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95章 攜計入雨山 胎死地劫中
  焦平悄無聲息地回到“北俱蘆”。

  他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去應“花果山”這處“道場”,原因主要有二。

  第一是不想和孫悟空結仇。

  按理說孫悟空是在外成就的仙道,他的“道場”極有可能是在靈臺方寸山處。

  不過這只猴子是“不入十類、不達兩間”的“混世四猴”之一,是未來大鬧天宮的“齊天大圣”、靈山佛境的“斗戰勝佛”。

  他僅僅只是出世,都能攪動三界、攪亂天機,是天道中的異數,很多常理,在他身上都是不適用。

  因此,這只猴子說不定能有什么法子把自家的“道場”挪換個地盤,挪到“花果山”這邊過來,也未必沒有可能。

  畢竟,自己僅是用“本命神兵”吸納了泰半的“石猴金炁”、也即是“先天金氣”,就已經使得這“花果山”接納了自己。

  而孫悟空,作為“花果山”中不知孕育了多少年才出世的“先天金靈”,這片山水天地就是它的父母,很難說不接納他。

  所以,就算孫悟空在外擇定了“道場”成道化仙,這片“花果山”,也很有可能是他當時緣法所應的“道場”之一。

  這就存在換“道場”的前提了。

  雖然自己不知道怎么換,甚至沒聽過能換,但這只猴子,是不能以常理看的。

  退一萬步講,就算對方的“道場”不是這里,沒有“道仇”,但自己一旦應了“花果山”當“道場”,那么誓必就要清場趕人。

  而孫悟空又豈容自己,把他和他的猴子猴孫一起、給趕出花果山去?

  這誓必要結仇。

  自己已經奪了他半道機緣,這因果都不知能不能被之前的施恩抵消,實在沒有必要再繼續跟孫悟空、結下深怨了。

  自己又不是非此不可。

  第二,還是離不開孫悟空。

  就算孫悟空大度能容得下自己,表示各退一步和平相處,權當個互鄰的鄰居。

  但他敢這么說、自己也不敢應的,要知道他可是個“主角災星”,沒記錯的話,“花果山”未來可不是什么太平之地。

  雖說“盡信書不如無書”,自己所知道的事情,未來也未必就一定會發生。

  但還是那句話,自己又不是沒有別處的選擇,何必一定要在這里死磕?

  ……

  焦平回到“北俱蘆”后,又悄然回了一趟此世破殼而出、崖前聽法的無名水道。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這處無名水道全無動靜,并不是他的緣法。

  倒是“雨山”那邊,自他重新踏足“北俱蘆”之后,就一直頻頻呼喚他,緣法感應在了結因果后、更強得無以復加。

  于是他就只好往“雨山”這邊來了,暫時間也不想再奔波、再去走遍天下,好找尋其他的緣法“道場”了。

  畢竟“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

  ……

  “雨山”是“北俱蘆”之中,隱隱據“北俱蘆”之望,乃是一洲矚目之地。

  況且這條山脈向來鐘造化之神秀,靈秀冠絕一洲,素有“秀屏”之稱,這樣的山脈若說沒有大妖盤踞,任誰都是不信。

  事實上,這條山脈里頭不僅有那大妖盤踞,而且還不是一個大妖,而是有三個大妖扎堆,并稱“雨山三王”。

  “北俱蘆”的大妖分布并不算密集,通常的規矩是“王不見王”,像這種扎堆出現在同一條三脈上的情形,實屬罕見。

  尤其是,這“雨山三王”并不是好朋友有兄弟聚在一起創業打拼,而是相互之間互為對家仇讎、打生打死。

  這也側面反應出這一處靈山秀水,是何等的炙手可熱受追捧!對其所有權、地權的競爭,又是何等的激烈!

  當焦平打探出這些情況的時候,雖然不抱僥幸心理、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有些感嘆、嘆息。

  不過這也正常,這天底下的好地方、好東西,總是事先被先行者占據瓜分,這點在光陰長河所流過之處,概莫能外。

  不同的是,這是個能長生的世界。

  因此在修行界中,后進者通常是等不到先行者自然壽命完結,退讓出好處的。

  修行界是一個權利、利益無法進行自然更迭的地方,這是黑暗的森林,先行者牢牢占據著資源、長生而不死。

  在這座“黑暗森林”里,很多時候生存的法則,就是“他人即地獄”。

  在這里,權利、利益的更迭,更多的是伴隨著刀光劍影、和腥風血雨進行的。

  焦平自信是個好的“獵人”,他有信心和手段來跟其他的“獵人”競逐、廝殺。

  并自信能最終存活,乃至于成為分食敗者尸骨、以死亡為養料的勝利者。

  他手掐法決隱去身形,稍稍進山。

  ……

  焦平給自己定下的在“黑暗森林·雨山”之中的競逐策略,主要分二步。

  第一步,他稱之為“磨刀”。

  他使神通隱去了身形入山,就是想要先潛入進山中,在無人知道的情形下,找到一直呼應著自己的那片“道場”之地!

  接著,靜待天時,而后一舉成仙。

  這是第一步,“磨刀”。

  第二步,就是“殺雞”。

  臥榻之側,又豈容他人酣睡?

  待得一舉躍仙之后,自己就要恃仙人之力,執“小先天神兵”之利出山殺伐。

  相信在“小先天神兵”的“破法”鋒芒在仙人之力運使之下,殺這所謂的“雨山三王”,亦不過如殺三雞、如屠三狗爾。

  這就是第二步,“殺雞”。

  整個計劃就是兩步走,簡單粗暴。

  但也正是這種簡單粗暴的法子,才使得整個計劃的容錯率高,不容易出岔子。

  或者換言之,就是成功率高。

  總而言之,這不是一個簡單明了、但又切實有效的可行戰略。

  ……

  然則可惜!復可嘆!

  計劃很美好,現實卻很骨感。

  天不遂人之意,在真實的世界里,事情總是不會隨人的希冀、和計劃來發展。

  焦平出師未捷,剛一出門,就遭遇了滑鐵盧,讓他的如意算盤直接胎死腹中。

  原來他不惜大費功夫,“隱形”走遍了整座的“雨山”,竟找不到自己的“道場”。

  明明在外時,“道場”的呼喚、極其強烈明晰,待進了山脈中,竟感知不到了?

  這種情形是……“地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