辦公室的慘劇。

  最近已經初夏,天氣隱約有些燥熱了起來,用過了晚飯,換上了一身羅衣的李重潤便借口消消食,邀請姨娘去后花園散步。

  散步是假,說起在草原的發現才是真的。

  “你覺著你父親一切的幕后黑手?”

  上官姨娘聽見李重潤的話,竟然非常不顧儀態地捧腹笑了起來:“如果廬陵王是幕后黑手的話,那這雙手一定是長在陛下身上。”

  “難不成,姨娘的意思是這一切計劃的背后,都是陛下?”

  “王大將軍已經帶兵出去很久了,你就沒懷疑過王大將軍出去做什么了?你以為你那小兒科一般的圍魏救趙的計策,陛下掌握的消息比你發達多了,還能不清楚吐蕃的問題?至于為何讓你去草原一趟查查消息,無非也就是想著讓你自己發現這些,省的你小子到時候再鬧一出營州那種力挽狂瀾的操作,壞了陛下她老人家的大事罷了。”

  上官姨娘畢竟是陛下的秘書,跟父親大人又熟悉,自然清楚得很:“再加上以我對你父親自幼的了解,三郎若是說道謀劃尚且可以,若是這種能調動天下的決斷,卻實在不是他的強項。”

  密碼伍陸彡⑦④彡陸⑦伍

  “那還真是好手段。只是如果父親這么跟陛下配合,為何當初還會被流放到房州去過了這么久的苦日子?”

  “以陛下的手段,若是真的想讓自己兒子過些苦日子,你父親早就死在房州了。”

  姨娘的話很有道理,讓李重潤一直不停地點頭。

  “還有就是我最近才隱約的猜測到了一點,會不會你父親是特意配合陛下演了出戲才被流放的。為的就是能在朝廷之外立一個能吸引眼光的靶子,讓那些對陛下有二心的人主動就往你父親那邊靠過去?”

  “姨娘如此信任父親?到底是為何?”

  “因為你姑姑信任他。”

  姨娘的神色柔軟而又堅定,似乎是在說東西一定會往下掉一般。

  “那姑姑為何會這么……”李重潤實在不知道這種混亂的關系應該用什么形容詞形容:“甚至還給孩兒添了個妹妹。”

  “這種話,你最好永遠爛在肚子里。”

  “姨娘說得極是。”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既然姨娘已經把話說到了這么清楚的程度,李重潤許多沒想明白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孩兒準備把陳子昂調到揚州去做刺史,姨娘是不是能操作一下?”

  陛下有陛下的安排,李重潤自然也要有自己的打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