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87章 焚城之劍術 真君來請辭
  焦平試演法。

  但見他眼中四只瞳孔開闔之間,即放出一道道銀色神光細束出來。

  這一點,倒是跟九頭蟲十八只眼睛放出幌幌金光有些不同。

  不過想想,卻正是要不同才好,若是一模一樣,才是惹人懷疑、不打自招。

  倒是這個神通,自己用著“九頭蟲”的身份時,可以用一用。

  因為有著“胎化易形”,自己可不止能變化樣貌,連妖身原形都能變化出來;而且這“原形”,有著自己一身的煉體功底支撐,可是真正具有戰斗的。

  原形都可以,把“銀光”變化做“金光”換層外皮的事,就更不在話下了。

  這“瞳光”一術,是九頭蟲獨有神通。

  因此找天用出來,反而更坐實“九頭蟲”這層身份,畢竟等閑又有誰能想到,竟有第二個人會得他人的獨有神通呢?

  而神通之間,又是可以相互配合的。

  有了“隔垣洞見”所形成的“重瞳”,再配合上“萌頭”神通,以后再有人推算自己,感應時就可以看到推算者是誰了。

  這樣就可以日后找上門去算賬!

  有了這極強的反制能力,相信日后誰要推算自己之前,都得多掂量著幾分了。

  敢算我?想死就說!

  ……

  修法大功告成,焦平即出了關。

  他首先往前殿方向過來,想要先謝過自家師姐這段時日坐鎮和護法之情。

  來到殿中,焦平一眼看去,卻見鐘離仙子身外罩著一只大紅鳳凰,那鳳凰身上的翎羽就像燃燒的烈焰、紅得像血。

  這鳳凰此前垂頭閉目、似在瞑中,焦平目光甫一落下,似是驚擾了它。

  即睜開狹長的金眸,轉頭看來!

  “鏘~”

  “鏘~”

  兩聲合一的清脆劍擊聲響起,焦平及時閉眼,眼皮上撞擊起兩道小小的火花。

  “師弟,你過來……”

  師姐的聲音傳來。

  焦平這才睜眼,走去殿中。

  鐘離仙子拉著他的手、在一側的椅上相對坐下,面帶關切地細細的看了一番。

  見是無事,總算松了口氣,道:

  “原來師弟修習‘隔垣洞見法’,卻是得了‘重瞳’,卻是好機緣也!”

  “只是師弟,‘重瞳’并非無敵,窺看別人的功法根底、更犯忌諱之事,往后千萬不要這么冒失了……”

  又拿手指抹了抹他的眼皮,說道:

  “所幸你煉體已經小有功候,這對眼皮及時擋下了我的劍意反擊,否則你這一對初生的‘重瞳’,就要白練了。”

  焦平受教、致歉、稱謝。

  跟著又問道:

  “師姐,剛才那就是‘劍在意先’?”

  所謂“劍在意先”,是指練劍入神、由技達道之后,會產生的一種能力。

  這種能力就像生物的本能一樣,一受觸動就會自動激發,甚至在意念之前。

  ——就像是人的手碰到火會驟然收縮回去一樣,這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在你意識到之前、就自動做出反應了。

  劍修的攻擊性極強,基本上走得都是以攻代守、先攻不守的路子,所以“劍在意先”一激發,直接就是劍意反擊。

  不像有些,就只轉避開不給你看,也不與人爭強、絕不爭一時之長短。

  “是‘劍在意先’……”

  鐘離仙子見焦平態度誠懇,點了點頭答道,并不計較他之前的小小冒犯。

  只是一些禁忌還是要跟他說一說,免得他日后不知就里下吃了大虧!

  于是又道:

  “師弟,別看現在你們幾個在鬧,沒人跳出來作難,就以為三界沒人了!”

  “三界之中,高人其實極多,只是天下不逢量劫,多數都在山中閉門清修、沒有下山來行走而已……”

  焦平點頭。

  上古已是傳說,封神也遠去,那些曾經名震一方、叱咤風云的大修行者名號,也逐漸不被提起,為世人所遺忘。

  就連人、闡兩教姓名,也只有老人會偶爾提起,現在都是叫“道門”。

  這就是三界現在的情形。

  不過焦平好歹知道些“天機”,有些“見識”,知道這只是水面上的情形而已。

  實則這看似平靜的水面下,也不知掩藏著多少暗流、多少冰山、多少大鱷?

  只是想是這么想,不真正遇到,還是很難有深刻的認知和體悟。

  話說開了,師姐又教:

  “似師姐這樣的,各教之中其實都大有人在,而且為數還不少呢!”

  “放在三界之中而論,師姐其實也算不得出挑,所以你也不可以為師姐這樣,就如此來大致衡量天下高人……”

  “那樣就錯了!”

  一言如劍,直接戳破了焦平認知上的障礙,他之前確實以“鐘離春”為參考,來構建對于大教二代弟子的印象了。

  不禁再謝。

  見鐘離仙子談性頗濃,又請教道:“師姐,你練的劍術,似與鳳凰有關?”

  鐘離仙子見問,欣然道:

  “不錯,我練的正是傳自鳳凰一脈的‘焚城劍術’,因此劍意如火如血……”

  “師弟也知,我昔日也曾當過齊國的王后,擁有‘鳳命’之格,所以習練這傳自鳳凰一脈的劍術,正是契合!”

  說到這里,美目一轉,鐘離仙子看向焦平,笑吟吟又道:

  “昔日鳳凰一脈,又有著‘鳳用劍、凰用刀’的說法,劍者王而刀者霸……”

  “鳳凰高潔,嘗自比君子,因此‘鳳劍’常有,而‘凰刀’不常有也……”

  “說來,我來前聽圣人提過一句,說師弟手中,正握有一門‘凰刀’……”

  “不知師弟最近練得怎么樣了?什么時候使來,也讓師姐開一開眼界?”

  焦平一笑,正要答話,突又皺眉。

  不速之客、擾人談興來也!

  ……

  二郎神也不經通報,徑自走入“雨山大殿”中,來到焦平面前。

  他左臂上纏著一圈黑紗,以示掛哀。

  看了一眼焦平,他抱拳沉聲道:

  “恭喜大圣此番閉關修法有成了!”

  “然則楊某此行出師不利,先后折了三個兄弟、仍未能緝拿下那九頭惡鳥,實是愧對大圣之期望,無顏再留下……”???.

  “再者楊某自身又負重創,也必須要會轉天庭一趟、以做療傷休養了。”

  “因此今日特來請辭。”

  “大圣!仙子!且后會有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