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13章 靜功活睡法 基礎之刀術
  道家五行的法門,在筑基之后,就進入了煉精化氣的環節。

  而要煉精化氣,首先要知道怎么煉?

  這就需要法門。

  因此需要“種法”。

  “種法”一說,取意是將“法的種子”,給種入到陰神之中去,待其生根發芽后,直接教會陰神“化氣”。

  “法種”一種,法不修而自成!

  這就顯出“法種”的珍貴來。

  因此在“種法”這一步上,關節只在如何獲取一枚“法種”,在外而不在內。

  焦平現在就已然得到一枚“法種”,是于妖集之中的鸞巢之上,交換得來的。

  這是一枚【靈水功】的“法種”。

  功法雖是普通的大路貨,但“法種”卻是十分之珍貴,所以一整塊的冉遺魚干,也只能換來一粒。

  “法種”既得,將之觸開之后,就自然進入到下一個小境界“孕育”的進程之中。

  “法種”想要教會陰神“化氣”,這中間就需要經過“孕育”了,才能萌發生機。

  在“孕育”期,其實也并不需要特別做什么,只要靜靜等待“法種”從點到面、沁染到陰神全身上下就可以了。

  當然,這段時間修行者通常的做法,是找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安頓下來等待。

  等待的同時,也可學習“法種”包裹信息里頭一些相應的功法要點,來進一步地熟悉功法,為接下來的修行做好預習。

  所以“孕育”期,其實是個學習期。

  當然,也是個隱居期。

  在這一段時期,即使是再好勇斗狠的修行者,也會停下腳步,消失一段時間。

  這樣做是為了盡可能避開所有可能的爭斗,免得干擾了“法種”孕育的進度。

  故而“孕育”期,又有“隱居”期叫法。

  這些都是前人得來的寶貴經驗,焦平自然遵循,蕭規曹隨,并不標新立異。

  他來到荒山茅廬,本就是來隱居的。

  ……

  天亮雞鳴時分。

  焦平推開由草席編織而成的茅廬門,手中抓著環首刀,精神奕奕地走了出來。

  昨晚他并沒有睡去,而是根據《靈水功》里面記載的一個小竅門,嘗試著使用靜坐冥想的方法,來代替睡眠。

  靜坐冥想之法,在道門之中,也被叫做“靜功”,修持靜功,有助于沉靜心緒。

  靜功修煉到高深之處,就有著如“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般的鎮靜功夫。

  擁有這種程度的靜功,就可以極大地免除外界干擾,獲得極高的專注力。

  這樣的人,無論做什么,比之常人都一定會事半而功倍,十分高效。

  用之來代替睡眠,只是小道爾。

  若把靜功修行至深處,只需靜坐養神一刻,得到的休息就勝過常人一夜睡眠。

  不止如此,靜功的好處,還在于能使身心都得到高效休息的同時,對外界的風吹草動更加敏銳、更加警惕。

  修行界既非太平之地,也不是那避世的桃源,實乃是名利叢林也!

  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

  在修行界中,你永遠都不能有一刻放下警覺心,否則你將永遠地退出修行界。

  以一種被動的方式。

  而按照道門的說法,“睡覺”是屬于心活神死的“死睡”。

  一旦睡去,就容易對外界失去知覺。

  “靜功”則是屬于心死神活的“活睡”。

  在睡去的同時,仍可保持高度警覺。

  因此,《靈水功》中積極推薦它的修行者,用靜功來代替睡眠,甚至將其稱之為是一項修者必備的本領。

  而靜功之中,尚有一類。

  此一類雖也是靜功,但卻又區別于靜坐冥想,道門中人又將之稱為“動功”。

  “動功”其實就是高級的靜功。

  此類靜功練成之后,據說行走坐臥、一呼一吸、一舉一動,都會十分自然地處在一種深度靜功的狀態中。

  不過“動功”與天仙道功法一樣,都是名門大教入室弟子才能接觸到的,暫時間非是焦平所能想。

  所謂“入室弟子”,即登堂入室、可得真傳的真傳弟子是也,也叫內門弟子。

  不過焦平今日之所以精神奕奕,卻并不是因昨晚修持了靜功的緣故。

  他才初觸此道不久,冥想起來都是斷斷續續、不時中斷的,連最基礎的“連貫”要求都是做不到,怎么可能有效果?

  他之所以能如此精神奕奕,是因為蛟身的底子好,精力上十分充沛旺健,等閑三五天不睡,也是不困不累的。

  真是個熬夜的好苗子啊!

  ……

  焦平迎著朝陽,開始練刀。

  他練的不是什么厲害的刀術,而只是一些用刀的最為基礎的動作而已。

  若一定要用一個名稱來稱呼它,那勉強可以稱之為“基礎刀術”。

  基礎刀術的動作,主要就是十幾個。

  分別是為“握抱纏頭、劈砍截裹腦、撩掛扎斬、掃挑按藏、背推架帶”五句歌訣,總共一十九個基礎動作。

  這一十九個動作,焦平個個都會,他是讀書那會兒在興趣班上學會的。

  這些動作外行乍一聽覺得難,其實做起來個個都不難,就像做廣播體操一樣。

  畢竟這本來就是專為人體這種形態、該要怎么發揮出力量來戰斗而設計的,怎么可能為難人?

  不過就像扎馬步一樣,人人都是一看就會、一教就會,但真正能堅持扎下去、扎出功力來的,也不過是鳳毛麟角。

  練這基礎刀術,真正難的不是動作,而是堅持、刻苦、自律。

  焦平前生就是嫌累怕苦、再加上高年級作業量突然增多,就沒有再練下去。

  因此他現在只會個囫圇架子,也就是俗稱的“花架子”,耍個架勢還可以,但完全沒有任何功力可言。

  不過這已經是他唯一懂得的兵術了,因此他決心要將其重拾了起來。

  他在妖集“颙鋪”之中買兵器時,之所以挑了把環首刀,除了本身對于這種類型的刀器有著特殊的喜愛外。

  也同樣考慮到刀術的因素!

  因為手中這把環首刀,跟他當初在興趣班上所使用的練習刀樣式,十分接近。

  這是他練好基礎刀術信心來源之一。

  除此之外,他更為重要的信心來源,是較之當初強健幾倍的蛟身人形!

  以及,變得更加成熟自勵、堅銳如鐵般的心智和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