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小説黜龍全本 > 《紹宋》與網文創作和時代之文學及漫改的閑談
  今天是21號,《紹宋》漫畫正式上線騰訊動漫,閱文自家生意算是,本身閱文也有配合宣傳,所以公然借地打個廣告,希望大家都去騰訊動漫收藏一下,順便看看能不能入新坑……我本人對漫畫畫風是極為認可和尊重的,中間幾次騰訊動漫涂山工作室的老師也跟我有交流,真誠程度遠超我想象。

  具體路徑是去騰訊動漫,找故鄉編輯組或者涂山工作室,或者直接搜索《紹宋》即可。

  而借這個機會,也跟大家系統的聊一下《紹宋》本身以及我對文藝創作的一點淺薄認識。

  關于《紹宋》。

  《紹宋》的創作開端是不自覺的,從來沒深思熟慮的,就是寫完《覆漢》后,你已經意識到要吃這碗飯,吃飯就得開新書,不然沒稿費,然后編輯也在催,讀者也在問,反正就要寫一本新書。

  然后在一個作者群里,有個混蛋說寫靖康吧,寫趙構吧……那我說試試吧,就寫了。

  寫的時候,一邊寫開局一邊翻了《宋史》和《續通鑒》,看了一點人物傳記,一直寫到上架前,才買了王曾瑜老師的《岳飛傳》和《宋高宗傳》,南陽劇情,才開始翻《宋代官制辭典》。

  現在回頭去看,完全屬于趕鴨子上架,也說明了歷史類網文中的歷史資料之詳實需求應該是處于一個微妙階段。

  但與此同時,我得承認的一點是,《紹宋》也是我的創作黃金期。

  最明顯的一點是,有些情節或者章節真的不是個人可以運作或者計劃出來的,比如說在前期什么資料都沒有的情況下,主角投奔韓世忠的劇情,以及張永珍身死的劇情,就是一種理所當然,卻又忽然而然的創作。

  我不想用靈感這個詞匯,因為寫的時候真的是不假思索的。

  投奔韓世忠的劇情,是讀者推動的,上一章善意的讀者互動擺在那里,而我自己擺出鍵盤后,很自然的就一邊想著這一段寫出來會有什么樣的讀者反應,那一段寫出來讀者會怎么戲謔,一邊就把情節順了出來。

  張永珍的身死也只有一點文學小技巧的輕微反用。。

  關鍵的是之前一卷的鋪墊,是前幾章的描述,以至于寫到這一章的時候,他已經必死無疑,主角擺在那個立場一定要去裝一裝的,雙方的戲碼都已經自然而然,不可能再變,可這個時候就會想,真正的英雄到底該是怎么樣?真的會大公無私、忠孝為先嗎?主角真的會虛偽到頭、偽裝到底嗎?

  于是,兩個簡單的反轉,讓張永珍回歸凡人,讓主角失控,構成了這本書上架前最好的一個劇情。

  這種自然而然的流暢感,委實是創作過程中可遇而不可求的。

  至于《落雕》,反倒是創作早期便預想過的劇情,早到什么程度,早到決定寫靖康,但還沒開書時,我就在聽布袋戲配樂時想到了這個具體的劇情,和具體那個動作和臺詞——一定要是面無表情,一定是要給朕射下來!

  當然,這句話臨到寫時,改成了“替朕射下來”……因為主角這個時候的狀態是虛脫的,所以是強撐著的語言表達,應該是更軟弱的語氣,而他即便是再虛脫、語句再軟弱,也已經事實上構成了時代的最強音,所以反而效果更好一點。

  但《落雕》之后,就是全方位的失控到崩潰。

  個人寫作狀態的下降、空虛的知識儲備、角色臉譜化的演繹,到了這個時候開始統一的暴露。

  很多人不理解,網文為什么那么多爛尾,那么多太監,其實不光是網文,任何一種連載類的商業文藝作品,都要面對持續不斷更新帶來的巨大磨損,那種磨損是全方位的,從創作熱情到身體,再到作品本身,磨得你牙齒發酸,骨骼生疼,心里長繭子,網文幾百萬字寫下來,質量下降是理所當然,是常態,同一部連載作品周期內越寫越好反而是一種很少見的狀態。

