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小説黜龍怎麼樣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浮馬行(5)
  司馬正的短暫拜訪讓張行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情緒,他明顯察覺到了這個男人的掙扎和無奈,而這種掙扎和無奈很可能意味著這位人中之龍依然愿意為一些從小到大就伴隨他的理念去堅持一些立場……這不免使得張行最后那點規勸意味蒼白了起來。

  張行很為他可惜,但與此同時,也讓張老三進一步意識到,家庭出身、自幼的教育經歷,會對一個人有多大影響……白了,每個人的生命史都截然不同,每個人的決定都可能不為人所理解。

  司馬正如此,李定如此,白有思如此,秦寶如此,月娘如此,月娘他爹如此,賀若懷豹如此,曹皇叔和張夫子兩位大宗師如此,他張行也如此。

  甚至,皇帝如此,齊王如此,司馬長纓還是如此。

  但相對應的關鍵一點在于,所有人也都應該給其他人以體面或者帶有尊嚴的選擇機會,仗著自己的身份、暴力、權威不愿意給別人選擇的尊嚴,恐怕正是離心離德最佳方略……至于做出選擇之后自己來承受對應結果,那就是另一個層面的事情了。

  一念至此,張行不免有了一些小兒女心態,倒是決心等自己前途尋到大略結果,再與秦寶跟月娘了。

  唯獨秦寶內秀,月娘也不是好相與的,怕是瞞不住他們。

  但那樣也好,順其自然或許是更好的表達方式。

  轉回眼前,當晚,張行并沒有再等到其他客人,乃是早早吃飽喝足,乘雪上榻,捧著自己許久沒看的《女主酈月傳》來秉燭夜讀……卻居然將本書最后一卷,完整的重讀了一遍。

  這最后一卷,乃是講昔日“游龍”、今日東楚相國錢毅,與東楚女主酈月,龍凰聯手,銳意改革,整軍備武,終于在東境奮力一戰擊退了祖帝,逼的祖帝擲刀燕山,割嶺南北,保住了東楚國祚。

  卻不料,因為砥礪改革,早已經使內部妖族貴族階層不滿到了極點。

  于是,隨著祖帝去世,外部威脅一減,東楚內部矛盾反而全面爆發……南方妖族二島忽然叛亂,錢毅往東夷大島整兵,卻不料車騎行至東境與東夷大島的淺灘時,被早有準備的諸多妖族貴族合力襲殺。

  而這便是落龍灘的得名了。

  此事之后,妖族貴族們復又將錢毅首級取下,割去發、鼻、舌、耳、眼,裝在糞兜里送給了尚在東境的酈月。女主酈月見到摯愛落得如此下場,當場崩潰,遂以妖族正統之身自戕于赤帝觀中,血祭赤帝,詛咒妖族前途。

  此舉,激的赤帝娘娘親自顯圣,復活二人,并以至尊之血肉升騰二人為龍。

  但最終,經此一事,東楚在中原大陸上的領土盡失,東夷大島與妖族南方二島也各自獨立,擊敗了祖帝的傳統大國反而與祖帝的基業一同崩塌。而且,與大勢已成,注定要卷土重來的人族不同,妖族則是就此徹底退出了天下中心。

  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凈。

  只能,不愧是現實主義題材的名作,雖然早就看過數遍,可這一晚通宵,還是看的張行感慨連連,唏噓不已,恨不能要抄幾首詩出來。

  不過,隨著窗外發白,屋檐上的積雪忽然滑落,張三郎到底是從沉浸中回過神來,然后陡然倦意上涌,便翻身睡下了。

  再醒來時,赫然已經是中午往后了。

  且,張行作為副常檢,給自己和秦寶這批人定了三日假的,所以自然不用上工。但即便如此,跟某人不同,秦寶是根本閑不住,他早已經將院子掃的干干凈凈,然后又順著門前一路掃到了巷口,此時正在給馬廄里添置保暖的小火爐呢。

  月娘也早早給張行在小灶里留了飯,此時正在堂屋里分揀一些雜貨……都是最便宜的茶葉、針線、飴糖……這是準備散給周圍街坊里的窮人家的。

  張行和秦寶在時,因為之前南城圍坊的事情,對這種事情比較敏感,所以每逢下雨、下雪,基本上要有這么一會……之前二人不在,月娘一個女孩子家據也沒有斷過,如今二人回來,更是一如既往。

  “木柴快沒了……”月娘瞥了一眼無精打采的張行,脫口而出。

  張行居然在吃飯的同時打了個哈欠:“沒了就沒了。”

  “沒了就吃不了熱飯,屋子里也要凍死人。”月娘低頭收拾東西如常。“張三爺不怕凍,從張三爺開始,節省木柴。”

  張行想了一下,拿著筷子認真來問:“你是擔心下雪,送木柴的那位老大爺來不了?”

