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099章 黃雀暗中窺 螳螂先臨巢
  焦平藏在一旁瞇眼觀戰。

  看來“鵸鵌”這一手變化的本領,該是藏了很久,從來沒顯露過,不然蛇王不可能沒有一點防備,這么輕易就上當。

  深藏的殺手锏都拿出來了,看來是下定不決心不死不休,要畢其功于一役了!

  也虧是自己一直沒露了痕跡,否則給它們知道有個外敵在旁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撿便宜,如何肯放心決戰?

  只怕三方反而是聯合起來,先打掉自己這個外來者,才是最有可能。

  “禍斗”在一旁瘋狂噴火。

  它口中噴出的不是凡火,也不是“三昧真火”,而是生來自帶的一口妖火。

  這一口妖火看上去橙中透金、溫度十分之高,所經過處視線看去微微褶皺模糊,仿佛就連空間、都被烤得有些變形。

  這一口妖火熊熊,但威力集中,波及的范圍并不大,全部集中噴在“鏡湖王”的頭臉處,半點沒傷到一旁的“鵸鵌”。

  焦平定睛細看去。

  只見那“鏡湖王”身上穿著的胄甲,是自己在電視里看到的孫悟空那種“靴-甲-冠”樣式,只不過它這件主體是黑色的。

  這種胄甲看起來倒是十分威風,只是頭部沒了個遮護,這點上不及頭盔實用。

  雖然如此,但焦平還是看到這件胄甲的“靴-甲-冠”之間,各自的表面有著一層透明水色的靈光生出,相互連接。

  靈光順著甲件的表面、和穿戴者的體表蔓延至全身,將“鏡湖王”全身上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包裹入防護之中。

  不過那“禍斗”既然一個勁地懟著頭臉下手,想必這層靈光縱有防御之能,比起有實體的部分來說,還是要更弱些。

  果然!蛇王臉上的那層靈光膜,即使有著上下甲件處不斷源源傳來的靈光補充,但在妖火的炙烤之下,仍極速消耗。

  眼見入不敷出,情勢岌岌可危。

  蛇王失了先手,被算計了一招,頓時陷入十分被動之局面,性命只在旦夕!

  不過它畢竟是“未王而王”的強人,并非只是一味倚仗寶甲之力稱雄而已。

  它雖驚不亂,寶甲之上微光一閃,身子微微膨脹,就要發力直接掙開束縛。

  “鵸鵌”詭笑一聲,道:“休想!”身體也跟著脹大發力,針鋒相對。

  地煞“大力”術!

  觀戰的焦平再度記下情報,這是“鵸鵌”使的神通,曾經焦平在三疊江水猴“長右”那里見到過,是以認得。

  至于蛇王使的神通,他就有些不大確定了,不過極可能是一個天罡大神通。

  否則在相互的角力之下,它不可能以凡勝仙,逐漸掙開“鵸鵌”的束縛。

  只是“天罡三十六法”中,增加力量的巨力類神通有好幾個,就是不知是其中的哪一個了,抑或是天罡地煞之外的。

  眼見一場精心設計的圍殺,就要被“鏡湖王”以力破局而去、瀕臨破產。

  “禍斗”自是不容!

  但見它眼中厲色一閃,驟然間口中噴出的妖火,瞬間就增加了不止一個烈度。

  這是……地煞“登抄”術。

  焦平再度記下,這地煞“登抄”術他曾見“羬羊”大王使過一次,那次是用來加重“長右”的傷勢,趁它病要它命!

  而這次看到“禍斗”使,卻是加持在自己身上,來增強自己火焰的威力。

  同樣一個神通,不同的用法,但都是同樣恰到好處,可見神通法術的使用,并無一定之規,而是要因時因地制宜。

  “啊!”

  這一手,似乎同樣出乎“鏡湖王”的預料之外,一下就燒破護身胄甲靈光、燎到它的臉面之上,不由失聲慘叫。

  看來前面的斗爭中,不止“鵸鵌”藏了一手天罡變化的神通,這只“禍斗”,也同樣藏了一手增強妖火威力的本事!

  “鏡湖王”臉面受創,一下忘了懈了力又讓“鵸鵌”牢牢縛住,之前角力掙得的活動空間,一下又被“吃”了回去。

  它厲叫一聲,不再掙脫,反而伸出手指來扣住“鵸鵌”不放,接著身上寶光一閃,一步邁出就帶著“鵸鵌”撞入水底。

  這一連串的交手,說來話長,但其實從“鏡湖王”破水而出、再到撞水而入,前后花費的時間,也不過半個呼吸。

  可謂迅如疾雷、令人目不暇接!

  “鏡湖王”帶著“鵸鵌”入水,水底之下一時也看不清發生了什么,只見得水面不停搖晃翻滾,跟著一只大鳥破水而出。

  這只大鳥正是“鵸鵌”,只不過它目下的形容十分凄慘——三個鳥頭耷拉了一個,身后的六條尾巴,也斷去了兩條。

  “鵸鵌”掙破水面而出,也不及跟“禍斗”打個招呼,直接就不顧而去了。

  看這架勢,是往自己這邊飛來,焦平的眼睛微瞇,機會來也!

  至于蛇王,也沒見繼續追殺出來,看來似乎是受創不清、暫無力追擊戰果了。

  ……

  “禍斗”緊盯水面。

  它驟然一躍,來到場上還沒來得及撤退的幾條“化蛇”身邊,不顧身份以大欺小、幾下就撲殺了幾條去。

  回頭一看,見那“鏡湖王”果然龜孫再不出來,不由狠恨不已,轉身將場上還剩下的“化蛇”一一咬死,跟著自回西屏。

  此番與東邊那只“鵸鵌”設下機謀、手段盡出,結果卻謀蛇不成、未能克競全功,實是令它扼腕至極!

  眼下之局勢,已成騎虎難下之局,于它而言可謂十分之尷尬、且不利。

  若是言退,就此主動退去,則恐怕要被天下恥笑,再無臉自立于妖仙之林。

  若是言進,兩妖仙聯手都拿不下,卻又還有何處可進?甚至一個處理不好,恐怕過段時間、就要死于豎子之手了!

  難!難!難!

  ……

  焦平緊盯天上“鵸鵌”的蹤跡。

  他再次“隱形”快速在地面追索不放,只等這鳥仙降落下來,就要當頭給它一刀,且將這漁翁之利中的“鷸”收下。

  待遠遠見得,那“鵸鵌”果然在它老巢上空降下了,不由更是精神一振,反而稍稍放慢了腳步接近,務求萬無一失。

  來到巢中,焦平頓時呼吸一頓。

  那是……“鏡湖王”!!!

  它竟搶先自己一步,也來到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