  所以,這就導致了更新的拉跨。

  而更新偏偏是網文的生命線,它帶來的問題是全方位的,是反過來會跟其他問題想糾纏促進的,這個時候我就有預感了,這本書怕是要難以善終,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自己告訴自己,同時開始求救式的告訴少部分其他讀者,這本書的最終目標是要完本。

  但是,我最終沒有想到的是,這本書會崩在基本的結構上。

  因為沉默螺旋和網絡時代的流量特征,很多人都在說《保全》如何,一直到上個月還有什么網絡大神在微博上罵我,但不是這樣的……保全固然造成了轟動效應,引起了一直到現在都沒停下的網絡中傷,但更多的是輿論發酵和公關失策。

  不要說書本身的問題,只說黑子,早在《射雕》后這書就已經出現了一個不容忽視的黑子群體,他們因為更新的不滿而聚集,然后以舉報得逞為樂趣,甚至在舉報成功后私聊給我……這里面甚至有一位知乎幾十萬粉的大V,他樂此不疲的在貼吧里表達對我的不滿和持續的嘲諷,并在知乎上保持沉默。

  而這些早在《保全》之前。

  拋開這些混亂的、攪擾視線的玩意,真正讓這本書陷入到不可挽救地步,喪失了它原本應該有的一點文學性節點在哪里呢?

  在《武林》,在第五卷江南之行。

  別的問題,從《保全》的失誤到其他章節角色和情節處理的力不從心,都只是技術或者場外輿論問題,這里是個全面的結構性問題。

  從這里開始,整本書的結構失控了。

  或者說,我再也沒能力維持下去了……如果是有心的讀者,會發現主角東南之行過于倉促,本該在卷末定性的人物評價,居然在一開始就甩出來,這就導致了我忽然不知道該寫什么了,于是本該屬于新一卷的北伐劇情被迫上馬,在這一卷后半段開啟……一卷之內,前后內容是不搭的。

  說來可笑,過了這一章,我基本上是帶著一種悲壯心態在寫了。

  而真正那天早上起來,發現《保全》引發了輿論漩渦的時候,一方面是氣悶,另一方面則是意外的有一種,果然來了的感覺。

  不過,最后引發的漩渦和網絡矛盾遠超我想象也是事實。

  并且直接導致了我新書的風格大變和大量減少與書友交流的應激發應,我這輩子都可能會走不出這件事情的陰影,繼而產生從根本性格上的改變。同時,《黜龍》現在的問題是節奏壓得太緩了……但這些就是后話了。

  回到《紹宋》上,從技術角度來說,行家或者有創作經驗的讀者都能看出來,問題在江南劇情,這種預兆,在《落雕》后,二圣回來,《白馬》那章已經初現端倪,到了《武林》徹底崩塌。

  除此之外,我個人的心態也在《落雕》后明顯患得患失,跟著讀者和劇情起伏不定,也算是一種知其然而不能為的表現了。

  當然,公允來說,回過頭來看,《紹宋》依然是一本超出我創作初期想象的書,成績也好,最終的影響也好,遠比我認知的好得多。

  回到網文的評價體系內,它的總評不可能因為后期的失控和爆發的失誤就下降到一定程度,我可以很自然的說,2021年的歷史穿越小說里,有它的一席之地。

  只不過,在失控到將我的精疲力盡展示到淋漓盡致之前,這本書看起來,似乎有過更多的可能。

  但一書既成,假設是沒有意義的,而且總得往前看,讀者如何評價也是他們的自由。

  說完《紹宋》,進一步說說我對創作、網文、漫改的一點看法。

  其實創作這點之前已經通過《紹宋》說了不少——好的創作是需要激情的,是需要一種良好狀態的,是需要作者具有強大意志力的,但事實上,誰都知道想在網文的連載周期內維持這種狀態是很艱難的。

  因為網文寫手也是人,而網文連載這種模式是基于商業打造的,過于高強度的更新,天然反精品,或者說反文學,反嚴肅結構,再加上網文的低門檻,然后導致了網文的大面積低質量產出。

