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211章 桃夭歸寧日 紫紋緗核桃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

  “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

  “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車馬轆轆,這一日,在下界度過了三年如桃花盛開般、美好而甜蜜新婚生活的許飛瓊,帶著丈夫一起歸寧。

  “歸寧”又稱“三朝回門”,是指新婚夫婦在婚后的第三天,攜禮前往女方家省親、探訪,女方家則要隆重款待一番。

  由于“天上一日、人間一年”,所以許飛瓊的歸寧日,是在下界第三年。

  而她的娘家,就是瑤池。

  “怎么啦?”

  寬闊的馬車車廂里,許飛瓊忽伸出玉手握住自家丈夫的手,關心地問道。

  焦平回神,反手握住嬌嫩的柔荑,拇指在她手背上揉了揉,展開眉頭笑道:

  “沒什么……”

  自從三年前那一次、忽然察覺到有人又在推算自己,而后追查無果后,焦平就渡過了十分平靜的三年時光。

  這三年里,“雨山妖集”一事也順利落地開了張,就在“覆海宮”的山腳之下,形似城郭,左右各一,即“東市”、“西市”。

  一切平靜得毫無波瀾!

  但焦平內心里一直暗暗警惕著,他仍記得三年前突然遭遇的隔空窺探、也一直努力保持著對自身處境的清醒認知。

  就在剛才,“萌頭”神通又忽然給他傳來一陣模糊的不好預感,這不禁讓他在心中對于此歸寧一行,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過面對妻子的詢問,他并沒有把心中的擔憂說出來,只是笑笑岔開了話。

  很多事,他都不打算告訴許飛瓊,尤其是自己的底細和機密,只談情說愛、甜言蜜語就好,女人往往也喜歡聽這些。

  他以前就是經歷過婚姻的人,有過親身的體會,自然知道相濡以沫、勢均力敵,是很多人年輕時的美好憧憬。

  但在真實的圍城之中,更多的是支配和被支配,必有一方被支配,區別只在于表現形式上溫和、或暴烈,只是這話太利,一出口就傷人,因此只能做不能說。

  更何況,許飛瓊雖然柔美,但并非只是尋常女子,她首先還是一個政治人物。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很多時候,她的政治身份,是要優先于其他身份的。

  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她的其他身份立場跟她的政治立場產生了沖突,她會選擇倒下哪一邊,自然不言而喻。

  她身上的瑤池烙印太重了,她首先是瑤池的仙子,然后才是“覆海真君夫人”。

  這種情形下,一些事情還是要避免讓她知道、和參與的好,這也是為她好。

  有些事情,她知道了,說不定“覆海真君夫人”就要成為“新寡文君”了。

  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

  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機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

  “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

  “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

  “薄污我私,薄澣我衣。”

  “害澣害否?歸寧父母。”

  十六匹天馬“踏月駒”拉就的車駕一路過了南天門,馳到天界南天之極、云水廣布一界的圣潔瑤池之前。

  瑤池眾仙子、神姬、天女、歌姬以樂迎客,有八瑯之傲、云和之笙,眾聲朗澈,靈音駭空,簇擁著車駕入了瑤池。

  將許飛瓊迎下車駕后,瑤池的仙子們嘻嘻哈哈將她簇擁到一旁,大膽問著她新婚后的感受,問得她臉頰緋紅。

  焦平則被安置在一處亭臺里,侍女官董雙成親自作陪,奉上紫紋緗核、九千年一熟的蟠桃一枚,仙酒一壺,親手制成、提煉百卉汁髓的“百花丹”三十六品。

  畢竟是新出嫁的姐妹第一次歸寧,自然要隆重些,不好苛待了她的夫婿。

  焦平謝了,接著首先拾起那枚好像大壽桃一樣仙桃看了看,狀頗好奇。

  董雙成笑道:

  “蟠桃樹乃混沌初分、鴻蒙始判、天地未開之際就產生的靈根,此株后來落于瑤池云天之中,生根發芽,開枝散葉。”

  “共繁衍有三千六百株。”

  “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了道,體健身輕。”

  “中間一千二百株,層花甘實,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舉飛升,長生不老。”

  “此二種相信真君不久前便見過了。”

  “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紋緗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天地齊壽,日月同庚。”

  說著,伸出手指指了指,笑道:

  “這就是最后一種了,真君不妨且試上一試,看看與前兩種有何不同?”

  焦平一笑。

  這瑤池蟠桃園里的蟠桃,雖說給那孫猴子偷吃禍害去不少。

  不過那孫悟空到底是個猴性,都是現吃才現摘,因此他作賊被發現時,其實枝上還是剩有一些的。

  所以后來在“安天大會”上,王母還“凈手親摘大株蟠桃數顆奉獻”。

  此物在他大婚之時,瑤池這邊給了不少當許飛瓊陪嫁的嫁妝,正用來在婚禮宴席上宴客,免得失了天家嫁女的體面。

  不過這些蟠桃里,多是花微果小、三千年一熟的;只有少數是層花甘實、六千年一熟的這種,用來招待貴客。

  雖然沒有最頂級的“紫紋緗核、九千年一熟”的這種,但其實層次并不低,相反出手相當之大方闊綽。

  要知道,最頂級的這種蟠桃,向來都是只供給三清、如來這種層次的人物,層次稍差一點的,就算去了“蟠桃盛會”,也吃不到這種九千年一熟的“大株桃”。

  只是諷刺的是,能吃上蟠桃的人,往往都是不在需要這蟠桃功用的人。

  包括焦平大婚宴客那次也是。

  能成為他的婚宴座上賓、受他一枚“三千年一熟”蟠桃供奉的,哪個又不是“成仙了道、身輕體健”?

  又哪里還需要這東西的功用?

  同理,這九千年一熟、紫紋緗核的也是如此,如此今日歸寧,瑤池拿出一枚來給自己吃,算是挺給面子的了。

  這東西吃的不是功效、而是層次。

  要是按照正常路數,得等到自己哪一天有能耐跟如來這種人物平起平坐、同輩論交時,才有可能吃上一枚這東西。

  且別看這董雙成頭頭是道、如數家珍的給自己介紹著,焦平敢打賭——

  這一種“紫紋緗核、九千年一熟”的大蟠桃,董雙成多半也是沒親嘗過的。

  焦平拿起必物端詳,半是好奇,更多的是等待“萌頭”神通的反饋,小心謹慎。

  畢竟在來時路上,才有不好預感,萬事小心無大錯,否則真吃到一顆加了料的。

  那就是自己該死了!

  ------題外話------

  多謝書友“2017……0883”400起點幣打賞!多謝各位書友的訂閱、投票等支持!繼續求推薦!收藏!投資!月票!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