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59章 古今有異法 修行大小知
  修行來至“龍虎”之小境。

  真龍出于肝而向上升騰,真虎出于肺而往下沉降,龍虎于是陰陽合和交匯,就會誕下“玉液”或者是“金液”來。

  若誕下的是“玉液”,則后續可以于中丹田處結養“嬰孩兒”,這是古法,指向的是上古煉氣士的道路。

  若誕下的是“金液”,則往后可以于下丹田處,煉就一顆“金丹”來。???.

  這是今法,指向金丹大道。

  古法簡樸,今法細致,各有特色。

  而地仙丹決所修,正是金丹大道!

  于是在焦平“煉氣化神”大境修行中,第六個小境界,就名之為“金液”。

  “金液”每一滴,都是修行者未來倚之成丹的根基,貴逾世間一切寶物。

  “金液”是修行者“煉氣”而得之物,可以大略看作是一種更為高級的“法力”。

  修行者修至此境,也意味著之前失落而去的護道手段,無論是神通法術也好、還是武藝刀術也罷,都是還回來了。

  不知如此,因“金液”的品質之高,故而以其施法用武,不僅技藝成型更快,其威力比諸之前、也是要大上許多!

  如果說原本的“法力”像靈氣一樣,還是處在于一種“氣”的狀態,那么“金液”的質性就是沉如汞銀一樣的凝煉液態了。

  此時若焦平睜開他的“通幽”法眼,自視其身,就會看到絲絲的、道道的金光和金線在體內各處,循著法門而流動。

  經脈、神經、器官……無一處不被染成一層燦燦的沉金色,將他這一具跌坐的身軀映襯得如仙如佛、十分神圣。

  修行到這個地步,修者已經是能夠全部控制體內的精氣,再不同之前被動了。

  像毛發、指甲、牙齒等,這些身體梢節的生長,更是想長就長、想停就停。

  血如汞,髓如霜。

  修行到這一步,焦平也該出關了。

  至于地仙丹決上所說的:

  “子母相逢,互相顧戀日得黍米之大,百日無差藥力全,二百日圣胞堅,三百日胎仙完,形若彈丸,色同朱橘,名曰丹藥。”

  “永鎮下田,留形住世,浩劫長生,以作陸地神仙。”

  這一種“百日無差藥力全,二百日圣胞堅,三百日胎仙完”情況,是人族特有,并不能適用于他身上。

  這并非是道門有意為難,而是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不同的生物修行,尺度是不同的。

  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

  再比諸人與蛟。

  人身不過七尺,壽命不過百,蛟身動輒長至數百米,壽則可至千年。

  兩者的修行,怎么可能一樣。

  焦平而今蛟身已長至百米,尚還處在生長發育的時期,后續還有的長。

  便是如此,此時他若化出原形來,雖無玄奇,但僅憑一身之蠻力,蛟尾橫掃之下就不知有多少道人使神通、都扛不住。

  先天越是強大的生物,修行起來,想要改造自己、升華自己,所需要耗費去的力氣和功夫,自然就越是巨大。

  相反,若是相對弱小的生物,修行起來所需的絕對時間,自然就短、就快!

  這看起來似是不平等,其實正是“大道之前、眾生平等”的體現。

  強大與柔弱,廣袤與細小,在大道面前都并無二致、一視同仁。

  因此再繼續閉關下去,那接下來焦平所需耗費的年月,那就是更是久遠了。

  而“羬羊”大王不會容忍他這樣做,雙方原本的約定,就是至“金液”為止。

  焦平之前,已經聞得院外有那“夫諸”的腳步聲來去數次,顯然對方也沒想到自己的突破修行,會用時這么久。

  這顯然是主人家有些等不及了,所以才會頻頻探視,時移事遷,之前辛苦掙得的外部環境,而今已經是不再了。

  都說水行最貪,想來“羬羊大王”走的是土行的路子,雖也重積累,但大概是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貪”成這樣吧?

  不止是外部條件失去,再說自身的客觀條件,也不允許繼續突破下去了。

  水行重積蓄。

  此番是由于有“自然”調節,故而耗去一十八年穩扎穩打、深溝蓄水,一朝開閘才能一舉傾覆、沖垮數道境界難關。

  而今積蓄已去盡,想要再和之前“移爐倒鼎”、“水火”、“龍虎”三小境一般突飛猛進、勢若汪洋傾吞,也不可再了。

  而今自己需要的是再作積蓄,為下次的突破做好準備,而在此枯坐下去,對此的用處已經是不大了。

  反不如外出活動,或能另覓得機緣。

  畢竟從來沒有一個修行者成道,是靠一直閉關、給閉出來的。

  焦平于是起身,稍稍活動了一下,走了幾趟刀,重新熟悉下已經是“半仙之體”的身體,而后才慢悠悠地拿出令牌。

  “啪!”

  “通幽”法眼只隨意看了看,焦平拿起那面令牌來,緩緩走到大門前,一下就將其嵌在陣法虛空之上。

  令牌之上,很快就閃過一抹幽光,但并不掉下,也未開啟陣門讓他出去。

  焦平好整以暇地等待著。

  這等情況早在那入住之時,那“夫諸”早就說得清楚了,因此只需要等就行了。

  并沒有讓焦平久等。

  可能是“夫諸”很有閑,也可能是它辦事效率極其高,更大的可能是人家一直就專門等著你出來、只差敲門催促了。

  總之,“夫諸”來得極快!

  它一路快步走著,“啪啪啪”地將通行令牌印向一個個陣門,一路走來,竟然腳步停也不停,倍顯職業管家之專業素養。

  來到門前時,同樣是一令牌印下,跟著連著子牌、一起收回懷中。

  而后“夫諸”鄭而重之地退后兩步,躬身作揖,肅然賀道:

  “恭賀尊客順利出關,修為大進,離長生大道,又近了一大步!”

  “哪里哪里……”

  焦平連忙回禮,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冷面妖怪雖然沒笑,但看得出來它并非只是單純客套,而是語出真心。

  因此,焦平自也不能失禮于人。

  只是焦平看得出來,這“夫諸”是敬自己的修為而賀,并非是敬自己是客而賀。

  他回禮同時,也暗暗嘀咕。

  不想這冷面,也是個執著長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