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29章 物競天擇論 老蛇吞小蛟
  焦平維持著極佳的耐心和毅力,一點一點的“真實”地展現著自己的人設形象。

  他每日往返于荒山茅廬與“仙斬壁”下蛇窟之間,兩點一線來回跑,仿佛心無旁騖的進入到又一陣的閉關修行之中。

  本來已經練得純熟,變得洗煉至極的基礎刀術,在大量鮮血的喂養之下,亦在產生著一絲絲的蛻變。

  仿佛是打造好的刀劍模具,開始在磨石上一下下的、被磨開了鋒芒一般。

  這倒是意外之喜了。

  不過隨著“獵蛇”計劃的進行,焦平逐漸弄假成真,真的也把心思投入到練刀之中,此時心緒映照刀光,心頭如冰如鐵。

  故而遇到這等喜事,他亦心中亦是無悲無喜,只當做是一件日常的小事而已。

  ……

  這一日,他取用完了日常所需的赤煉肝膽之后,正準備如舊離開。

  這時,身后忽有一個喑啞的聲音,仿佛湊在他耳邊般,低低嘶道:

  “你這小輩……每日里都來殺我的蛇子,取去些肝膽吃食也就算了,偏偏還不愿多費一點力氣,給它們一個好死……”

  那聲音低低笑道:

  “今日這就走了?”

  “可攻殺夠爽利了未?”

  “終于來了……”仿佛心頭之上,久懸著的一塊石子終于落地。

  焦平緩緩轉身,只見在自己身后十米左右距離上,此時正站著一位白衣文士。

  完全沒有想象之中的陰郁濕冷,對方看起來就像一個飽學的中年儒士一般,氣質文雅而柔和,如玉謙謙,書卷氣很濃。

  他著一身雪亮的白衣,上面一點泥點和水漬都是找不到,干凈如新。

  兩鬢微霜,眼角尾部生長著細細的魚尾紋,眼神清亮,像是一個歲至中年、內涵豐富的人間帥大叔。

  但焦平卻知道他不是。

  他的舌頭前端是開衩的。

  他現身在雨里許久了,但滿天瓢潑的風雨卻沒有一滴,能落到他的身上去。

  都是在尚還未落至其身之前,就已經被蒸騰成水汽,向四周散發去了。

  除此之外,他的腳看似站在地上,其實在離泥地上大概1厘米處虛虛懸浮著。

  這樣的人,怎可能是個普通人?

  他看上去像是很愛干凈,甚至是有些潔癖的樣子,但不知為何,焦平覺得他更像是厭水、畏水,因此不愿給水沾上。

  他似乎有些受不住寒,站在風雨里只是一小會兒,就不時輕輕掩嘴咳上兩聲。

  焦平面無表情,只緩緩地將右手再度按到刀柄之上,微微弓身,漠然道: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今日我可吃它,他日人亦吃我,生命的征程,本來就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優勝劣汰……”

  “今日我勝過于它,自然可以決定怎么吃它,他日人若勝過于我,技不如人之下為人吃,我亦無怨無悔!”

  “轟隆……轟隆……”

  天上的落雷一陣陣的。

  “咳!咳!”

  那文士掩嘴,咳了兩聲重的。

  忍不住又從袖子里取出一根絲帛來,擦了下嘴后,又再塞了回去。

  他聽了焦平的話,只低低笑道:

  “你這話說得倒也有幾分道理,只可以你這一番道理卻說不動我,你殺我這么多條子孫,我不能不要個說法……”

  “今日出手將你就留了下來,也算是事出有因,不是我以大欺小了……”

  “當然,若是按照你剛才的說法,你對此應該是無怨亦無悔才對!”新筆趣閣

  “倒是我多慮了……”

  見談不攏,焦平緩緩拔出環首刀了,擺開了架勢,嚴陣以對。

  老蛇見了點點頭,又搖搖頭。

  他點評道:

  “你基礎的刀術耍得還不錯,已經入了門徑,得了些許神韻……”

  “只不過,不得上乘之刀術,再好的刀術根基,也發不了芽,結不了果……”

  “終究只是井中攬月、鏡中捉花,徒勞白忙一場罷了,傷不得我的……”

  見焦平一副絲毫不為言語所動,只作充耳不聞、嚴陣虛待的模樣,文士搖搖了頭,停口不再說話,飄身直上。

  小輩心性倒是不錯!

  可惜不得上乘法門點發,再好的心性也終究不過是頑石一塊罷了。

  白衣文士飄身而上。

  在焦平眼中,它前進的動作顯得既快又慢,充滿了矛盾之感,令人看了難受。

  說他快,是因為他身形移動之間,竟拉出一個個虛幻的身影出來。

  這自然是快到了極至。

  說他慢,是因為這些幻影,每個出現都明明白白、有條不紊的將所有細節“緩緩”展示在你面前,讓你看得一清二楚。

  這種矛盾的移動方式,顯然是一種高明至極的作戰身法了。

  那老蛇身姿悠然,直取正面角度、大搖大擺地攻了過來。

  焦平卻只覺一切虛虛蕩蕩,根本拿不定哪處身影是真實的他。

  這種眼睛被欺騙,與大腦反應產生嚴重不協調的感覺,讓焦平難受得想吐血。

  焦平閉上了眼睛。

  既然眼睛暫時已經失去了它的用處,那倒還不如不要用!

  眼前一片黑暗,風聲、雨聲、雷聲的外界聲響也漸次淡去,漸至于不聞。

  焦平全力催動著那“秋雨功”的功法運轉,將體內的法力再一次的,與外界滿溢的水靈之氣鏈接在一起。

  他試圖借著靈氣的躍動,來獲得一種另類的“靈知”視角,從而感知敵蹤。

  老蛇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這個境界就能初步感悟天地……真是令人驚訝的天賦……可惜,還不夠……

  你的道途,今日就由我來斷掉吧!

  老蛇陡然加速,欺身直上。

  臨近焦平刀圈之內時,他突然毫無征兆地定定停住,絲毫不受慣性力的影響。

  焦平一刀猛然劈空,驚覺不好!

  不及回刀,胸口已重重中了一掌,整個人被打飛起來,摔到崖壁上又摔下。

  焦平噴出一口血沫來。

  他重新睜開了眼,目光掃過胸前,那里已是焦黑一片,像是被大火燎過一樣。

  漆黑的掌印邊緣處,更還有著一圈好似被燙傷了般、長出來的焦黃色水泡。

  焦平突覺嗓子里極癢,忍不住咳了兩聲,聲音干得像嗓子里塞了塊火炭般,張口一吐,痰中帶著些血絲,且十分黃濁。

  而那老蛇的火焰掌力,此時仍有絲絲的火氣匯聚,猶如余火般攻向自己心脈。

  好在,水行的修行確實有些優勢。

  至少在療傷方面是這樣。

  此時他體內的法力,也正自發的往胸口處匯集過來,不斷地撲滅掉火氣,給傷口帶來了一絲絲的清涼潤澤。

  不僅如此,剛才中掌時,體內的法力張成一層層網,也幫忙泄去了部分力道。

  否則剛才老蛇那一掌,那力道就該把他的一整顆心,都給拍成一堆碎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