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原點序列 > 第643章 模糊的背影
  讓冬雪震驚的,不僅僅是廢土人這三個字,還有這個任平生居然是個院生!

  也就是說,這位災禍,居然曾經在這個沐夜戰靈院的學府中研修!

  她很想知道,這個戰靈院當時還有沒有院生健在......會不會都已經成了災禍的養料。

  回到廢土人這個身份上來,和自己有著相同的背景,但不知道究竟是過去哪一期的試煉者,畢竟原點試煉定期就會舉行,出一個災禍,也不能算稀奇。

  不過,這個上上等的評價,是什么意思?

  繼續往下看,冬雪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這哪是針對一位災禍的情報,根本就是一份戰力評估!

  里面沒有一句話提到血災尸禍,怎么看,都是一個非常正常的天才院生,當然,除了那句陰毒無比的評價之外......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任平生是不是有點過于,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了。

  銀月,劍舞,火源,巖源......

  天才,齊冬雪見過,在天涯海閣,能配得上這個名號的弟子大有人在,不過像這個家伙一般四線開花的,就屬于聞所未聞了。

  還有,他所掌握的能技也太多了吧,卷軸中絕大多數的篇幅,都是能技名稱的作用的記載。

  全部看完后,合上卷軸的齊冬雪開始懷疑自己和青梅上當了,這個任平生怎么可能是個災禍?根本就是個年年可以拿獎學金的年級代表吧!

  看來那五枚晶魄,算是打了水漂了,江湖險惡,什么灰暗低語,完全就是搞電話詐騙的。

  氣歸氣,但這個任平生,還是挺有意思的。

  當然,這個有意思只是因為他和自己一樣是廢土來的,而且成長的方式有些奇怪罷了,肯定不如那個家伙那么有趣。

  繼續看吧,哪怕沒有實際價值,至少可以領略一位廢土先輩的成長歷程。

  展開第二卷,冬雪的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

  這次,是關于一場比斗的記錄,對陣的雙方,是沐夜戰靈院和牧野城獸靈院,這不是重點,重點在于這場比斗發生在千城決的第二輪!

  玄武城的千城決,冬雪是有所耳聞的,據說是一場等死區數百學府參與的盛會,連天墉城都派出了隊伍參加。

  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但她選擇繼續往下看。

  這是一場古怪的比斗,可以說,完全是這個任平生個人表演的舞臺,四人避戰,一人carry,不但毫發無傷,逼得對方認輸,甚至還將負責安全的使者級白衣給射傷了......

  戾氣似乎有點重啊。

  身為軍略師的她,又重頭仔細研讀了每一句關于戰局的描寫。

  任平生所用的戰術,并沒有多么高明,但確實秉持了一點,以己之長攻敵之短.......

  這句話,莫名地有些熟悉。

  劍舞和銀月的來回切換,加上巖源能技的應用,讓他輕易獲得了勝利。

  沒有牧野獸靈院隊員的戰力評估,冬雪暫時無法給出評判,或許他的對手太弱了,早就了一場1v5的大勝。

  也可能千城決本身就虛有其表,其實參與院生的戰力并沒有傳說中的那么強。

  將第二卷收起,那個有些讓她不安的預感,始終縈繞不散。

  第三卷,第四卷......第十九卷。

  全是這個任平生的戰力評估,只不過來自不同的字屋而已,也不知道那位屋主是怎么想的,為什么會收藏這么多同一個院生的卷軸。

  “可惜了,多出色的一個院生。”

  屋主最后說的這句話,應該代表他對任平生的偏愛吧。

  那么,這個可惜,是什么意思?

  輸了?死了?還是......?

  從第二十卷開始,就是千城決第二輪之后的比斗記錄了。

  第三輪,對陣垂水城的斬靈斗院,一支由五名斗戰組成的菜刀隊,如出一轍的1v5,一如既往地輕松獲勝,只是這一場,這個任平生的戰術更為多樣,全程牽著對手的鼻子在走,當然,陰狠二字,也確實恰如其分。

  冬雪覺得有必要將這只卷軸帶回去仔細研究一下,其中有一些臨場的決策,對她來說也有一定學習的價值。

  第四輪,對陣銀葉城戰爭學院,這次的任平生,一改過去的猥瑣戰法,選擇了直接硬鋼,這讓冬雪對這個人物有了新的評估,遠程箭術,近戰劍舞,兩者竟然都不弱,在被多人圍攻之下,以傷換傷,游走截殺,不能說游刃有余吧,至少也拼出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

  一對多,還是正面強攻,這需要極強的戰局洞察力和判斷力,勝負之間,能保持冷靜的頭腦和心態,這樣的人,活該贏下這一陣。

  但他明明可以繼續沿用過去的戰術風格,為什么卻偏偏選擇激進的手段?

