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11章 秋水馬革紋 橫骨可祭刀
  “颙”見焦平意動,于是乃乘熱打鐵,將此環首之刀更為詳細的情況,一一娓娓為他詳細道來。

  據它所說,此刀乃是它根據人族那邊時興的刀樣圖紙,采聚五金之英熔鑄,再用大錘反復折疊鍛打,歷數百次而后成。

  此刀刀身之上,那些明燦如霜雪的“秋水”暗紋,就是它曾累下苦工、不辭辛勞的最好明證!

  焦平知道它所言不虛。

  他既素來喜愛環首刀具,自然也就懂得一些鑒賞此類刀具的方法。

  他知道,此刀刀身之上,那凝結如霜花一般的“秋水”暗紋,其實就是出自著名的手鍛大馬士革花紋鋼的手段。

  要成此紋,非得千錘百煉之功不可!

  此紋前人以“秋水”而名之。

  前人有詩云:

  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雖然平靜,但并不是那冬天的止水,水面上不會死氣沉沉,微風過處,秋水上會不斷地泛起漣漪。

  前人捕捉到了這種明亮清澈、靜中有動的絕佳景色,從而創造出“秋水”一詞。

  可謂是惟妙惟肖!

  前人喜呼女子眼睛為“秋水”,意即乍一看明亮清澈,又好似水波蕩漾,含情脈脈,說不盡的萬種風情。

  而“秋水”之刀,刀身的表面上密布著若隱若現的花紋,這些花紋可見而不可觸之態,與秋水別無二致。

  “秋水”一樣的暗紋,正是折疊鍛打之后不同材質層層疊疊的狀態。

  有這種暗紋的刀,刀質都非常堅韌,這樣的刀,前人有“貴比等金”的說法。

  至于“五金之英”,這個《概述》之中有提到,五金就是“金銀銅鉛鐵”的統稱。

  前人有注:

  金謂五色之金也,黃者曰金,白者曰銀,赤者曰銅,青者曰鉛,黑者曰鐵。

  而古人其實很早時候,就開始嘗試使用混合金屬鑄造兵器了。

  如《吳越春秋四·闔閭內傳》中載:

  臣聞越王元常使歐冶子造劍五枚……一名湛盧,五金之英,太陽之精。

  五金之英,指得就是金銀銅鉛鐵這五種金屬的精華部分。

  修行者又稱之為“精金”、“精銀”、“精銅”、“精鉛”、“精鐵”,分別是由對應的金屬之中,提純提煉而來的。

  在修行界中,“五金之英”其實就是一種用途非常廣泛的基礎材料。

  也就是說,熔鑄這把刀的材料,放在凡俗人間,固然稱得上神兵利器。

  但在修行界中,這只是入門級而已。

  不過即使如此,這把刀對于現在的焦平來說已然夠用,不失為一把防身利器。

  ……

  就是它了!

  焦平將環首刀器直接提在手中,也不準備繼續挑下去了,直接就要結賬。

  他從隨身的獸皮中取出來一物,依舊放在攤開的掌心中展示,道:

  “就以此物換刀,如何?”

  這次在他手掌心中展示的,是一個小孩巴掌大小的龜殼,這是“旋龜”的殼。

  那玄龜的本體挺大的,但不知為何殼一剝出來,殼自己就收縮變小了。

  當然現在焦平知道原因了,《概述》中說這是“法器雛形”有天生的靈性緣故。

  這個龜殼佩在身上,可以不聾,可算是一件天生的法器了。

  至于可以再加工后,能煉成什么、或者什么也不能,焦平就不大清楚了。

  不過根據已知情況,已經可以斷定,這東西價值定然不俗。

  以之拿來換刀,多半換得過。

  “颙”四只眼睛齊齊一亮,顯然識貨。

  也是,他是煉器師,對于各種材料,自然都是相當之熟悉的。

  “颙”看了焦平一眼,雙手搓個不停,看來顯然在它心目中,旋龜殼的價值,更要在它親手鍛造的環首刀之上,自己占了溢價的便宜。

  故有著羞赧,不好意思。

  焦平知道挺多,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對手中這柄環首刀的估值,是要高估出了不少的。

  這中高估,并不是他的偏愛喜好而造成的高估,而是他忽略了周圍的市場。

  這柄刀確然是“颙”耗費心血之作。

  但不料一柄能在人族那邊暢銷的上乘刀器,在妖怪這邊,卻是飽受冷遇,一直以來無人問津。

  究其原因,是因為用兵器的妖怪喜歡的都是粗、長、硬的重家伙,對于刀劍這種更看重使用技巧的短兵并不感冒。

  這一番媚眼可謂白拋,“颙”不想一朝失算,白費了心血不說,還落得個“陪了夫人又折兵”的尷尬局面。

  好在是短兵器,用料雖然好,做工也佳,但總用料并不算多,虧不了很多。

  焦平不知道自己無意間高估了市場,不過“颙”的肢體語言,他卻是一看就知。

  正好,這里正要它幫忙。

  焦平一笑,將旋龜殼遞過,道:

  “店家若是覺得抵不過,再幫我一個忙如何?”

  “颙”喜出望外,連忙伸手拈起焦平手掌心上的旋龜殼,舉高再細看幾眼,而后攏到袖袋之中,貼身收好。

  然后它才想起連忙問道:

  “不知貴客要我幫什么忙?”

  焦平應聲,取出一個骨質白球來。

  “颙”一見,瞬間了然,如釋重負。

  這白色骨球,其實就是喉間橫骨。

  妖怪在化形成人時,喉間的橫骨并不是直接粗暴咳出,而是先溶解,后松落。

  溶解松落之后的橫骨,一遇風就再度凝結,那時就會自然團成一球。

  此物妖怪個個都有,可謂人手一個。

  而焦平取出橫骨球,其目的卻是想請對方出手,將其融入刀中。

  這是很多妖怪的慣常做法,可以增強與兵器之間的熟悉度,使用起來更順手。

  若沒有這一步,想要增強人與兵器相互之間的熟悉程度,那就只能以血祭刀。

  而焦平之所以要請動“颙”出手,是因為他雖然從《概述》中知道了“融兵”的好處,卻不懂得該如何去做。

  畢竟他自己可不懂煉器。

  “颙”不禁松了一口氣,將橫骨融入環首刀中,以此完成一次“祭刀”,這對它來說是個惠而不費的輕松活計。

  因此焦平就此事請它出手,它甚至還反過來有些感激他。

  一去一回間,反而又賺回了個“空手人情”,這倒也有著出乎焦平意料了。

  很快,“颙”上下忙碌一陣之后,橫骨球也就順利完成了“祭刀”程序。

  而焦平很快也就感受到,自己與手中的刀器之間,陡多出來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淡淡聯系。

  事已了,于是焦平告辭。

  自尋泥鰍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