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55章 三仙障眼戲 布陣擬天罡
  “竟有此事?”

  焦平做出一副訝然的樣子。

  “此事眾所周知,毋需欺瞞道友,也隱瞞不過,便是某家不說,道友只需在集上逗留一二日時光,多半就能得聞……”

  “羬羊”大王搖了搖頭,繼續道:

  “也不怕道友笑話,某家是走獸出身得的道,一身修為雖然癡長,但下到水里卻奈何不得那江生的‘四耳’……”

  “不過……”他話鋒一轉,突目光灼灼地盯著焦平,道:“不過眼下道友來了,情形自是不同了……”

  焦平笑著搖頭,截住道:

  “我乃過路之客,大王是地主,縱大王自身不便,自有手下群英獻策效勞,何處拉上我一個沒用的外人……”

  焦平婉拒推諉,“羬羊”大王聞得,并不生氣,也未放棄,只是繼續說話。

  “道友卻是過謙了……”它目光炯炯地盯著焦平,二指指著自己的眼睛,道:

  “若我這對拙眼,沒有看錯的話,道友如今的修為,卻是來到了‘小還’關口,是也不是?”

  焦平點頭。

  “羬羊”大王胸有成竹,笑道:

  “既然如此,道友離家外出,想必暫未覓得一處合想的地方,以供修行?”

  “不如這樣,就由某家為道友提供一處洞府,供道友修行突破……”

  “事成之后,我只要求道友為我全力出手一次,對付那‘四耳’,成與不成,只看天意如何,絕不強求人力之功。”

  “如此一來,道友既不誤了修行,又能助我一臂之力,三則也可報日前那水猴子的攔路之仇……”

  “如此一舉三得,是我為道友計,不知道友以為,如何?”

  焦平猶豫不決,面色為難。

  “羬羊”大王大笑,道:

  “道友可是怕‘雙叉河大王’責難,此事易耳,待會就為某家修書一封過去,分說清楚緣由,必不致令道友為難……”

  焦平頓時如釋重負。

  ……

  當焦平走下樓,隨著“夫諸”去往“羬羊”大王、所安排給他的洞府之時。

  路上,他忍不住微露笑意。

  這一出“三仙歸洞”的巧計,似在彼而實在此,指東打西,指南打北,上下縱橫左右騰挪,借力打力。

  正是要瞞天過海、火中取栗,扯了“羬羊”大王的勢,無中生有地、憑空為自家修行創造出一個絕好的外部環境。

  而今目的既遂,倒也不枉他一番面授機宜、費心鋪排這一出“障眼戲法”了。

  這一出“三仙歸洞戲法”,絕大部分環節都是自己在變。

  所需要的外部配合,僅僅是唆使松鼠去往獸集的消息販子那里,說上一句“見得江上有道人和水鬼在追逐”。

  接著,再領上幾個賞錢而已。

  這也是他自尋水府不遇后,所思的轉進退而結網之策了。

  旁人只以為他意在水府。

  卻不知,他根本不管水府在不在?也不管“羬羊”大王、是否只是單純的如它自己所說,想剿除那“四耳”以靖路途?

  我先借雞生蛋,把修為提上來!

  ……

  “夫諸”領著焦平沿湖而行。

  路上,它不時停下,拿出一面令牌往虛空處印去,待嵌在虛空中的令牌面上閃過一層水光自發掉下后,即上前接住。

  跟著,才請焦平繼續前行,一路來到了溫泉水湖的另外一側。

  焦平暗暗在意。

  看來真是地煞“布陣”術了。

  【布陣:結界、陣法,禁制。】

  “地煞七十二術”中的“布陣”,是少有的一門下限不低、上限卻極高,甚至可與“天罡三十六法“相叫板的術法神通。

  這門神通學習難度極大。

  一是極難獲得明師傳授,像這種以知識體系著稱、知識體現力量的神通,等閑是不會有人隨便傳你的。

  這是十分尖端的要害知識,不用多想也知道,其傳承必然是受到嚴格限制。

  二則,這門神通若沒有一個老師指點你學習,光憑自學就猶如蒼蠅亂撞般,是自學不了的。

  真能自學成材的,那是億億萬個修行者里頭,才有可能一出的“妖孽”了。

  而這門神通到底有多厲害?全看修行者手中掌握有多少種“布陣”之法,又有能力布下其中的多少種陣法。

  至少“羬羊”大王這里,從它奈何不了那水猴子一事就可以看出,這個神通在他手里更多的還是看家護院作用為主。

  沒有主動出擊的能力,這門“布陣”神通則就顯得、沒有那么可怕了。

  因此焦平這樣的門外漢看了,自然在驚奇之余,也暗暗放心不少。???.

  “夫諸”將焦平帶到湖的另一側、一處臨時的小院前邊,再度將令牌嵌入虛空,解了陣法,而后推開了院門。

  它并不進去,只是又取出一個令牌來遞給焦平,道:“此處是鄙處,專門開辟用來閉關修行之用的洞府……”

  “尊客進去之后,只需將院門關上,陣法自然就合閉了,絕無人可打擾。”

  “院內主屋桌上,放有‘辟谷丹’,尊客若閉關期間肚餓,可自行取用。”

  “若是修行結束了,可將此令牌如我適才一般嵌到虛空陣法處,我手上的‘母牌’自然知之,就會過來接尊客出去。”

  “最后還請尊客珍惜閉關機會,勿要隨便外出,告辭……”

  “夫諸”說完,自躬身拱手一禮,就轉身自顧自的去了。

  焦平站在門口目送其背影離去,心中忍不住一哂,倒有些冷面管家的派頭!

  他搖了搖頭,轉身進院。

  關上院門之后,焦平并不急于馬上進行閉關修行,他也不進屋,只站在院中,即睜開了“通幽”法眼往上瞧。

  適才礙于主人家在側,不好失禮,眼下無人,倒要看看這陣法名堂!

  法眼之下,整座小院之上,倒扣著一個透明的光罩,猶如穹廬一般。

  光罩倒扣入地,嚴絲無縫,只大致能猜到其能量來源、是從地下而來。

  又隱隱與這一方的山水相連,想要撼動光罩,等同于是要撼動這一方山水。

  再多就看不出了。

  焦平遺憾的停下目中神通,接著又自懷中取出一張黃符來。

  這出“障眼戲”,能不能收個好尾?

  就全在接下來此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