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71章 愿附驥尾諾 黑水下最貴
  大致整理完龍宮收獲,焦平首先喚過來一個人,那就是黑三郎。

  黑三郎閉關許久,終于是出關的,他這一“小還關”一閉就不知道多少年月過去,待出關時,竟直接“外藥”小境圓滿了!

  都不用焦平的資源支持,他就自己完成了“外藥”小境的修持,真正是不簡單。

  這也從側面上,印證了之前重逢時焦平認為他必有機緣的看法,就是不知道他用得是何種的靈丹妙藥了。

  黑三郎來到“雨山殿”中,異常沉穩地抱拳行禮道:“參加大王!”

  “不知大王召我何事?”

  焦平點點頷首,道:

  “三郎,你我本是故交,這里又只你我二人,所以有些話我不妨與你直說。”

  “我知道,你上次來投我,有些借一處安身之地、過‘小還關’的念頭……”

  說到這里,焦平稍頓了下,見黑三郎并不急于搶話辯解,只沉靜站著,不禁心里暗自點頭,對他的沉穩很滿意。

  接著又道:“如今你臨‘道場’關口,我自不愿阻你上進,特意喚你來問上一聲,你要外出去尋自家的‘道場’否?”

  “也不必顧及之前的托庇之恩,你先后已立功還了,并不欠我什么……”

  “還是那就句話,你我本是故交,換做別人我不會問,但對于你,我給你再一次選擇去留的機會……”

  “但也只有這一次,你可想好了。”

  黑三郎抱拳沉聲道:

  “多謝大王宏恩!三郎不才,愿隨大王之驥尾,鞍前馬后,赴湯蹈火!”

  焦平垂目看下,道:“你可想好了?”

  黑三郎道:“早已想定,絕無反復!”

  “好……”焦平撫掌一拍,笑道:“既然三郎愿意留下,我正有大事一件相托。”

  言罷,示出掌中一物。

  黑三郎望去,那是一滴虛虛漂浮著純凈而黑色的水滴,猶如汪洋黑海。

  只稍一望,就使人沉醉其中。

  “三郎……”

  一聲猶如隔世傳來的呼喚、在耳邊恍惚響起,黑三郎被焦平搖著肩膀搖醒,不禁出了一頭細汗、心下大駭!

  連忙移開了目光,不敢再看。

  焦平開口道:“三郎仔細了,你未習功法,還直視不得此物——”

  “此物,乃是道兵‘原始法種’!”

  “三郎,你愿為我座前道兵統領否?”新筆趣閣

  “原來……”黑三郎恍然大悟,聽到焦平后面一句話,又單膝下跪,大聲應道:

  “多謝大王信賴倚重,黑三郎敢不肝腦涂地、效死以報?!”

  這就是答應了。

  “好!”

  焦平大喝一聲,聲如雷霆!

  跟著翻掌一拍,就將“原始法種”一把拍入黑三郎眉心,即沉聲斷喝道:

  “閉目!凝神!跟著法種行氣……”

  黑三郎依言,很快身上就亮起一道道黑色的細細墨線,彼此勾連織就成一張十分復雜的立體三維人體網絡。

  焦平緊緊盯著,見黑三郎額頭驟然出現一個菱形的黑色法印,就知道是成了。

  隨著“黑水法印”凝結,黑三郎的身上即有一陣法力波動無聲傳出,其勢浩大,猶如海潮涌動、漲漲落落、永無休止。

  看來這第一步,十分順利!

  這開局的順暢,也讓焦平對這“黑水道兵法”的信心,也不由多提上幾成了。

  此前他依據法門,凝煉出來一顆“原始法種”來,這一顆“法種”,在“黑水道兵法”之中,又稱作“黑水種”。

  “黑水種”就是“黑水法”法門核心中的核心要素,既是祭煉道兵的關鍵介質,也是用來控制道兵的第一鑰匙。

  “黑水種”共有四種,等級森嚴。

  焦平凝煉出來的,稱為“黑海種”。

  “黑海種”是最下級“黑水種”,只有道兵之主可以凝練,“黑海種”的受賜者,便是整部道兵的“主帥”了。

  主帥代表道兵之主,統帥全部道兵!

  接下來,主帥也可凝練“黑水種”,這上一級的“黑水種”,稱為“黑江種”。

  主帥凝練“黑江種”,賜予“部將”。

  “黑水道兵”的規模能有多少“部”,很大程度上就要看主帥的能耐了,他能發展出多少“部將”,就有多少“部”道兵!

  部將也可凝練“黑水種”賜予,這是更上一級的“黑水種”了,被稱為“黑河種”。

  煉化“黑河種”者,即為“校尉”。

  校尉也可凝練“黑水種”,這是最上一級的“黑水種”了,又被稱為“黑溪種”。

  煉化“黑溪種”者,則為“水兵”。

  海江河溪,對應帥將校兵四級,又稱為“海帥”、“江將”、“河校”、“溪兵”。

  四級之間,等階森嚴,不可逾越。

  黑水之種,以下為貴,暗合“集眾”之真義;下級又對上級擁有絕對的控制權。

  但其中部級無法控制他部的道兵,只有最下級主帥才可以;校級也一樣,無法控制他校道兵,只有下級直屬部將可以。

  當然焦平這位道兵之主,自然對所有的道兵都擁有控制權,包括主帥!

  ……

  黑三郎很快重新睜眼。

  他身上的氣息尚未完全平復、仍有洶涌之勢,這是因為“黑海種”中,包含著焦平的一部分法力,煉化了大有好處。

  “大王,這……”

  黑三郎一起身,即詫異開口。

  焦平伸手一攔,止住說話,他知道黑三郎想問什么——

  一般的道兵法門,“法種”一入體就會直接吞噬掉煉化者原本的修為,然后自己在煉化者體內生根發芽、取而代之。

  因此煉化者相當于換了一門功法,破而后立、改觀門庭,這是非常霸道的!

  故此,往往有師承者,死都不肯當別人道兵,因為連師門傳承功法都不練了,那樣幾與背叛師門無異。

  但偏偏這門“水兵法”有所特異,其“水種”入體后,并不會去吞噬煉化者原本的修為,而是要與之融合升級。

  這個過程,有些類似以前焦平把“靈水功”升級成“秋雨功”,會自動適配受種者原本的功法和體質來。

  也就是說,每個“黑水道兵”,他身上的功法運轉,都是有差異、不一樣的。

  但這并不要緊,因為“海不辭水”。

  所有的“黑水道兵”的力量,會通過不同層次的“黑水種”自發流向下一級。

  最終則都導向“黑海”。

  ……

  當然了,這一切也都不是白來的。

  能夠融合“黑水種”升級功法,首先是得益于這“黑水道兵法”法門本身的玄妙。

  其次,則是來自于賜下予“黑水種”者的付出,賜種者需要損失部份法力,來推動這個融合升級功法的過程。

  所以這門“黑水法”,不同于尋常的道兵法門,可直接吞噬受種者的原本修為作為法種養份、十分省力。

  “黑水法”凝練“法種”,是較費勁的。

  同樣,這一切也不是白付出的。

  “黑水種”被煉化后,所有融合升級過后的全新功法,在道兵體內所構建的那一張立體功法網絡,正是控制權的實體。

  這一張“黑水法網”,在下級權限的控制下,是可以重新變成“黑水法種”的。

  而凡煉化融合“黑水種”者,也是可以被下級權限,輕易剝離去“法種”的。

  一旦剝離,就等于直接打落凡塵,成為半點修行都沒有的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