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44章 陽識臻百里 要事記日程
  焦平泛舟而下,晝夜漂泊。

  此行非止是一日,而每過個三天,他就會服食一輪“五知丸”。

  待得一月過去之后,他的“陽識”已是波瀾不驚地來到了“百里識”的程度,并且再繼續服丹,也是寸進不得。

  這是天然的極限?

  還是地仙丹決的局限?

  焦平不得而知。

  總之他沒做無用功,只將剩余的“五知丸”收好,開始綢繆下一小境的修行。

  “煉氣化神”大境,繼“陽識”小境之后的第二個小境,其名為“小還”。

  “小還”小境,又名“小遷”小境。

  這個小境的修行之要,就是要將“靈脈”中運轉的法力,導入到人體器官中。

  再通過法門促進器官吸收法力,從而增強器官的功能,為后面的修行做準備。

  在“小還”小境中,“靈脈”當中的法力會一直被消耗,直至最終完全被吸收。

  直至消失殆盡!

  而法力一旦消失,修行者自然就無法施展神通法術,遇事只能憑借肉殼迎敵。

  雖說身體器官的通靈,能極大程度的增強修行者身體各方面的素質,乃至最終成就“半仙之體”,向著超凡邁進一大步。

  但這期間法力的短暫缺席,還是會帶來許多的問題和不便。

  不僅是所有神通法術無法施展,便是一些武藝,除了“基礎刀術”這類基礎不涉法力應用的,其他的也同樣無法施展。

  因此從“小還”小境開始,一直要到“煉氣”完成,身體生出“玉液金液”之時。

  這中間過程當中的幾個小境,修行者等于同時失去了法術、和武藝這兩大類護道的依仗,個人安全防護能力降至最低。

  因此修行者在修行到這一步時,通常都會找個安全的地方,直接閉起死關。

  待得連過數境之后,重新撿回了護道的手段后,才會考慮是否出關。

  這一點關竅實是十分要命,也是焦平之前神色陰沉的原因之一。

  雖然“雙叉河大王”在明面上,一直說不愿耽擱了他的修行,又賜下來輔助的丹丸,做的比說的還好看。

  但這時候逼他出來做事,不給他一個安穩的修行環境,就算有輔助的丹丸,他又怎么敢吃?怎么敢修?

  焦平再次體會到寄人籬下的痛苦。

  似這種光明正大惡心人、為難人,完了你還無可奈何,只能認命、老老實實把臟活累活干了的手段,他是再懂不過了。

  因此他當時在那滂澤樹宮之上,可謂是“聞弦歌而知雅音”,于是第一時間,就暗地里起了跑路的念頭。

  只不過這念頭被三紙黃符鎮住,于是后面只好盡力爭取一些“份內”的好處了。

  ……

  焦平從自身懷中“壺天囊”內,緩緩地抽出那三張黃色的符紙來。

  只見三張粗糙枯槁的焦黃符紙之上,各自用著朱筆,在正反的兩面,都涂抹著一些暗紅色的鬼畫符線條。

  除了中間的“敕令”二字外,其余的線條部分,焦平也看不明白有什么作用。

  焦平拿出黃符,那符上的紅線隱隱蠕動著,一張抽象鬼臉即出現在符紙正中。

  這鬼臉看似靜止,但在焦平眼光移開時候,其上的“眼睛”線條卻悄悄移動,無聲地向外偷眼窺視而來。

  焦平神色一沉。

  他沒用眼看,但在“陽識”里卻看得一清二楚,這鬼東西還真是邪了門了!

  焦平突然切換到“通幽”視角。

  這時他就很清楚地看到,這三張看起來老舊得就像是要爛掉了的符紙,其上到底散發著的是何等樣強烈的靈光。

  靈光的強度,代表了符的威力。

  焦平只盯著稍久了些,就感到眼球被靈光刺得有些痛,于是就停下了神通。

  接著也不顧符上那鬼東西的異動,直接就將符紙重新塞回到“壺天囊”之中。

  事實上,如果可以的話,他十分想把這三張黃符給丟掉、或者毀掉。

  可他沒有把握。

  他根本無法確定那樣做了之后,其后果會是如何,因此投鼠忌器,不敢冒險。

  “天罡三十六法”,雖然一直都與“地煞七十二術”,合稱為“一百零八神通”。

  但實際上,在修行者群體之中,又有著諸如“上法三十六、下術七十二”,以及“天罡大神通、地煞小神通”的說法。

  天罡神通的檔次,實際上要高出地煞神通的檔次,不止是一籌的。

  因此自己用地煞“通幽”之術,去窺探三張由天罡“六甲奇門”之法制成黃符,就半點兒門道都沒看出來。

  別說是“窺得其妙”了,就連人家是怎么運作的,自己都摸不到半點脈絡。

  試問這般情形下,自己焉敢輕動?

  又焉能輕動?

  只能是暫且包羞忍恥、伏低做小,只是心中對修行的渴望,是愈加急迫了。

  焦平面色陰沉,心中則暗暗思忖,悄無聲息間,便把將學習天罡“六甲奇門”之法這件事,給排上了自己的日程。

  不了解之,如何解之?

  同樣排上他日程的,還有是要設法找到一處安全的所在,先行閉關一程再說。

  他縱再有顧忌,也拎得清楚輕重。

  絕對不會本末倒置,將自身的性命修行、置于那等次要的位置的!

  再一個同樣排上他日程的,則是沿途盡力尋找五行神鐵中的“土神鐵”、“金神鐵”、以及“木神鐵”這三行神鐵了。

  三行神鐵如果能夠得到,并再次融入到環首神兵之中,就能使得這環首刀一躍而晉升成為“后天神兵”。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之前融入了水火神鐵的緣故,自己這段時間祭刀,已是能隱隱約約的、覺到刀中靈性在萌芽生發了。

  就像是一粒植物的種子,其堅硬的外殼之上,已經是初初裂開了一道黑暗的縫隙,能夠照進生命的微光了。

  若能找齊來五行神鐵融入,只怕屆時真能如“雙叉河大王”所說的,借著晉升為“后天神兵”之際,順利誕下“刀靈”來。

  屆時,自己才算是擁有了一門撐得起場面的護道之法、一張養身的“靈符”,有了在這世間安身立命的底氣了。

  因此,此事決計不容輕忽,必要給記上日程,時時上心留意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