  “他已經一個月沒來了。”月娘微微抬頭。“這把年紀了,病了、沒了,都是尋常。”

  張行怔了一下,然后點了下頭……這是大實話……不過,他立即又想起了什么:“我怎么記得你過,他還有個兒子或者侄子呢?”

  “兒子……之前做役夫,過了好一陣子才回來的……也送過兩回。”月娘脫口而對。“我一直覺得有點問題。”

  “服役沒了蹤影,過了好一陣子才回來,基本上是逃回來的……不過無論如何,便是自家沒出事,這個雪天都不好送的。”張行脫口而對。“所以你要張三爺作甚?”

  “去十字街噼柴店訂一車噼柴,請他們這兩日速速送來。”月娘脫口而對。“不過要貴一點,也未必有之前的噼柴齊整。”

  張行點點頭。

  就這樣,二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等吃完飯,張副常檢到底是回到屋內穿上厚衣服,配上彎刀,掛上印綬,然后屈尊紆貴,緩緩踱步出去,親自往十字街訂木柴去了。非只如此,訂完木柴,其人也沒有折返,而是直接轉出坊門,緩緩往銅駝坊而去。

  并不算是出乎意料,下午的銅駝坊這里,生意居然也格外的興盛。

  尤其是張行隨便走入了幾家陌生的店鋪后,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了——筆墨紙硯等中低層消費品賣的很好,這跟整個東都城的消費刺激是關聯著的,但銅駝坊的另一層生意,也就是字畫古玩生意卻明顯還沒從之前的金銀征募事件中走出來。

  不過,差別還是有的。

  現在市場上的字畫存貨明顯更多,而且價格也很低……全方位的低,不光是緊俏的金銀,便是用銅錢、絲帛來衡量,也比前兩年便宜許多,但成交量很少。

  這意味著,藝術品整體在貨幣、以及其他產品面前變得不值錢了。

  或者,大家整體上不愿意收藏藝術品了,昔日能藏得起書畫的人家,也都在嘗試用書畫來置換金銀銅帛等更方便攜帶或者更實用的東西了。

  市價難得,張行淘到了兩幅字畫,讓店家給包裹起來往自己住處送去拿錢,就繼續孑然一身往北市方向而去,然后在北市的東北面殖業坊吏找到了閻慶。

  “三哥放心,生意雖然難做,但委實沒有被人刁難。”自家牛馬行的柜頭上,微微蓄了點胡子的閻慶親手給張行奉上一杯茶水,然后言辭干脆。“三哥的名號足足管用的,金吾衛、洛陽縣衙役、北市的市吏,都沒有額外的欺壓。”

  “我來就是這個事情。”張行認真以對,竟是比對秦寶和月娘還早透露了自己的一點計劃。“以后怕是我罩不住你了,白氏的虎皮該扯起來就扯起來……”

  閻慶點了點頭。

  張行端起茶來喝了一口,然后忽然醒悟:“你并不奇怪?”

  “三哥已經是正六品,又是那般有本事的,遲早要外任走一遭的,之前也過。”閻慶失笑道。“況且如今局面不好,大家都害怕再都中當差,三哥想提前離開東都,往地方上避一避也是尋常的……”

  張行點點頭,復又來問:“圣人的通天塔塌了,你知道嗎?”

  閻慶攏手而立,愈加苦笑:“既然是三哥來問,如何敢不知道?但我自從那日從一個宮中采買處知道此事后后,真沒有再行外傳,誰也沒有再過……北市這里的老板,都是有法的,估計也都知道,但大家都沒有相互提及。”

  谷瑏

  張行頷首不及,這種訊息停留在這個層面,也就到頭了。

  “伱還準備科舉嗎?”張行想了一想,繼續來問。“我看你如今已經漸漸擔起了家里的生意……”

  閻慶終于沉默了下來,過了許久才開口:“這次圣人出巡的事情鬧得那么大,便是我們北市這邊也因為大長公主一家忽然整個沒了,鬧得半個市都破了產,不做相關思量是不可能的,而且老父年紀也漸漸大了……不過,三年一開科,眼瞅著只有兩三個月了,準備了那么久,終究還是不甘心。”