  或許是心情不好吧。

  展開第五輪的卷軸前,冬雪想了想,這千城決,有這么多輪次嗎?

  確實不清楚這場盛會的規則,可能要戰個十幾二十輪吧。

  這次的對手......竟然是那伽.......那個那伽?玄武城四大學府?完全不輸天涯海閣的那伽?

  沒有看內容,冬雪直接去看最后的結果。

  勝了.....沐夜戰靈院,又勝了?!

  她托著卷軸的手,都在微微顫抖,突然就感覺,腦袋有些不夠用了。

  自己在看什么?神話故事?還是某個屋主無聊杜撰的小說?

  等等,戰靈院的另外四人,終于參加了戰斗,或許,他們還留了后手,真正的強者在這一輪終于出陣了。

  可當她一字一句仔仔細細將全部內容看完。

  什么真正的強者,什么隱藏的秘密武器,純粹扯蛋,這個上一輪還一身是膽的任平生,這一輪幾乎將猥瑣、無恥、陰險、毒辣發揮到了極致。

  甚至撰寫這片記錄的人,都已經詞窮到了罵街的地步。

  說實話,其中的一些騷操作,連冬雪都覺得匪夷所思,假設自己是當時那伽的一員,她也沒把握能識破一個接著一個的騙局。

  當其中有一些關鍵信息是缺失的,為什么那伽的人屢屢上當,應該還有些記錄中沒有描述出來的點。

  玄武四大學府,就這么被玩廢了.....

  搖了搖頭,冬雪知道,這場比斗對自己來說沒有太多學習的價值,因為根本學不來。

  突然有了一種可笑的想法,這個任平生,該不會是因為戰法過于陰毒,最后被列為災禍的吧.....

  第六輪,終于,在對陣夏燈城冥斗院的這場,沐夜戰靈院敗了。

  關于這場戰斗的描述非常簡單,怎么說呢,在冬雪看來,這就是一場名副其實的假賽,輸的相當之寫意。

  其中原委,自然無法查證,但這就是任平生在千城決中的謝幕了。

  能以一己之力擊敗那伽,他的這次千城決也稱得上傳奇。

  綜合這二十多只卷軸的內容,冬雪絲毫不認為這個院生會是自己要找的災禍,只能說,是個難得一見的妖孽,無論在戰斗實力,還是在戰略戰術上,都算是廢土人的楷模了。

  或許,自己在小規模戰斗中的戰術素養不如他,但在軍團級合戰中,他所擅長的手段就發揮不出來了。

  不管怎么說,這位先輩確實給廢土人長了臉,也不知道是來自哪個星球。

  想想有些遺憾,自己在整個試煉期間,只返回地球了一趟,對于龍族其他成員的去向,或是華夏其他蛻變者的資料,一無所知。

  誰能想到,他們一行人在進入域城之后,就得到了承天朝圣四院的無私協助,很快就完成了試煉。

  以至于那個他,究竟在哪,也完全不知道。

  嘆了一聲,手中,只剩下最后一只卷軸。

  出乎意料,不是戰力評估,也不是比斗記錄,而是,一份類似通緝令的榜文。

  通緝.....榜文......

  「任平生,血災尸禍,格殺勿論,守備軍團」

  齊冬雪猛地站起,直沖向那家聞字屋。

  她終于明白了屋主最后那句話的真正含義。

  這個任平生,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也正是在千城決中大放異彩的那個院生!

  但有一點,她必須知道答案!

  “屋主,”將將沖入屋內,冬雪就迫不及待的問道,“任平生參加的千城決,是哪一屆?”

  “哪一屆?最近一屆啊,你不知道嗎?”還在內屋整理卷軸的屋主,抬頭說道,“可惜了,千城決結束后沒多久,就出了那事,一開始,我也不敢相信,直到守備軍團來了,據說帶走了不少查問,人最后都放回來了,應該是沒問出什么結果。”

  “好的,謝謝。”

  齊冬雪有些木然的轉身離開。

  應該沒有錯了,可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能參加千城決的必然不到使者鏡階,這樣的實力,能躲避守備軍團的追殺?跨越危機四伏的埋骨沙地?最恐怖的,是將兇手群潮硬生生擋在兇荒?

  怎么可能!?

  原本,在冬雪的腦海中,一個人影的輪廓已經逐漸清晰,可將已知的信息串聯在一起后,她卻發現,這個人影又顯得模糊不清,完全無法被簡單定義。

  這其中,有太多不可思議的地方。

  她任務最主要的部分,是確認災禍的身份,可目前所知的這個答案,連她自己都難以說服,其次才是想辦法與之產生聯系。

  不行,冬雪緊緊攥著手中的卷軸。

  要驗證這些疑點,就必須更多的了解他。

  任平生......沐夜城.....戰靈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