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67章 言語誅妖心 踏罡分江流
  水猴子喉里“嗬嗬”作聲。

  “夫諸”知道它想表達什么,只是搖頭反駁道:“‘斬妖’也好,‘斬人’也好……”

  “妖的神通也好,人的神通也罷,這些法術神通在我看來,都只不過如同手中的兵刃而已,哪個好用就學來用……”

  “修行者應當善假于物,御物而非為物所御,你食古不化,自囿于成見。”

  “今又不明大勢,一味抗拒今法,方有今日此敗、今日此死……”

  “嗬!嗬!”

  那“長右”聽了它的一番話,猛然間身體更是起伏劇烈、“嗬”聲厲作,顯然是不同意這番說辭,想要出聲反駁。

  只可惜,它現在蠕動又那里能動?

  它這一下激動,當即就斷送了自己肉殼的最后一點命性,一下就嗚呼去了。

  只留下那對因憤怒圓瞪的血眼,兀自不肯瞑目,形容慘厲猶如厲鬼索魂一般!

  “夫諸”目光幽幽。

  它就知道這一番話,一定能斷送掉這位同江生的老“發小”、老仇家的性命去!

  很快,就有絲絲縷縷黑色煙氣,從死去的“長右”身體各處冒出,匯集在一起。

  最后形成了一個稀薄的猴子陰神。

  “夫諸”看著那猴子陰神的臉上,那兀自懵懂無知的神情,不由又是搖頭。

  “固步自封,不學無術……”

  它神色復雜的低低喃道。

  跟著面色一決然,下手再不容情,法決只一轉,迅速作法,喝道:“疾!”

  瞬間,那水猴子的稀薄陰神、就猶如是被無限拉伸的面條一般,只一下,就被吸入到“夫諸”的嘴里。

  接著它喉頭動幾下,又咽下肚去。

  “地煞七十二”之“追魂”術!

  【追魂:奪取魂魄,致人死命。】

  “夫諸”吞下“長右”的陰神、徹底斬盡殺絕之后,就開始將收拾去洞內痕跡。

  接著,它又大肆地收刮了一番洞內的戰利品之后,即攜著那“長右”的尸首,快速游動著浮上了江面。

  ……

  “嘩啦”一聲。

  穿著著一身莊重肅穆、黑綢金絲大法袍的“夫諸”,辨準方位,一下鉆出了水。

  它將手中提著尸首往水面上一扔,面無表情的稟道:“已服誅!”

  “羬羊”大王輕輕頷首。

  焦平與“鯥”兩個,也看了一眼四耳水猴子尸首,其實相比較于這具尸首,他倆都更好奇“夫諸”這一身繁重的裝束。

  只是“羬羊”大王和“夫諸”都沒有對此說些什么,他倆自然也不好多問。

  見焦平和“鯥”兩位辨過了正身,“羬羊”大王于是起袖一掃,就將“長右”的尸首給掃入到、江流之中去了。

  水猴的尸首順水漂流而下,很快就有大膽的魚兒,開始圍上前去啄食了。

  生于斯,葬于斯,歸于斯。

  干干凈凈,也不枉來世一場了!

  “羬羊”大王目送“長右”最后一程,直至那具尸首被拖去江底,再看不見。

  它回過頭來,朗笑一聲,掃去場上有些凝滯壓抑的氛圍,大笑道:

  “礙手的已然掃平,眾位道友,眼下就該是你我取寶的時候了!”

  “且隨我來……”

  它喝了一聲,即當先撲身入水,排頭先行,焦平等自然在后魚貫而隨。

  水下,焦平注意到“羬羊”大王的身周外緣,籠罩著一層薄薄的微光。

  他知道,那多半是地煞“入水”了。

  【入水:潛淵而不溺也。】

  “地煞七十二術”中的“入水”,看起來似是相當不起眼,但卻幾乎是所有非水生生物要進去水中時,所必備的神通了。

  而這一個技能,對于那些水生的生物來說,則又是一個雞肋般的東西。

  因為它們天生就會水,在水下活動比加持了“入水”的,還要更加靈活得多。

  因此根本不需要學習此術。

  像現在,焦平和“鯥”、還有“夫諸”就都是直接下水,輕松自在。

  反倒是“羬羊”大王這個修為高出眾妖一個大境的,相比之下,動作有些僵硬。

  ……

  一路暢游。

  很快一行來到了江底,而且在“羬羊”大王領路之下,來到上次焦平到的地方。

  焦平暗自一挑眉,看來自己上次沒找錯地方,也沒猜錯,這地方多半還有什么關鍵信息,是自己所沒能掌握的。

  所以上次來,才會尋不著“仙府”。

  眾妖停下,“羬羊”大王則踏足江泥上前細看,待一一對過細節沒錯之后,便是它也不由松了一口氣。

  它臉上微露笑意。

  跟著又肅了面色,朝眾妖道:

  “眾位道友,且讓開一些,待我施法讓‘仙府’現出形來……”

  三妖皆帶好奇,各自讓開了一些。

  “羬羊”大王在江泥之上步罡踏斗,豎指掐決作法,其所經之處,一個個印在泥底的腳印,正好形成一個八卦圖。

  這個八卦與尋常的不同,不是以“乾”卦開頭,而是以“艮”卦居首。

  “艮”象山,這是“連山八卦”!

  一圈禹步踏完,“羬羊”大王身上似承受了萬鈞之力,它陡然大喝一聲,道:

  “開!”

  江流應聲而開,一道裂痕似緩實疾地向外擴散、向上衍生,不斷蔓延。

  仿佛是天公出手。

  不一會兒,整條“三疊江”江面,就如同被無形巨剪裁開,應著喝聲一斷為二。

  兩邊斷口處,浩浩奔騰不住的江流嘩嘩倒灌而下,形成兩掛瀑布,而那原本下游處的江水,更是直接逆轉倒流!

  大江寬廣,江面原是一眼看不到對岸,此時裂開一道縫隙,掛起兩掛江瀑。

  水汽濺起,在兩條江瀑之間,折射出道道的彩虹,掛起一座座的虹橋。

  遠而望之,直猶如置身神話之中。

  而在江瀑之中,又可以明顯看到還有江魚在里游動、撲騰。

  而那江瀑之水,滔滔落下,卻沒有半點濺到江底,也不知流到哪里去。

  焦平只目光有些呆滯地、看著這猶如是“摩西分海”一般的大場面,此時此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在不斷回蕩著:

  “‘地煞七十二’之‘斷流’……”

  【斷流:乃是使江河斷流,此乃分水之法,可通過此法進入龍宮水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