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77章 六神通他心 佛門七法身
  焦平緩緩收功。

  運轉“固相”的法門,初步處理完身上的傷勢之后,他跟著又取出一物來。

  失之東榆,收之桑榆。

  “定風丹”是個好東西,這東西的戰略價值極高,可以用來大批培養手下,相當于一個移動的積雷山。

  這樣的好東西,但凡有一點機會,焦平都想給它來個“劉備借荊州”。

  ——有借無還!

  可惜這是禿驢們的東西,這會兒他還吃罪不起,要是把佛門招惹進來,那局勢就亂成一鍋粥、大大脫離自己的掌控了。

  否則,他還真想借個十年、百年、千年萬年,一直拖著不還,將這東西昧下。

  罷罷罷……至少這次算計那金星,好歹自己的“風災”、是順利過關了!

  不過“定風丹”不得不還回去,他轉頭卻又得到了另一顆佛門的“珠子”,也就是他此時托在手上的這一顆了。

  這是一顆“白玉佛珠”。

  這東西是九頭蟲在廝殺中、從身上掉下來的東西,焦平看到就把它收起來了。

  ——自從有了“巴蛇囊”后,凡是被神念所觸碰到的事物,焦平都可以直接隔空將其收入囊中的,速度極快。

  九頭蟲當然也看到自己的東西掉落然后被焦平收去了,但它在前面的廝殺中吃虧不小、傷勢比焦平的還要嚴重。

  因此只能認下這虧,暫時退去。

  不過焦平料定這就九頭鳥兒、絕不會就這么算了的,下次它再來,要么就是本事大進、要么就是帶足幫手了。

  常言道:“一日縱敵,千世之患”。

  不過這一次焦平并沒有趕盡殺絕,而是聽憑九頭蟲離去,因為刻下,他更需要九頭蟲活著、而不是死去。

  這是冒險。

  但愿這個決定,不會有錯吧!

  焦平將神識探入白玉佛珠中,這東西其實就是儲存信息的玉簡,不過有些和尚就喜歡將玉簡弄成佛珠的模樣。

  片刻,焦平將里面記載的龐雜信息閱讀完畢,原來乃是一個佛門的神通。

  “道數用九,佛數取六。”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道佛之間的修行法門,在大的境界劃分上是一致的。

  但每個“大境”中的“小境”,在佛法之中就只有六個,道法之中卻有九個,因此禿驢見了牛鼻子、見面就要矮三分。

  佛法雖不及道法精細奧妙,然則粗枝大葉,也另有一番氣象!尤其是勝在晉級更簡單、勇猛精進,適合愚頑之輩。

  而佛門的神通之中,最有名氣的、則再無過于那大名鼎鼎的“六神通”了。

  “六神通”,又稱“六通”。

  何謂“通”?

  作用自在無礙,謂之通;佛、神仙、菩薩、外道之所得者也。

  “六通”指的就是六種超越人間而自由無礙之力,而焦平手中得來的玉佛珠中,記載著的就是“六通”中的“他心通”。

  “他心通”簡單來說,就是能夠知道他人心中在想什么的特異功能。

  若練到極致、大成,則能知三界六道眾生心中一切所思所想之事。

  佛門的神通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入門的門檻極低、入門極易,而且不管仙妖人神鬼都可以練,彰顯“佛門廣大”之義。新筆趣閣

  然而入了門后,想要練至大成,就得需要有“法身”和“舍利”支撐才行,否則無論什么神通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這是“佛法精深”之義。

  焦平并不在意,很快把“他心通”練了上手,這“他心通”只要入了門,就有了在心中與他人對話的能力。

  這效果上,類似牛魔王的耳邊傳音。

  雖然只是很簡單的能力,而且需要對方在心中應答才能溝通、尚不能直接窺探閱讀別人的心思想法,但也挺實用了。

  尤其是對于焦平這樣的縱橫捭闔之士來說,有時候一席言語產生的實際效果,就不知勝過多少個神通了。

  而有了“他心通”這神通,就意味著在一些場合上,能夠隨自家心意與別人建立起一條另外的、隱秘的對話渠道。

  這對他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

  因此,相比起其余,反倒是著神通入了門就能得到的能力,對他最是有用。

  當然了,若能練至大成極致,能聽得他人之心聲,便不愁遭受他人的暗算。

  這同樣也是極有用的能力了。

  效果上,想來與那“通風大圣”的“六耳”神通,也是相差仿佛、可一較高下。

  不過能否大成這點、就隨緣了,焦平并不打算在“他心通”中上投入太多的精力,雖然他有“法身”、也有“舍利”——

  “無垢法身”在佛門又稱“琉璃法身”。

  佛門有七寶,分別乃是“金、銀、琉璃、珊瑚、琥珀、硨磲、瑪瑙”。

  “七寶”對應著佛門“七大法身”,“琉璃法身”便是其中一種,位列第三法身,有“有色同寒冰,無物隔纖塵”之美譽。

  “愿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凈無瑕穢”。

  發下十二大愿,佛門東方凈琉璃世界的教主藥師佛,證得就是“琉璃法身”。

  而“舍利”,即是佛修的“金丹”之謂。

  因此,焦平在修行佛門神通上,其實比起其他道人來,是頗有優勢的。

  然而他卻并不打算精修“他心通”,因為他更信奉實實在在的力量。

  很多時候,你能聽到別人的心聲、知道別人想要暗算你,又能怎么樣?

  若是實實在在的力量不足,人家直接說出口說要對付你,你該死還是得死。

  因此,還是要把精力放在正道上,而不是這種偏門神通上,反正要預警的話,自己有地賜神通“萌頭”就夠用了。

  雖然只能反饋吉兇,不能像大成“他心通”那樣直接聽個詳細明白,但很多時候只要自己得了警示就夠了。

  得了警示,自己自然就會避開,至于危險的來源和原因,有得是其他手段可以弄明白,不一定非要“他心通”不可。

  況且,而今自己面臨的局面,一邊是以九頭蟲為代表的北俱蘆反對勢力;另一邊他料定天庭既然出手,就沒那么容易放棄,下來一定還會生事。

  因此,他更需要的是解開復雜局面、斡旋旋于各方而游刃有余的謀略智慧,好來亂中取利、渾水摸魚。

  或是足夠以力破局的強大力量,來充當一切不利局面的保險栓、止損杠。

  而不是“他心通”這種“淫技”。

  君子處世,道在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