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西游之蛟魔覆海 > 第240章 蠱雕北逃亡 白鱗竄南游
  蠱雕大王恨極扯斷了頭發。

  上次和賊漢子分開走,被哪吒三太子追殺,那時突心一悸,沒想到賊漢子那次,就已經命沒了,陷在二郎神手中。新筆趣閣

  更可恨那二郎神殺人之后,還要冒人身份行事,行騙奸之事!!

  “呵呵呵……賊漢子,你桀驁一世,可曾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落得這么個結局,身死人手不說……連自己的女人,都被人騙奸去身子……呵呵呵呵……”

  蠱雕大王低聲自語,形狀有著一種冷靜的瘋魔,她緩緩放下捂著額頭的手,殷紅的鮮血順著臉頰流下,直流到眼睛里。

  在她的額心那里,有一道傷口,形似被斧頭鑿開,直裂入腦,黑洞洞的嚇人。

  她雙手撐地支起身子,再一次不顧傷勢使用遁法,化作一道水光撲入海中,循著陰寒刺骨的海水,一路向北逃亡。

  既然卜算被發現了,那么這個地方也就不安全了,二郎神隨時可能殺過來,行斬草除根、斷絕后患之事!

  ……

  另一邊。

  卻說焦行完云雨,收獲功德之后,即從天上飛下,重新回到覆海宮中。

  正在雨山山水之間勘察著的“勝氏”大長老,遠遠看到這一幕,捻須沉吟不語。

  二長老見師兄忽然駐足停下,不由也隨著他的視線望去,見得是焦平驅云落下,不禁開口問道:

  “怎么……師兄,有什么問題嗎?”

  大長老拈著花白大胡須的手停下,伸出一指,道:“師弟,你剛才看到了嗎?”

  二長老神色不解。

  大長老一嘆,道:“呼風喚雨,澤被蒼生,大氣象啊……”

  一聲莫名嘆息后,大長老搖搖頭,也不管二長老,徑直轉身繼續忙碌了。

  ……

  焦平從天上直落到雨山大殿廣場前,但見得這里有一條金脊而白鱗的巨大白龍,正橫臥在場中,被一把巨大的金锏透骨釘住了龍筋七寸,緊釘在地面上。

  這條白龍縱使生命力強大,但由于連年的傷口失血、和高溫炙烤下的連續失水,已經顯得鱗片干枯破敗、奄奄一息了,身上甚至隱隱傳出一股死魚的味道。

  此時被沙沙細雨一淋,這條白龍的神氣忽然清醒過來一些,它眼皮動了動,睜開一只比人還要大的琥珀色龍睛。

  龍睛看到焦平走近,頓時一嚇,那白龍條件反射般四爪撓地,就要掙扎退后。

  然而,它忘記了自己現在正被釘著的處境,這一番徒勞無謂的掙扎,只是使自己更受傷更多、更痛苦而已。

  “昂~”

  白龍不禁發出一聲聲息低弱的哀鳴。

  焦平身上紫色的衣裳,被這一聲龐然大物近距離的低鳴激得簌簌作響,仿佛強風吹拂而過,他對耳邊尖銳的轟鳴聽而不聞,徑直走到巨大龍眼近前。

  一對威嚴而妖異的重瞳,靜靜地與白龍巨大的琥珀色龍睛對視著,透過這只巨大的龍睛,焦平可以清晰看到其眼底深處,那一種對于自己的恐懼、仇恨、恥辱、畏縮,等夾糅在一起的復雜情緒。

  莫名笑了笑,焦平下意識伸手做了個抹了抹唇上,很快又頓住,反應過來現在自己永葆青春,唇上卻是沒有留胡須的。

  他笑了笑,對摩昂白龍道:

  “小子,你該高興,你有一個好娘和一個好母舅,愿意給你這條爛命賠買命錢,讓我高抬一下貴手,放你一馬……”

  “只是,記得了……”焦平說著,拿手輕輕拍了拍白龍的頭,直把那拍得龍頭一陣搖晃,跟著他俯身伸手,猛地一揪。

  “昂~”

  摩昂白龍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吟,整個龍身不停撕扭,就像失去理性的、垂死的蛇一般瘋狂地掙扎不休。

  “錚、錚。”

  焦平屈指彈了彈手上邊緣處猶帶有血絲的白色逆鱗,近距離看著這東西被自己拔出之后,在空氣中迅速變干變硬、很快就變得好像風化了幾千年的巖石一樣。

  不禁嘖嘖稱奇。

  對身前白龍的掙扎視若未睹,焦平口中不停,冷淡道:

  “小子,記著了,教你一課,往后出來做事,可要記得帶著眼睛……”

  話落,伸過手,一把將透骨釘住三棱金锏拔出,另一手抓住龍角一提扔,就把白龍仍向天上的雨云之中去了。

  “昂~”

  那白龍得了自由,在天中雨云之中盤旋來回一陣,垂下頭來看了焦平一眼,眼中滿是刻骨的怨毒。

  跟著它也不敢討要回自家的兵器,只趕緊回頭,乘著風云直往南向游去,急急忙如喪家之犬,惶惶然如漏網之魚。

  焦平嗤了一聲。

  還敢面露怨恨,看來這廝還是沒吃夠教訓,連掩飾心意都做不到,哪天再撞到自己手中,就把他一身皮剝下來。

  從天上收回視線,焦平看向手中的三棱金锏,屈指彈了彈,這柄金锏在神兵中,也算做是上乘的了。

  尤其是這根金锏一身的重量,若得一把無窮大力揮舞起來,當真是可同時收得“力”與“銳”雙重的功效。

  這一锏子打下去,只會打實,無論打什么東西,幾乎都是一锏攔腰打斷的下場,當真是又辣又脆、干脆利落!

  可惜自己已經有了乘手的兵器,這東西就只能收起來,等將來拿來賞賜屬下了,就跟以前客居幽冥時,從鬼修羅手中繳獲的兩把歹毒的彎刀一樣。

  也不知道最后會便宜了誰?

  將三棱金锏收起,焦平轉身往回走,在要進殿時,忽然側邊許飛瓊在一列侍女的陪伴下走近,婷婷拜道:

  “妾身拜見夫君~”

  妻子柔柔這帶著一線天然沙啞的聲音入耳,喚停了焦平的腳步,焦平笑道:

  “夫人怎……”

  正說間,忽然頓住。

  但見自家夫人一身淡紫的宮裳,婷婷柔柔而立,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珰,好像水霧繚繞之中盛開的一枝柔弱風荷。

  幾許不見,真是更動人了。

  許飛瓊正等著夫家答禮后起身,孰知他竟目光直直得盯著自己不放,雙頰上不由自主的爬起一絲絲紅霞。

  她忍不住又柔聲喚一句:

  “夫君~”

  焦平這才回魂。

  ------題外話------

  多謝各位書友的訂閱、投票等支持!繼續求推薦!收藏!投資!月票!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