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40章 六甲役鬼神 神兵得水火
  焦平知道這是獅子開口的機會。

  這時候不張大口要上一筆,且不說對不對得住自己,光就這“億萬里”路程,自己能不能走完都是一個問題。

  因此此時“雙叉河大王”一問,他稍作沉吟片刻,即道:

  “路程遙遠,通訊困難,不知我若探明真相,又該如何回復大王?”

  “若再不遠億萬里奔來,屆時恐將誤了大王之事……”

  “雙叉河大王”早有準備,聞言再度將手掌一翻,憑空取出三張黃符,道:

  “這三張黃符之上,我皆以天罡‘六甲奇門’之法封役了鬼神于其上。”

  “你探聽清楚情況,只需燃了黃符,將情形話與鬼神,我這邊自然知之。”

  “此符我予你三張,此去山高水遠,所見之非常,未必止于一處。”

  “你若拿捏不定,可燃一紙黃符,先行告知于我,再繼續往下探……”

  “‘天罡三十六’之‘六甲奇門’,六甲者,遁甲之術,役使鬼神,祈禳驅鬼,奇門者,數理奇門與法術奇門……”

  焦平心下一沉。

  他問這個問題的目的,當然不是好心想要積極出力,而是在試探“雙叉河大王”有沒有什么手段,能夠監控于他?

  若是沒有的話,他已經想著出發后就直接跑路了,做個算俅任務!

  但“雙叉河大王”顯然是技高一籌,早有準備,就等著他問了。

  雖然這黃符只說是作通訊之用,但不用想也知道符紙里頭封役的鬼神,必然同時具備監督自己的用途。

  三符一帶到身上,就是鬼上了身!

  焦平只有暫且熄下僥幸,轉而道:

  “路程遙遠,未免誤事,故我需要一門用來趕路的法門……”

  沒想到來時才剛想到的事,轉眼就又再次提到了,看來自己真是個勞累命!

  “雙叉河大王”思忖著道:

  “此請合情亦合禮,蛟龍興風雨,你是蛟龍,本來學習地煞‘御風’之術,或者地煞‘招云’之術,都是再合適不過……”

  “只不過這兩門神通,我亦沒有,手中止有一門‘躍巖’之術,你意如何?”

  焦平知道“招云”,乃是“地煞七十二術”中與“御風”齊名并列的移動神通,只不過一個是駕云、一個駕風。

  至于“躍巖”,其實就是輕功提縱。

  顧名思義,練成“躍巖”之后,就可以像電視里的武林人士一樣,腳尖在樹梢、巖石、或者水面上點過,就飄出老遠。新筆趣閣

  這門神通還算實用,只是太接地氣,難免就顯得low,不是那仙家的體面。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

  【招云:乃是駕馭祥云。】

  【躍巖:輕身提縱之術。】

  焦平于是應下,斟酌著又道:

  “趕路之法有了,下來我還需要一些療傷用的丹丸和修行用的物品……”

  “雙叉河大王”欣然道:

  “這個是自然,總不能教你出力,卻平白耽擱了你的修行,此事我早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你無須煩憂也……”

  說著,她又取出一個錦囊來,道:

  “必物名為‘壺天囊’,乃是由仙家壺中養育的靈蛛、用其所吐之靈絲織就了囊體,再以地煞‘壺天’之術加持而成。”

  【壺天:可開辟空間或洞府,納須彌于芥子,袖里乾坤大,天地掌中存。】

  “莫看它只有巴掌大小,內中卻可裝得丈許方圓的東西,無論份量輕重……”

  “此時囊里,‘練氣化神’修行所需一應丹藥,已悉數備齊,各天罡之數……”

  說完,她將錦囊放到身前木盤中,與深海寒銀、“躍巖”玉簡一字排開并列。

  接著她拍了拍手,侍女會意,端起托盤來到焦平跟前,將三物奉與。

  焦平只好一一收下,后轉身告辭,出門之時,他的神色相當陰沉。

  ……

  焦平回到茅廬之后,首先取出“躍巖”神通玉簡讀取了,任由玉簡自發碎去。

  接著又打開“壺天囊”,檢查著里頭的各類丹藥,果然品類齊全,數目分明。

  他扎緊囊口,又將輕薄如無重的錦囊順著法袍的開口塞到懷中,貼身收藏好。

  妥當之后,他即出門往妖集行去。

  及至“颙鋪”,略加寒暄之后,焦平當即道明來意,說道:

  “我將奉大王之命出行,臨行前大王贈我以神鐵,讓我來此地,請‘颙’兄幫我將神鐵融入神兵之中……”

  說完,他自懷中“壺天囊”中,取出一水藍一赤紅兩塊人頭大小的神鐵石來。

  “颙”不疑有它,見了只贊道:

  “原來是‘深海寒銀’與‘地火赤鐵’,天地間五行之神鐵,道友五中已得水火,當真是好機緣!好運數啊!”

  “請……請往這邊來……”

  焦平于是跟著“颙”所請,一路來到了門面之后的工坊之中。

  他并沒有告訴“颙”,“雙叉河大王”只是給了他一塊“深海寒銀”。

  剩下的另一塊“地火赤鐵”,是他傷好了之后,下到蛇窟下面搜羅戰利品時,在老蛇養傷的老巢中尋得的。

  當時發現這塊“火神鐵”,是在老蛇臥榻底下,看情形似是老蛇傷重后畏冷,于是將這塊神鐵鋪在底下,借之取暖。

  這回自“雙叉河大王”口中得知了提升神兵的方法,他自然不容錯過。

  于是他離開滂澤樹宮后,只在茅廬中稍作一會兒停留,就過來“颙”這邊,想要乘熱打鐵,且渾水摸魚、假公濟私一回。

  至于之前“雙叉河大王”口中提到的“后天神兵”,這個焦平也是知道。

  不止神兵,所有法器都可以簡單分為后天先天,即“后天法器”、“先天法器”。

  《概述》中說:

  “后天法器”,乃是由人力煉成,“先天法器”,則是由天地生成。

  這是兩者之間的分野。

  然則人力有時而窮盡,天地之偉力卻是無窮無盡,因此通常來說,“先天法器”的威能,都是要遠遠強于“后天法器”的。

  除此之外,“先天法器”渾然一體,其形質之堅固,也是遠超“后天法器”。

  雖然如此,但這并不意味著“后天法器”就不珍貴了。

  事實上,在修行界中,若是一件法器的前頭,能夠給添上“后天”二字。

  這就意味著入了流。

  這樣的法器,即便是對于天上的神仙來說也是十分珍貴,等閑要搶破了頭。

  而后天神兵,則更加難得。

  畢竟物以稀為貴,神兵是直接用于打打殺殺,磕磕碰碰在所難免。

  故而損壞得也快。

  不比其他類型的法器,還能隨著歲月的沉淀,從而不斷積攢下數量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