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64章 梟首續頭對 禁水大霧來
  將水猴子誘出水面。

  這已經是大功告成了第一步。

  這一步也只有焦平這個生面孔、上次又結下了梁子的過路客,才最容易做到。

  否則,若是讓剩余三妖來做的話,都是附近長居的熟面孔,那水猴在水下看到就知不對,心生警惕下是不會露頭的。

  焦平暗自振奮。

  不過接下來,他還是要再試一下,看能不能直接將這黑毛水猴給誘出水來?

  若是它肯出來,那埋伏在一側的“羬羊”大王暴起發難之下,相信幾下就能將這猴子的性命了結,倒也省卻一番手腳!

  于是焦平猛然一腳,踢起一塊人頭大小的石子、炮彈一樣直轟黑毛“四耳”。

  那水猴子伸出長而寬大的手掌,只輕輕一撥,就將轟來的石子撥開到一邊,四兩撥千斤,毫不費力。

  雖然如此,但焦平進一步的挑釁,還是成功激怒了對方,水猴打飛石子后,忍不住呲牙低吼,猩紅的眼睛滿是殺氣。

  不過縱使滿腔怒火,這水猴子仍是萬分之謹慎小心,只冷冷地與焦平對峙,絕不肯輕易離水半步。

  真是謹慎啊!

  那就直接硬來!

  焦平不再猶豫,雙手持刀,雙腳猛然發力前沖,直殺黑毛水猴而去。

  他此時在水面上行走,已經不再是如之前一樣腳尖點水、借力跳躍的方式了。

  而是踏水面如平地,竟每一步都在水面大力踩下,而后借力加速奔跑。

  這只因他現在所使的,已經不再是“躍巖”這門神通,而是臨行前、“羬羊”大王特贈與他的另外一門地煞神通。

  這門神通名為“履水”。

  【履水:水面行走,如履平地。】

  本來學習一門神通法術,不是那么簡單就能成就,是沒辦法傾刻而成的。

  但一來,這一門“履水”神通的功能極其單一,結構并不復雜,學習難度低。

  二來,焦平是蛟龍的出身,又是水道的修士,水里正是他老家。

  因此他對于“水”這東西,已是熟得不能再熟了,觸類旁通下,理解起來很快。

  對此焦平自我的感覺,就類似于是學好了數學之后,再去學物理一樣。

  雖然是不同的學科,但其實兩邊是有脈絡可尋,有些底層的東西是貫通的。

  這樣學起來自然就快!

  雖然如此,不過他如今的“履水”神通也只是初初入了門而已,一踩水就濺得浪花四射,跟只失控的噴氣艇似的。

  這離那“履水面如平地,波瀾不驚、水紋不興”,好似真踩在實打實的地面上,能借得最大張力來的“大成”之境界。

  還差得老遠呢!

  不過雖然如此,在外行人看來,焦平這樣分浪狂奔的情形,或是更顯威武。

  這聲勢端好大也!

  那“四耳”見了,卻是毫不動容,只是嘴角噙起一絲陰邪的冷笑。

  不知死活的小輩!

  它猛然鉆身入水,只一下就讓焦平失去了攻擊目標。

  焦平前面一番喧赫的作勢,至此盡數淪為笑話,陷入首鼠兩端之窘境。

  有力使不出,焦平無奈停步。

  不料就在他將將停步之時,一只鬼猴借著未息的浪花和水聲掩護,悄無聲息間鉆出水面,來到了焦平背后。

  那鬼猴雙手合抱高舉過頂,渾身肌肉接連鼓起膨脹,將力量不斷傳遞到雙手,很快就雙手就腫得像只擂鼓甕金錘。

  一擊“鋤大地”,從天悄聲猛降!

  這一下,就要將這不知死活的小輩背部打穿,打出一個盆大的窟窿來,一下就要壞了他的肉殼、索了他的小命。

  “嗡!嗡!”風聲細鳴如錘甕動。

  給我死!!

  焦平猛驚覺,但只轉過半身,那水猴子的一記兇猛的“鋤大地”就已經臨身。

  死神冰冷的鼻息,已噴到他后頸!

  “定…”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鯥”不負重托及時趕到,以一道地煞“定身”術,直接定住了水猴,解去了焦平的困境。

  焦平面色無驚亦無喜,這本來就是之前提前商量、鋪排好的套路和接應。

  也正是因為他要承擔誘敵工作,相對風險更高,“羬羊”大王思忖再三,才會臨時又補償他一個“履水”神通。

  焦平的動作停也沒停,連貫轉過剩下半個身子,順勢進步拔刀劈下。

  鳳凰刀術!

  “呲…”

  仿佛白日間一道電光劈過虛空。

  敵我身位電閃錯過,焦平身形下俯如猛虎撲食,雙手持刀斜指左下定格。

  他前后兩個動作變換、旋過的半圈中間驟然模糊了一下,乍一看是不連續的。

  就像連續播放的電影,中間被卡頓突然跳過一幀一樣,一下就閃現跳躍了。

  其快竟至于斯!

  刀光一閃即逝、一明一滅之間,猶如黑天里驟逝的閃電一樣,短暫地照亮三張各異莫名的定格表情。

  焦平冷厲兇狠,“四耳”驚懼恐怖,“鯥”驚駭莫名……放佛是凝固的畫像。

  “卟!”

  一顆長著粗硬黑毛的頭顱起飛。

  一刀斷首!

  成了…

  焦平的內心,泛起淡淡喜悅。

  ……

  “小心!”

  “鯥”臉上驚駭未絕,厲聲示警道。

  “不對……”

  焦平瞬間警覺,猛然躍離原地,按刀做出警戒防備的動作。

  “啪!”

  這時那飛起的猴頭,方才“啪”地一聲落至水面之上,使人驟一驚。

  焦平忽覺不對,血呢?

  那四耳的水猴,被自己一刀斬首,怎地頸部和頭顱的切口,都沒流出血?

  很快他的疑問,就得到了解答。

  那水猴子身軀站立不動,頸部處卻一陣惡心的肉芽蠕動,竟又長出一頭來。

  “地煞‘續頭’術!”

  “鯥”厲聲叫道。

  【續頭:即砍頭不死之術,頭被砍下亦能完好如初,又能夠長出新頭。】

  “咔!咔……”

  “四耳”晃了晃剛長出的新腦袋,表情陰冷怨毒的看了焦平和“鯥”一眼。

  接著它快速移動變換方位,躲開“鯥”蓄勢待發的“定身”術,而后躍起一個猛子,就要重新鉆入水下。

  它要逃!

  “休想!”

  “鯥”一聲厲喝,手中神通再出。

  “地煞‘禁水’!”

  【禁水:指不能河流被下了禁制,有毒或不能通行。】

  “四耳”一個猛子極速扎下,附近水面卻放佛凝結成了果凍一樣的“膠質”,不僅鉆之不進去,反而把它又彈了出來。

  那四耳猴子被如此戲耍,忍不住呲牙暴怒,但它仍無戰心,只一個法術放出。

  瞬間,江面以上就起一層濃霧,迅速向外擴散,霧氣濃稠得伸手不見五指。

  而那水猴子的身形,也馬上隨之沒入到濃稠的霧氣之中、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