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65章 地煞斗法會 各顯神通奇
  “地煞‘布霧’術……”

  “鯥”冷笑,法決一轉,厲喝道:

  “風來!”

  江面起風,陣陣狂風刮過,直接將還沒蔓延成勢的濃霧刮走,露出了中間那尚還不及躲閃的水猴子來。

  【布霧:在任何地方時間下霧。】

  【借風:能驅使風,自由操縱。】

  焦平看著“鯥”與“四耳”之間接二連三的斗法,不禁有些嘆為觀止的感覺。

  這“鯥”不止斗法經驗豐富,而且每道神通都是正好爭鋒相對,正正擊在那猴子的痛腳之上,屢屢壞去其意圖。

  這已經不止是“戰斗”這一層面的眼界和操作,這是“戰術”層面的東西了。

  “鯥”雖然每道神通,都沒有對“四耳”直接怎么樣,沒有直接的傷害性。

  但是焦平敢打賭,那“長右”心里一定恨這“鯥”,遠甚于砍下它一頭的自己。

  “羬羊”大王請了這位“鯥”來,還真是請對“人”、請到對癥的專家來了!

  “長右”神通再度被破,猩紅的雙眼變得更加血紅,殺機大作。

  它猛然微微蹲下躬身,筋肉大筋一彈一彈的,瞬間就把身形拉高拔壯,身上的毛發更是根根豎起、倒立如刺。

  這下子,原本看起來像只有半人高下的水猴子,一下竟就變成了一只黑猩猩。

  這變身,一看就是“爆種”了。

  小心!!

  焦平和“鯥”對視了一眼,都是不由嚴陣以對,防止這猴子的臨死反撲。

  卻不料,這猴子爆了種以后,竟不上前殺敵,而是舉起雙臂往底下猛捶,幾下就把之前“鯥”下的“禁水”術破去!

  水面束起的“膠質”,幾下被破去,重新崩潰成水液,接著那“四耳”又要鉆入。

  草!

  焦平面色陰沉。

  這“四耳”還真是他媽的茍啊,爆種只為逃跑,這種事都能干得出來。

  這只水猴子當真是個異數了,怪不得連“羬羊”大王都屢次逮它不到!

  ……

  說“羬羊”大王,“羬羊”大王就到。

  就在“禁水膠質”被捶開撒落之時,水面之下的一尾游魚忽然躍起,身形只一變換就化作一個長角的白衣士子。

  卻不是“羬羊”大王,又是誰呢?

  原來它早乘著兩邊斗法不注意,使了地煞“假形”之術,化作一尾游魚,悄悄游到了“禁水膠質”的底下去了。

  看來是早以料定這四耳水猴的性情,故而提早埋伏、好守株待兔了。

  【假形:身體變化,或男或女,或大或小,或神禽異獸,千變萬化也。】

  “羬羊”大王現身,悠悠吟道:

  “地煞‘大力’術,看我破你……”

  【大力:無窮神力。】

  說完,它似緩實快的一折扇點出,虛空中頓時閃過一座小山虛影,跟著“羬羊”大王一扇點在了“四耳”的后背。

  “砰!”

  放佛身體里塞了個充氣炸彈一樣,那只水猴子被“羬羊”大王的一扇子輕輕點中,竟是直接把它給點爆了!

  “地煞‘擔山’術……”

  “鯥”瞇了瞇眼,低低呢喃道。

  【擔山:能負山重,又能移山。】

  焦平知道它的意思,它是說“羬羊”大王那把折扇上,加持著一個“擔山”神通。

  沒想到這位“羬羊”大王,其手中折扇扇面之上的山水,竟不是一副圖。

  而是真實的移進去一座山!

  一座小山的分量直直壓下,若是受力面積大,力道分散些還好說。

  但集中于一點,那威力想想都驚人。

  ……

  “羬羊”大王出手,果然非同凡響!

  焦平和“鯥”,都是松了一口氣。

  這只水猴茍歸茍,一身的本事卻極是難纏,若是這次沒把它打死,那就得考慮惹下的這個仇家、其日后的報復了。

  一日縱敵,千世之患。

  那可真是,想想就壓力山大啊!

  只是……

  卻不料,這一口氣竟也松得太早。

  那“四耳”的身體,都被“羬羊”大王直接打爆了,這樣竟然還能不死!

  只見水面之上,那堆被爆得噴灑到各處都是的水猴血肉,忽然以距離最遠的那塊為中心,突然飛聚在了一起。

  接著一陣快速的粘復過后,那只水猴子竟又囫圇活了過來!

  焦平再度嘆為觀止,不得不服。

  這只四耳的黑毛水生猴子,這一身保命的神通,是何其之多也!

  要不是眾妖集齊合力,擠牙膏也似的擠壓它的生存空間,這水猴子一張張的保命底牌,還真是難以看得到。

  “地煞‘支離’之術……”

  【支離:各部位分離且毫發無損,又可瞬間復原,無半點傷痕。】

  這種情形似乎也有些出乎“羬羊”大王的預料,它喝一聲,接著率眾猛追。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正要乘勢追擊,趕盡殺絕!

  那“四耳”回轉頭,見到眾妖追來,眼中不由現出了憤恨之術。

  不過它對于自己的逃跑大戰略,態度一直沒變,也一直毫不動搖地堅持著。

  于是,它只遙遙伸手一指點來,跟著就一轉過頭扎進水中,逃之夭夭去了。

  這一指點來,十分神奇,焦平三妖奔跑著的身形,瞬間又回到出發的原位上。

  這下就再追不上了!

  “地煞‘逐去’術……”

  【逐去:使返回,復歸原位。】

  “鯥”環顧四周,見自己回到原位,再追不上那水猴了,不由面沉欲滴。

  “羬羊”大王面上閃過一絲厲色,接著毫不遲疑,同樣遙遙一指,朝著那“四耳”入水的背影點去。???.

  “嘰……”

  “四耳”在水下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利慘叫,跟著勉力沉入江底不見去了。

  “地煞‘登抄’術……”

  【登抄:使事物加快或在原基礎擴大影響,比如使火燒的更旺更猛烈。】

  “羬羊”大王看到焦平和“鯥”二妖不解的望過來,淡淡開口解釋了一句。

  原來,那猴子接連受創,雖有保命神通接連使出、把命撿回,但元氣大傷一場和一身重傷,到底還是免不了的。

  而“羬羊”大王這最后一道法術,正是乘火打劫,大大加重那猴子的傷情。

  正是“乘它病,要它命”!

  “羬羊”大王說完,看著焦平和“鯥”還想去追,又補了一句:“不必追了,剩下的就交給‘夫諸’吧……”

  聲調寡淡,似是意興闌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