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63章 謀定斬猴策 江岸初挑釁
  焦平輕輕點頭。

  “羬羊”大王毫不意外,這么好的機會不是什么時候都有的,焦平能答應下來,自然對彼此都好。

  而自己之所以請這二位幫忙,自然不是隨便請的,而是經過精心算計的。

  首先是這兩位的確能幫得上忙,配合上“夫諸”和自己,對付那“四耳”水怪,可謂是十拿九穩、手到擒來。

  這是所有一切的前提!

  同時他們的修為,比諸自己則要差上一個大境界,這一點很好,正好方便自己穩穩拿住行動的主導權利。

  再者,修為低、自然胃口也小,給些東西就能打發滿足了,不會太貪。

  否則,它并非找不到更厲害的水戰高手來幫忙,比如上游那“雙叉河大王”就與它薄有交情,許之以利,喚來幫忙不拿。

  但本事厲害同時,胃口必然也大,不說動輒分去幾成“仙府”,若是遇人不淑,見財起意、要翻臉打劫的都有可能。

  如此一來,就反而不美了,倒不如找眼前這兩位,來得穩妥。

  而他們也不算虧。

  雖然大頭給自己拿去了,但就算他們在“仙府”中別無所得,僅是那些“龍虎大丹”就值得他們出手一趟、還有賺頭了。

  正好這些東西自己并不需要,拿來做人情和酬謝,正是惠而不費!

  而此行所取,就是圍毆那“四耳”,己方以強凌弱、以多打少,正是大占優勢。

  因此只需要出力,并不需要拼命。

  風險不大,收益卻極大的事,換誰來都不會選擇拒絕的。

  即便都說“金液”,是修行者將來成丹的根基,揮霍一點就少去一點,就要耗費時日重新修回,成丹的日期就再推后。

  但此行無論是揮霍去多少,一顆“龍虎大丹”下去,都足以補回來了。

  這并非是說“金液”不再珍貴了,而是這“龍虎大丹”,尤其是“上品上等”的“龍虎大丹”,其效力實在太過顯著了。

  ……

  “羬羊”大王輕輕以扇敲桌。

  既然在座各位都達成一致意向,那接下來他就準備分享一點進一步的情報了。

  他重新將三妖的注意力,喚回到自己身上來,沉吟片刻,說道:

  “這座江底的‘仙府’,據我了解本是屬于一個仙人所有,仙人的名諱不詳,只知道他曾自稱為‘土仙人’……”

  “這位‘土仙人’的生平事跡也不詳,只知道他極可能是土屬的仙人,至于他為何將這‘土仙府’遺棄在江底,也是不知……”

  “不過……我的手中,有他親筆留下的手稿,言及內有‘上品上等龍虎大丹’,共計周天之數,留贈有緣……”

  “此事,卻是千真萬確的!”

  說著,它手微微往下按壓,示意眾妖不要為聽到的數字、而太過于激動。

  接著它又說道:

  “此前,我本數次欲下水去尋那這‘土仙府’,但每次都被那‘四耳’所擾,致使事有不諧,不能成行……”

  “那只畜生,我猜測極有可能是從‘土仙府’中也得過一些好處,故而才能有如今的修為,不過它縱開靈修行……”

  說到這里,“羬羊”大王的嘴角不由露出幾絲冷笑來,哂道:

  “畜生到底是畜生!”

  “縱使開靈修行,也是難脫獸性,它性情極獨,早將那‘土仙府’完全視作自己的囊中之物,根本不愿分半點與人。”

  “而且還貪婪霸道,自得道以來,就不斷逐殺江底生靈,完全不能容物。”

  “似‘夫諸’這般,還是我上次正好遇上給救了下來,否則它也要遭了毒手去!”

  “羬羊”大王說道這里,“鯥”和焦平都是不由看向末座的“夫諸”。

  “夫諸”依舊肅著一張臉,并沒有更多的多余表情,只緩緩點了點頭,證實“羬羊”大王所說之言,確是屬實。

  “并非某家一定要殺人奪寶,此前也不是沒有與它打過商量,可惜它半分都聽不進去,只一味強項到底……”

  “‘土仙府’與我有大用,干系重大,而今卻是由不得它,再獨霸下去了!”

  “它既不愿配合……”

  “羬羊”大王臉上,流露出一絲絲駭人的殺機,斷然喝道:

  “此番就先剿殺了它,再來開得‘仙府’與眾位分寶……”

  三妖轟然應諾。

  士氣可用也!

  “羬羊”大王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它又將手掌往下虛按,止住聒噪。

  它只乘熱打鐵,開始排兵布陣道:

  “那‘四耳’現下之修為,與在座列位都是相差仿佛,上下不大……”

  “我輩此番以多打少,以強凌弱,斷無不勝之理!”

  “只需防備這‘四耳’見機不妙不接陣、或是中途跑了,引來其他的麻煩即可。”

  “焦平道友,你可如此如此……”

  “‘鯥’道友,你需這般這般……”

  “至于我和‘夫諸’,為防備那‘四耳’見了提前提防,就在后頭當預備隊,進行第二波的攻擊、和截斷‘四耳’后路……”

  一陣低聲的耳語過后,眾妖商定下彼此配合方式,即魚貫出門,準備斬猴。

  正是擇日不如撞日,兵貴而神速!

  ……

  半個時辰之后。

  焦平一人來到江岸之旁,陡然閃身來到一旁幾顆礁石之旁,起腳將礁石挑飛到江心上空,再重重墜下河底。

  “砰!”

  “砰!”

  “砰……”

  礁石接連砸落江心,濺起一蓬蓬巨大的水花和聲響,動靜極大。

  這是再明白不過的挑釁!

  焦平今日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修行進步之后、前來尋仇找回場子的惡人了。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粗暴的計策。

  但計不怕陋,只要因人適用就好,那四耳的“長右”水猴既然獸性未脫,那就極有可能中這一套。

  恐怕它,是受不得挑釁的。

  果然,很快那水猴就應聲而出,緩緩從江底浮出一雙腥紅的眼睛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從它的眼神之中,焦平分明看出它該記著自己,不由有些呲牙。

  雖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但這黑毛水怪上次一點屁仇,竟自記了十八年也沒遺忘半點。

  真是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