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28章 蕭蕭雨殺去 謀蛇千日功
  焦平手持利刃,殺心自起,內心之殺意如冰如鐵,正合秋雨肅殺之天勢!

  他與雨中疾奔之間,忽與天地精神獨自往來,感悟天地蕭殺雨勢,體內法力與外界水靈交感,化天地雨勢為行功路徑。

  待他奔走停下之后,他體內的法力流轉路線已然煥然一新,再不同于以往了。

  他擁有了一個全新的功法路線。

  雖然是脫胎自舊有功法,但既然已經有了一個全新的功法路徑,那自然亦可以稱之為是一門全新的功法了。

  這門感悟天地秋雨之勢得來的功法,焦平就姑且稱之為【秋雨功】。

  脫胎自【靈水功】的【秋雨功】!

  這門“秋雨功”初初運行下來,焦平發現除了法力在經脈間流轉的速度,要比之前的“靈水功”快上近三成之外。

  其法力質性也變得更加凝煉,且流轉之間又帶著絲絲蕭殺的寒意,猶如秋寒。

  真是天助我也!

  焦平的臉上,泛起一絲笑意。

  天發殺機,蕭蕭雨殺;地發殺機,龍蛇起陸;天人合發,萬化定基。

  看來這天地,也和自己一樣,是再見不得這老蛇活下去了。

  焦平看著眼前連綿不絕高堅厚重、唯獨中間被斬開一道裂縫來的“仙斬壁”,心中如是淡淡的想到。

  雨勢更大了。

  焦平抬頭看了看天中依舊厚積、且越積越厚的雨云,直接邁步入了“仙斬壁”。

  天與弗取,反受其咎!

  自己得在這場雨停下來之前,斬下那老蛇蛇頭,方才不負這天公作美之厚意。

  只是,看這云量和雨勢,這場泛濫秋雨離止歇之時,還遠遠看不到邊。

  自己,還有的是多余時間。

  ……

  焦平邁步進入“仙斬壁”。

  他并不急于去尋那老蛇晦氣,而是取出幾個在路上摘了的漿果,丟到地上砸破皮,使其果漿流出、混合到了一起。

  那些赤煉蛇子,正嗜此味!

  雖然大雨沖散了一切的氣味,不過只要用量上多些,依然能引來那些蛇子。

  要知道,蛇的嗅覺器官之發達,其靈敏度之高絕,可是遠遠超過了狗的。

  很快,窸窸窣窣的游水之聲響起,果然還是有很多蛇子經不住果漿誘惑,爬出洞來開始爭食不休。

  人為財死,蛇為食亡啊!

  焦平嘴角有些譏諷的看著,驟然出刀一挑,就已經用刀尖精準地將距離自己最近的一條蛇,其身上一副肝膽挑了出來。

  順勢又將其挑飛落到一旁去。

  那蛇被剮去肝膽,生命力卻強大。

  故而一時半會死之不去,只在地上水洼間不斷撲騰掙扎,看著人都替它痛苦。

  對于同類慘狀,群蛇無動于衷,不說美食誘惑在前,蛇本身也是冷血的動物。

  想要蛇類產生物傷其類的感情,至少得是通靈后得了人身多年,繁衍出一大片蛇子蛇孫來的,才可能產生這種感情。

  比如那老蛇。

  可惜群蛇雖然冷血,一心為食,但焦平黃雀在后,卻并不會讓它們真正得逞。

  若是讓混合果漿給哪條蛇吃了去,那他還拿什么來當香餌呢?

  再往山外跑一趟?他沒那閑情!

  果斷一一挑殺之。

  殺機不用牛刀,焦平對付這些蛇子,用的只是最基礎的刀術。

  雖然如此,一刀過去直接挑出肝膽,動作間精準至極、而又行云流水,依然使得他的用刀,看起來深具一種美感。

  刀光縱橫洗練,如凄霜,如白雪,如冷月,與滿地黑紅交織的赤煉蛇尸相映。

  仿佛生與死之間的顏色、界限,就是白、黑、紅三色的交雜。

  殺戮一陣之后。

  焦平估摸著,一直沒停下“導引”神通的身體也有幾分飽意了之后,就停手了。

  任由剩下還殘活的蛇子,游了上前來爭搶、吸食地上的混合果漿。

  總要給點甜頭才行,他想著,死人都還給一餐斷頭飯呢!

  他收刀離去。

  老蛇并未出現,他并不在意。

  這只是個開始。

  ……

  接下來的日子,每日都差不多到點,焦平就會過來這邊光顧,拿幾個不值錢的山中野果,輕易兌走一批蛇命。

  他依舊只使用基礎刀術,沒有顯示半分“斬蛇刀術”的修行,藏著殺手锏。

  因為他不確定,在他埋頭殺戮之時,那老蛇是否已經在地底的某處醒來,并悄然投來了目光。

  他絕不愿冒太多的風險。

  因此,在細節上自然就要嚴謹些。

  他也沒有顯露出半分針對那老蛇的敵意,只當自己坐吃山空之后,終于把目光投向蛇窟這邊,冒險過來覓食。

  并且隨著一次次的成功和安全離去,對于原本顧忌著的老蛇會出現的可能,也越來越不放在心上,行事越放得開。

  他使自己偽裝成這樣一個形象,他在使自己在老蛇眼中,是這樣一個形象。

  他并沒有急于表露。

  而是通過行動,一點一滴的構建著自己的形象,使之趨于可信。

  時間自會增加他行動的說服力!

  他在誘老蛇出來。

  那老蛇在地底,分明占據著地利,但自己不會任它占據下去。

  自己已有“天時”,此時天地間的雨勢依然不見稍小,他尚還擁有“天時”。???.

  這這并不意味著,自己就愿意跟老蛇平分秋色,讓它據去地利。

  猶其是,自己若是進入地底,已擁有的“天時”優勢,也很可能會消失。

  這是有可能的。

  若是地底有熔巖火漿之類的環境,老蛇棲息于其中養傷、茍延性命。

  這是極有可能的。

  屆時,區域間充斥著的火行靈氣,必然會逼逐去大環境中充斥的水行靈氣。

  屆時,自己不僅原有優勢盡失,更還要陷入于絕對不利之境地。

  此他所不取也!

  所以要誘那老蛇出來。

  是誘,而不是逼!

  只有誘出來的老蛇,心中充斥著滿腔的怒火,才會大意,才會有疏忽。

  而不是滿懷戒備,無機可乘!

  只有機關算盡,一點一點的將那老蛇擁有的優勢條件,削弱到最低最底,自己此行斬蛇,才能擁有最大的成算。

  想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

  想要做到這一點,需要耐心。

  尚好在的是,作為一名水行的修士,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等待。

  相反,作為火屬的蛇類,想必那條老蛇最不缺的,卻乃是急躁和暴戾。

  而最缺的,自然是耐性。

  想必這種多雨的潮濕天氣,已經是讓它身上的傷勢,隱隱作痛了吧?

  焦躁不安了嗎?

  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