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238章 初試布云雨 北外海山崖
  八位長老顯然在來之前,已經相互商議過了,聞言相互看了看,又點點頭,仍由大長老回話道:

  “真君,吾等八人初步看過,真君此處道場要布下‘十八龍門大陣’,正適合因勢利導,依山傍水建一城池……”

  “至于真君與宗主的婚事,不如就定在城池的開城儀式之后,雙喜臨門……”

  “不知真君意下,如何?”

  哦?

  焦平一聽就知道他們打什么主意,開城儀式,就好比門派的開派儀式。

  如果說之前祭天開府,是正式向三界宣告一方勢力的生根發芽,這時候整個勢力的發展水平,還屬于草創期。

  而開城儀式,就是在宣告勢力已經發展到成熟階段,各方面都步入正軌,要開始以勢力的身份,參與到三界事務中了。

  確實,有了“勝氏”這批器煉師的加入和補充,雨山的人員架構倒也差不多了。

  尤其是有了護山大陣后,至不濟也可以龜縮不出,反正守是綽綽有余的。

  倒也有資格開城了。

  這是一個關鍵的時間節點,當然就要請來重量嘉賓觀禮,而在這會兒,順勢舉辦納妾的婚禮,自然這些已經來到嘉賓,也會停上一會兒,參與婚禮。

  這樣自然更顯隆重。

  這是自抬身價的戲碼。

  焦平并無意見,只頷首道:

  “既然各位長老屬意如此,那就把婚事與開城儀式放在一起吧……”

  焦平對于何時舉辦納妾婚事,心中并不算多在意,因此“勝氏”八長老一提,也就順勢答應下來,也算是提前給他們吃下一顆定心丸,接下來好安心做事。

  再者,自己占了人家清白的身子,小娘子又一顆心撲在自己身上,也該給她一個交代,能辦得圓滿些就圓滿些吧!

  焦平一口直接應下,“勝氏”八長老都是面有喜色,告辭而去。

  雨山這邊,目前主要建筑就是覆海宮建筑群、和東西屏山腳下的兩個妖集。

  所謂的“建城”云云,不過“勝氏”長老們根據現有的情況,粗略定下的規劃。

  接下來,他們就要開始召喚門人弟子過來幫忙,仔細勘察此方道場的山水地脈、風流光照等因素,好定下詳細圖紙。

  然后,還要施工建設。

  因此,真正要開城,還是需要等上一段相當的時間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將來城池圈定的范圍,應該就是“翻江倒海十八龍門大陣”陣力所能籠罩到的大致方位了。

  ……

  處理完眾長老的事,焦平走出大殿。

  抬頭一看天色,有些暗淡,好像要下雨但又沒雨的樣子,頓時心中一動。

  不久前,在“西牛賀洲”遇到鐵扇公主的時候,她曾隱諱提醒過自己,行云布雨的背后,似有一些玄機和好處。

  不如現在就是試試?

  焦平于是縱身,化作一條黑色蛟龍直騰入云,他如今已修得“四海功”和“呼風喚雨”之神通,對于行云布雨雖是第一次上手,有些生疏,但也不至于沒處著手。

  在云中四處翻騰看了看,發現這般將雨不雨的情形,是云中水汽還差了些,這種情形算是最容易布雨的了。

  只要給它補上一點水汽,順勢再推上一把就可以了,最是省力不過。

  當即焦平先行呼風,卷來江河之中的水汽,然后以蛟龍之身裹挾著水汽,推動到缺水之處,跟著開始行雷喚雨。

  “咔!咔……”

  “刺拉!”

  天上一明一滅,一道道銀色的閃電劃過被水云遮黑的長空,“沙沙……”一陣沙沙細雨隨風揚下,潤澤萬物。

  焦平驀地化為人形,在云上隨風飄來蕩去,悠悠不定,仿佛風伯雨師。

  在他的視野中,只見隨著那沙沙的雨絲落下,地里突有一點點的金黃光點升起,正朝著自己身上飛撲而來。

  這是……功德?

  原來行云布雨,竟能帶來功德?

  焦平欣然將飛撲而至的功德一一納入囊中,在體內化作一陣毛毛的金絲細雨,灑向腹下丹田之中。

  功德金蓮臺好像活轉過來一般,蓮葉輕輕搖曳著,喜迎功德降下。

  一場雨布下,所獲功德數量微薄,但焦平還是由衷感到一陣欣喜,因為這是第一次發現了一條獲得功德的途徑。

  而且行云布雨又不是只能一次,因此這條途徑是可持續的。

  雖然每次收獲不多,但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堅持下去,最終所得也頗為可觀。

  況且自己這一次行云布雨,只是小試牛刀的小范圍降雨而已,若是自己能令行一洲之云雨,相信所獲更多。

  也難怪鐵扇公主忍不住云端冒頭,跟自己說話,估計之前看自己放著這么大塊的功德莊稼地不去種,她都替著心疼。

  再有,自己這只是正常情況下的行云布雨,估計像鐵扇公主在火焰山那邊、那種極端的環境下行雨,每次收獲的功德,應該要比自己這樣的多上許多才對。

  焦平踏云隨風飄蕩,這樣悠悠想著。

  ……

  而就在焦平在洲中開始行雨之時。

  “北俱蘆”大陸西北邊緣、越過了黑山之脊的臨水海岸之上,黑兀兀的亂石驚空,如巨大猛獸森寒的參差犬牙,驚濤大潮如海嘯般一波波永無止歇拍打著海堤。

  外北海的水漆黑一片,水溫極低,即使站在岸上,也令人感到一陣陰寒凍骨。

  黑山黑海絕境,硬石冷崖凍水。

  黑與黑之間的海山交界之處,只有不時飛過的零星幾只渾身光禿禿、仿佛史前動物般古怪丑陋的猙獰飛行鳥類,證明這個嚴酷的地方,還有著生命的跡象。

  一道遁光從海邊的樹木之中遁出,化作一個豐腴的人影走出,卻是個額中長有螺旋獨角、一絲不掛的花信美婦人。

  婦人從遁光中一走出,就忍不住跌跌撞撞地往前又踉蹌了幾步,跟著更是禁不住俯身,嘔了一大口黑血出來。

  “呀!”

  “呀!”

  數只灰色無毛、鷗鳥般大小、一身惡心疙瘩雞皮的怪鳥,被血味吸引而來。

  形象猙獰的怪鳥,仿佛史前飛天的恐龍怪獸一般,張著帶有薄膜的蝠翼,在女子頭頂上不斷凄厲尖鳴,逡巡不去。

  ------題外話------

  多謝各位書友的訂閱、投票等支持!繼續求推薦!收藏!投資!月票!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