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31章 功成魔蛟身 恨不逢未嫁
  積雷山上空的“雷湖”之上。

  一條身長千丈的魔蛟騰云駕霧,在“雷水”之中肆意耍弄游玩,那漫天雷霆,再也傷不得他半點。

  只因它此時蛟體之內金丹上,正纏繞著一絲絲極細的銀色電光,仿佛共生。

  無數細小的銀色電蛇,在金丹之上竄來竄去的,又放出更加細微的電光來,程度極輕的打磨著凹凸不平的丹種。

  若是放大了看,就猶如一顆滿是環形隕石坑、坑坑洼洼的宇宙天體表面之上,驟生出無數道銀蛇電光出來。

  這些附著在金丹種上、無數的細小的銀蛇電光,正是之前提到的“天威氣息”。

  有了這銀白“電種”入金丹,焦平就可以一掌握五雷,再不懼為雷霆所傷,更可以反過來駕馭雷霆、借天威迎敵了。

  神雷之威,掃蕩一應妖魔鬼怪,消三界六道因果業障!

  雷法,正是強橫至極的護道之法!

  同時,由于丹種之上電蛇的打磨,焦平的道行修為,也如接踵一般、繼“煉體一轉”后來到了“金丹一轉”的境界。

  丹品抬升,從此就是“下中品”了!

  ……

  這“三災”雖是生死之劫,但只要能順利渡了過去,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

  甚至可以這么說,在“煉神返虛”大境的修行中,提升道行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渡“三災”,借天災之力打磨丹種了。

  當然了,前提是你能安然渡過去。

  只要能安然過劫,那么通常來說,每過得“一災”,丹種就可相應“一轉”。

  像孫悟空那種明明過“三災”,丹種卻仍未一轉的,那是不同尋常、是異數,當然反過來也正說明其不凡。

  “金丹一轉”雖是早在意料之中,但真正證得了,也是一件可喜的事。

  因此這意味著,自丹成以后、就外泄這部分丹氣之中,有一成被永久地收斂回來轉為己用,法力上迎來一次暴漲。

  接下來若順利,金丹過九轉,法力就能暴漲九次,外泄的丹氣能收回來九成。

  至于最后一成,則是收不回來、也不能收回的,這一成是“氣眼”,不失則死。

  ……

  焦平在天上“雷池”之中游來游去,盡情宣泄著突破之后的興奮情緒。

  此時他的蛟身,不僅整個總體的體量暴漲了十倍上來,蛟身的唇上,更是長出了兩條長長的“蛟須”來。

  背上,也長出一排小三角形的刺鰭。

  那脖頸之間,更是長出一圈、一大蓬的鋼刺一般的密集鬃毛,獅子一樣威武。

  這圈鬃毛,即蛟身的“絡腮胡”了。

  至于原本最似龍的身體部位、那角和四爪這兩個部分,反而只是長粗長高,形態上還是原本樣子的放大版。

  綜合來說,他的蛟身整體之變化,似龍而非、似蛟不是,予人的感覺就像是“蛟老成精”、“蛟老成魔”一般。

  “雷湖”廣數千里,蛟身長千丈,這樣的龐然大物在雷霆中出沒戲水,遠近三萬里之內只用肉眼看、都是十分清晰。

  觀者無不駭然!

  “哞~”

  焦平待玩耍得夠了,蛟嘴情不自禁地張開來,發出一聲長長的蛟吼。

  奇異的牛咆蛇嘶二重聲再次響起,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蛟吼天地,顯得格外的雄渾和霸氣。

  就仿佛一頭強橫的洪荒生靈出世,迫不及待向天地、向周圍宣誓自己的存在。

  吼聲以雷霆為背景,響徹天地。

  我就在這里,要戰就來!!

  跟著他頭下腳上、挾著電光雷霆,就直接駕云游了下來,落到山頂化回人形。

  “哈哈哈……”牛魔王興奮迎上前。

  至于一旁同樣觀禮的玉面狐貍,則立在原地不動,身子微微顫抖,笑容牽強。

  焦平在天上那一串長長的蛟吼,映著陣陣的狂雷響聲,仿佛仍震蕩在她體內。???.

  無邊威勢和浩瀚霸氣,震得她腿軟。

  ……

  焦平心情很好。

  此次修為進步、收獲極大,首先是煉體金丹雙“一轉”,戰力道行都突破。

  其次是安然渡過“雷災”,順利掌握五雷神通的同時,又跳出天庭一道羅網,大大去了一樁未來的心病。

  最后,則是覺醒了血脈神通,這一路修行至此,他本來已不抱希望了。

  不想到得此處,蛟身除了一貫狼犺巨大與蠻力之外,終于是顯出玄奇來了。

  別的不說,有了“騰云駕霧”這一道天罡排行第七的神通,自己以后的出行,可就要方便和迅捷太多了。

  同時也可以將那“機關飛梭”,給正式淘汰到二線去,學人家講一講仙家體面。

  而焦平的修行,有了大的進展,尤其是完滿了“一災”,去掉了其中一柄、長期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牛魔王身為地主、又是義兄,自然要大擺酒筵,來為他禱生慶賀。

  席上,待喝得七八分時候,牛魔王突放下手中酒缸,目光明亮的看著焦平。

  他問:“老二,如今‘雷災’已過,你可曾想到該如何去渡‘風’、‘火’?”

  老二?老二你妹!

  焦平對“老二”這個稱呼,不甚感冒。

  聞言,他不禁斜睨了牛魔王一眼,跟著毫不客氣地反問,道:

  “你不就有嗎?”

  言下之意,當初是你嚷著要結拜,也第一個說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現在怎么不把你渡劫的法子教我,好兄弟倆“有福同享”一回呢?

  跟這種二代說話,就不能太唯諾,占理就要吭聲,否則人家不把你當個人看。

  牛魔王頓時一噎。

  他暗道一聲“晦氣”,連忙笑道:

  “我是有,但是傳不得你,不過你也莫要急,我知道有個地方就有,這就帶你過去求取……如何?”

  焦平原本只是刺他一句,作為對“老二”一稱的回應,不想竟還有這種好事。

  看來這位“太子黨”,果然是人脈資源豐富得很,這義兄倒是認得不冤!

  當即欣然應下。

  ……

  積雷山摩云洞口,望著焦平跟牛魔王離去的背影,玉面狐貍銀牙暗咬。

  其實只要焦平開口向牛魔王索要,她內心里也未必不愿意改門換姓跟了他的。

  畢竟七妖王自花果山一結義,各自名頭在這些時日來,一路都是水漲船高。

  雖還不如牛魔王,但而今“蛟魔王”的名號也是響亮,那日千丈魔蛟如龍蛇般盤旋沐雷而下的場景、她更曾親見。

  如此英雄了得人物,自然是嫁得!

  況且能當人正室,自然要比當個小三好得多,這點她再清楚不過了。

  有時候,女人的命好不好,就看嫁得是什么人、就看嫁得怎么樣?

  只可恨她當時,身邊孤零零的、也沒個父母兄弟幫扶,嫁人嫁得匆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