  這個時候,大家就會站在這個路口往四面去望,然后部分人就會貶低網絡文學,造成一種似乎無可辯駁的污名化。

  但是要我說,我個人反而一直認為網絡文學說不定是一種正確的道路。

  首先是創作者的來源。

  不想多說別的地方,只說網文……網文是目前唯一能夠廣泛吸收社會新鮮血液的一個文學創作模式……這都不要我說,大家肯定能感受到,現在這個社會,能讓醫生、警察、教授、碼農、學生、外賣小哥、公務員來獲得創作自由和創作平臺,并以此來獲得創作激勵與物質反饋的,除了網文就是視頻。

  但視頻目前似乎不具備可延展性與延續性,文字依然是一切有序表達方式的開端……用個時髦的話說,是ip孵化的起點。

  而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點了……我不覺得文藝創作倒退到非商業時代,就能好……恰恰相反,我覺得應該往前走,硬著頭皮走工業化和商業化道路。

  個人觀點,肯定偏頗,比我這個人的觀念向來是顧頭不顧尾,向前不向后的。

  什么意思?

  現在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是,常常有人問,大時代下,時代之文學在哪里?

  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目前是無解的,只能說個人有個人的猜度和想法。

  而我個人的偏頗觀點是,時代之文學,已經脫離了狹義文學范疇,而且躲不開商業化、工業化以及高技術化的……所以,它相對于什么小說,更有可能會出現在影視或者游戲領域,因為這兩個東西正是用工業化生產的方式,使用最先進的技術,集中最優秀的人才,群策群力做出來的。

  多扯一句,這其中,我個人尤其推崇游戲,因為它代表了更高的生產力,匯集了更多的熱愛藝術的工科狗。

  個人是很容易有失誤的,會很疲憊,打磨起作品來也耗時耗力,而工業化的生產模式,一層層的改編與推進,是能夠在相當程度上抹掉這些失誤的,而且能夠用一層層的群策群力,使作品更加豐滿細膩。

  大而無當的話說完,回到本次漫改。

  很多讀者常常會擔心,總覺得漫改或者劇改會導致作品的庸俗化,甚至會擔心另一種情況,魔改到不認識,但我對漫改這種事情是非常贊成的,包括魔改……

  第一,有錢拿……不要笑……初始創作者能獲得收益是一種莫大激勵。

  第二,不同的文藝表現形式意味著全新的、獨立的創作,比如我們必須要認識到一點,漫畫是漫畫,文字是文字,新的漫畫是李曉楠老師的作品,是他跟騰訊動漫合作后重新創作的產物,漫畫有屬于自己的藝術表達方式,原來的小說最多是其中的一個參與者,是一個參照物。

  第三,創作肯定有好有壞,但多重創作,卻是精品打磨的必由之路,我們回到之前時代之文學的話題,回到工業化生產的討論上,這像不像是工業化流程中新的一個環節?

  李曉楠老師還有故鄉老師工作室里幾位編輯,還有進行二次創作,首先就是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將一些小說里已經出來的優點保留,一些缺憾給重新彌補,然后再去創作一個嶄新的作品。

  我們不應該忌諱新生物和衍生。

  不往前走,路是通不了的。

  《紹宋》如果卡在白馬或者武林,不往前走了,太監了,難道就更好了……努力往前走,寫新的作品,做新的連載,才會有可能。

  當然了,我也只能說到這里,因為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不懂漫畫,做過度延展和推薦會顯得沒有說服力,但作為從《紹宋》網文的作者,我卻期待我曾經的作品能夠在開始與結束之后有新的生命和新的表達,期待自己成為工業化之時代文學創作者的一部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當然了,《紹宋》只是漫改,說這些過于大而無當。

  但是回到我個人,就這幾本書……又有什么理由不期待和表達呢?

  漫改本身,就是一種極度符合我這種工科狗審美的一種進步了。

  最后,我這人可能習慣了小說里的碼字,早早喪失了坦誠交流的能力,若有這篇文字有什么不妥或者鬧笑話的地方還望大家見諒,希望大家寬容一點。

  榴彈怕水孬好是個依舊在往前走的人。

  祝《紹宋》漫畫大賣。

  PS:還要感謝新盟主巍巍巍巍du同學的上盟,這些天腦子都是亂的,連打賞都察覺脫力……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