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45章 驀然回首處 三姝三贈禮
  神仙聚宴,其樂融融,然亦終有曲終人散、宵冷歡去之時。

  與王戎定下相互聯系的方式后,焦平與牛魔王就起身離座,準備離場而去了。

  這時有人走近。

  焦平看去,原來三位女仙結伴而來。

  領頭一位,乃是一位美艷絕倫、麗服華裝、高挑婀娜的古典女子。

  她胸前佩有兩顆明珠、大如雞卵。

  那女子作風大膽,來到焦平身前屈身一禮,開口道:“宴中大王華章,幽懷逸趣,辭短韻長,讀之增人許多情思。”

  “妾身許飛瓊,敢問大王姓名?”

  言罷,美目一瞬不瞬看著焦平,等待他的回答,她的聲線成熟、低沉、沙啞,帶有一種撩人的情思。

  “許飛瓊?”

  焦平知道她,漢朝的班固在《漢武帝內傳》之中如是寫道:

  “王母乃命諸侍女、王子登彈八瑯之璈,又命侍女董雙成吹云和之笙,后公子擊昆庭之金,許飛瓊鼓震靈之簧。”

  “……于是眾聲澈朗,靈音駭空。”

  《太平廣記·女仙》中也有記載:

  說有進士許瀍游河中,忽得大病,不知人事,親友數人,環坐守之。

  第三天,突躍起,取筆書墻:“曉入瑤臺露氣清,坐中唯有許飛瓊;塵心未盡俗緣在,十里下山空月明。”

  寫完,又昏睡過去。

  到第二日,突然又驚起,取筆將第二句改為“天風飛下步虛聲”。

  書完,神情如醉酒,不再昏睡了。

  過了良久,說道:“昨夢到瑤臺,有仙女三百余人,皆處大屋。”

  “內一人云是許飛瓊,遣賦詩。”

  “及成,又令改曰:‘不欲世間人知有我也。’既畢,甚被賞嘆,令諸仙皆和。”

  “曰:‘君終至此,且歸。’”

  “若有人導引者,遂得回耳。”

  傳說許飛瓊是瑤池王母的侍女,這是偷偷下凡來玩耍來了?

  許飛瓊妙目瞬也不瞬,焦平不過是略滯于思索,她已經是開口催促道:

  “蛟君為何不答?莫非是嫌棄我姐妹三人、座中沒有詩文問世,不欲交言?”

  這種主動被異性搭訕問名的經歷,對焦平來說,從離開校園之后就少有了,看來有才華還是好。

  雖然如此,也不致失了分寸。

  焦平于是灑然笑道:“有勞許飛瓊仙子動問,我姓焦名平……”???.

  話音正落,旁邊一個聲音、卻突然間插話進來,粗聲道:“姓焦……”

  “你這姓的有點流氓啊!”

  回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牛魔王。

  許飛瓊頰上,飛起兩抹好看紅霞,她上齒輕咬下唇,美目瞪了牛魔王一眼,突然摘下胸前的明珠遞出,道:

  “我姐妹座中無詩,自然無法向蛟君敬酒,只以明珠相贈,愿君不棄……”

  焦平伸手接下。

  許飛瓊臉色更紅,讓開了位置,身側一女于是上前,打個起手,道:

  “貧道李真多,見過蛟君了。”

  這一位上前的道門女仙,她的模樣似二十許歲生人,仙姿天成。

  不過她神氣莊肅、風骨英偉,異于弱女之態,甚至使人不敢正眼看她。

  這位“李真多”,焦平也是知道。

  蜀中有位神仙,叫做“李脫”,李脫在西蜀金堂山龍橋峰下修煉道術,蜀人歷代都見到過他,大約他往來八百多年了。

  因此稱他為“李八百”。

  “李八百”當初在周穆王時,來到廣漢棲玄山上居住,煉制九華丹成功以后,又云游五岳十洞二百多年。

  海上遇飛陽君,得教水木之道,“李八百”也就回歸金堂山、繼續煉藥。

  丹藥煉成以后,又離去幾百年,有時隱形,有時顯現,游歷于市朝之中。

  后來又第三次登上龍橋峰,制作九鼎金丹,等到丹煉成,已經過去八百年了。

  他三次在金堂山修煉道術,所以世人稱此山為“三學山”,又稱“賢山”。

  丹煉成了要試一試它,李八百就把丹藥抹在崖石上,于是頑石變成了美玉,光彩晶瑩潤潔,試藥處至今還在。

  有人鑿崖取玉,則風雷為之變色。

  “李八百”后來又去“什邡仙居山”之中修行,于三月八日這天、白日飛升。

  而這位“李真多”女仙,就是大名鼎鼎的“蜀中八仙”之一——“李八百”的妹妹。

  李真多從小崇尚玄理,在綿竹修行哥哥傳授的“朝元默貞之要”,后來太上老君和玄古三師顯靈度她,授她飛升之道。

  于是她在“李八百”之前白日飛升。

  她的道場是“浮山”,“浮山”又名“萬安山”,傳說是地肺浮出水面而成。

  “浮山”之側又有潭,其水常赤,乃是古代神仙用來煉丹砂的泉源。

  山中又有一井,名為“二師井”,井中之水飲了可以治病。

  ……

  焦平同樣回禮通名。

  李真多面色古板,認真說道:

  “一句一轉,一轉一意,尺幅中具有排山倒海之勢;短文之妙,無逾此篇。”

  “宴上得聆焦君高文,無以為報,愿以此物相贈!”

  言罷,攤開掌心,示出一物。

  眾人看去,但見她玉石般干凈修整的手掌心中,正托著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

  珠子不過雞蛋黃大小,橢圓無色。

  這是……焦平輕手接過,只覺入手溫潤沒有半分涼意,但“無垢法身”的感應卻十分明白地告訴他,這是“玄冰”。

  正是他此行欲得而未得、遍尋而不得的“玄冰”!真不愧是人教高第。

  焦平壓下“無垢法身”的暴動,鄭重拱手答謝道:“多謝李真多仙子之贈!”

  見焦平沒有扭捏、大方收下禮物,李真多冷硬的臉面上,也隱隱有幾分笑意。

  當下并不多言,只把玉麈尾一擺,起手還禮,隨后讓開到一邊。

  第三位來到身前的,是一位生得裊娜纖巧、氣息溫柔平和的柔媚女仙。

  她還未說話,臉就紅成一片。

  焦平主動道:“仙子安好!”

  那女仙子受到鼓勵,也回禮道:“焦君安好!妾身王妙想,見過焦君。”

  王妙想?焦平也略有耳聞。

  焦平又自笑道:“不知妙想仙子,又欲以何物贈我?”

  “撲哧……”

  一旁的許飛瓊女仙,忍不住舉袖掩面吃吃而笑,猶如遠山之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