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188章 疑心生暗鬼 長史一上天
  “竟有此事?”

  “那惡鳥竟如此猖獗?”

  焦平一臉驚詫的樣子,跟著又道:

  “二郎神將,對于你的損失、我十分感同身受,不知道這里面有沒有什么、是我能為你做的呢?”

  楊戩虎目微瞇,說道:

  “大圣的心意到了就行,我那幾位兄弟的后事和仇怨,我自會替他們料理。”

  “只是楊戩無能,沒能緝拿了那九頭的惡鳥,那鳥兒與大圣有怨,恐怕未必不會再來起釁,大圣日后當小心了……”

  焦平嘆道:

  “二郎神將此番雖未能克盡全功、將惡鳥徹底緝拿歸案,不過既然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想必那鳥兒也不會好過。”

  “只恨我一直閉關修法……”

  “否則若與諸君一同協力,未必不能拿下那頭犯上作亂的九頭惡鳥,這樣或許幾位兄弟,就不會遇難了!”

  二郎神抱拳謝道:

  “大圣之心昭昭,楊戩如何不知?只是凡事無如果,幾位兄弟之死,是錯在楊某大意輕敵,錯在楊某一人身上……”

  “于他人,實無涉也!”

  “大圣不必過于自責。”

  “唉……”焦平又嘆,只道:

  “幾位兄弟的后事何時操辦?還望二郎神將告知一聲,平當往親祭之!”

  二郎神道:

  “大圣有心了。”

  “只是我與余下兄弟已經商定,此次只做入殮、并不舉喪,真正要辦葬,需等到手刃仇敵、血恨之時,以仇人頭顱,祭我幾位遇死的兄弟……”

  見焦平還要再說,二郎真君截道:

  “有心意到就行!”

  “大圣不日就要大婚,實不宜出席入殮這種場面,免得沖撞了‘天婚’吉氣。”

  說完,又自抱拳一圈,道:

  “大圣、仙子……楊戩去了。”

  “留步勿送!”

  言罷,轉身大步而去,衣甲鏗鏘。

  焦平微瞇眼目送,心中暗暗忖道:

  “看來二郎神心中,也未必不有怪怨我之意,否則不會一再拒絕我出席……”

  “這多半是認為沒有我,他幾個兄弟就不會來‘北俱蘆’,也就不會出事了。”

  “這樣想法,倒歪打正著。”

  “是單純遷怒?還是起了懷疑……”

  ……

  鐘離仙子一直笑吟吟的、看著自家師弟眼睛都不帶眨的一本正經鬼扯。

  別的她不知道,但她坐鎮護法時,放開心中了劍意籠罩一山,自然是知道焦平對外說閉關,但中間是出去過一趟的。

  所以,至少“只恨一直閉關”云云的這一段話,他絕對是在睜眼說瞎話,虧他還說得有模有樣,簡直像極了。

  若自己事先不知道,只怕真信他了。

  “撲哧……”

  二郎顯圣真君走后,鐘離仙子再忍不住笑意,嘴角生出兩個梨渦,笑靨如花。

  她道:“師弟,你這張嘴呀……若是拿去哄小姑娘,怕沒一個能抵擋住的。”

  焦平回過神一笑,道:

  “師姐莫要取笑我。”

  又道:

  “對了,剛才師姐說道‘凰刀’,我正面臨一處瓶頸抉擇,要向師姐請教……”

  ……

  韶華流逝,光陰如水。

  日子一天天逝去、又一天天生出。

  在新任長史王衍的張羅之下,雨山處處彩燈高結、掛彩束紅、流霞溢金,已經開始有了六七分的喜慶氣氛了。

  焦平這要成親的,萬事不管,只一句話交代王衍,就讓他忙得差點跑斷腿。

  偏偏這些雜事還真就得他辦,雨山這邊都是妖怪,半點“天婚”禮儀都是不懂,也就他一個適合忙這些。

  當然,這本來也該是他的活。

  “長史”這個屬官,本來的職責就是來幫主公處理各種大小事務的。

  尤其是關于“禮”方面的事務。

  這下也正好,王衍是世家子出身,別的可以不會,這個一定懂的,就算他自己不懂也能從家里找到人幫忙。

  這還是他正式上任后,第一件被著辦的大事,自然也要辦得好好看看的。

  因此這前后,他還是真費了心思的。

  ……

  妝點好山水,接下來就進入正式的“天婚”環節了,“天婚”采用的是“六禮”。

  “六禮”是周禮,這是正禮!

  天庭的建立,與“周”這個朝代是息息相關的,因此它對天庭來說意義相當特殊,其痕跡在天庭處處可見。

  周禮中又把“婚禮”稱為“昏禮”。

  古籍《禮記·昏禮》上載:

  “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后世也,故君子重之。”

  “是以昏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皆主人筵幾于廟……”

  “而拜迎于門外,入,揖讓而升,聽命于廟,所以敬慎重正昏禮也。”

  即“六禮”共分為“納彩”、“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

  這六個禮法,就是由求婚至完婚的整個結婚過程,想要順利走完這個過程,有一個重要角色是不可或缺的。新筆趣閣

  那就是“媒人”。

  而王衍,就是焦平的媒人。

  焦平對王衍這個人的看法,就是你永遠不能信任他,但同時又永遠可以用他,因為他的確是一個極有能力的人。

  因此焦平就可著勁兒的折騰他。

  特別是一些無關大局、卻又不得不辦的瑣屑雜事,都一股腦鄭重其事的交給他,要求他給辦得漂漂亮亮的。

  他為什么來這里?來了想干什么?這些焦平都不知道。

  然而卻不用去知道,他只需要不斷安排雜事給王衍去做,一件接一件、讓他忙得停不下來就行。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目的,我直接給你確立好一個目的、讓你一直“鬼打墻”!

  ……

  按照周禮的形式來進行,“天婚”的第一個環節就是,就是“納彩”。

  “納彩”是“六禮”之首。

  意即男方家請媒人去女方家提親,女方家答應議婚后,男方家備禮前去求婚。

  王衍忙完妝點山水之后,向焦平面稟過進度,就擇了吉日吉時、攜了雁贄為禮,去往天庭“納彩”,問女方意見。

  其實也沒有什么好問的。

  這本來就是天庭那邊堅持要賜婚,你過去問,人家怎么可能拒絕呢?

  所有人都心知是怎么一回事,但所有人又都配合裝著糊涂、不去提那回事。

  故而,該走的流程必須走,而且還得走得煞有介事、有模有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