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90章 初至東洲城 茶肆逢說書
  焦平臨跨入海流之前,最后充滿殺意地望向“海眼”深處一眼,接著沒入不見。

  此行雖然得了一個地煞神通、和一篇修行“煉神返虛”大境的功法,但相較于失去的“化龍”機會、和得罪北海龍宮。

  所得根本遠不及所失!

  況且這還不是自己的自主選擇,而是被逼著一步步、只能走向這個選擇。

  這還是自己兩世為生,第一次被別人設計擺布得這么慘!這么被動!

  此時他還弱小,在“海眼”之中連承受住海眼水壓、靠近道人的資格都沒有。

  但今日弱小,并不代表日日弱小,今日不如人,也不代表來日不如人。

  這件事他絕對不會就這么算了的,山水有相逢,這條數他一定要討回來的,不論你這道人到底是誰?

  盡管日后走著瞧!

  ……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不斷借著大海的洋流,在海中瘋狂加速飛馳的。

  本來洋流的流速,就已經極快了。

  但焦平在海流之中,還不斷催動“機關飛梭”加速,如此快上加快、兩速疊加,一路以超高極速不斷飛馳。

  若是路上遇到什么風吹草動,他就要不惜大耗法力,連整架“機關飛梭”也一起“隱形”了去,一路藏形匿跡。

  這般日夜不休,在黑暗海中,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春花秋月、夏荷冬雪,這一日,他終于是來到了另一座大洲之前。

  停舟收梭。

  不得不說,經過這這么超長途的里程航行,他對這架“機關飛梭”真是刮目相看,這東西原本他還擔心半途要報廢。

  沒成想“路遙知馬力”,這“機關飛梭”一路行來,穩之又穩,完全沒有自己原先擔心的、出現任何零件損壞問題。

  果然是好寶貝!

  收好“機關飛梭”后,焦平眺望眼前的這一座名為“弗婆提”的東方大洲、和其周圍碎餅塊一般散落環繞著的各處小島。

  四海相通,根據他之前從“北海海集”之中打探到的消息,沒聽說過東海海里近段時間、有過出現什么不凡的天兆。

  海里沒有,那就只能應在陸上了。

  因此,他要完成“雙叉河大王”交代下來的差使,就唯有踏足東洲去尋了。

  隨意挑了一個眼前的小島,踏上久違的陸地,焦平一路運起那許久未用的“躍巖”神通,不斷往里深入。

  “咦……”

  不久,即看到了炊煙升起,循跡找到了人煙,原來是海邊不遠的一個小漁村。

  小村不大,看房屋也不過是三四十戶的模樣,此時已經臨近傍晚,家家生炊煙,捕魚的、下地的男人都回了家。

  因此人來人往的,比較熱鬧。

  這還是焦平第二世以來,第一次看到真真切切的、活生生的人類。

  他一時有些踟躕、不敢上前,中間作梗的不止是而今已身為異類的身份,更還有著一種不同時空的疏離。

  看著這些人的麻布褐衣、頭上包著一塊布的穿著,還有劈柴燒火、田漁為生的生產生活方式,他們都是“古人”無疑。

  并不是與自己有無數共同語言、共同的成長背景和相似價值觀的“現代人”。

  他隱于一旁,神情有些恍惚。

  靜立窺看了一小會兒,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他竟能逐漸聽懂這些人的話了!

  這里面,固然有他因為修行不斷改善自身的生命層次、理解能力大增的緣故。

  但更關鍵的地方在于,除了口音不同之外,這些人說的是跟自己同一種語言。

  這事還真是神奇了!

  北洲與北海也就罷了,畢竟相連在一塊還有的說道,而此地離那邊的不知相隔了多少億萬里遠,竟也說同種語言。

  這就好辦了!

  焦平在原地又聽了一會兒,覺得大致能模仿他們的口音了,于是就走了出去。

  那些村民一見他華服佩刀的,都將他當作權貴也似的“大人”,紛紛拜下。

  鄉人多鄙,見識不多,焦平問了幾句后見問不出什么東西,就順著他們之前所指的城池方位一躍而去了。

  身后“神仙”、“神仙”的陣陣驚嘆!

  ……

  “躍巖”不遠,果見一城。

  焦平站在小山之上眺望,見那城池有六街三市,萬戶千門,來來往往,人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卻也好生熱鬧也!

  臨至城門,見有守門的兵丁持槍攔住進城行人,或揭筐查看,或為難卡要。

  初次寶地,不知深淺。

  焦平自不欲多添麻煩,于是便掐了地煞“隱形”的法決,小心混過城門才解開。

  此間倒也富庶。

  焦平隨意走了幾步,倒也見得一些富足之輩、穿絲戴縷的,其衣裳之華麗,單論賣相倒也不比自己身上的差了。

  至于樣式,倒是差之不多。

  因此焦平自放心顯身,此時他除氣質出眾和身佩有刀,稍稍引人注目之外,其余的倒也和光同塵,順利融入凡俗。

  像這樣的通都大邑、繁華城池,城中的消息和見識,是要比封閉的小村高明上無數倍的,尤其是這種古代背景下。

  農耕時代,小農經濟的特點,是自給自足、不求于外,帶有天然的封閉性。

  這樣的一種特點,往往就使得一些古代的小山村消息十分之封閉,可能連王朝已經更替了、皇帝換了人都不知道。

  而像這樣的大城就要強上許多,尤其是焦平粗粗看下來,這城中百業興旺,有著不少的店面和商家。

  而商業越發達,信息就越流通。

  焦平正想著,該從何處著手打聽消息為好,突然聽得耳旁“啪”地一聲脆響。

  跟著一把清亮的老聲響起,道:

  “蓋聞天地之數,有十二萬九千六百歲為一元……”

  “將一元分為十二會,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

  “每會該一萬八百歲。”

  “且就一日而論:子時得陽氣,而丑則雞鳴;寅不通光,而卯則日出;”

  “辰時食后,巳則挨排;日午天中,未則西蹉;”???.

  “申時晡日落酉;戌黃昏人定亥。”

  焦平循聲,見一棚寮外插一旗,上有一個隸書體的“茶”字,原來是茶肆說書。

  這豈非是個探聽消息的好地方?

  見那說書人開了一段后,就厚著臉皮停下不說,只一直口干咳嗽,示意聽客慷慨解囊、施舍點碎銀,好買茶潤喉。

  焦平一笑,便走入了茶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