  最后一句話才是根本,張行聽到后立即頷首:“若是這般,無論如何我都努力引薦你去一趟白府……但即便是英國公,誰也不敢彼時還在任上,何況是我……所以,這話只是半張包票。”

  閻慶再度失笑:“三哥總是不喜歡打包票,但總能幫上忙,這話上次便過一回,如今局勢一垮,還要再來一回……那我也只能再應一回了,此事能有三哥這番話就足夠了,實際上,莫這個,便是科舉還能不能按時開都沒人曉得。”

  張行再三點頭:“關鍵是,誰能想到,你以為局勢垮到頭了,卻總能再往下垮呢?我都不知道眼下還是不是最糟糕的。”

  閻慶只能苦笑。

  就這樣,與閻慶交代完,張行本欲再去找李定……但不知為何,可能是之前在巡視路上見過太多次,此時反而提不起興趣,尤其是人家夫唱婦隨的,看了平添心堵。

  于是乎,張行先去逛了北市,然后出北市南門,便順著洛水便做折返……走不過數個坊市,也就抵達了承福坊南門,這個時候,他本欲歸家,但目光掃過一側的新中橋,卻又心中微動,然后鬼使神差一般扶著腰中刀轉身向南,過了洛水。

  并回到了自己曾經居住的修業坊。

  坊吏他不認識,路上擦肩而過的凈街虎他也不認識,甚至坊內布局都發生了改變——昔日廬陵張氏的宅邸,如今早已經被切割成數塊,最大一塊是一位侍郎的住所,很顯然,當日刑部張尚書死后,雖然表面上是因公殉職,圣人也給了極大的哀榮,但不耽誤廬陵張氏這種南方二流世族徹底失勢,不能立足東都。

  當然了,現在回頭去看,不定算是因禍得福。

  除此之外,昔日以干凈、嚴整聞名的修業坊北半部,如今也明顯變得混亂和潦草起來。

  張行一路行來,多有閑漢三五成群往來,地上積雪并不厚重,卻也凌亂無人管,大多數人只是清掃了自家門前,不像洛水以北的坊市,多少還能聯通巷路。

  尚未到十字街口,張三郎便徹底喪失了繼續前行的動力,而就在他準備折返的時候,忽然間,身側當街一門被拉開一條縫隙,然后一只明顯是女人的手伸出來,將一個青帝觀中的平安符掛到了門環上。然后,這只手宛如怕冷一般立即縮了回去,卻又沒有將門重新關上,反而留著一條縫隙,保持了虛掩的姿態。

  張行盯著門怔了許久,才意識到這是什么意思。

  又或者,他其實一開始便醒悟過來這是什么意思,但不敢相信罷了——昔日勉強算是中產人家往上的修業坊,而且是最地道的北半部,還是臨街之地,居然堂而皇之出現了暗門子。

  想當年,自己剛來修業的時候,還曾經聽過凈街虎同僚分析過,為何修業坊的私娼生意少,為何只能挨著角落設立。

  張行在這道門前站立了許久,引得許多往來男女的側目,若非是腰中挎著彎刀,掛著一條黑綬,只怕早有人指指點點,暗中笑他有淫心沒淫膽了,還耽誤人家生意。

  就這樣,張行看了許久,終于在這里結束了今日的旅途,選擇折返,然后在傍晚之前回到了家中。

  并在晚飯后等到了白有思。

  “你跟司馬二龍了?”白有思懷抱長劍,突兀出現在了院中,直接朝屋內發聲。

  “了。”正在自己屋內案上欣賞今日字畫的張行從容做答,甚至連頭都沒抬。“屋里有熱茶,常檢自己來倒。”

  “你知道回來后我都去干嗎了?”白有思入得屋內,放下長劍,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來。

  “無外乎是公事私事,或者公私兼有之事罷了。”張行看準時機,毫不猶豫的將自己之前制作的小印蓋在了身前畫作的空白處,也不知道跟誰的毛病。“反正你是要做事的……不像我,漸漸只能想事情,人越來越怠惰。”

  白有思捧著茶杯微微搖頭:“那你能想到我到底去做什么了嗎?”

  張行想了一下,終于認真來問:“公事就不了,私人的話……是都中或者他處故人誰遇到什么麻煩了嗎,譬如溫柔坊的幾位?還是南陽的那位師兄?又或者是太白峰恩師有召?”

