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10章 四眼貓頭鷹 環首漢家刀
  焦平知道鸞鳥的意思。

  看來泥鰍怪是它看中的客戶,因此不愿焦平胡亂插手,攪了她下一單的生意。

  這也是因有之義。

  售賣信息的人,若是不阻止信息肆意傳播的話,那這生意很快也做不下去了。

  焦平點頭應允了下來,跟著招呼泥鰍怪出門,帶他往下處地方去。

  他可無意為這泥鰍怪火中取栗!

  再說這頭泥鰍雖說出身一般,也就沒本事像自己一樣恃強去捉異魚換東西。

  不過它貌似運氣還可以,否則一介凡魚如何能筑基化形?

  而且它又近妖集,可以在這里當個跑腿小廝,掙幾個安穩錢,縱有些風險,但總比在外頭與人拼生拼死強多了。

  就說它現在巴巴的跟在自己身周,忙前忙后,殷勤無比,恐怕也不止是因為怕自己,更多的還想從自己這里討些賞去。

  已經是筑了基,未來的收入又是看得見,也難怪那鸞鳥會盯上他,認定他是下一個客戶了。

  ……

  接下來,泥鰍怪在前帶路,引導著焦平來到河邊僻靜處、一處怪山之前。

  這座怪山不大,看上去像個三角錐,其山體光禿而硬、黑兀兀的,不由給人一種含鐵量極高的感覺。

  再走近前幾步,一股熱量驟然撲面而來,焦平于是知道來對地方了。

  這是一家兵器鋪。

  一家開在掏空山體里面的兵器鋪。

  焦平在泥鰍怪的帶領下,兜了小半個圈來到另一面、開著的鋪門前。

  焦平拾步而入。

  鋪內熱量更甚!

  火光映得四處通紅。

  很顯然,這店鋪設立在這里,本就是借助此處的地火煉制兵器,兼且自銷。

  就像人間的打鐵鋪一樣。

  焦平到底是水生的生物,很快體表就隱隱感到有些不適。

  看來此地并不適合他久呆了。

  不過他沒有將不適應表現出來,而是克制住身體的反應,做出一副鎮定樣子。

  一旁的泥鰍怪,定力就差上許多了,身子一會兒扭來扭去的,明顯很不自在。

  洞內一把洪亮聲音響起,未語先笑。

  那聲音大笑道:新筆趣閣

  “貴客臨門!可有什么需要?”

  聲音洪亮如鐘,在這山窟之中激起陣陣回音,來回激蕩,更增洪亮。

  見主人家出聲招呼,焦平打個手勢,示意泥鰍怪去門口等他。

  泥鰍怪如蒙大赦。

  焦平走前幾步,又繞過一個兵器架,就看到離架不遠處的柜臺之后,此時正站立著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

  身影雙手作勢打開,示歡迎之意,它看到焦平進來,也自大步邁出柜臺迎接。

  待走近幾步,焦平就見到這鋪主魁梧人身之上,赫然正頂著一個長毛的鳥頭。

  鳥頭形如貓頭鷹,但有著四只眼睛。

  四只有著柱壯眼珠、瞪圓的金睛,一起隨著頸部的靈活轉動,直直看來。

  這么顯著的特征,焦平馬上明白過來這位兵器鋪主,其原形乃是異獸“颙”。

  《山海經·南次三經》載:又東四百里,曰令丘之山,無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條風自是出。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颙,其鳴自號也,見則天下大旱。

  這頭“颙”之所以頂著個鳥頭,是因為跟焦平一樣,在化形時出現了一些畸變。

  這種畸變,《概述》中說是因以妖身修人法,并不能十分契合的緣故出現的。

  這種現象相當普遍,不過好在只是影響外觀而已,并不影響實用。

  這鋪主走得近了,焦平又注意到他的手雖然大致是一副五指人手的模樣,但十分之粗壯且虬結如鷹爪,上有火燎痕跡。

  看來這位鋪主化形時的畸變程度,遠比自己要深了,焦平忖道。

  鋪主走近,身著一身大火紅袍,這還是焦平首次在妖類身上,見到如此華裳。

  這鋪主聲音洪亮如鐘,又喜大笑,不過當面聽到從一張貓頭鷹嘴中傳出來一陣豪邁的大笑,感覺上還是有些悚然。

  “貴客需要點什么?”

  那“颙”打量過焦平之后,又是一陣大笑,十分熱絡地招呼著生意。

  “我需要一把兵器。”

  焦平說道。

  “兵器……請往這邊請!”

  “颙”大笑說著,躬身伸手,熱情的將焦平延請到一旁墻上掛著的兵器架前。

  架上掛的,都是打造好的成品兵器。

  “不知貴客需要什么樣式的兵器?長的?短的?輕的?還是重的?”

  “颙”熱情招呼著。

  焦平將目光從墻上掛著的兵器上一一劃過,突然目光一定,徑自走上前去,從上面取下一把刀來,拿在手上試手。

  鋪主笑吟吟的看著,并無阻止。

  這是一把【環首刀】。

  環首刀又名“漢刀”、“環頭刀”,是一種由漢劍改進而來的兵器,因刀柄首端處配有一環而得名。

  焦平一直都甚喜愛這種兵器,此刻在這里意外見到,自然第一個拿下來試手。

  環首刀的形制如劍般,細而長,但厚脊,單面開刃,直身斜鋒,更利于劈砍。

  它的造型堂皇而優雅。

  通體長直,黑色為底,柄首、吞口、鞘中、鞘末處,總共有五處箍金雕紋,非常之華貴。

  猶若刀中之君!

  柄首一環,既是配重,又是裝飾。

  是為“環首”!

  柄末沒有刀鐔,因為此刀主要用處,是用作劈砍之用,而不是刺,故而并不需要鑄鐔護手。

  前人曾有四句,盛贊此刀:

  大將生來膽氣豪,腰橫漢家環首刀;

  風吹鼉鼓山河動,電閃旌旗日月高。

  手指輕推,猶若全無阻力般,刀刃在無聲無息間滑出,沒有發出半點聲響地,其色清亮如霜花,猶如一泓秋水。

  其光冷冽而兇利,純而正!

  其寬有二指,一側筆直而厚重,一側刃尖而狹利,夾成完美而危險的倒三角。

  舉刀試揮下,一旁用于試兵的試劍鐵石上,突一角無聲無息滑落。

  整個過程仿佛感覺不到任何阻力。

  收刀回鞘,鞘與刀身之間嚴絲合縫,鞘圓柄也圓,使得這刀合鞘時,整體看就像一根末端鑲環的長圓直棍。

  這意味著在有需要時,這把刀還可以帶鞘一起,臨時充當作鈍器來使用。

  此刀刀柄略長,既能單手使用,也可雙手握持,輕拄在身前,柄首出的刀環頂端,正好抵近前胸骨底部的劍突骨。

  焦平嘴角忍不住露出些許笑意。

  贊道:“好刀!”

  “颙”大笑。

  亦是痛贊道:“確是上乘之刀器,貴客真好眼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