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51章 七大圣反天 靈霄殿設朝
  “齊天”、“平天”、“混天”。

  這“三大圣”中,一位是先天金靈,一位走“盤古之道”的二代,還有一位、則是風屬的天仙,都是天之驕子。

  這幾位主都是心氣高、不嫌事大的。

  這三個名號一亮,直接就瞄準了玉帝的位置,想要跟玉帝平起平坐,也不怕德不配位、遭了報應。

  這要說他們不想反,都沒幾人信。

  “移山”、“通風”、“驅神”這幾個,則可以看作是以“神通”為號。

  同樣的神通,在不同人手中使出,有時候效果、是可以判若云泥的。

  以神通冠號了,可見名號主人對相應神通造詣之精深、之自信。

  因自視甲于天下,故而夸耀本領!

  例如“通風”,風者,風媒風信也,說得是名號的主人消息手段靈通。

  還有像焦平的“覆海”之號,可以認為他是在夸耀自己水行一道上的本事、足以向水道的霸主“四海龍族”發起挑戰。

  若是了解多一點,也可以將“覆海”一號看作是對“北海通緝令”的公開回應,以示自己不弱于人、早晚要報仇。

  取何名號,反應了其主人的性格。

  相比于前三個而言,后四個名號都是可大可小、可進可退,相對務實。

  焦平冷眼旁觀,淺嘗輒止,在心下間暗地里,將七大圣粗略劃分成兩類。

  ……

  “七大圣”名號一出,三界震動。

  因為這代表著的,是封神之后所建立起來的、以天庭為代表的秩序建筑,第一次受到的來自外部挑戰和沖擊。

  其意義十分非凡!

  “七大圣反天”,是一個政治事件。

  此事關鍵,不在反抗力量的強弱,而在于事件所帶來的、無比深遠的影響力。

  這事情一個處置不好,下界的局勢就有可能一下子轉為糜爛,人心從此不臣,現行的權力秩序將土崩瓦解。

  因此必須嚴肅對待。

  而當消息像長著翅膀的鳥兒,比天庭出征兵馬更快一步飛入到天庭中樞時,玉帝正會同王母、在御花園中賞花。

  他隨意將密報奏折翻了翻,口角就噙上了一絲冷笑:“平天、混天、齊天……覆海、移山、通風、驅神……”

  “都是賊子!”

  僂身在一旁的太白老星,激靈靈打了個寒顫,他是天家近臣,自然知道玉帝一慣是城府深沉、向來喜怒不見于色。

  偶有大喜或大怒,那都是虛情作戲給別人看的,這種口角噙著的冷笑,才是他心中怒極的真正表現和流露。

  瞥了一眼身前兢兢的老星,玉帝隨手將手中密折、遞給一旁的玉女收好,端起仙茶來輕輕撥了撥,又問道:

  “長庚,你來又有何事?”

  老星長長花白的壽眉皺成一團,聞言連忙俯囟,苦著臉小心翼翼稟道:

  “陛下,李天王父子班師回朝。”

  玉帝輕啜了一口茶湯,笑道:

  “李家父子,真是朕的好臣子,說帶兵去剿反,結果這反賊倒越剿越多,上一個還沒剿滅,又冒出六個來了……”

  “未想寡人,竟失德至此!”

  老星噤若寒蟬,不敢吱聲,只盡量將俯下的身子、伏得更低一點。

  玉帝不怒反笑,又說出這樣的話,可見內心是何等的雷霆震怒!

  將手中茶鐘放置到一旁幾案上,玉帝看著老星,只淡淡道:

  “長庚,吩咐下去,明早設朝吧……”

  金星如蒙大赦,連忙俯身一禮去了。

  太白金星走后,在遠處賞花的王母才轉身回來,坐到玉帝對面,輕聲問道:

  “出什么事了嗎?”

  玉帝淡淡答道:“下界妖氛漸起,有幾個不長眼的小蟊賊,豎旗作反……”

  “庭下草木雜盛,也該刈一刈了。”

  ……

  第二天,玉帝設朝。

  那李天王與哪吒三太子領著眾將,直至靈霄寶殿,啟奏道:

  “臣等奉旨出師下界,前往花果山收伏妖仙孫悟空,不期他神通廣大,不能取勝,仍望陛下添兵剿除。”

  玉帝哂然道:“諒一妖猴,又有多少本事,卻還要添兵?”

  三太子又近前奏道:

  “望陛下赦臣死罪!那頭妖猴使一條鐵棒,先敗了巨靈神,又打傷臣臂膊。”

  “洞門外立一竿旗,上書‘齊天大圣’四字,道是封他這官職,即便休兵來投;若不是此官,還要打上靈霄寶殿也。”

  玉帝只是冷笑,道:“這妖猴,何敢這般狂妄!著眾將即刻誅之。”

  這是他的表態,事涉大寶神器,他的態度就是不惜一戰到底,絕不讓半步。

  只是俗話說“溫柔到處可去,剛強處處難行”,作為上位者放狠話、硬話,表明態度自然可以,但硬話卻容易說僵。

  你看像玉帝說這話,讓道門的人怎么去接,李天王父子可是回來向他要兵的。

  人家就是心疼傷亡、沒有硬剛,所以才回來想找你要兵,想要分攤損失。

  結果你反而說“著眾將即刻誅之”,也就是說不給兵馬增援、一毛不拔。

  只放話說讓道門的人繼續去打。

  這樣道門自然就裝聾作啞不接話,將事情陷入了冷場僵硬的局面。

  如此一來,道門固然尷尬,但這件事上面上最難看的,其實是玉帝。

  原因無它,因為整個天庭他最大,天庭的臉面,就是他的臉面。

  李天王兵馬,名義上都是奉玉帝之命出征,戰事不利,最丟臉的就是玉帝。

  因此相比起道門,玉帝更需要主動出擊破局、挽回局面,哪怕是要捏著鼻子,去給道門收拾他們惹下的爛攤子。

  因為維護天庭的權威,就是維護他的權威,這是“大利”,不容有失。

  當然,同樣是為了維護天庭權威、自家權威的硬話,玉帝已經說出口,自然態度上要強硬到底,不能自打嘴巴。

  于是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貼心貼的手下出來打圓場、緩和氣氛,同時說出上位者真正擬定好的、有所妥協的對策。

  而這,就是太白金星的一大作用了!

  對策經他之口在朝堂上說出,就板上釘釘是他的奏議了,不是也是。

  因此所有妥協、軟弱的罵名,都要由他這把老骨頭背下;同時日后這策略,若出了什么差池,也要追究他的責任。

  當然了,若真要追究責任,玉帝自然也會想辦法幫他開脫干凈、摘他出來。

  或者是板子高高抬起、輕輕落下,來個雷聲大雨點小,意思下就把事情揭過。

  總之,像他這樣混成上位者心腹,除非玉帝真正失勢,否則誰都掰不倒他的。

  而若是策略奏效好用,功勞自然也是記在金星的頭上,也會有獎賞的。

  這就是慨公濟私,借個由頭、把公庫里的好處,扒拉一份出來給自家手下。

  公庫不同于玉帝私庫,乃是天庭所有人共有,也就是說,道門也有一份,要從里面拿東西,是要道門同意的。

  只是玉帝這樣搞,道門卻攔不住,因為在名義上,是因對天庭有功而酬之。

  有功必賞,此乃大義之所在!

  玉帝行之,正是名正而言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