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10章 燒得黃紙盡 換得故識來
  焦平選擇殘暴的強權統治。

  不服就殺!不服就死!

  他早就想得明白,在這種個體力量千差萬別、可以如云泥一般的世界里,強硬的獨裁統治方式,才是最好的方式。

  至少對自己來說,是最好的方式。

  至于信任和忠誠?

  信任一貫都是上位者的奢侈品,這一點不管是不是存在超凡力量的世界,上位者是不會、或者說極少付出信任的。

  強者同樣如此。

  也無需忠誠。手下的忠誠,對于強者來說不過是一張廢紙、是件玩物,偉力歸屬于自身,我何須擔心你不忠誠?

  我本來就不指望你忠誠,我只需要你照我吩咐去做事就行,不做就死!

  焦平低下眼睛。

  看著腳下那黑壓壓匍匐了一片、渾身顫抖著害怕被他所遷怒的妖魔鬼怪,他并不急于展現自己的寬恕。

  正要它們跪久些才好!

  只心下暗暗有些奇怪,這“地煞七十二術”中有針對飛禽走獸召喚神通,為何不見有一個針對水族的?

  而且不僅地煞小神通沒有,天罡大神通里雖有個第二十法“降龍伏虎”,但這是巨力神通,跟召喚水族沒關系。

  雖然這也難不倒他,蛟仙之嘯,對水族同樣有足夠的召喚力,他待會就會施展,不過這點、確實有些奇怪就是了。

  莫非是龍族作梗?

  正待行動,忽然感知有一物,正從水下進入了他的道場,并一路順著水脈,疾潛入了到“鏡湖”之中。

  湖水表面一陣煮沸般的滾動。

  跟著“嘩啦”一聲爆開無數水花,一條大如鯨鯊的黑魚破水而出,在岸上只一滾,就變化作個膚色黎黑的漢子。

  那漢子見了焦平,即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地,“砰”、“砰”地磕著響頭,口中叫喚道:“拜見爺爺!拜見爺爺!”

  焦平定睛一看,原來是個老相識。

  不禁笑道:“三郎,經年未見,怎么搞得這般狼狽?”

  卻是分明從剛才此物的妖身之上,看到道道結疤的巨大傷口,故有此問。

  原來“來魚”,卻正是他昔年在凡塵中認識的舊識、曾為他引路進入“雙叉河集”的泥鰍怪“黑三郎”是也!

  而今雖然地位殊異,我高彼下,仙凡有隔,但好歹也是微末時候認識的老伙計,故而他第一句寒暄,就是關心。

  “黑三郎”聞得焦平問話,當即又是“砰”“砰”兩個響頭磕下,這才大聲答道:

  “爺爺!‘雙叉河集’出事了,不久前被一群妖怪攻破了,集中妖怪或死或傷,蠱雕大王及鸞娘也消失無蹤……”

  “我經由此地,聽聞旁的妖怪,說爺爺正在此處聚妖開山,唯恐爺爺不知此事貿然前往,故特意前來告知消息。”

  焦平暗暗有些感慨。

  這黑魚現在說話倒是利索多了,當初就覺得它是個聰明的,果然現在一稍加遇事歷練了下,就有幾分顏色了。

  你看這廝,分明是居無定所、走頭無路的落魄野妖了,想來自己這里混點好處,故借“報信”的名頭來投石問路。

  想來,它當也不確定自己知不知道這個消息,不過就算自己早知道了,難道還能去怪責它一片耿耿直心嗎?

  果然伶俐了。

  不過他也不點破,只是點點頭道:“原來如此,三郎你卻是有心了!”

  想了想,他從懷中摸出一張黃符,安慰道:“不過三郎你也莫急……待我作法試試看能不能聯系上蠱雕大王?”

  總不能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還是自己驗證一下為好,說完他就點燃黃符。

  這張黃符是以前的“雙叉河大王”、現在的“蠱雕大王”給自己的,上面以天罡第十三法的“六甲奇門”封役了鬼神。新筆趣閣

  只要點燃黃符,就能借鬼神之力、與其主人作隔空的溝通。

  這東西原本自己有三張,在“三疊瀑集”時用去了一張,花果山上又用去了一張,這張是最后一張了。

  黃紙在橙紅色的火焰吞噬下,緩緩化為黑色而脆薄的符灰。

  符紙燃燒后產生的青煙裊裊升起,迅速聚集到了一起,就要在半空中化出一尊有身無尾、面目模糊的鬼神出來。

  這套過場的流程,自己已經是相當之熟悉了,不料就在那鬼神將要聚形的時候,突然又散開,重新化作青煙散去。

  這是……對面主動出手干擾了?是怕因此泄漏了自家的行蹤方位?

  看來果然是出事了!

  只不過既然還能及時響應鬼神、出手干擾鬼神成型,人應該是沒什么事。

  不過這下,貌似可以把“六甲奇門”從自己的事程表上劃去、不再作為必學了。

  畢竟而今黃符已盡,“雙叉河大王”看起來又在逃難,應該沒空來為難自己了。

  就算真來了,而今也未必就怕她!

  回過神來,焦平搖了搖頭,對“黑三郎”遺憾說道:“看來暫時是聯系不上了,不知三郎你目下又有何打算?”

  “黑三郎”伏在地上的目光一閃,它就等這句話了,當即“砰”“砰”又是磕頭,大聲慨然言道:“爺爺既在此開山……”

  “如蒙爺爺不棄,三郎愿附驥尾、投入麾下,風里風里去,水里水里去!”

  “絕無二話,望祈爺爺收留……”

  言罷,又是“砰”“砰”幾個響頭。

  “青蠅之飛也不過數武、附之驥尾則可致千里”,就連成語典故都能用出來了,這條黑泥鰍果然是大長進了。

  當真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啊!

  看來果然是投奔自己來了,焦平又想了想,一指四處仍跪著一片黑壓壓的妖怪,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

  “三郎啊……你也看到了,我在此處聚妖開山,卻只得飛禽走獸,仍缺水族。”

  “既然你有心幫忙……”

  “不如就且為我,去招些水族來麾下效力,而后再來把盞敘舊,你看如何?”

  “黑三郎”并不多言,只一口應下,又磕了幾個響頭,接著遁水而去了。

  焦平只目送。

  尚還在“小還”關口的黑泥鰍,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凡魚,卻又如何能有這般大比鯨鯊的妖身體形呢?

  這多半是別有機緣了。

  不過機緣不必一定盡歸我所有,只要能為有所用就行,也就且由它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