  白有思歪著頭打量了一下對方:“我大概能猜到你能想到,但你居然全猜中了。”

  “將心比心,外加湊巧罷了。”張行打量著自己的畫,言辭隨意。“我回到都中,第一反應就是擔心自己認識的人忽然就沒了,或者遇到什么事情……怎么呢?我認識和在意的人里,除了常檢你們幾位外,其他都是貧賤之人,要么干脆沒遇到事躲過去了,要么可能連蹤跡都沒法尋找……倒是常檢你的故交里,頗有幾位能扯出一些事端來。”

  “譬如溫柔坊里的幾位都知?”

  “譬如溫柔坊里的幾位都知……看起日進斗金,但其實不過是雨打飄萍罷了,想要撒手,想要全身而退,除非有你這種愛管閑事的貴人去插一手,否則只能被人敲骨吸髓,吃干抹凈……她們一旦離了歡場,一個地痞流氓,乃至一個仆役都能捏住她們。”

  “你這話,宛若親眼看見一般……不錯,安二娘和大小林兩位都知想走人,結果安二娘前腳賣了樓,后腳就在溫柔坊里被人一夜間偷得干干凈凈;大林都知帶著錢先往西都走,準備在關西安家,結果在潼關道上遭遇了劫匪,死在了當場……小林都知心細,甚至不敢聲張,一直等到我回來,才偷偷遣人給我留了信,我親自去查了才知道,竟是她家的仆役路上起了歹心,但她家仆役帶著錢走,又被潼關守軍發覺,大約猜到是怎么回事,便直接殺光了示眾,錢財卻一分都拿不回了。”不知道是不是成丹期的特質,白有思語氣顯得很平淡。“我殺了一個為首的貪財軍官,回來殺了一個溫柔坊的幫派首領,替小林都知拿到了一些錢,讓她隨著我家車隊去關西了。”

  “那南陽伍氏兄弟呢?”張行沉默了片刻,直接換了話題。

  “聽到云內之圍后,公開扯旗造反了,還打出了誅昏君的旗號。”白有思眼皮微微一跳。“伍驚風那廝跟我,他覺得既然要做事,總得有些光明正大的東西,不能老是指望投機取巧。”

  張行搖了搖頭,也不曉得這又是誰給這位灌的雞湯,反正不關他的事。

  “至于恩師那里……”白有思嘆了口氣。“你應該知道他找我要什么吧?”

  “當然猜得到,塔都塌了,如何猜不到?”張行不以為然道,卻又忽然扶著桌案抬頭。“也怪不得常檢這么忙……還有一事,令尊是不是準備等大金柱一修完,就去做太原留守?”

  白有思絲毫沒有疑惑:“就知道瞞不住你……剛一回來,跟家父講了途中經歷,家父便東都留不住了,應該去謀個西京留守……幸虧大金柱還算順利。”

  “他想得美。”張行絲毫不給英國公面子。“白氏不可能做西京留守,也就是太原現在亂成一團糟,需要有武名且家世足夠的大人物去收拾爛攤子才有可能如此……令尊一開始就是想做太原留守的。”

  白有思緩緩點頭,然后啜了一口熱茶,復又緩緩來問:“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是……但沒證據。”張行收起自己的書畫,從容做答。“我也是司馬二龍來找我后想到的……南衙諸公執掌國政,不可謂不重,而其中,凡是新晉一黨,其實名聲都不太好,反倒是一群老臣,也就是守舊一黨,素來有些名望,直到近來才漸漸無用,或者淪喪……可他們怎么淪喪的呢?咱們親眼所見,還不是跟司馬相公一樣,被這位圣人逼的?所以反過來想,那么所謂新晉一黨,十之八九是知道圣人脾氣,所以早早就不愿意觸霉頭,逢迎著圣人性情來,這才名聲不好……”

  “你是我爹早年便隨圣人,早該知道圣人的性情,所以有些事情他早有預料……甚至是推波助瀾,是也不是?”白有思主動替張行到了關鍵。

  “不是。”張行將書畫放到了木匣子里,喟然發問。“我只是好奇,令尊在你家三輝金柱前的那盤棋,到底是跟誰在下?跟天嗎?事到如今,可曾勝天半子?可若是勝天半子,又是拿什么做棋子呢?”

  白有思難得色變。

  “只是個猜想。”張行忽然失笑。“常檢不必在意……對了,我跟李四郎商議好了,回來就要跑官的……常檢覺得我能做個郡守,讓令尊刮目相看嗎?”

  白有思正色起來,卻顯得有些沒好氣:“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