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黜龍全文免費閱讀大結局 > 第一百零七章 金錐行(18)
  正月初二,走親訪友,張行根本沒啥親友,自然一日無事。

  正月初三,對于絕大部分人而言,年節都還沒過去,大部分官署也依然是不上班的,靖安臺當然也沒有全面恢復工作,但作為特務機構的正式軍事成員,張行和秦寶從這一天開始便要恢復之前那種值班點卯了。

  當然了,所謂點卯也不是一大早就要看到人那種,因為對于錦衣巡騎們而言,辛苦的外勤擺在那里,所謂臺中點卯多是虛應故事,便是張行之前執掌組內文案,兼參與黑塔庶務,也從沒有說幾通鼓便要到的。

  何況是年節中的值班呢?

  相隔數月再次回到靖安臺島上那熟悉的小院,不知為何,明明今日天色陰沉,有飄雪的征兆,可小院里卻冷清了許多,非但平素要好的那些閑人沒來,便是黑塔里熟悉的黑綬也沒有派人往來文書,就連同組的其他組員也最多過來打聲招呼,便三三兩兩離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摸魚。

  一開始張行還并不以為意,只以為是還沒有全員上班,所以人少的緣故。

  但是很快,隨著這種現象越來越多,他終于意識到,這些人是在刻意躲避……不過,即便如此,張行也還是沒多想,只以為是公門里沒有擋風的墻,白有思因為南衙政治對立陷入尷尬而要轉入西鎮撫司的事情已經傳開了。

  按照官場上的慣例,上面稍有動靜,下面便浮想聯翩,進而大題小做,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不過,到午間時分,雪花開始飄下的時候,張行忽然就從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那里得知了這一現象的另一原委。

  “他們怕我?”

  張行詫異的從案后抬起了頭。“怕我什么?”

  “也不是說怕。”小顧拎著水壺對道。“而是有些敬畏了……其實,張白綬不知道,年三十當日下午島上就有傳聞了,就是從黑塔里的黑綬們傳開的,說是張白綬你和白巡檢、司馬常檢一起敘告此行離開后,中丞對身邊的黑綬們說:‘司馬常檢和白巡檢固然是人中之龍,但張白綬你卻是個能斬龍的人!’”

  張行目瞪口呆——他怎么不知道還有這出戲?

  “大約的傳聞就是這個,也是最早最根本的。”小顧繼續言道。“而這兩日,值班的黑綬們閑著無事,又因為那個評價過于利害了,便都去翻看了張白綬你們此行的文告,然后都說單騎上山,驅虎過河的事情過于精彩了,雖說跟南衙的張公比小了些格局,但里子是一樣的,可見之前全都小瞧了你……便又有了其他奇奇怪怪的傳聞出來。”

  而張行繼續聽下來,聽到南衙張公時,卻是陡然恍然大悟起來。

  其實現在仔細一想,之前司馬正稱贊他張行的時候,便提到了南衙;昨日白有思來,也說南衙里都夸了他……但彼時張行因為淮北的事情還沒個徹底的首尾,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直到昨晚上白有思前來寬慰稍緩了心情,再加上今日聽到的這個傳聞中曹大宗師的稱贊,他張行卻哪里還不曉得,自己這是沾了南衙那位張世昭張左丞的光了。

  因為單騎入山、驅虎過河這件事情做的,跟當年張世昭在巫族搞分裂和挑撥內斗的事情太像了!

  都是操能人心,都是四兩撥千斤,都是拱火大師,以一種外人覺得不可思議的角度進行解局,最后居然成功。???.

  但是,問題的關鍵絕不在于計策的精彩和行事的膽略,天底下不缺英雄好漢的,問題的真正關鍵在于,用來做榜樣的張世昭張左丞現在依然還是南衙里的一極呢!

  是白有思他爹政治上的老哥,是曹中丞的老“伙計”,是圣人的心腹執政……所以,自己這個小小的白綬才有資格上了這些大人物的嘴,繼而造成了遠超想象的廣告效應。

  但這真不什么好事。

  層次差距太大了,說句不好聽的,自己一個白綬被用來跟一個執政相公比,遇到個小心眼的,直接在南衙里輕輕一抬手,一輩子前途就沒了。

  甚至,頂頭上司曹中丞那里,什么“斬龍之人”,也未必是夸贊的好話,說不定就是想起自己堂堂大宗師在南衙里卻要受張世昭的氣,忍不住借機自嘲一句。

  想到這里,張行便有些坐立不安,于是干脆寫了個病假條,請小顧送到了黑塔里,然后等到黑塔里給了個“準”字后,不顧外面已經雪花已盛,直接麻溜的開始往家跑。

  這也算是某種常識了——熱搜這種東西,躲一躲,兩三天就下去了,何必硬抗呢?

