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83章 煉師分丹器 龍律秩序嚴
  一夜好夢。

  焦平已經好久沒有現在這樣、躺在床上好好睡過了,自修行以來,無數個夜里往往都是在修持靜功中渡過的。

  他忍不住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而后方才起身,取過一旁的清水洗漱潔凈,臨鏡之時窺見里面的自己、倒也精神煥發。

  這一覺睡得深沉猶如死去,近乎于不省人事,看來這片黑暗的海洋環境,到底是在無形中影響了自己。

  焦平隱隱有悟。

  他取過出入令牌,輕輕注入法力,待有人答話后,又喚來香湯沐浴。

  一番全身收拾之后,焚香鼎爐上,已經落了薄薄的一層香灰,自然熄滅去了。

  焦平取過一旁新的香片換好,重新穿戴好衣物,跟著輕輕推窗,準備讓窗外空氣流動進來,換走里面的陳舊空氣。

  “吱……”

  木窗輕輕發出聲響。

  這時居住的庭院大門之前,一個已經站立許久的身影聽到動靜,趕忙抬頭。

  正好和臨窗的焦平,對了一眼。

  她笑了笑,有些燦爛。

  原來是“貝女”小真,焦平這才醒起昨天自己有叫她今天繼續過來,看樣子她應該是來了很久、等了許久了。

  若不是這一下看見,自己都險些忘記有這回事了,這一覺真誤事!

  焦平點了點頭回應。

  想了想,繼續讓窗戶開著換氣,自己則轉身下了樓,總不好讓人家繼續再等。

  ……

  小真在水鐘滴落第四滴金液時,就已經開始起身做著準備了。

  “海集”中,除了特殊的“夜集”外,剩余的正常商鋪,早一些的是在水鐘滴下第五滴金液時候,就開門張羅生意了。

  因此,自己自然得提前趕早準備,免得誤了客人的正事,萬一客人想湊個熱鬧、趕趕這“海市”的“早集”呢?

  于是她一早,就早早來到了。

  與焦平預想中的不同,她對于站在門外的長時間等待,心中并無分毫怨懟。

  或者說是顧不上。

  今日她的打扮,還是和往日里沒有大多不同,只是頭上綰著的髻換了個花樣。

  她把頭發,從原本的“雙平髻”,梳成了如今“單螺髻”的樣式。

  這樣會讓她看起來更成熟一些,好增強客人對她辦事能力的觀感和信任。

  這是她的小小心思,希冀能為改變自家未來、盡上些許力所能及的綿薄之力。

  除此之外,若說還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她腰間的掛飾上,多墜上了一個玉佩。

  玉佩是用上好的青玉髓心琢成的,隱隱生煙,其上兩面雕龍畫鳳、刻著各種繁復的寓意吉祥的動物形象。

  中間則有“仙客棧”三個字,代表了這是“仙客棧”標志身份的令佩。

  這塊令佩,是她一早過來親身到大堂柜臺驗過正身后,找那“龜掌柜”領了。

  小真心思還單純,故而她此時更多的是沉浸在、對未來遐想和憧憬之中。

  畢竟,有了這一次和“仙客來”接觸的履歷后,往后再想接觸,就會容易上很多,這對她的生活,將產生極大的改善。

  當然,前提是她這次能過關。

  故而,她只暗暗為自己加油打氣,決心一定要把事情辦得漂亮、讓客人滿意。

  ……

  焦平來到樓下開門。

  看著連忙鞠福的“貝女”小真,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只又一瓶“五知丸”遞了過去,道上一聲“久等了”。

  小真鞠福過后,大大方方接過客人的打賞,又笑著問道:“客人今日要去哪?”

  焦平沉吟片刻,道:

  “集上可有好的煉師?”

  “當然有啦……”小真笑道,“只是不知客人想要找‘丹煉師’還是‘器煉師’?”

  “‘器煉師’!”焦平道。新筆趣閣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小真問。

  “好。”

  于是小真在前引路,兩邊走出“仙客來”的大門,開始往“海集”中心走去。

  小真邊走邊解釋道,這處“海集”附近原來有著一條海底的火山山脈。

  于是煉師們就想方設法、想要架設了法陣,引得那“海底火”過來使用,最后還是龍宮出手幫了一把,才算成行。

  這道引過來的“海底火”,被當時出手的龍仙以陰陽之法濾成了兩道,一道溫順平和為“文火”,一道熾熱霸烈為“武火”。

  “文火”煉丹,“武火”煉器。

  于是丹煉者集于集南,遙應天上南方朱雀之象,寄托涅槃不死的好兆。

  器煉者則集于集西,遙應天上西方白虎之象,取白虎肅殺凋零之武勢。

  “北海海集”并不是任你自由散落、隨處隨意開店的地方,而是為了管理的方便,將相近的店家遷移聚集到了一塊。

  因此,也就大致劃分成了“集東”、“集西”、“集南”、“集北”四大塊。

  這四大塊的外緣邊上,筑有圍墻與周圍隔開,以為分界,形同坊市,彼此之間的流通要經由對應的“坊門”才行。

  而他們現在是在集北的方位,因此要找“器煉師”,就要由“北坊”到達集中心,然后在轉道過去集西“西坊”處。

  焦平輕輕頷首,只任由小真帶路。

  他起意要找“器煉師”,是因為突然想到了自己在“雙叉河集”的經歷。

  因此想著不如臨行前,把身上那塊得自“土仙府”的“首山之銅”給熔鑄了,也能好輕身上路、省得夜長夢多。

  同時也是增強神兵的威力。

  試想小小的“雙叉河集”,都有“颙”這位煉師,“海集”是大集,里面如何沒有?

  便姑且試著一問,果然就有,而且還細分出了“丹煉師”和“器煉師”的區別,不像那“颙”一樣身兼二職、兩邊都懂。

  很快走過“仙客來”門前的大街,小真讓焦平稍停,只揚手招了招,天上就有一架玉梭好似游魚一樣靈活的游下來。

  “海集”占地極廣,形同一座城市,自然不可能讓客人自己走路,因此集中配有玉梭當作乘具,無事就停在天上等召。

  之所以如此費心,而不是讓客人自己施法移動,也是為了避開麻煩和紛爭,畢竟不是誰都愿意讓別人在頭頂飛過的。

  而玉梭卻會走固定的路線。

  只不過沒有身上那“仙客來”令佩,小真也招不下這架玉梭來。

  龍族管理之下的秩序,向來都是以一階疊一階、等級森嚴、壁壘嚴苛著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