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222章 輕取東海功 囑言寄南海
  一行很快通過水道。

  龍宮門口處,早有一條老龍,領著一班的龍子龍孫、蝦兵蟹將迎了上來道:

  “真君請進!請進!”

  直至宮中相見,上坐獻茶畢,此時小輩們已經退下,那龍王敖廣道:

  “真君乃是稀客、稀客!不知真君此來東海,有何貴干?”

  這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焦平見他這樣問,不禁略有些意外。

  那邊的綠袍龜丞相,連忙湊到東海龍王耳邊一陣快速耳語,龍王聽了,頓時長長的花白眉頭皺到一起。

  沉默思索了好片刻,他抬起頭來道:

  “真君,吾妹芷菁的鱗片何在?不知能否取來與老龍一觀?”

  竟是出乎意料的和氣!

  芷菁?這是西海龍后的閨名?不想還真她卻是龍王之妹,這兩個站到一起,單從模樣看倒更像是他女兒或孫女。

  不過這倒也不是不可能。

  龍王不知是察言觀色厲害,還是會讀心術,說完他又補充道:

  “讓真君見笑了,真君知道,吾龍族自古便以多子多嗣為榮,吾乃先父長子,芷菁是吾幼妹,兩邊年歲相差甚大。”

  “雖說仙家長生駐顏,但吾心境已如老朽之木,形諸于外,自然白發蒼蒼,與吾妹之綠鬢朱顏相差極矣……”

  焦平連忙收束心神先,跟著即翻掌取出那放至了龍后逆鱗的盒子,遞了過去。

  老龍王接過、揭開,輕手取出鱗片來只看了看,又將盒子蓋上,道:

  “果然是吾妹芷菁的‘逆鱗’,她主動將此物相與,想必是有事求于真君。”

  “多半是為了她那孩兒的事?”

  這幾句話說得……直接就挑破了那層窗戶紙,扯開了遮羞布,倒真是好直接!

  焦平瞧了他一眼,都說這東海的敖廣老邁昏庸,這般說話到底是老糊涂了?還是披著一層“老糊涂”的皮在說話?

  焦平不由試探問道:

  “老龍王也知道此事?”

  老龍王點頭道:“如今龍族誰不知道此事,只不過我知道得清楚些罷了,那摩昂孩兒素來自視甚高、驕橫自傲。”

  “我當初初見這外甥,見他脾性太過忠直剛毅,有勇無智,就多次勸他多讀書,好歹知些進退之道……”

  “孰知他卻反以吾為老邁膽小,不聽我言,終致有此難,栽在真君手中。”

  “只是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孩兒不知忍讓進退之理,自己驕矜無狀、好勇斗狠、到處去闖禍不要緊……”

  “卻帶累我那幼妹享不得清福,終日還要隨他擔心受怕……”

  老龍王就像一個抱怨自家闖禍孫子的老人般,絮絮叨叨說著,語音帶些含糊。

  焦平打斷道:“龍王之妹,因我而失了逆鱗,老龍王似不怨我?”

  老龍王說話被打斷、回過神來,也不生氣,反而展開滿皺龍顏笑道:

  “真君勿疑也,因果能解就解,事情既然能就此了結,又何必再生事端呢?”

  “吾輩不比凡俗之朝菌與蟪蛄,又同為天庭之臣,恩怨當能了就了,否則相互糾纏下去,恩仇永無了時……”

  “如此作為,也不過徒亂道心,空耗光陰與精力,卻又與修行何益?”

  “因此,又何必無謂為此無用功。”

  焦平聽了,心中不由生出幾分肅然起敬來,這一番說話雖不無消極之義,但總體上的道理是好的。

  人人都說這老龍處世窩囊,但他還窩囊得挺通透的,這一番忍讓不斗閑氣的作派,倒也得了幾分“道德不爭”的真義。

  焦平于是笑道: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老龍王所言極是,平謝過教誨了……”

  “哪里……哪里……”老龍王連忙擺手示意不敢居功,待見得焦平面色真誠、顯然是真心實意,才道:

  “真君過譽了,吾老朽之心,不想能入真君之耳,博得一贊,真甚幸也!”

  “真君正值功業建立、意氣風發,仍能精心聽吾一言,足見心性之沉穩。”

  “可贊。可贊。”

  說完,龍王又道:

  “對了,還不知吾妹以此‘逆鱗’,轉托真君攜來,欲求何事?”

  焦平想了想,則直接道:

  “無他,想進龍祠一行罷了。”

  敖廣聞言,陷入沉思,一旁的龜丞相連忙又上前來、附耳悄聲低語。

  老龍王這才“啪”地一聲、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恍然道:“原來真君,卻是為了那門正法而來……”

  跟著又拍掌笑道:

  “此事極易爾,真君若有暇,不若此時就隨老龍往龍祠一行?”

  見焦平面有異色,龍王又笑道:“真君可是不解為何老龍答應得如此輕松?”

  他輕輕捋著頷下的白須,解釋道:

  “那門功法真君或也知道,祖宗留下來時曾有言:天下龍種有緣皆可習之。”

  “故而我領真君去看,并未違了祖訓私自將龍族的功法授人。”

  “真君也知,那門功法就存在龍祠照壁之中,平時吾四海私心、不愿讓太多人打擾了祖祠安寧,故而才設攔阻。”

  “只是如吾前言,因果能了就了,實不相瞞,今日既然是真君親上門,所提出的要求,正是老龍能不甚費勁做到的。”

  “因此也無謂惺惺作態,便直接領了真君去看,且以此了結了恩怨因果、救下我那摩昂外甥便是!”

  焦平將信將疑,不過仍然是隨他起身行向后,到龍祠照壁上取了功法。

  ……

  龍宮門口。

  目送焦平一行身影逐漸消失,東海老龍王回過頭來,跟龜丞相道:

  “通知南海那邊,如果這位真君去求龍祠的功法,不要給他……”

  龜相連忙應是。

  老龍王垂頭想了想,又如個老人想起什么來般絮叨補了一句道:

  “再跟吾弟敖欽傳一句話,就說在‘龍壁傳功’時,我看到這位‘覆海真君’,他手背上的‘璽印’,東、西、北已經都有,如今只缺了南海一角……”

  “這位真君是跟圣人認了親的,我們惹不起他,叫敖欽千萬不要玩火……”

  “是……”龜丞相連忙應是,只是他應完后還是站著不動,并不急于去傳話,而是等著看龍王還有什么補充。???.

  等了片刻,見老龍王再無話說,這才無聲一禮,后自下去忙碌了。

  ------題外話------

  多謝各位書友的訂閱、投票等支持!繼續求推薦!收藏!投資!月票!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