  正月初三,才上了半天班的張白綬匆匆回到就在靖安臺對面的承福坊,準備躲回家中嚼著小酥肉看些小說什么的,但過了十字街,往自家居所方向趕的時候,他便又發現,自家居所附近似乎出了些事情,很多人都在那地方堵著,好像在看什么熱鬧。

  這讓張行心里沒由來的一慌——不會新熱搜又上來了吧?

  正所謂越怕什么越來什么,隨著張老三越走越慌,最后果真發現,正是自家所居的小巷被堵了個嚴嚴實實。這還不算,年后初雪中,看熱鬧的街坊鄰居們,回頭看到是張白綬來了,卻是早早讓開道路。

  但臨到此處,張行反而懶得再掙扎了,甚至起了一絲帶著倔強的好奇之心。

  他倒想知道,之前自己出神的時候,到底又留下什么窟窿?

  謎底迅速被揭開了。

  臨到巷口前,有人沒忍住,直接喊了出來:“張白綬,有人給你家送禮來了!”

  隨著這句話,張行越過人群,清晰的看到,自家門前的雪地上赫然排著十幾輛長長的常見運貨大車,再加上押運的牲畜、車夫,以及周遭立著的足足幾十名官吏打扮的人,卻是從自家門前一直排到了巷口跟前。

  “張白綬年安!”

  車隊中的隨行之人早早隨著動靜回頭,知道是張行回來,而此時七名為首之人,也在雪地中站成一排,遠遠便朝張行拱手作揖行禮。

  張行如何不認得,這是江東七郡的七位上計吏,而又如何不醒悟,李清臣根本是誤會了人家——這七個人根本不是事后不認賬,反而是在最后幾日路程中打聽到了事情原委,等上計結束,一切塵埃落定后精準回報來了。

  “張白綬在上。”

  行禮之后,一名年紀最長的也是最面熟的上計吏先上前一步,對緩緩停下腳步的張行再度拱手,誠懇來言。“江東湊糧的辛苦,淮北之行的恩德,我等沒齒難忘……只是年前的時候,著急上計的事情,沒法報答,如今年后上計完成,我等去處也有了著落,省下來的多余火耗便依著市價在北市那里轉了出去,這筆錢本就該是我們動用起來的,卻萬萬不能忘了張白綬和秦巡騎的恩義……現有絲絹七百匹與些許年節常禮與張白綬做報答,另有銀五十兩,請為轉呈秦巡騎。”

  張行一開始聽到是要送禮,便有些面色發白,一時準備言語,但聽到最后數字,卻又茫然一時,因為他居然忘了絲絹的市價了。

  但不要緊,周圍鄰居街坊聽到七百匹絲絹后,同樣嘩然一片,而且立即幫他計算了起來。

  原來,絲絹作為一般等價物,和銅錢、銀子素來都是二比一的官方兌價。但實際上呢,因為絲絹比銅錢輕便,而且可以做衣服,所以在銀價上漲、銅錢價格低落的行情下,絲絹本身還是比銅錢硬通許多的,屬于雖然沒跟住銀價,卻也足夠穩妥那種……總之,雖然不清楚具體行情,但這七百匹絲絹的價值已經有人喊出來了。

  兩個做生意的街坊立即便爭辯起來,到底是三百兩銀子,還是二百九十兩?

  當然了,張行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雖說三百兩銀子確實是他這輩子都沒見過的大利市,但如今正在熱搜上,火耗這個東西雖說沒人挑出錯來,也畢竟是公中掏銀子,總覺得有點別扭,而且一旦被中丞啥的聽到了,來一句什么,豈不是更糟心?

  再說了,他還有一堆字帖字畫在陳留沒動呢!貪這三百兩銀子?

  所以,便欲拒絕。

  “你們年節辛苦。”張行干脆以對。“我不缺吃穿銀帛,何必送我?”

  “張白綬可是還在記恨我們當日在淮上無禮?”

  眼看著張行推辭,那上計吏居然愣了一下,然后另一名上計吏趕緊上前拱手,繼續來表達誠意。

  “我們自是官場上的人物,當日憤恨失禮是事在頭上,只以為此行身家性命都要沒了,自然失了智略與眼光。可事后打聽的也清楚,看的也明白,這件事情真正救了我們這些人的,主要便是司馬常檢、白巡檢和張白綬,然后是跟張白綬在一起的秦巡騎,帶隊去做餌的胡黑綬和李白綬再次……而這其中,兩位朱綬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報答都報不上去,只能心里記掛著,而其余四人中,又是張白綬的謀劃最根本,張白綬與秦巡騎的勇略最讓人心折,若不能報答張白綬,將來豈不是要被人笑話?”

  “只是……只是謹守職責罷了。”張行好不容易才擠出了一句話,他也實在是有點不知道該說啥了。

  這事太尬了,總不能說,你們送禮就送禮,扯這么個陣仗干啥?不能給換成銀子直接一車拉來嗎?

  “張白綬,你自做的好謀略、好辛苦、好勇略,如何不能折人心?”又一人上前感慨。“況且我等郡中上計吏,乃是郡中首吏……不知道要在郡中熬多久才能輪上一回,好在京中記名,轉上新前途……淮北的事情,對張白綬來說是謹守職責,對于我們來說,卻生死榮衰的根本!再怎么感激都是理所應當的!你不知道,我們七人中,已經有三個轉任升遷穩妥了!這十四車年禮,閣下收的心安理得。”

  “張白綬,胡黑綬和李白綬那里已經送過了,也收了!”又有人催促。“張白綬不收,他們又如何?”

  話至此處,張行實在是有點為難過頭了。

  看到對方糾結,那年長上計吏心下會意,卻是回頭打了個眼色,然后帶頭拱手:“年節辛苦,我們還有其他事,就不叨擾張白綬了……只有一句話留下……張白綬既為此恩,便當有此報。”

  “張白綬既為此恩,當有此報。”其余六人齊齊拱手。

  然后,這七人卻是帶著其他隨從一起,直接走了。

  張行只能連連拱手回禮。

  人走了,車隊中又一人上前拱手,語氣卻輕松許多:“這位官人,我們是北市車馬行的,被雇過來的,啥也不曉得,只想問現在可能卸貨了?你家只有個小娘子,之前一直不給開門。”

  張行這才回過神來嘆了口氣,然后點了點頭,卻又回頭在身后街坊中喊來一名眼熟的幫閑:“小關,待會卸絲絹的時候,你自己取一百匹給公社送去,讓他們發給坊內孤寡,同巷鄰居一家一匹,此事做完了,你自領五匹的好處。”

  那小關大喜過望,周圍也歡呼雀躍起來,人人拱手稱贊張三郎,張行卻又再度無奈——他這個樣子,想低調也很難啊。

  但是,事情還沒完。

  車隊卸了一個下午,臨到傍晚才卸干凈,然后已經積雪的小院中堆滿了封好的絹帛、箱子。但等到人走掉,月娘開始點驗物資的時候,卻又有了新發現。

  “天天聽人說火耗,火耗成例是多少啊?”月娘忽然在“小山”前回頭。

  “以江東為例,糧食不許超過兩成,銀帛不許超過一成二。”坐在廊下攏手看小山落雪的張行平靜做答,他也對這個小山有點發愁,有心送出去給南城窮人,卻又擔心擔上邀買人心的說法。而若是全部交給公社,卻不免有些肥了那些道士的意思,而若是動手嚇唬一下道士們啥的,也有些忌諱。

  或者說,如今他正在風口浪尖上,做啥都有些忌諱。

  “那江東七個郡的春日上計火耗,會有多少?”月娘繼續回頭來問。

  “糧食不值錢,主要是路上吃的用的,關鍵是春日上計本來就有些金銀珠寶錢帛貢品啥的……”張行脫口而對。

  “會有很多么?”

  “必然如此。”張行依然是脫口作答。“江東七郡缺糧食不錯,可不缺錢,那是天底下最富庶的一片地方了,什么珍珠、貢銀的火耗,稍微露出了一點,便是天價。”

  “所以,七個郡的火耗,只有七百多匹絹嗎?值三百兩銀子?”月娘繼續來問。“一個郡就幾十兩銀子的火耗?”

  “肯定不止啊,但這是送禮,送給我和秦二的,已經絕對是大手筆了!”張行終于失笑道。

  “可為什么不送銀子呢?”月娘似乎還是很好奇。

  “我也想問。”張行無語至極。“大概是想場面鋪開,顯得自己是知恩圖報的場面人吧?”

  “可是……有沒有一種可能?”月娘努力從小山底下拽出一個小箱子來。“人家本來就是準備送銀子的,反倒是七百匹絲絹全都是遮人耳目的樣子貨,是用來給街坊吹噓你名號的物件?”

  張行怔了一怔,立即想起那人所言,似乎還有一些“年節常禮”,便趕緊上前,取出彎刀,手上發力,割開了月娘拽出的那箱封鎖嚴密過頭的“常禮”,卻赫然見到里面是整整齊齊的一箱帶托盤的銀餅子。

  然后詫異來問:“這是多少?”

  “一百兩。”月娘低頭拿了一個,干脆做答。“碼好的,一個餅子四兩,一箱二十五個,北市玉字號銀坊換出來的……那是大長公主家的生意,童叟無欺,白家給的銀子也是這樣的。”

  “那便不是給秦寶那箱了。”張行四下一望,卻發現只是小山這邊,自己便看到足足七八箱類似箱子,便小心來問。“總共幾箱?”

  “十五箱。”月娘似乎早就數的清楚。“總共一千五百兩……最后一箱應該是給秦二哥的……加一起,夠買二十個這般院子,或者兩三萬車木柴了。”

  張行聞言終于倒吸了一口冷氣——大過年的,就拿這個考驗特務?

  是不是該換成金條,蓋個雞窩藏起來?

  PS:抱歉,抱歉,來晚了……大家晚安。